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ACADEMIC
当前位置:首页>学术

中评智库:疫情下的非传统安全思考

作者:   来源:中评社   放大  缩小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亚太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张屹博士在中评智库基金会主办的《中国评论》月刊8月号发表专文《非传统安全的连锁效应分析——以新冠疫情后中国与利益相关国家传导链条为视角》,作者认为:在全球化与“逆全球化”并存的当今时代,人类面临着复杂多样的生存风险与安全威胁。始于2019年末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爆发以来,全球各国忙于应对,却疏于打破意识形态界限和超越地缘政治分歧来实现全球治理、勠力同心地共同抗疫,呈现出碎片化的应对模式。这在中美关系、中国与东南亚国家关系表现明显。非传统安全问题跨越国界,各国或是通过完善的内部体系独自消化,或是被倒逼进入全球治理体系参与跨国协作,都无法回避非传统安全通过传导链条带来的全球冲击。文章内容如下:

引言

传统安全与非传统安全威胁交织蔓延,全球治理步履维艰,现行国际秩序受到损伤,让我们深刻领会到了什么叫“乱象丛生”。要有力地应对全球安全风险挑战,有赖于世界各国的实际行动;有赖于大国主动承担国际责任和义务,管控彼此之间的分歧,聚焦合作,而不是脱钩、对抗。人类命运共同体,靠的是各国携手共建,只有共商、共建、共享,才能实现天下大治。

非传统安全的内涵,对我们具有重要的启示。在全球化与“逆全球化”并存的当今时代,人类面临复杂多变的生存风险与安全威胁。越来越多地陷入传统安全困境与非传统安全威胁凸显带来的“本体性不安全”与“生存性焦虑”。人类物质匮乏时期,需要追求“物质文明”;普遍稀缺资源时期,同时需要建设和提升“安全文明”来支撑和保障自己的命运。①2019年末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爆发以来,全球各国忙于应对,却疏于打破意识形态界限和超越地缘政治分歧来实现全球治理、勠力同心地共同抗疫,呈现出碎片化的应对模式。这在中美关系、中国与东南亚国家关系表现明显。

一、中美“疫情外交”凸显非传统安全困境

全球疫情持续蔓延之际,美国政客为获取政治红利竭力针对中国抗疫行动大做文章。然而众多对华持中立态度的美国学者呼吁当局应审视自身公共卫生政策失当,与中国携手抗疫。美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全球健康政策项目研究员史蒂芬·莫里森,阿斯彭研究所研究员大卫·吉布森,大西洋理事会特聘研究员、前白宫国家安全顾问汤玛斯·柏塞特,美国企业研究所研究员詹姆斯·佩特库奇斯等人共同呼吁,利用疫情打压中国对美并无益处。美不应纠结疫情爆发初期中国政府的反应速度以及是否及时向国际组织报告病例,美应审视自身医疗体系短板以应对疫情。应看到中国目前所做努力是卓有成效的,中国社会正团结一心应对疫情。美应正确意识到不能一直抓住负面消息打压中国,这样的做法对美无太多意义,至少在国际舆论斗争中,美不应做“出头鸟”。中国经济所受冲击可能导致全球经济的瓦解,若不能有效控制共同面对的疫情,将导致全球生产链断裂及经济放缓。

美国方面声称在2020年3月开始启动对华输送医疗专家、防护装备、资金。这些对华援助不仅来自美政府,更多地来自社会团体和私有企业,对其应予肯定和鼓励。柏塞特妄称,作为美国“对手”的中国,急需接受美伸出的橄榄枝来保住“颜面”。可事实上中国并未收到来自美国政府的任何援助。余音绕梁之际,疫情态势即反转,美国内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攀升至全球首位,中国方面向美国提供了巨量的防疫物资。

1.美医疗体系碎片化折射政治制度短板

美疾控中心与各州政府及当地医疗机构共同应对在美疫情。包括美在内,越来越多的国家在本地社区发现聚集性疫情,而非从中国扩散而来。美国民众深感信息不对称,同时倾向于事后再采取应急措施,而不愿事先防控。尽管美疾控中心CDC早已发布文件指导防疫措施,美医疗机构与公共卫生部门仍难以调动起来进入“备战”状态。在对流行病防控的资源投入上,政策循环往复,未能准确运用医疗资源快速应对。

