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大选
当前位置:首页>2020大选

陈定定:拜登上台后对华政策的三个转变

作者:陈定定   来源:海国图智研究院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距离2020美国大选仅剩不足四个月的时间,特朗普和拜登的总统之争逐渐趋于白热化,而目前似乎所有迹象都表明拜登在大选中的优势将会颇为可观。在拜登胜选前景一片光明的情况下,一个重要问题就是:新总统拜登将会如何设计美国的对华政策?本文提出拜登上台后,美国对华政策的三个重要转变。

中美关系将会缓和,这是拜登上台后的第一个重要转变。

首先,拜登的个人特质决定了他的对华策略将在很大程度上有别于特朗普式的反复无常。在他超过长达41年从政生涯中,拜登有很多“高光”时刻:30岁就当选参议员;外交天才,曾任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并与多国政要有广泛的个人联系;前美国副总统等。无怪乎多家美国主流媒体认为,历史上没有哪个总统候选人比拜登的从政经验更多。丰富的参政和外交经验使拜登在制定对华政策时将更有可能“按套路出牌”,遵循一般的外交决策和国家互动的基本原则。这无疑将缓解中美双方的紧张关系,降低两国战略误判的风险。

在个人履历方面,拜登作为奥巴马政府时期副总统的工作经历尤其值得关注。奥巴马时代虽然提出了诸如“亚洲再平衡”战略等看似将矛头指向中国的方针政策,但这些战略的本质仍然和地缘政治竞争相去甚远。因此我们可以认为,奥巴马时期,或者说拜登所熟知并认可的对华战略,整体仍然坚持后冷战时代流行的新自由主义思潮,倡导多边主义,推动经济全球化。今天的拜登被广泛认为是奥巴马对华战略的“恢复者”(restorationist),我们可以期待他的中国政策将会更多呈现奥巴马政府时期的特征。

身为一名民主党主流政治精英,拜登对华态度也将在很大程度上受到民主党党内对华认知的影响。民主党在近几年清晰地认识到美国影响力的下跌和对华接触战略的失败。在此基础上,民主党党内就中美贸易、科技脱钩和人权问题展开了一系列讨论。民主党主流政治家们对这些问题的分歧不但存在,而且常常是巨大的,但大多数民主党人仍笃信国际合作和规范的价值。这意味着拜登将在很大程度上阻止特朗普时期对华政策的“恶习”,如关税的“武器化”和西方联盟内部的割裂。

第二个重要变化是,拜登及其对华团队将调整对美国对华政策优先次序。从以经贸问题为绝对核心,到多议题并重。

特朗普一直将经贸问题作为其对华政策的核心,而对其他议题并不太看重。而拜登则明确表示要从多角度来构建新一届美国政府的对华战略。例如,在环境保护方面,拜登表示不会将气候目标排除在贸易政策之外,承诺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协定,并提出要进一步提高全球减排目标。拜登也强调中国碳排放方面的责任,认为中国不但应保证本国的碳排放达到巴黎协定的要求,还应使包含在“一带一路”倡议中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符合相关的环境标准。

相较特朗普奉行的经济单边主义,拜登认为已有的多边贸易机制是美国在国际贸易领域中的有力工具。因此,可以预见的是,拜登上台后将会重新重视美国在塑造多边合作机制方面的领导力,利用多边机制来对美国认为有威胁的敌人施压。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应对这些威胁的答案是更加开放,而不是更闭塞:(我们需要)更多的友谊,更多的合作,更多的联盟,更多的民主”。一个更多通过多边机制来发声的美国意味着中美两国将不仅通过双边机制直接对话,在多边领域也将有更多互动。这实际上会使两国卷入更多的“规则”和“影响力”之争,在一定程度上使原本单一的经贸交锋多元化、复杂化。

拜登的「重建美好未来」(Build Back Better)经济计划

拜登带来的这种可能转变,其实也反映了他与特朗普在理解中国实力上升这一问题时的另一种分歧,即特朗普认为中国应该被遏制,而拜登则更多强调要让美国的发展重新进入快车道,以此来更好地与中国进行竞争。这一理念的政策实体化过程可能使美国更加注重自身在一些关键产业的进步,而非一味打压中国高新技术企业。因此可预见的是,部分中国企业在未来面临的来自美方的压力,可能将在短期内得到缓和。

第三个变化对中国而言不是一个好消息,那就是拜登将更加强调传统西方联盟体系的内部团结,以及通过联盟来塑造整体性的对华战略。拜登及其团队认为,通过削弱美国在其传统同盟体系和国际组织内的影响和地位,特朗普正在“帮助”中国实现自己的战略目标。而他将会采取多边主义的方针,修补并强化美国在全球民主同盟中的领导地位,甚至希望重构这个联盟的关键要素,使之在面对所谓的“非民主国家”威胁时,更能促进美国的利益和价值观。

拜登在《外交事务》上发表文章,题为《为什么美国需要再次领导》

拜登猛烈抨击特朗普疏远美国盟友的一系列举措。他认为,美国仍然是且应当是“自由世界”的领导者,“退群”行为不但拱手将美国的领导地位让与他人,而且非常不利于美国在面对来自中国的威胁时,能够以统一的口径来应对。在亚太地区,拜登宣称在其治下的美国将会加强与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等传统盟国的关系,并继续深化与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等国的“战略伙伴”关系。由此可见,拜登上台后的美国将会重新加强与盟友和伙伴的合作,统合民主联盟的庞大资源来联合“制华”。

综上,如果拜登成为了新一任美国总统,美国对华政策毫无疑问将会有不小的转变。虽然目前拜登及其团队(甚至这个团队的具体成员还远未确定)还没有提出系统性的对华方略,但是通过分析拜登个人的从政经历和他近期在外交上的一系列言论,我们也能掌握不少这位前副总统在对华方面的一些倾向。维护新自由主义、守序和重视盟友是拜登对外政策的三个重要特点。这将意味着,拜登的执政理念将会重塑美国的对外政策,修补特朗普时期造成的破坏,而2021年之后的中美关系,也可能将因此面临挑战与机遇共存的新格局。

发布时间:2020年07月14日 来源时间:2020年07月14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