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安格斯·迪顿:美国抗疫不力可追溯到1787年的“大妥协”

作者:安格斯·迪顿   来源:实验主义治理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山东理工大学 孙继成 张钰 译

编者按

安格斯·迪顿(Angus Deaton)是2015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普林斯顿大学公共和国际事务学院荣休教授,也是南加州大学的校长讲座教授。他是《死于绝望与资本主义的未来》(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2020年)一书的合作者。此文发表于https://www.project-syndicate.org/commentary/us-connecticut-compromise-1987-and-failed-covid-response-by-angus-deaton-2020-07

眼下新冠病毒在美国的扩散与蔓延,坏心肠的和无能的特朗普政府对此难辞其咎。然而,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鲜为人知的原因,那就是1787年美国各州所签订的康涅狄格妥协法案,这一法案从一开始就成了美国民主发展的障碍,进而削弱了美国国会针对目前疫情的应急举措。(译注:这一法案是由来自康涅狄格州代表罗杰·谢尔曼于1787年6月11日在费城召开制宪会议上所提出的妥协性提案,https://www.senate.gov/artandhistory/history/minute/A_Great_Compromise.htm)。

在1787年制宪会议上,美国的小州和大州对代表制的基础问题无法达成共识:人数不占优势的小州主张州与州之间的政治平等,而人口大州则主张按各州人口数量的多少来决定代表的名额,以示人人平等。他们达成的折衷办法就是建立国会两院制的立法机构,在众议院,各州代表人数与该州的人口总数成正比;在参议院中,各州均有两名参议员,无论其人口是多是少。

结果,当今最大的四个州(加利福尼亚州,德克萨斯州,佛罗里达州和纽约州)在100个席位的参议院中仅占了8个席位,尽管它们的人口占据了美国总人口的三分之一。四个最小的州(怀俄明州,阿拉斯加州,佛蒙特州和北达科他州)也拥有8个代表席位,尽管这四个州的人口总数仅占美国总人口的1%。

现在,我们来看收入平等,它通常会采用基尼系数来测量,0表示完全平等,1表示完全不平等。美国的基尼系数为0.42.这一数字在富裕国家中的排名最高。然而,如果将基尼系数应用于参议院的代表制,那将会显示出更加不平等的数字:超过0.50.美国怀俄明州的选票力量是德克萨斯州选票力量的十倍。因为立法必须经过参议院和众议院的同时批准,因此,小州的联盟可以轻易地阻断符合大多数人利益的立法措施。参议院就是经常这样来阻断众议院所通过的立法提案。

新冠肺炎病例及其死亡人数的地理分布甚至比参议院的投票力量分布更不平等 (https://coronavirus.jhu.edu/us-map)。截至7月8日,记录在册的12万5千例新冠肺炎死亡患者,它在新泽西州、纽约州、马萨诸塞州和伊利诺伊州四州中的占比竟然高达45%;70%的确诊病例都集中分布在十个州当中。尽管美国的每个州都有新冠肺炎的死亡病例,但是,分布在阿拉斯加、夏威夷、怀俄明州和蒙大拿州的死亡人数加起来也只有80例左右。受疫情传染人数最少的25个州的死亡人数一共才有八千人,占全国总死亡人数的6.4%。

当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于3月13日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时,美国或多或少也就统一陷入了疫情封锁状态。这一国家紧急状态是全国性的,国会的回应是在无党派分歧的基础上通过了四项单独的疫情应对措施。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州际之间的正式和非正式的封锁正逐步得以缓解,这与其刚开始的全国统一封锁形成了鲜明对比,逐步重启的各州情况并不太统一。与纽约州、新泽西州和马萨诸塞州等州出现大量生命垂危或已经死亡的病患疫情相比,在感染率较低且死亡人数较少的地方,人们已经开始自由走动。参议院对增加紧急开支的需求开始迅速减少。

5月15日,由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以多数党派票数通过了《健康与经济复苏综合解决紧急方案法》,它又称《英雄法案》(https://appropriations.house.gov/news/press-releases/house-passes-heroes-act)。但是,此后参议院的立法程序并没有取得任何进展。在参议院中占多数席位的共和党仍是1787年妥协案的直接结果,该法案将参议院的席位分配给了农村地区而且人口稀少的州,而这些州的选民都倾向于共和党的执政诉求。

因此,长期以来,参议院这一制度为悲剧埋下了伏笔。很快,新冠肺炎病毒开始在美国南部和西南部广泛传播,但是,这里各州确诊患者的低死亡率并没有引起当地政府的警惕和重视。当决策者意识到感染和死亡病例正在呈螺旋式上升的趋势时,他们才试图放慢解除疫情封锁的进程。但是,现在看来,他们的应对措施已为时过晚,来自南部和西部各州的游客已将肺炎病毒再次传染到东部各州。

由于缺乏国家层面的整体防疫规划,更不用说许可中央控制的宪法规定,每个州通常都是短视地遵循自己的直觉和利益来进行管理。随着各州之间自由旅行的重启,新冠病毒将会在全国范围内交叉传播,直到新冠肺炎疫苗的投入使用,或人们已经获得了群体免疫的能力(假设人们获得持续免疫能力竟然是可能的)。

以前新冠肺炎死亡病例较少的州却出现了死亡人数的继续攀升,因此,参议院可能会采用一些类似《英雄法案》的救助措施。考虑到疫情失业救济金将在本月底耗尽,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州政府也将很快用光资金,新的救济措施的变得十分迫切。但是,如果参议院早些时候就能表现出应有的领导力,那么,这些新的救济金数额就会大大下降。协同的全国封锁政策可能会导致复工速度的变慢,但是,这却会比目前的混乱状况更具有可持续性。

无论如何,新冠肺炎病毒的蔓延正在从“蓝色”(民主党)州转移到“红色”(共和党)州。截至7月8日,在共和党担任州长的26个州中,与民主党担任州长的24个州相比,其确诊患者的死亡率已从3月下旬的22%上升到29%。可以说,共和党担任州长的各州与民主党担任州长的各州相比而言,在面对白宫及其媒体联盟的有害虚假信息方面,他们受的影响显得更大。《华尔街日报》最近的一篇社论表达了对科学建议的公开蔑视,它嘲笑哈佛大学是“美国最后一批尚未学会对根据公共卫生专家的模型而做出重大政策改变要小心的机构之一。”

话虽如此,但我怀疑,即使民主党人取代了共和党人来担任各州的立法者和州长,事情也不会有太大的改变。根本问题在于,在一个联邦制国家体制中,各州最终是根据自己的需求和所感知到的风险而进行疫情控制,他们缺乏的是中央调控而又可以执行的国家战略。为距离自己较远的其他各州人民而牺牲掉自身的一些利益,对此善行,人们总是很难办到,尽管这样做会减轻他们自身尚未注意到的疫情风险。

各州的权力分配早在1787年的那次费城会议上就是一个难题,而今天,各州的权力分配仍然是一个无解的难题。不平等常被认为是造成许多社会弊病的原因。似乎美国的经济不平等糟糕的还不够,还要加上其制度化的代表制的不平等,这严重阻碍了美国民主的有效性。

发布时间:2020年07月25日 来源时间:2020年07月25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