美医疗体系长期修修补补,正如美政策体系缺少一惯性,医疗体系缺乏一个权力中枢系统来协调各职能部门应对突发事件。如果大批美民众需接受治疗,不得不依靠私营医院、社区医院和州立医院来提供床位。国家急需一个由联邦政府与疾控中心共同作为治理中枢的医疗系统。很多国家都存在政策统筹协调问题,美尤其突出。

美面对疫情爆发尚无疫苗或有效治疗措施来应对。疫苗的研发,即便最乐观地估计,也需要一年时间来取得突破。常规的疫苗研发一般需要五至八年的时间。

2.美抗击疫情需要与中国合作

中美合作抗疫以贸易争端的缓和或推迟为前提。作为近期谈判成果的第一阶段贸易协定,有效搁置了关税升级带来的威胁。这样的成果对于国际社会合作抗疫以及非常时期制定经济政策必不可少。

旅行禁令可以暂时收效,但长期封锁中国对美是不现实的。美所需个人防护装备如口罩、防护服、医用手套都从中国进口。若对中国船只禁运,美医疗物资将发生短缺,这对于本国抗疫十分不利。美医疗设备、核心药物也都是中国生产,封锁中国物资出口对美后果严重。完全隔离中国几无可能,只有尊重科学、尊重专家才是对美民众负责,政治偏见毫不可取。

国家安全利益是分析中美安全关系的重要视角。中美两国面对深刻变化的国际地区安全形势与结构性矛盾不断凸显的相互关系,双方在国家安全利益的认定上均出现了相应调整。②

二、从治理能力到执政合法性看公共卫生安全

1.共和党政府抗疫不力自身难保,公众信心亟待建立

美民主党人批评共和党政府控制疫情不力,即便是作为保守派智库的美国企业研究所研究员詹姆斯·佩特库奇斯,也认为目前疫情给美国社会带来的潜在影响或将危及特朗普政府连任。对于美当局,维持公众信心至关重要。如果病毒持续蔓延,公众信心将演化成国家安全事件。迫于此,美政府与公共卫生机构正客观如实报道防控措施和未知风险。

若美疫情持续蔓延,公众最终将依赖于各州政府和当地医疗机构的权威来获取信息,别无选择地去“信任”他们。信息不对称与密切接触者的恐慌问题是国际社会需要共同解决的问题。不同国家与国际组织都面对不同的“听众”来发布有针对性的抗疫信息,应采取不同策略分别回应。国际组织和各国政府应对密切接触人群和医疗工作者进行锁定,有必要对移民和边检信息进行完善,对受影响的国内居民发布周边确诊人员信息。

2.大选年信任危机被疫情放大

受疫情影响,华尔街各大银行大幅压低上半年经济增长预期。在疫情影响下,消费需求与供应链的断层共同导致市场恐慌。摩根公司对美第二季度GDP增速预期降至1.75%。面对持续扩散的疫情,全球都将遭遇经济衰退,美无法幸免。

选举年的经济衰退对于任何政府都将是致命打击。避免经济衰退则是竞选连任的关键。特朗普政府自欺欺人,将竞选置于疫情人命之上。他本人发推特称,股市看来依然走势向好。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拉里·库德罗也对媒体妄称,经济依然稳定,风险指数较低。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经济学教授罗杰·法莫则揭示,美股市下跌所预兆的前景比放缓的经济增速更令人担忧。目前金融市场的恶化是疫情蔓延导致,若疏于补救,将会对消费者信心指数产生影响,并波及现任共和党政府的执政稳定性。

三、碎片化治理体系是福是祸?

自2019年末新冠疫情爆发以来,东南亚国家旅游业遭受重创。泰国所受冲击最为明显。泰央行为刺激经济,将政策利率降至历史最低水平。来自中国的游客也支撑着印尼、菲律宾、越南等东南亚国家的旅游产业。东南亚国家经济、社会受到波及,各国采取措施抵制中国游客和中资企业,并就各自经济结构短板采取措施化解危机。然而面对非传统安全问题,很多东南亚国家的格局与大国政治呈现出典型区别,即包括公共安全在内的非传统安全事件主要冲击对象局限于本国经济,与政党政治相对绝缘或影响较小,没有像欧美、日韩等传统意义的发达经济体那样,会通过传导链条迅速波及、震荡执政党稳定性。其实,这恰恰说明东南亚国家政府治理能力较低,对经济、社会管控的碎片化,形成“政经分离”的绝缘体状态。从而削弱了非传统安全要素的传导链条。印尼、缅甸的案例则是将社会治理链条的经济要素、政治要素割裂开,一刀切地应对。

