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执政
当前位置:首页>特朗普执政

当白宫新闻发布会变成特朗普的独角戏

作者:PETER BAKER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华盛顿——特朗普总统在周二傍晚将电视摄像机召集到热浪翻涌的玫瑰园,本是要宣布针对中国的新措施,以惩罚其对香港的压制。但这并没有持续多久。

  实际上在那之后是一小时的总统意识流,特朗普似乎是随机地从一个话题转移到另一个话题,常常用同样的连缀句。即使对于一个思绪天马行空、不按剧本来的总统来说,这也是他总统任期间最糟糕的表现之一。

  他讲了中国、新冠病毒和巴黎气候变化协定以及年久失修的公路。然后又是中国及军费开支,然后还是中国,再是新冠病毒。然后是经济和能源税以及与欧洲的贸易、非法移民以及他与墨西哥总统的交情。然后,又是新冠病毒,然后移民再次被提到,以及芝加哥的犯罪率,然后是死刑,又回到气候变化、教育和伟人雕像。这还没完。

  “我们可以说上几天,”他在某一时刻说道,听上去不是难事。

  有时,他的话很难理解。他似乎在暗示,他的推定民主党竞选挑战者、前副总统小约瑟夫·拜登(Joseph R. Biden Jr.)如果当选,房屋将会没有窗户,后来又说拜登将“消灭郊区”。他抱怨拜登“已经偏得太右了”。(他的意思是偏左。)

  跟上特朗普的思路变得充满挑战,即使对于那些经常跟进特朗普并了解他的简略措辞的人。

  例如,在讨论与中美洲国家制止非法移民的合作协议时,他是这样说的:“我们有很棒的协议,当初拜登和奥巴马要把杀人犯弄出去,那边会说别把他们带回我们的国家,我们不想要。好吧,可是我们不得不这样做,我们不想要他们。他们不肯收。现在到我们了,他们就收了。总有一天我会告诉你们为什么的。总有一天我会告诉你们为什么。但他们收了,他们高高兴兴收了。过去他们把他们弄出去,如果是用飞机运,他们都不允许飞机降落。他们不允许巴士开进他们的国家。他们说,我们不想要他们。说不要,但是他们非法进入我们的国家而且他们是杀人犯,有些案子是杀了人的。”

  在另一个时刻,他攻击了拜登的心智敏捷度。特朗普说:“问他怎么定义碳这个词,他是做不到的。”这成了他最近的主题,明显地暗示拜登已经老朽。就在上周,74岁的特朗普吹嘘说他最近参加了一次认知测试并“以高分搞定”,同时坚称77岁的拜登“无法通过”这样的测试。

  然而,这种不连贯的独白可能不是最有说服力的证据。在Twitter上,他的批评者迅速将他比作一头栽进雪利酒柜的老爷爷。贝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总统的首席演讲撰稿人乔恩·法夫罗(Jon Favreau)写道:“特朗普是一个真正的病人。”反特朗普共和党组织林肯计划(Lincoln Project)创始人里克·威尔逊(Rick Wilson)称其为“胡言乱语如腹泻一般”。

  在这次公开露面同一天,总统已疏远的侄女、临床心理学家玛丽·L·特朗普(Mary L. Trump)出版了一本痛斥他的新书,质疑了他的心理健康,并断言源于其童年时期的病症正在世界舞台上发作。特朗普还没有对此书发表评论,但在过去,他通过将自己描述为“一个非常稳定的天才”来反驳此类争论。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高级官员说,拜登当天早些时候因其2万亿美元的气候计划而获得了广泛的电视报道,此后,特朗普晚上与记者见面的焦点发生了转向。表面上,香港人权法案是其公开露面的原因,但最后被当作可有可无。

  新闻发布会最终变成了竞选演讲,以此取代特朗普原定于上周末在新罕布什尔州发表的演讲,由于据说集会地点可能会有暴雨,担心参会人数减少,该演讲已经取消。虽然按说总统不应该在白宫之中公开进行竞选活动,但特朗普却毫不掩饰自己的意图——他在玫瑰园讲话时提到拜登的名字已经超过20次。

  多数时候,总统并不在意他携带的文字稿,但他最终读出了一段他宣称是拜登的竞选议程,但实际上是他自己的政治顾问拼凑的一个误导性的汇总。

  特朗普宣称:“乔·拜登的整个职业生涯都是给中共的献礼。”

  读着别人给他的文字稿,他引用了拜登的话说:“他说,中国是我们的竞争对手,这种想法真的很奇怪。”总统说。“他真的很奇怪。”

  在公开露面的那天,特朗普似乎渴望挑战惯例,有时甚至挑战基本事实。早些时候,在接受CBS新闻的采访时,他否认非裔美国人遭受的警察暴行比美国白人要多。

  当被问及为什么非裔美国人“仍然在被这个国家的执法部队杀死”,特朗普说:“白人也是如此。白人也是如此。你问的真是个糟糕的问题。白人也是如此。白人更多,顺便说一下,白人更多。”

  统计数据显示,虽然总体上有更多的美国白人被警察杀死,但将人口差异纳入考量后,有色人种被杀的比率更高。一项联邦研究调查了2009年至2012年警察使用的致命武力,发现大多数受害者是白人,但黑人被杀的可能性是白人的2.8倍。

  在同一采访中,特朗普驳斥了人们对联盟国战旗的担忧。“在我看来,这就是言论自由,”他说。“很简单。喜欢它,不喜欢它,都是言论自由。”

  当被问及那些将其视为奴隶制的痛苦象征的人时,他说:“我认识喜欢联盟旗的人,他们并没有在想奴隶制。”

  在保守派网站Townhall.com周二发布的另一次采访中,特朗普谎称圣路易斯的一对在自家门外持枪与和平游行人士对峙的白人夫妇即将遭到袭击。“他们会被狠揍一顿,房子会被洗劫一空,可能还会被烧毁,”他说。

  该事件的视频在全国范围内成为关于种族不平等争论的热点话题。视频显示,抗议者没有对这对夫妇进行人身威胁。

  特朗普在玫瑰园亮相时也有不实或误导性言论。他再次抱怨美国新冠病毒病例的上升其实是由于检测的增加。“如果我们做一半的测试,就会得到一半的病例,”他说。他还就13.6万人的死亡人数辩解,说他采取的行动救了多达300万人。

  但在民调结果落后于拜登两位数的数周之后,他急于对拜登发起挑战。从破败的公路到工厂关闭,他把各种问题都归咎于这位前副总统。“乔·拜登正在推动一个将摧毁美国经济的竞选纲领,彻底摧毁,”特朗普说。

  他还说,拜登的左倾已经到了“美国历史上任何主要政党提名人中最极端的程度”。他引用拜登的气候计划,即到2030年减少新建住宅和办公室的碳排放。“这基本上意味着没有窗子,”总统说。

  虽然被宣传为新闻发布会,特朗普实际上只回答了几个问题,在63分钟的活动中只用了六分钟的时间回答问题,然后突然中断了活动。但他承诺这一切还没有结束:“我们会再次举行这样的大会。”

  Peter Baker是《纽约时报》首席白宫记者。他为时报和《华盛顿邮报》报道了最近四任总统的新闻。他著有五本著作,最近的一本是《弹劾:一段美国历史》(Impeachment: An American History)。欢迎在Twitter和Facebook上关注他。

  翻译:晋其角、邓妍

发布时间:2020年07月15日 来源时间:2020年07月15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