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报NEWSLETTER
当前位置:首页>简报

张金峰:北京真的希望特朗普连任吗?

作者:张金峰   来源:中美印象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中美印象》第258期
      美国11月的总统大选日益临近,虽然美国知名饶舌歌手,服装设计师“侃爷”坎耶·维斯特(Kanye West)、美国名媛,希尔顿集团的继承人之一帕里斯·希尔顿(Paris Hilton)都表示竞逐总统宝座,但对中国而言,现任总统特朗普或者民主党总统参选人拜登才是需要考虑的对象。5月20日,特朗普在推特上说:“中国正在进行大规模的假信息运做,因为他们非常想让瞌睡乔赢得总统选举,这样他们就能继续剥削美国,像他们这几十年来做的一样,直到我的到来!”中国官媒《环球时报》的总编胡锡进转发了这条推文,并回应称:“正相反,中国网民希望你能赢得连任,因为你能让美国变得古怪,并因此让世界讨厌。你帮助推动了中国的团结,你还让国际新闻变得像喜剧一样好玩。中国网民管你叫‘建国’,意思是‘帮助建设了中国’。”——胡锡进的话代表了北京真实的想法吗?北京真的希望特朗普连任吗?

目前各种民调显示,目前拜登的支持率比特朗普基本上都高10个百分点左右。《纽约时报》与锡耶纳学院(Siena College)6月24日所做调查显示,拜登获得50%的选民支持,而特朗普则是36%。这是截至目前特朗普表现最糟的民调结果。路透社和益普索集团(Isospace)6月17日发布的一项民意调查结果显示,仅38%的美国成年人认可特朗普的执政表现,为去年11月以来最低,拜登的支持率比特朗普高13个点。蒙莫斯大学民调中心(Monmouth University Polling Institute)、《华盛顿邮报》及美国广播公司(ABC)、《经济学人》杂志和民意调查机构舆观公司(YouGov)、美国国家广播公司(NBC)及《华尔街日报》,皆分别录得拜登领先11、10、9、7个百份点。特朗普民望落后拜登的趋势不仅反映于自由派媒体CNN的民调,就连挺特朗普的保守派桥头堡福克斯新闻拜登亦领先12个百份点之多。福克斯新闻网6月13日至16日进行的民意调查发现,50%的受访者表示会投票支持拜登,而特朗普的投票率仅为38%。

尽管拜登目前的支持率领先,但最终花落谁家只能等待水落石出的那一刻。想当年希拉里民调也是一路领跑,但笑到最后的却是特朗普。再往前看,1992年老布什和民主党候选人杜卡基斯对决。在选前一个月,后者在各种民调中领先老布什两位数,但后因布什竞选班子的一个广告(作为州长的杜卡基斯释放了一个叫霍顿的非裔犯人,他出狱后又杀人;选杜卡基斯就意味着犯罪率飙升和你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胁),杜卡基斯最后败给了老布什。不管是特朗普还是拜登,对中国来说,可能都不是最佳选项。或者说,谁当选都差不多,在反华问题上没有本质差别。但在中美关系如此“至暗”的时刻,也只能两害相权取其轻,期望能选一个相对“靠谱”一点的,对华政策相对友善一点的,对中国国情相对宽容一点的。基于此,我们首先需要了解两人的基本背景,因为政治家的政策倾向和他们的身世经历肯定是有联系的。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1946年生于纽约,美国共和党籍政治家、企业家、商人,第45任美国总统。 1968年从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毕业后,进入其父的房地产公司工作,并在1971年开始掌管公司运营,正式进军商界。在随后几十年间,特朗普开始建立自己的房地产王国,人称“地产之王” 。除房地产外,特朗普将投资范围延伸到其他行业,包括开设赌场、高尔夫球场等。他还涉足娱乐界,是美国真人秀《名人学徒》等电视节目的主持人,并担任“环球小姐” 选美大赛主席。美国杂志《福布斯》曾评估特朗普资产净值约为45亿美元,特朗普自称自己的家产超过100亿美元。特朗普在过去20年间分别支持过共和党和民主党各主要总统竞选者。2015年6月,特朗普以共和党竞选者身份正式参加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此前,特朗普没有担任过公职。他当选总统创造了很多历史记录,例如上任时最年长的总统;第一位亿万富豪总统;政治经验最少的总统。

乔.拜登(Joe Biden),1942年出生在宾夕法尼亚州东北部以工薪阶层为主的斯克兰顿(Scranton)市的一个普通人家。他的母亲是家庭妇女,父亲是汽车推销员。拜登10岁那年,全家迁到特拉华州。拜登自小就显示了对政治和法学极大的兴趣,拥有特拉华大学历史与政治双学位,雪城大学法学博士。1972年是拜登政治生涯的转折点。他首次当选为特拉华州联邦参议员,年仅29岁。拜登连任六届任期,是该州服务时间最长的参议员。他还是美国第110届国会的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且曾经担任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在1998年和2008年两度参选美国总统,两次败北。奥巴马赢得大选后,拜登成为副总统,并在2012年成功连任。2020年4月8日,拜登宣布赢得民主党党内初选。