1.印尼旅游业抵制中资折射治理体系脱节

印尼民丹岛作为印尼第四大旅游胜地,是继巴厘岛之后,由印尼政府着力打造的又一旅游业引擎,从印尼民丹岛乘摆渡船至新加坡仅需一个小时。民丹岛旅游产业是由中国大连万达集团投资开发。2016年该公司还成为印尼寥内群岛旅游项目控股方。由于印尼中央和地方政府相继叫停来自中国的直航线路,截至2020年1月份,赴印尼旅游的中国游客仅为500人。③根据当地工会报道,疫情与单一化的产业结构造成当地景点和酒店相关服务人员大量失业,实际的失业人数尚未被工会完全统计。

当地旅游行业的打包销售行为,使得来自中国大陆的游客大都被安排到与万达集团有合作关系的景点。未能从中资项目获益的当地旅游业部门对万达集团垄断经营和当地政府不作为表示强烈不满。民丹岛旅游业重创显示出当地政府的无能和推动经济多元化、减轻对中国游客依赖性的紧迫性,也凸显出印尼政府在经济布局与市场准入方面没有平衡好内资与外资的关系。如果说印尼对中资企业的抵制久已有之,那么疫情蔓延所带来的冲击则直接或间接地放大了这种偏见。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拉惹热南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莱昂纳多·塞巴斯蒂安、纳齐·莫西纳认为,印尼用简单粗暴的方式解决公共卫生事件带来的经济困局,实际上使用非经济手段来解决经济问题,实则是碎片化治理模式的无奈。④

2.缅甸两边下注摇摆于中印之间

由于近年来印度“东向政策”增加了在缅的投入,中印竞争在缅铺开。缅对于印的重要性不仅在于其连接东南亚的桥梁作用,也在于中印直接争夺战略版图的地缘政治意义。“一带一路”致力于打造中缅经济走廊,而印着力推动印缅泰高速公路。随着疫情蔓延,缅考虑到公共健康安全,暂停对中国游客发放签证,并要求旅行社停止接纳中国游客。由于中缅边界线狭长,中国游客往来频繁,对华限制如此严格,较大影响了中缅关系,对于缅如此大尺度举措可谓史无前例。疫情不仅对缅公共健康具有较大威胁,且严重削减了中缅双边贸易。缅甸知名物流公司“优胜者”也濒临倒闭。

2020年1月份习主席访缅,是19年来第一次访缅的中国国家元首。缅方对中国抗疫也提供了人道主义援助,并宣称将与中国政府开展合作打击非法野生动物交易。缅并不会完全切断对华关系。但由于疫情阻断,且印从战略高度着力打造印缅关系,力图成为地区平衡手以制衡中国,致使缅也在向印靠拢,去年两国就签署防务合作协定以提升军事合作,这为疫情爆发后的缅态度转向提供了基石。上个星期缅总统访印,签署了十个谅解备忘录。这些都给中缅关系带来了牵制。从另一面来看,恰说明缅甸政局的脆弱性,在应对非传统安全事件方面缺乏与周边国家展开跨国界、常态化的合作,通过“一刀切”的方式“打包”政治协定,其政治“投机”行为显现出对自身执政能力没有自信心。

四、地缘政治经济格局:人员往来的经济维度与安全维度

随着中国治理体系的成功实践,当中国疫情得到控制之后,周边国家与全球却面对病毒肆虐而治理无效。疫情下半场的风险和挑战暴露了全球治理体系存在的极大弊端。2020年1月,中国境内投资者对全球137个国家和地区开展了非金融类直接投资。在整体投资额下降的同时,对“一带一路”沿线47个国家的投资同比增长了19.5%。⑤这凸显了沿线周边国家对中国投资的巨大需求。这一需求在危机时期则转化为巨大的经济压力。

1.周边国家面临疫情扩大压力、外部输入性风险阻碍经济提振

随着全球疫情形势的变化,国内大多数地区防控的重点,正转向严防境外输入上。防止来之不易的阶段性防控成果功亏一篑,就必须严把输入关。但与此同时,阻断病毒不是关闭国门,后者并不符合中国的实际利益,因此才有了既防范严密,又充满人性化的安排。病毒不分国界,以旅行禁令的方式阻隔境外公民入境,既不可取,也不现实。中国防疫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加强入境人员防控措施并非针对特定国家公民,这体现了中国政府对生命的尊重和担当。对疫情的警惕性和防控要求不能降低,严防严控境内扩散和境外输入病例,需要中国继续深化疫情防控国际合作,及时与世卫组织和有关国家分享信息和经验。

