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智库新闻

兰德公司:预测2050年的中国与中美关系

作者:Jennie Yu   来源:jennieintheocean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7月24日,美国智库兰德公司发布了一份题为《中国大战略:趋势、轨迹与长期竞争》的报告(China's Grand Strategy: Trends, Trajectories, and Long-Term Competition)。在相关新闻稿中,兰德方面则围绕着“中国2050:美国如何在面对一个上升的中国时做好准备”这一主题对报告内容进行阐述。

作为一家有着“预测”传统的智库,兰德公司在这份正文近150页的报告中,对2050年的中国与中美关系作出系统性分析,并指出:

1、未来中国可能出现的四种情况是:主宰世界、上升发展、陷入停滞和内部奔溃

(triumphant, ascendant, stagnant, and imploding)

2、中国未来会成为一个怎样的国家,既不是预先决定的,也在一定程度上会受到美国影响。

(neither preordained nor completely beyond America's influence)

(Source: Website of Rand Corporation)

这份报告得到美国军方的资助,“旨在帮助美国军方了解未来35年中美相对军事力量的变化。”

(Source: Website of Rand Corporation)

在正文以外,兰德方面也发布了这份报告的摘要版本,提炼了报告的核心观点。在此,对这份摘要进行全文翻译。

(Source: Website of Rand Corporation)

(Disclaimer: 下述观点均为原文翻译而来,未经任何删减。翻译的差错由本人自负,但原文观点不代表译者本人观点。Retweet≠endorsement,感谢理解!)

为了探讨2050年美国和中国之间会出现何种程度的竞争,本报告的作者确认并阐述了“中国的大战略”,分析其国家战略的组成部分(外交、经济、科技和军事),并就未来的三十年内中国在实现这些目标上将取得怎样的成绩进行评估。

A. Research Questions

研究问题:

1、2050年,中国在多大程度上会实现其大战略目标的成功?这些目标是基于外交、经济、科技和军事领域的国家级战略所确定的。

2、2050年,中美关系会是怎样的图景?

(Source: Website of Rand Corporation)

B. Key Findings

关键结论:

1、四种情况中的任何一种(主宰世界的中国、上升发展的中国、陷入停滞的中国或内部崩溃的中国)都可能在三十年后出现。

(1)主宰世界的中国(A Triumphant China)极不可能出现,因为这样的结果建立在对误差很小的假定上,并认为从现在到2050年没有任何重大危机或挫折出现。

(2)内部崩溃的中国(An Imploding China)不太可能,因为迄今为止,中国的领袖们已被证明能够熟练地进行组织和计划,善于克服危机,并精于适应不断变化的外部环境且作出调整。

(3)到2050年,中国极有可能经历了成功与失败,最可能的情况是出现一个上升发展的中国或陷入停滞的中国(An Ascendant China or a Stagnant China)。在前一种情况下,中国将在实现其长期目标方面取得成功;而在后一种情况下,中国将面临重大挑战,并且在实施大战略方面大多面临失败。

2、这四种情况可能会使得中美关系出现三个潜在轨迹中的任何一种:平行合作伙伴、激烈竞争的对手或分道扬镳的路线。

(1)平行合作伙伴(The Parallel Partners)是2018年中美关系的延续。这种轨迹最有可能发生在停滞的中国与上升的中国。

(2)激烈竞争的对手(Colliding competitors)最有可能在中国取得主宰性胜利的情境中表现出来,这北京变得更加自信和强势。

(3)分道扬镳的路线(The Diverging Direction)在中国处于崩溃的情况下最有可能出现,因为北京将专注于解决日益严重的国内问题。

(Source: Website of Rand Corporation)

C. Recommendations

政策建议:

(此处指对美国军队,主要是陆军的政策建议)

1、上述这些可能出现的图景要求美军更多地关注于提高联合部队作战的能力,并准备在更长的后勤运输线上作战。对于美国陆军而言,这意味着要努力优化其关键部门与军事能力,以确保通过空中与海上路线迅速将士兵运输至前线,或使其在作战开始前提前抵达热点位置。

2、由于中国或许能够在20世纪30年代中期之前,在区域内所有存在冲突与争端的地区“进行争夺”。因此,作为联合部队的一部分,美国陆军需要在不同的冲突区域都具备立即应对危机或突发事件的能力,在危机或冲突发生之初便进入要塞,这需要结合前锋部队,轻型和机动远征部队以及可互操控的盟军部队。

3、美国陆军和盟军还必须重视观念的培养与训练,以加强常规的扩大威慑能力,并防止竞争升级为冲突。

4、作战能力强、响应能力强、应变能力强的海军和空军力量(以快速有效地压制中国迅速发展的侦察打击系统),与特种作战部队和陆军力量一起,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中国方面在考虑采取军事行动以解决区域争端时仍不放弃规避风险的可能。

(Source: Website of Rand Corporation)

发布时间:2020年08月07日 来源时间:2020年08月02日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留 言

智库新闻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