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报NEWSLETTER
当前位置:首页>简报

沈大伟:中美两国应该从上一次冷战中汲取教训

作者:沈大伟 文/ 胡一鸣 译   来源:中美印象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中美印象》第259期
    【编者按:本文原载于《华尔街日报》,点击这里查看英文原文。作者沈大伟(David Scambaugh)是乔治·华盛顿大学资深教授,中国政策项目主任。】

星期一,美国国旗从位于成都的领事馆降下。中国外交部称关闭美国驻成都领事馆是对美国最近关闭中国驻休斯敦领事馆的“合法和必要”的回应,特朗普政府指称中国驻休斯敦领事馆从事的经济和技术间谍活动不断升级。

关闭领事馆是两国政府最近采取的针锋相对的措施。过去几周,地缘政治断裂明显恶化。美国发布了一份禁止中国官员入境的黑名单,并对11家参与中国侵犯维吾尔族穆斯林少数民族人权的中国公司实施了制裁。北京因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向台湾出售武器而制裁了该公司。美国已经将和平队撤出中国,并取消了在华的富布赖特项目。同时, 美国官员开始加紧逮捕涉嫌间谍、知识产权盗窃和签证欺诈的中国公民。 


从包括司法部长巴尔(William Barr)、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奥布莱恩(Robert O'Brien)、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威伊(Christopher Wray)和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等人最近的一系列演讲中,人们还可以听到新冷战的回响,这些讲话在多个方面严厉地批评CCP。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回应说,美国“已经失去理智、道德和信誉”。

延伸阅读:美国对华政策“四重奏”

随着两个大国之间的关系迅速恶化,我们必须承认:美国和中国现在正在进行一场新的冷战。历史学家们会争(美中冷战)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但早在两个领事馆的工作人员开始匆忙销毁文件之前,迹象就已经存在了。双方都迫切需要找到应对这场冷战的新方法。

正如数十年主导世界政治的美苏冷战一样,华盛顿和北京都将对方视为战略对手。两国都在参与一场全球性的竞争,在许多地区,尤其是在亚洲,都在努力培养合作伙伴,并阻止他们倒向另一方。双方针对对方进行了战争方面的准备,并为可能的直接冲突或代理冲突做好了准备。两军都开始采购专门用来威慑或打击对方的武器。两国政府都认为对方试图颠覆其政治体系。双方的高级官员都对对方意图深表怀疑,两国政府都在收集针对对方的情报。

紧张局势不仅仅局限于政府间:学术交流和其他美中之间的社会联系正在破裂;两国的新闻媒体和社交媒体对对方都越来越严厉。民意调查显示,两国对对方的不友好的程度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长期以来,贸易和投资是中美关系的奠基石,现在却受到冷战式的限制。

现在,大多数美国人把与中国的竞争关系视为新常态。即使拜登在11月击败特朗普,其政府的策略可能有所不同,但其整体战略方针可能与特朗普政府惊人地相似。

中国政府需要扪心自问,为什么没有预见美国这一重大转变的到来。中国的美国专家和情报分析人员未能预测或理解过去十年美国对中国的认识的深刻变化,他们仍然没有看到中国方面的任何错误。美国方面也对中国的发展一厢情愿,没有预测到中国领导人的最高领导人会重操旧业。

尽管这样的反省很重要,但双方现在面临的问题是如何保持冷战的低烈度状态,同时应对日益加剧的紧张局势。

就像美苏关系一样,美中两国需要在敌对关系中构建缓和的框架。即使他们在竞争,他们也必须建立缓冲区、护栏和稳定机制,以遏制他们的敌意,阻止挑衅行为。当然,(美中)情况不同于第一次冷战;中国的经济和全球地位远远强于苏联。然而,从上次的冷战中得到的许多教训和手段仍然有用。

美国和中国是拥有核武器的大国,但与美国和苏联不同的是中美两国没有双边战略军备控制协议或管理冲突的“道路规则”。这是非常危险的。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建立两军和国家安全机构之间的沟通机制,并建立精确的程序,以防止诸如意外的军事接触升级为全面战争。共同保证“不首先使用”核武器将是良好的第一步。


【图片说明:赫尔辛基最终法案(英语:Helsinki Final Act),又称赫尔辛基协议(英语:Helsinki Accords)、赫尔辛基宣言(英语:Helsinki Declaration),欧洲安全与合作会议赫尔辛基最后文件(英文:Helsinki Final Act of the Conference on Security and Co-operation in Europe)1975年8月,芬兰首都赫尔辛基举行了关于国际安全与欧洲合作的会议,共37个国家(包括美国、加拿大,与除阿尔巴尼亚、安道尔外的全部欧洲国家)签署了这项协议。】

在冷战初期,美国和苏联也采取了各种措施来建立信任,其中包括文化项目。专家之间非正式的二轨交流有助于缓解彼此的误解。我清楚地记得1986年与苏联的美国问题专家会面,一起看《奇爱博士》。

美国和中国间专家和学生直接交流有40年的历史。但近年来,专家交流严重萎缩,这方面需要重建。那些持续进行的活动往往会把美中接触与合作的坚定支持者聚集在一起。我们需要让主张激烈竞争的双方走到一起,进行坦率的对话,而不要进行以宣传为目的相互对抗。

为了缓和紧张局势,一些美国学者认为,美国和中国需要达成“大交易”,就像理查德·尼克松和亨利·基辛格对毛泽东和周恩来所做的那样。但这样的“大交易”对于目前的两国关系来说过于复杂,困难重重。随着时间的推移,双方可以探讨达成一项类似于1975年赫尔辛基协议的协议,该协议为华盛顿和莫斯科在处理包括人权在内的一系列分歧建立了一个框架。

美国和中国将继续全面竞争。他们的竞争只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加剧。因此,我们需要在务实地管控两国关系的同时,认识到冷战开始的现实。

【来源:中美印象,2020年8月5日】

发布时间:2020年08月05日 来源时间:2020年08月05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简报NEWSLETTER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