日、韩及东南亚国家与中国紧密相邻,命运相连,伊朗作为重要的中亚伊斯兰国家,与中国西北省份人员往来密切,在甘肃省累计确诊的132个病例中,境外输入性病例大多都来自伊朗。

《环球时报》显示,3月3日零时之前的24个小时内,在重点监测的疫情比较严重的国家中,中韩往返执飞航班为85架次,执飞率已经下降到23.10%。中国同伊朗的往返航班只有2架次。中国与日本执飞仅57架次。中国与美国执飞仅17个航班。作为南亚重要国家的印度,为防范输入性疫情,也已暂停向伊、韩、日、意大利等国签发旅行签证,对从这些国家直达或中转入境的旅客,强制在入境口岸进行健康检查。严防周边国家向中国境内输入病例是当务之急。韩国、日本、伊朗是中国周边国家中疫情最严重的三个国家,外防输入应与医疗援助并举。

3月13日,印尼政府推出81亿美元经济刺激计划,以支持本国经济增长。包括对年收入少于13600美元的制造业工人免除所得税、免除19个制造业部门企业进口税,同时减免30%的公司税。这一刺激计划的规模相当于印尼国内GDP的0.8%,将从4月起生效,持续六个月。印尼政府预计,受疫情影响,印尼今年经济增长可能从去年的5.02%放缓至4.7%。

外交部已表态中方将通过五方面举措助力全球抗疫斗争,包括:同世卫组织和国际社会加强沟通协调;同世界各国开展抗疫经验分享和交流,例如已经发布的7版新冠肺炎诊疗方案、6版防控方案,及多语种版本,继续通过各种形式同有关国家和国际组织加强交流借鉴,共同提升维护地区和全球公共卫生安全的能力;向有需要的国家和地区派遣医疗专家团队;向国际社会提供药品等防疫物资援助,向有关国家捐赠口罩、药品、防护服等防疫物资,向一些国家出口急需的医疗物资和设备,包括已经向世卫组织提供的2000万美元捐款;同国际社会加强科技合作,例如在药物、疫苗、检测试剂等方面开展科技合作,为在全世界范围内早日战胜疫情贡献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上述举措不仅可以有效防止境外病例向境内输入,也为全球抗击疫情做出贡献。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第七十三届世界卫生大会视讯会议开幕式上致辞时宣布:中国将在两年内提供20亿美元国际援助,用于支持受疫情影响的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抗疫斗争以及经济社会恢复发展。

2、人员来往对经贸合作与产业链的影响

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中国周边国家经济、贸易往来都遭受重创。印度作为世界上最大的仿制药出口国,其70%的原料药进口自中国。由于中国原料供应中断,大型药企仅能维持2到3个月,小企业只能坚持30到40天。在汽车零件、电子产品与耐用消费品等依赖中国进口的领域,印度国内也出现了供应中断、涨价的情况。穆迪债券评级将印度2020年经济增长预期从6.6%下调至5.4%。⑥

伊朗是疫情最严重的中东和中亚国家。目前已宣布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 寻求约50亿美元的紧急援助。不断升级的疫情损害了伊朗的商业,关闭全国大型商业设施一日就造成1.64亿美元损失。在许多邻国和交易伙伴关闭边境后,伊朗的非石油出口将遭受打击。

东南亚国家旅游业更是遭受了毁灭性打击。中国游客一直占有泰最大的出境旅游市场份额,2018年赴泰旅游的中国游客数量曾达到1050万。中国春节过后,一系列禁令骤然阻断了中国客流。旅游相关产业如运输业与酒店餐饮业尤为惨澹。至2020年3月初,泰受疫情影响已造成500亿泰铢损失,泰铢已从上年亚洲最佳货币变成当年最差货币之一,目前已下跌近4%,1030亿美元的年度预算被迫无限期拖延执行。⑦泰央行为刺激经济,将政策利率降至历史最低水平。