从简历可以看出两人的成长经历截然不同。特朗普是在既没有国会议员经历也没有担任过州长的情况下登上总统宝座的,这在过去几乎从来没有过。往前数,只有1953年当选总统的艾森豪威尔将军是军人出身,当总统前没有从政履历。而拜登却是一个十足的资深政客。72年就开始担任联邦参议员,主持过对苏外交,见过除了第一代以外所有中国领导人。两人的执政风格也迥然不同。有人说,一个是性情中人、口不择言,另一个是老奸巨猾、口蜜腹剑。一个像是孩子一样,一天一个样,嘴巴啥都敢说。另一个则是邻居大爷的形象,可能是一肚子坏水只是不让你看出来罢了。一个直到2017年才首次到访中国,另一个仅从2011年年初开始的18个月里,就和中国最高领导人至少见了8次面。他们举行正式会晤、一起散步、在一家中国乡村学校投篮,在仅有翻译陪同的情况下,私下共同进餐的时间超过了25个小时。

虽然两人如此迥异,但在对待中国问题上,比拼的却是谁更强硬。特朗普一再宣称:“没有谁比我对中国更强硬。”他形容拜登为“北京拜登”,对中国手软。4月30日,特朗普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说,中国正想方设法让他输掉大选,并反复说中国将在11月的美国总统大选中支持拜登。拜登则攻击特朗普对中国“硬话多,行动少” ,光说不练,或者没有利用有效的手段抑制中国。认为自己对中国“了如指掌”,不光对华强硬,也更有手段。拜登计划在当选后“拉上美国的发达国家盟友”,共同对抗中国,在“人权”、“知识产权”方面制裁中国。美国前亚太副助卿谢淑丽(Susan Shirk)也认为,拜登若成为美国总统,会修补与盟友的关系。如果拜登当上总统,他对中国的强硬立场不会改变,只是做法不同。

美国外交学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梳理了拜登阐述的对华政策。拜登把中国的崛起形容为“严重的挑战”,批评中国投机取巧的贸易行为,警告说中国可能在新技术方面超越美国,并谴责中国的人权记录。拜登同意特朗普的观点,即中国正在违反国际贸易规则,不公平地补贴中国公司,歧视美国公司并窃取他们的知识产权。但他反对特朗普与中国的贸易战,称这些关税是“弄巧成拙”的,因为美国人要为此付出代价。他承诺通过增加美国在亚太地区的海军存在,深化与澳大利亚、印度尼西亚、日本和韩国等国的关系,重振美国作为太平洋大国的地位,并且向北京明确表示,华盛顿“不会退缩”。他一直强调中国的腐败和内部分歧意味着“北京不是华盛顿的竞争对手,”两国可以在气候、核武器和其他问题上展开合作。不过,这只是这位前副总统采取的竞选权宜之计,还是当选总统后的信守诺言还有待观察。

相比拜登在政坛的老辣成熟,深不可测,特朗普显得更加“单纯”,只是追求“美国优先”,像商人一样追求利益最大化,所以北京认为也许特朗普是更好的选择。早在上届总统竞选的时候,中国就比较倾向特朗普当选。界面新闻曾发表评论:“对于中国而言,应该欢迎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因为只要让特朗普有钱赚,由其执掌的美国政府将会比奥巴马政府对中国友善的多。”博尔顿(John Bolton)在其新书《事发之室:白宫回忆录》也披露特朗普更关注经济,对政治、人权、香港问题不感兴趣。《纽约时报》甚至在“美国的特朗普,中国的‘川建国’”一文中将特朗普描述为中国的跟班、阿谀奉承的谄媚者,并认为中国的政策完全抓住了特朗普见利忘义的无能外表下那难以抑制的虚伪。所以推测北京希望特朗普连任是真实的心态。因为相比拜登,特朗普对华政策更容易把控。

其次,如果说因为选情需要特朗普和拜登比拼谁对中国更强硬在所难免,但他们二位对中国的真正认知应该说还是有天壤之别。特朗普只看到中国的崛起和中国对美贸易的巨大顺差,他身边的人也利用这一点向他提供中国投机取巧和渗透美国的各种证据。拜登对中国的了解应该说更接近事实。他认为中国国内矛盾尖锐,国外处境险峻,北京抢走美国的碗饭的可能性几乎是零。他还认为,鉴于中国的经济规模,在气候变化问题上,如果中美不合作,全球抑制气候的努力将不会有实质性的进展。尽管如此,美国还是有不少专家认为,特朗普其实是华盛顿中国最值得信任的朋友。他对经贸问题的刻意关注使得他对其他与中国有关的问题视而不见,而这种视而不见也使得不少与中国脱钩的措施难以出台。比如,去年下半年,特朗普一直不认为美国应该介入香港的“反送中”运动。没有他,国会对台立法后(台湾旅行法案、亚洲再保证倡议法案和台北法案)可以做很多改变台海局势的事,但是除了军售和最近的一些海上行动,美国的对台行为还是非常克制。当美国商务部计划出台限制美国企业参与中国大飞机的研制,特朗普马上发声叫停。

