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报NEWSLETTER
当前位置:首页>简报

葛林、麦艾文 :台湾会是下一个香港吗?

作者:葛林、麦艾文/文;赵北客、赵丹宁/翻译   来源:中美印象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印象观智库”第九期

葛林Michael Green),乔治城大学外交学院亚洲研究教授,美国战略及国际研究中心亚洲项目高级副总裁,曾在2004-2005年担任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亚洲事务高级主任。麦艾文(Evan Medeiros),乔治城大学外交学院亚洲研究教授,曾在2013-2015年担任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亚洲事务高级主任。原文于202078日刊发于《外交事务》网站。】


来源:CNN
    香港的泛民主抗议活动已经持续了超过一年的时间。现在,中国中央政府通过并准备实施港版国家安全法,这一法律不仅会破坏香港的自治权,并且会进而破坏它独特的身份。这项新法律对香港人民来说是一场深刻的悲剧,但不幸的是,国际社会几乎没有办法制止该法令的实施。虽然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内阁暗示它将加大对香港政府的压力,但是这样做,给香港经济造成的损害可能比对北京的伤害更严重,并可能加速香港被中国华南地区的吞并。

    因此,一些分析人士建议美国保持克制,并称柔和的对华政策可能会使得北京方面放缓对于港版国安法的实施,并避免使情况恶化。但是,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美国政策制定者们在回应北京方面时需要考虑的不能仅仅是香港。美国的温和反应可能会使北京认为它在亚洲其他争议问题上的举动也不会受到相应的惩罚。如果是这种情况,那么台湾的处境就会变得异常危险。美国必须表现出决心和能力来抵抗中国的压迫和侵略,否则中国领导人最终可能会认为,未来对台发起军事行动的风险和成本至少是可以容忍的。
    诚然,香港的现状并不一定会是台湾的未来,解放军武力犯台亦不是迫在眉睫或不可避免的。但是北京最近在香港以及亚洲其他地方的所作所为,引起了人们对中国不断发展的战略目标和其使用胁迫战术来实现这些目标的意愿的担忧。简而言之,当北京将自己定位成一个要博得亚洲未来的多领域竞争者时,美国必须小心谨慎,不要局限自己,更不能在香港问题上因小失大。

香港民主运动对于亚洲地区的影响
    在习近平主席的治理下,中国在国际事务中对于使用武力冲突的接受度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高得多,并且在利用胁迫手段促进中国利益方面更加大胆,这通常伴随着牺牲美国和其他大国(例如日本和印度)的利益。最近几个月,中国向印度、日本、越南、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等与其有领土争端的国家不断施加军事压力。无论这些激进的举动是想要对世界展现中国的决心,还是要利用新冠病毒疫情所引起的国际社会的混乱,它们都在提醒我们习近平对风险的欲望、对发动冲突的高容限以及对巩固领土主权的渴望。
    刚刚过去的几年已经向我们证明,面对肆意蔓延的领土收复主义,国际社会体系是很脆弱的。当俄罗斯总统普京于2014年决定入侵乌克兰并吞并克里米亚时,他汲取了2008年入侵格鲁吉亚时的经验教训。入侵格鲁吉亚给俄罗斯造成的损失微乎其微,国际社会仅仅以强烈谴责敷衍了事。因此,入侵格鲁吉亚为普京创造了宽松的环境以进攻乌克兰。虽然台湾和乌克兰处在非常不同的地缘政治背景中,但是就像普京将美国对俄罗斯入侵格鲁吉亚的反应纳入其侵略乌克兰的考量中一样,中国领导人也会将美国对香港国家安全法的反应纳入其对亚洲未来侵略的决定中。 迄今为止,鉴于北京对香港的镇压几乎没有付出任何代价,我们担心北京会错误评估其对台进行武力胁迫的代价。
    无论从北京、香港还是台湾人民看来,港台之间的共同点远不止许多分析家所认为的那些。去年在香港持续不断的抗议活动引起了台湾人民和领导人的深刻共鸣。台湾人民向香港的抗议者提供防护装备,多次公开表示支持香港民主运动的蔡英文则一扫2018年民进党九合一选举中的颓势,在一月份强势赢得连任。同时,民进党、国民党和其他政党采取了罕见的跨党派合作,共同表达了对北京国家安全法的 “遗憾和严厉谴责”。台湾官员还承诺为逃离中国压制的香港居民提供避难所,一些香港人也似乎已接受他们的提议。据综合报道,2020年前四个月移居台湾的香港居民数比去年同期增长了150%。
    香港的民主运动不仅受到台湾人民的支持,亚洲的其他国家也纷纷响应。例如,许多反对中国民族主义和国安法的香港人、台湾人和泰国人通过网络凝聚在了一起,创立了一个以奶茶命名的社交媒体运动:“奶茶联盟”。最近,“奶茶联盟”走向了菲律宾,一些公民加入了这个在线运动,以表达对中国在南海的侵略行径的担忧。但是,不论香港、台湾和其他亚洲国家的人怎么看待这种通过网络来动员人民支持普世民主价值的方式,中国政府认为这是属于“ 搞分裂主义”的危险运动。北京认为这种运动归根结底的目的就是破坏中国主权、分裂中国领土、传播西方价值观、阻止中国走出亚洲。所以,中国当局经常将把“境外敌对势力”归咎为香港抗议活动的“主谋”,并认为台湾和其他亚洲国家对香港民主运动的支持也是由这些“境外敌对势力”所一手炮制的。

