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关系新走向

中美走向新冷战:意识形态冲突加剧,对抗升级

作者:STEVEN LEE MYERS, 孟建国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针对习近平关于崛起中的中国准备承担超级大国重任愿景的核心信条,美国已在逐个予以打击。

  在短短几周的时间里,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在香港和西部新疆地区的惩罚性政策采取了制裁措施。美国政府通过切断中国企业与美国的技术联系,以及迫使盟友将目光投向别处,使出了扼杀中国创新的新招。之后又在本周一宣布,中国在南中国海的大部分主权主张不合法,使更尖锐的对抗成为可能。

  华盛顿布鲁金斯学会中国战略计划(China Strategy Initiative at the Brookings Institution)主任杜如松(Rush Doshi)说,“力量差距正在缩小,意识形态差距正在拉大。”他还表示,中美两国已陷入一场用多年时间形成的“意识形态漩涡”。

  “底儿在哪里?”他问道。

  多年来,官员和历史学家们一直否认中美之间正在出现新冷战的说法。他们认为,当今世界的格局根本无法与美苏为争夺霸权展开气势汹汹的生存斗争的那几十年相提并论。这种观点认为,世界的相互联系已经太密切,不容易再以意识形态划分阵营。

  现在,这种划分正在出现,中美关系已在急剧下降,为一场将具有许多冷战特点(和危险)的对抗打下基础。随着两个超级大国在技术、领土主权和影响力上发生冲突,中美面临着同样的小争端升级为军事冲突的风险。

  中美关系越来越充满深深的不信任和敌意,充满随着两个大国争夺主导地位而来的紧张气氛,尤其是在他们的利益发生碰撞的地方:在网络空间和外太空,在台湾海峡和南中国海,甚至在波斯湾。

  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加上中国最近在从太平洋到喜马拉雅山脉等边境地区的挑衅性行动,已经将现存的裂痕变成了难以逾越的鸿沟,无论今年美国总统大选的结果如何。

  从北京的角度来看,是美国把中美关系降到了中国外交部长王毅上周所说的1979年两国重新建立外交关系以来的最低点。

  “当前美国的对华政策基于缺乏事实依据的战略误判,充满情绪化的宣泄和麦卡锡式的偏执,”王毅说道,他对目前关系紧张程度的描述唤起了冷战回忆。

  “似乎每一项中国投资都包含政治目的,每一位留学人员都带有间谍背景,每一项合作倡议都别有所图,”他说。

  两国的国内政治都在使观点变得更强硬,给鹰派提供了把柄。新冠疫情也让紧张局势加剧,尤其是在美国。特朗普总统用有种族主义色彩的词语描述新冠病毒,北京则指责他的政府攻击中国是为了转移人们对美国政府控制病毒失败的注意力。

  “中国与美国之间现在还有什么合作?”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问道。“我看不到任何实质性的合作。”

  中美两国都在迫使其他国家选边站队,即使它们不愿意这样做。例如,特朗普政府已经向盟国施压,要求它们在5G网络建设中抛弃中国科技巨头华为,这在澳大利亚,以及本周二在英国取得了一些成功。在新疆和香港政策上面临外界谴责的中国,已在争取他国公开表态,支持这些政策。

  在日内瓦举行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上,包括白俄罗斯和津巴布韦在内的53个国家签署了一份声明,支持中国为香港制定新国家安全法。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中只有27个国家批评了新国安法,其中大多数是欧洲民主国家,加上日本、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在冷战最激烈的时期,这种阵营并不陌生。

  中国还将自己巨大的经济实力作为政治胁迫的工具。因澳大利亚政府呼吁对新冠疫情的起源进行国际调查,中国停止了从澳大利亚进口牛肉和大麦。周二,北京表示将制裁美国航空航天制造商洛克希德·马丁公司(Lockheed Martin),因为该公司最近曾向台湾出售武器。

  在世界被新冠疫情分散了注意力的时候,中国也开始动用军事力量,正如它于今年4月和5月在与印度有争议的边界所尝试的那样。中国的做法导致了1975年以来该地区的首次致命冲突。对中印两国关系的破坏可能需要数年时间才能修复。

  中国似乎越来越愿意接受此类冒险行动。仅仅几周后,中国就向不丹提出了新的领土要求。不丹是一个与印度关系密切的山地王国。

  随着中国在南中国海威胁来自越南、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的船只,美国上月派出两艘航空母舰从该水域驶过,以咄咄逼人的方式展示实力。现在,美国国务院已宣布中国对南海的大部分主权主张非法,进一步的边缘政策似乎不可避免。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周二说,美国的声明将破坏该地区的和平稳定,他声称中国对该海域岛屿的控制“已达上千年”,但事实并非如此。正如他所说,中华民国只是在1948年才正式提出主权要求,中华民国当时由蒋介石的国民党军队控制。