第三,特朗普的“口直心快”也让北京觉得可以更加直观的把握美国的政策走向。中国前贸易谈判代表龙永图说:“我们希望特朗普再次当选,我们会很高兴看到这种情况发生,因为总统的微博‘容易阅读’,是最佳的谈判对手。”特朗普上任以来的各种“退群”,对盟友威胁征收高额关税,批评北约,对一些西方最有影响力的领导人发动人身攻击,让中国看到了美国与盟国关系的裂缝,可能为中国扩大在东亚和世界的影响提供机会。中国驻日内瓦联合国代表团原副代表周小明也说,如果拜登当选,我认为这对中国来说可能更危险,因为他将与盟友合作以中国为目标,而特朗普正在摧毁美国的盟友。美国彭博社6月15日发表题为《中国欢迎特朗普再坐四年白宫》的文章也认为,北京的情绪已转向支持现任总统,其主要原因是美国战后同盟网络的瓦解带来的好处,将超过持续的贸易争端和地缘政治不稳定对中国造成的损害。新加坡前驻联合国大使马凯硕在美国杂志《国家利益(The National Interest)》还指出,特朗普应对新冠疫情和处理种族歧视抗议不力,客观上提高了北京的地位。未来特朗普下台后,“中国会想念他” 。有人认为杨洁篪国务委员和国务卿蓬佩奥6月17日在在夏威夷的会面的一个主要议题是1)美国要求中国在竞选期间不要给特朗普拆台;2)不要把特朗普在竞选期间对中国的甩锅或者出台一些反华政策太当一回事。3)特朗普一旦连选连任,为了振兴美国经济,特朗普将全面改善与中国的关系。7月14日,中国录得有记录以来最大单日美国玉米采购规模,这是不到一周内第二笔大规模的玉米采购。路透社说,在华盛顿和北京之间的紧张关系加剧之际,中国正努力履行其在贸易协议中的承诺。市场预计中国将加大从美国的进口。中国这样“委曲求全”继续履行中美贸易谈判第一阶段协议的确发人深省。与此同时,美国对香港的制裁似乎也显得“有气无力”,个中缘由也值得琢磨。

如果说特朗普对北京来说有那么一点点“可爱”之处,但他的随性和无常也让中国觉得很头疼,有时候让人琢磨不透,摸不着头脑。而且如果特朗普连任成功,他会继续拿中国做靶子,把美国目前碰到的所有问题,疫情泛滥、社会动乱、贸易赤字、科技创新不足、基础设施破败等全部嫁祸给北京,然后把自己装扮成屠龙手,获取选民的信任。所以不少美国人担心落入特朗普的“中国陷阱”而不可自拔。6月13日,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前主席兰普顿(David M. Lampton)在《国家利益》上发表题为“拜登应该避免特朗普的‘中国陷阱”,开门见山的说“中国是一个问题,但不是美国的主要问题。”特朗普正制造一个虚假的稻草人来转移人们的视线,掩饰他自己所犯的错误。中国不是无可指责,但美国的问题绝大多数要归咎于自身。所以北京支持拜登当选的人认为,他应该会优先考虑国内问题,可能会恢复一种更可预测的美国外交形式,这更符合中国的利益。

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政府学教授裴敏欣(Minxin Pei)也推测,北京可能更喜欢拜登的胜利,这样可以缓和目前的中美紧张局势。不过他也表示,中国人也可能后悔,因为拜登会与盟国接触,组成一个更加统一的对抗中国战线。如果拜登成功,从长远来看,中国的处境将更加困难。不管怎么样,可以确定的是,无论届时入主白宫的是特朗普还是拜登,中美正面博弈的大幕已经拉开,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竞争恐怕要成为中美关系的主旋律。所以北京有必要根据两人的不同特点及对华政策,采取不同的应对战略,促使中美关系行稳致远,为中国争取更加长久的稳定发展空间。

在未来四个月,随着选情的变化,特朗普可能还会对北京“大打出手”,北京需要沉得住气,不要对因选举而恶化的中美关系显得措手不及,也不要对白宫的每一次“非礼”都还手,被迫进入双边关系的恶性螺旋下滑。如果美国疫期持续失控,特朗普败选的可能会加大。中国需要做好拜登当选的准备。

发布时间:2020年07月23日 来源时间:2020年07月23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简报NEWSLETTER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