中国对于台湾的压力
    中国的历任领导人都一直坚称,不论是为了防止台湾在法律上取得独立,还是为了迫使台湾与大陆统一,他们都不放弃武力犯台的战略选项。而习近平上任后,他在措辞和行动上则采取了更加强硬的路线。在2017年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全国代表大会上,他宣布统一台湾与他的民族复兴“中国梦”密不可分。自那以来,他曾两次表示,中国大陆和台湾的分离“不应世代相传”。他在2019年1月的演讲中说:“祖国必须统一,也必然统一。”
    无独有偶,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五月份的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开幕词中,省略了“统一”之前的 “和平 ”一词。几天后,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在全国人大发言中也同样省略了“和平”二字。作为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的前负责人,王毅很清楚这种言辞变化的重要性。不过,在全国人大为期两周的会议结束时,“和平统一”又回到了李克强政府工作报告的最终版本中。因此分析人士指出,两会开幕式上“和平”二字的遗漏完全是由于政府官僚之间的沟通不畅,但是这种解释并不是很令人信服。
    除了加紧对台湾的舆论攻势外,中国还试图通过外交手段孤立台湾。在过去的五年中,北京已经夺走了台北的七个邦交国,使得承认台湾(中华民国)独立的国家仅剩15个。在国际组织方面,尽管台湾在防范和遏制新冠肺炎的工作上处于全球领先地位,但中国仍然通过各种方法将台湾排除在日内瓦举行的世界卫生组织年会之外。
    同时,中国也加大了对台湾的军事压力。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葛莱仪(Bonnie S. Glaser)和富奈奥尔(Matthew P. Funaiole)的研究表明,自一月中旬以来,中国的空军和海军已在台湾岛附近进行了十多次过境和军事演习,其中包括越来越多的蓄意入侵台湾领空的假想情况。 2019年3月,两架中国空军的战斗机在20年来首次越过台湾海峡中线。自此,解放军开始频繁越过海中线并派遣越来越多的军机。最近几个月,中国的战略轰炸机也多次环绕台湾岛飞行,同时,其他中国军机也越过了台湾和日本之间的宫古海峡。所有这些军事行动的目的都是证明北京随时准备对台湾使用武力。
    对于蔡英文而言,除了接受中共方面定义的“一个中国”和北京的“一国两制”,她并没有多少牌可以出,并且几乎没有办法说服中国撤回现有的外交和军事压力。然而,香港所发生的事情证明了“一国两制”是行不通的。在中国领导人的眼中,蔡英文对台湾独立的承诺、对岛内“去中国化”所作的努力、港台与民主世界之间日益紧密的联系使得加大对台军事压力甚至是武力犯台合理化。不论正确与否,习近平对于蔡英文的看法似乎已经是不会改变的了。他和中国领导层仍在权衡对台湾采取强硬路线的利弊,并在揣摩美国和国际社会的意志。因此,这就是为什么美国对于香港国安法的反应如此重要。