  “中国始终致力于同直接相关的主权国家通过谈判磋商解决有关领土和管辖权争议,”赵立坚说。

  但中国的邻国并不这么看。日本本周警告说,中国正在试图“改变东海和南海的现状”。它称中国是比拥有核武器的朝鲜更严重的长期威胁。

  美国驻俄罗斯前大使迈克尔·A·麦克福尔(Michael A. McFaul)说,中国最近的行动看来“过度扩张和过份”,他将中国的做法比作冷战期间最令人担忧的时刻之一。

  “这确实让我想起了赫鲁晓夫,”他说。“他先是抨击,然后突然之间,与美国发生了古巴导弹危机。”

  对北京的抵制似乎正在增长。表现在科技领域的紧张关系尤为明显。中国寻求在人工智能和微芯片等尖端技术领域与世界竞争,同时严格限制国内人民能读到、看到和听到的东西。

  如果说柏林墙是第一次冷战的实物象征,那么“防火长城”很可能是新冷战的虚拟象征。

  开始的时候,防火长城是一个将中国公民与未经中共授权的观点隔离开来的网络空间分界线。现在,事实已证明,它是中国与西方世界许多国家之间更深层次分歧的先觉标志。

  王毅在讲话中说,中国从不寻求把自己的做法强加给其他国家。但中国正是这么做的,它让Zoom审查在美国开的会议上的发言,以及在全球各地对维吾尔人的网站发动攻击。

  中国的控制在国内压制异见人士和帮助培育国内互联网巨头上非常成功,但几乎没有为中国赢得海外影响力。印度封禁58款中国应用程序的做法,可能会阻碍中国迄今在海外最成功的、充满米姆的短视频应用TikTok的发展。

  上周,由于中国在香港颁布了新国安法,TikTok在香港停止服务。美国科技巨头Facebook、谷歌(Google)和Twitter都已表示,在公司评估新国安法的限制期间,他们将停止接受香港当局提出的数据请求。

  “中国很大,它能取得成功,它将开发出自己的技术,但它能做的事情是有限的,”为华盛顿战略研究中心撰写关于网络安全和间谍的文章的前美国官员詹姆斯·A·刘易斯(James A. Lewis)说。

  就连在中国已经成功销售了自己技术的地区,形势似乎也在发生变化。

  中国政府最近的强硬态度,已导致英国停止华为的新设备进入其网络,特朗普政府切断华为所需的微芯片和其他部件的决心已定。为应对这种情况,北京已在加倍努力进行本土制造。

  让美国科技企业与中国供应链完全脱钩的呼声,短期内是不现实的,长期来看,成本会非常巨大。尽管如此,美国已采取行动,将对华为和其他中国科技企业的供应链至关重要的台湾微芯片制造吸引到离自己后院更近的地方,美国计划为台积电在亚利桑那州设厂提供支持。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敦促美国后退一步,寻求两国可以合作的领域。不过,对两国关系的悲观情绪仍然普遍存在,尽管大多数中国官员和分析人士指责特朗普政府试图转移人们对其控制疫情失败的注意力。

  “不难看出,在新型冠状肺炎疫情冲击下,美国大选年各方势力进行政治角逐的中心正在聚焦中国,”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系教授赵可金在最近一篇文章中写道。“中美关系面临着自建交以来最严重的时刻。”

  虽然赵可金有意避开新冷战的概念,但他取而代之的说法并不更让人放心:“中美关系的新现实并非是走向‘新冷战’,而是呈现为‘软战’格局。”

  Steven Lee Myers是《纽约时报》北京分社社长。他1989年加入时报,此前曾驻莫斯科、巴格达和 华盛顿。他著有《新沙皇:弗拉基米尔·普京的崛起和统治》(“The New Tsar: The Rise and Reign of Vladimir Putin”)一书,该书由阿尔弗雷德·A·克诺夫出版社(Alfred A. Knopf)于2015年出版。欢迎在Twitter和Facebook上关注他。

  孟建国(Paul Mozur)是一名科技记者,主要报道亚洲科技和地缘政治之间的交汇。他曾两次入围普利策奖。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他:@paulmozur。

  Claire Fu自北京、Lin Qiqing自上海及Motoko Rich自东京对本文有报道和研究贡献。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发布时间:2020年07月15日 来源时间:2020年07月15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