由于印尼中央和地方政府相继叫停来自中国的直航线路,截至2020年1月份,赴印尼旅游的中国游客仅为500人。根据当地工会报道,疫情与单一化的产业结构造成当地景点和酒店相关服务人员大量失业,实际失业人数尚未被工会完全统计。旅游业所受重创为印尼政府带来了三个方面的教训。第一,印尼政府取缔中资企业垄断经营,推动国有化;第二,开发多元化的游客客源;第三,升级旅游相关产业,非常时期增加财政补贴。印尼约有3万名中国工人,自疫情爆发以来,他们被禁止进入印尼,很多印尼企业也停止雇佣新的中国工人。

菲律宾进口商品和原材料中有相当大的比例都来自中国,仅在2月份就损失了中国集装箱物资的62.5%,对菲制造商、零售商、经销商都产生了重大冲击。服装零售商优衣库的工厂有一半在中国,另有20%在越南,而越南工厂还要从中国进口原材料。

马来西亚出口加工部门支撑其GDP的58.4%,中国提供的电子零部件等中间产品则占有其生产供应链的20.8%,⑧如同其他东南亚国家,疫情的爆发阻断了供应链,重创马出口加工业。马生产商协会呼吁政府多元化布局,转向日本、韩国、印度,甚至欧盟国家寻求替代产品。

东南亚国家日常生活对供应链平衡的依赖度都在疫情期间表现出来,中国周边的国家直接或间接地依赖中国劳动力、中国产品、原材料等等。新加坡较早地实现了对供应链需求的多元化,但其他东南亚国家大都别无选择地依赖中国。

五、内部修复是应对非传统安全事件的良性开端

受疫情影响,主要东南亚国家都进行了相应的外部调整与内部修复。而新加坡将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内部修复上,可谓较为成功的案例。

“全球健康安全指数”2019年10月作出的一项评估指出,世界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独自应对大规模流行病及其所带来的恐慌。在应对能力上拿到100分几无可能,大多数发达国家的评估分值甚至仅为51.9.全球平均分值仅为40.

即便是治理模式较为成熟而实现了较快自我修复的新加坡,在疫情爆发初期,国民也大量囤积米、面、卫生用纸,表现出恐慌、焦虑,担忧政府停摆。新加坡知名线上超市“德玛特”宣称,由于近期超市日用品订购量激增300%,开始限制发货。新本土最大的连锁超市职总平价超市则暂时退出线上供应。由于抢购口罩和药物,网络诈骗和虚假订单也随之而生。各种媒体平台充斥着虚假信息和谣言。恐惧和焦虑削弱了这一国家在国际社会的良好声誉,所带来的伤害远大于病毒本身。新加坡是最早实施旅行禁令的国家之一。

新加坡要打赢疫情,除了依靠严格警惕性和治理透明度,别无选择。由于各国口罩出口供应的削减,新只得推动本国生产商加快口罩供应。新建立了高度严密的管理机制来追踪已知密切接触者并进行隔离和监视。根据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评估,虽然新加坡流行病侦测水平达到了“黄金标准”,但这一标准并非100%准确,对无症状病例和轻症病例敏感度依然存在盲点。

新对违反隔离措施的行为零容忍,除了必要隔离外,还对来自中国大陆的华工限制入境,即便有些是新永久居民。违反隔离规定者将被取消工作签证、限制就业、甚至遣返回国。为制止虚假信息扩散和谣言传播,政府设立专门的抗疫官网主页和传媒软体提供每日的信息更新。

由于各国削减口罩出口,新推动本国生产商加快口罩供应。新加坡国民具有理性的公民社会精神,疫情起初的恐慌经过调整很快恢复了平静。公民主动分发口罩和消毒用品给需要的人,派米派粮给困难群众,并为一线人员提供顺风车。社区服务中心和慈善机构除了提供上述支援,还为及时发布疫情信息起到重要作用。各行业协会和非政府组织也为一线工作人员提供物资支援。应对非传统安全突发事件,新加坡依靠的是较为完整的政治社会生态体系,通过成熟的传导机制迅速将公共卫生紧急事件得到控制。

六、结语:超越地缘政治,固化合作平台,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新冠疫情引发的一系列非传统安全连锁反应凸显了东南亚国家经济发展模式的断层。中国周边的国家都将从严重依赖中国生产供应链的外部需求模式中吸取教训,并推动内生性增长、提高内需。2020年东南亚国家的中央银行都不可避免地通过降低利率让货币贬值,以推动本国出口贸易,提升本国商品竞争力。政府也将通过推动小规模的金融杠杆和货币政策来缓冲企业压力。除采取短期措施外,东南亚经济体必须开始更大力度的改革,应以更多的国内投资来开发国内资源,产出更多高利润的商品和服务,以便在全球供应链获得更大份额。