改变北京的算计
    为了阻止北京进一步的侵略,美国必须明确国家安全法将带来的影响,尤其是北京可能利用它来为其逮捕或引渡在港记者、和平活动家和正式候选人做辩护。美国国会通过了两党立法,授权特朗普政府对直接参与打击香港行动的人实施拒签和其他有针对性的制裁,特朗普政府表示已准备实施这些措施。实施有针对性的制裁对美中关系以及香港人民来说并不是没有代价的,但是美国可以通过与其他大国相协调,循序渐进、成比例地实施这些制裁,以此减少附带损害。
    特朗普政府需要从改善美国与欧洲和亚洲盟友间的协调关系开始。特朗普政府先后同澳大利亚、加拿大、英国,以及七国集团就香港问题发表了具有象征意义的重要联合声明,但是,仍需要借助更丰富的外交手段,以扩大联盟并协调各方向北京施压。令美国担忧的是,批评中国新法律的亚洲政府仅占少数,欧盟也只在最初承诺会“密切关注事态发展”。但是在华盛顿能够召集其欧洲、亚洲盟友,对香港发出统一的信息之前,应该先停止对这些国家的打击。特朗普单方面从北约撤军、对东京和首尔提出极端要求、威胁要从韩国撤军、对G-7和其他组织不感兴趣,这些都在将那些本愿意接受美国领导的盟国推开。这些行为也向北京传递出了西方盟友之间的脆弱、不团结和缺乏决心的信号。
    但是北京正在为美国主导的对香港的外交创造有利条件。北京所谓的“战狼外交”,旨在恐吓那些对中国应对疫情的方式持批评态度的国家,加之中国最近在领土问题上的侵略行为,已经疏远了世界很多国家。美国应该抓住这个机会,将香港作为外交的优先方向。在九月将举行的香港立法委员会选举的准备期间,华盛顿应领导G-7、东南亚国家联盟、欧盟、以及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和印度四方发表联合声明和并开展行动,警告北京不要逮捕他们不喜欢的政治候选人。
    美国及其欧洲和亚洲盟友也应该考虑向香港公民提供居留权和公民身份,就像英国所做的那样。如果香港的形势恶化,例如,在九月的选举中逮捕了候选人,美国应该考虑制裁对此负责的中国官员。这些措施不会在近期恢复香港的自治,但是可以阻止蓄意的镇压行为,并且重塑北京对台湾问题的认识。
    然而,无论是在台湾,还是亚洲的其他地区,想要避免中国的侵略,美国也需要谨慎对待其在西太平洋的军事威慑。中国人民解放军在过去二十年中取得的进步严重削弱了美国在西太平洋(特别是台湾周围)的军事力量。美国海军两个航母战斗群最近在中国南海的演练是威慑力的重要展示,但其实际能力也很重要。正如美国前国防部副部长罗伯特·沃克(Robert Work)写道,美国军方现在面临着在与中国大陆的保卫台湾战争中失败的前景。五角大楼一直专注于建造大型平台,如航空母舰和大甲板两栖舰,但这些军备无法有效打击中国的反介入和区域封锁能力。美国需要重新思考它的前沿态势,增进与其盟国,如日本的合作与互通性,并提升其在高度竞争环境下的竞争能力,包括通过更好地使用无人系统。美国众议院和参议院军事委员会提出了一项太平洋威慑倡议,这将大大有助于恢复美国在这些领域的竞争优势。美国国会应该为该计划提供资金,并由五角大楼负责及实施。

    在美国遏制中国侵略的努力中,援助台湾并与其开展合作是至关重要的。华盛顿应该帮助台湾提高其政治体系在面对来自中国大陆的压力时的弹性,并帮助台湾军队在战争中进一步削弱中国的实力。特朗普政府于2019年批准的对台出售价值数十亿美元的M1A2坦克并不会有助于实现后一项目标。这些举措对阻止中国的海空导弹联合作战作用不大,而且在一场地面战中,解放军总是比台湾军队更为庞大、装备更为精良。相反,美国应该与台湾合作发展非对称的军事能力,从而有机会阻止中国大陆的侵略或对关键基础设施的攻击。五角大楼应进一步协助台湾军方改革其预备役和动员系统,这对机构长期优势的形成至关重要。与此同时,美国应与日本等其他盟国一同秘密加紧准备工作,以应对台湾地区的突发事件。
【来源:中美印象;引用或者转发请注明来源;本文原文来自《外交事务》网站。】

发布时间:2020年07月15日 来源时间:2020年07月15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简报NEWSLETTER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