特朗普执政
当前位置:首页>特朗普执政

特朗普种族主义政策受大范围批判

作者:Dana Milbank   来源:海国图智研究院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本期编译:巫  彤 海国图智研究院研究助理

本期校对:雷思雨 海国图智研究院研究助理

文章信息

原标题:Amassive repudiation of Trump’s racist politics is building

来源:The Washington Post

作者信息

达纳·米班克(Dana Milbank),《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国家政治观点专栏作家。

编译摘选

内容摘要:特朗普明显的偏执使得白人无法否认美国种族主义的存在,种族仇恨现在是推动共和党和倾向共和党的运动者的最重要因素。特朗普的种族主义疏远了大量白人,这种在白人和非白人之间激起的反弹“可能会引发第二次重建”,对美国来说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四年前,华盛顿大学(University of Washington)的非裔美国政治学家克里斯托弗·帕克(Christopher Parker)提出了一个挑衅性的论点,认为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成为总统候选人比“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的当选更能促进种族理解。”

帕克在自由派杂志《美国展望》(the American Prospect)上写道,“特朗普明显的偏执使得白人无法否认美国种族主义的存在…他的(竞选)成功,与许多美国白人认为美国是一个公平公正的国家这一观点相冲突。"

这些话今天看来似乎很有先见之明。特朗普的种族歧视已经持续了四年:特朗普称在夏洛茨维尔与新纳粹分子一起游行的人为“非常好的人(very fine people)”,他在过去一周内转发了“白人力量(white power)”视频,为了反对军事基地改名,还威胁否决军费;在疫情不成比例地蹂躏了非洲裔美国人社区之后,这位冷漠的总统试图继续前进;一些携带武器和联邦旗帜的特朗普联盟示威者试图从公共卫生限制中“解放”自己;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被杀的视频向世界展示了警察公然的暴行;特朗普还使用联邦火力对付各种肤色的和平民权示威者。

帕克的预言现在就发生在我们身上。白人女性厌恶特朗普的残忍,纷纷抛弃他;被无耻的种族主义震惊的白人自由主义者走上了街头。种种迹象表明,11月份非洲裔美国人的投票率将与2012年奥巴马参加竞选时的创纪录水平相匹敌。自由派立场的美国进步中心(Center for American Progress)的一项分析显示,这会使密歇根、北卡罗来纳、宾夕法尼亚和威斯康星州转向民主党。

最近在威斯康辛州、乔治亚州、肯塔基州和科罗拉多州的选举中,民主党的投票率高得惊人,这表明可能会出现一波增长浪潮。北卡罗来纳大学(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的政治学家马克·赫瑟林顿(Marc Hetherington)预测,民主党热情的各种衡量指标表明,“投票率超过了自1960年以来的任何一次”。如果是这样,那将意味着对特朗普的历史性否定,他知道自己连任的希望取决于低投票率。他警告说,邮寄选票和其他鼓励投票的尝试将意味着“这个国家再也不会有共和党人当选了。”

这可能没有错。特朗普加速了几十年来政党通过种族和种族态度重新定义自己的趋势。根据密歇根大学的尼古拉斯·瓦伦蒂诺(Nicholas Valentino)和基里尔·日尔科夫(Kirill Zhirkov)最近进行的一项广泛研究,种族仇恨现在是推动共和党和倾向共和党的运动者的最重要因素——超过宗教、文化、阶级或意识形态。北卡罗莱纳大学研究人员正在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种族仇恨甚至会导致对戴口罩和社交疏远的敌意。相反,种族自由主义现在比任何其他因素更能推动各种肤色的民主党人。

如果仅考虑一个标准,有一个测试种族态度的标准问题:人们需要选择是否同意这个说法:“这实际上只是一些人不够努力的问题;只要黑人更加努力,他们就能和白人一样富裕。”

根据美国全国选举研究(American National Election Studies),2012年,56%的白人共和党人同意这一说法。2016年,随着特朗普的崛起,这个数字上升至59%。上个月,根据帕克和GQR(我妻子是其中一名合伙人)联合进行的YouGov民意调查,令人吃惊的是,71%的白人共和党人同意这一说法。

不过,白人民主党人中相反的趋势更加引人注目。2012年,38%的人认为非裔美国人不够努力。2016年,这一比例降至27%。现在呢。只有13%。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特朗普的种族主义挑衅是一种策略(而不仅仅是一种本能),是一种误判。当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部署他的南方战略时,选民90%以上是白人;这一比例现在是70 %,而且还在不断减少。但更重要的是,特朗普的种族主义疏远了大量白人。

密歇根大学专门研究公共舆论的政治学家文森特·休金斯(Vincent Hutchings)说:“对于许多美国白人来说,特朗普说的那些话并没有得到回应,他们只是不认为他们生活的世界会发生这种事。”他发现,种族主义诉求尤其会疏远受过大学教育的白人女性,甚至是一些没上过大学的女性:“加剧性别鸿沟的最佳方式之一不是谈论性别,而是谈论种族。”

特朗普的种族主义也助长了白人民主党人的气焰。自1988年乔治·布什(George H.W. Bush)派威利·霍顿(Willie Horton)对抗迈克尔·杜卡基斯(Michael Dukakis)以来,白人民主党人一直在种族政治中处于劣势。赫瑟林顿说:“他们正在面对过去几十年来一直回避的种族问题。”

这就是帕克在2016年写特朗普可能“对美国有益”时的想法。帕克现在认为,特朗普在白人和非白人之间激起的反弹“可能会引发第二次重建”。“我知道这听起来很疯狂,尤其是这说法源于一个黑人,”他说,但“我认为特朗普的出现实际上是这个国家发生的最好的事情之一。”

发布时间:2020年07月13日 来源时间:2020年07月06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