此外,东盟与中日韩应立足现有公共卫生合作平台加强合作。为共同应对疫情,东亚国家需要提升现有的区域公共卫生合作强度。吸取当年应对SARS经验,东盟与中日韩10+3应对流行病监控平台已实现机制化,实现了对疫情的有效监控与即时报告,但急需进一步加强信息共享,扩大合作。在世卫组织将新冠疫情列为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PHEIC之前,中国已较早向东盟秘书处提供疫情信息,从而最终为东盟国家及东盟紧急行动中心(EOC)有效抗疫提供帮助。这还将有助于今后为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PHEIC认定的流行病提供标准化信息。东盟紧急行动中心(EOC)在抗疫工作中也起到积极作用,为东盟10+3平台合作抗疫情提供了有效的沟通渠道。

英国牛津大学全球化项目教授伊安·戈尔丁认为,当代的非传统安全问题,包括国际流行病问题,是“全球性”而不是“全球化”带来的问题。因此,全球化仍然是我们赖以解决问题的重要途径。

经济全球化的动力在于更广范围内的资源配置优化,实现互利共赢的事实,互联网等信息技术大幅降低跨国合作的成本,各国权利与义务的基本平衡由WTO经贸规则得以保障了。疫情的暴发,对全球化基本动力并未造成实质性改变,尽管出现因本国防疫需要而禁止相关物资和原料药出口的政策,脱钩全球化转而封闭的成本远非各经济体可承受。在国际化生产服务的背景下,脱离国际价值链分工意味着该经济体须形成全面、完善的产业体系,能够获得包括能源、原材料、资金、劳动力、知识技术等各类要素输入,并能实现产出与需求的持续平衡。封闭发展要么造成成本的上升,要么引起社会福利的下降。在疫情带来的阻碍经济要素流动实际影响逐渐减弱后,经济体各企业间开展合作的信心势必会逐渐得到恢复,经济全球化的根本制动引擎不会减弱,还可能在积累力量后快速增强超越原有水平。

通过内部修复展现出的治理机制是一个成熟制度应对非传统安全事件的有效实践,然而面对全球化带来的一系列议题,这并不是唯一有效途径,为实现今后共同应对大规模流行病的机制常态化,更多依靠的是各国管控彼此分歧,聚焦合作,摒弃对抗。⑨为这些努力奠定基石的是各国携手共商、共建、共享的人类命运共同体。

注释:

①四川大学中国西部边疆安全与发展协同创新中心、浙江大学非传统安全与和平发展研究中心《非传统安全蓝皮书:中国非传统安全研究报告(2016-2017)》,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②丑则静:中美安全关系:利益竞合与风险管控,载《亚太安全与海洋研究》2020年第一期:1.

③Teesta Prakash Phyu Phyu Oo.Side effects:Covid-19 allows India a chance to lend Myanmar a hand.Mar 5.2020.http://www.lowyinstitute.org/the-interpreter/side-effects-coronavirus-allows-india-chance-lend-myanmar-hand

④Dedi Dinarto, Adri Wanto & Leonard C. Sebastian.COVID-19:Impact on Bindan's Tourism Sector. Mar 2.2020. http://www.rsis.edu.sg/

⑤周密,新冠肺炎疫情对中国企业“走出去”的影响,《中国勘察设计杂志》2020年第三期:22.

⑥凤凰网,疫情冲击印度经济:近70%原料药依赖中国进口http://news.ifeng.com/c/7ugS1zn8xCW

⑦环球时报,中国疫情影响周边旅游业,泰国旅游局预计损失30亿美元,http://world.huanqiu.com/article/9CaKrnKpcmo

⑧Tham Siew Yean.Leverage in The Time of Coronavirus. Mar 2.2020. http://www.iseas.edu.sg/media/commentaries/leverage-in-the-time-of-coronavirus/

⑨陶坚:完善国家治理体系 维护全球安全稳定,载《国际安全研究》2020年第一期:1.

作者简介:张屹,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亚太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博士。主要从事非传统安全问题,全球治理,国际刑事司法合作等领域的研究。

发布时间:2020年08月09日 来源时间:2020年08月08日
分享到:

留 言

学术ACADEMIC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