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祁冬涛:中美新冷战下的台湾和南中国海问题

作者:祁冬涛   来源:联合早报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中美在多大程度上已经处于“新冷战”尚有不少争论,将来是否必然跌入因大国争霸而导致战争的“修昔底德陷阱”,也仍然是问号,但中美关系正急速变差,对抗的领域越来越多,“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零和思维,在两国都越来越流行;而且这些紧张信号短期没有消失的迹象,这些都是不争的事实。

尤其当前正处于全球抗疫的艰困时期,中美本来应该共同承担起协调各国共同抗疫保民生的历史性责任,现实却是两国随着疫情发展,矛盾变得更多更深,对疫情导致的百业萧条新常态,真可谓雪上加霜。

随着中国的快速崛起和美国的相对衰落,中美之间的关系从战略竞合发展为战略竞争,最近又演变为战略对抗。中美在很多领域的对抗虽然让人失望,但并不让人特别忧虑,因为贸易、科技、产业、信息等领域的对抗,最悲观的结果也只是导致更大范围脱钩的“新冷战”,不会导致双方刀兵相见的“热战”。

但涉及双方核心利益、反映双方综合国力,尤其是军事实力扮演重要角色的对抗领域,则是有可能引发热战的危险火药桶。台湾问题和南中国海问题,就是有可能把中美“新冷战”逐渐升级为热战的危险议题,必须引起各界更大的重视。

台湾和南中国海问题的启发

这两个问题通常不会放在一起讨论,因为从各方面看,长期以来它们的差异性都大大多于类似性。所以中国政府用不同的部门来处理这两个问题,学界也长期把这两个问题分开研究,并形成不同的学者群体。

但在中美战略对抗的大背景下,这两个问题对于两国的意义正变得越来越相似,在中美对抗中的位置越来越突出。因为军方在其中扮演的共同角色,两个问题的内在联系也变得越来越密切,所以越来越须要放在一起观察。

中国政府认为,台湾问题和南中国海问题都可以上溯到二战结束时,日本把所占领的台湾和南中国海诸岛归还给中国,由当时在中国大陆执政的国民党政府接收。台湾问题的出现,是因为二战后国民党在与共产党的内战中失败,逃到台湾后抗拒大陆政府统一台湾。但台湾的原国民党政权一直坚持台湾和大陆同属一个中国,并追求未来条件成熟时与大陆统一。

台湾问题的变化,则是台湾本土势力在反抗国民党威权统治过程中,逐渐发展出台湾独立意识,以民进党为代表,不再追求与大陆统一,反而试图使台湾成为一个真正(法理上)独立的国家。北京一直主张台湾问题是中国的内部问题,强烈反对台湾问题的国际化,并且对试图介入台湾问题的其他国家进行警告甚至惩罚;但美国一直是影响台湾问题的重要国际因素。

中国政府认为,南中国海问题的出现,是因为毗邻南中国海的几个东南亚国家,占领了本来属于中国的一些岛礁,与中国形成领土争端。所以一开始就是涉及中国与其他相关国家的国际问题,但长期以来也只是和其他声索国之间的问题。

南中国海问题的变化,则是美国在过去10年间逐步加强对南中国海问题的介入,并且在特朗普上台后,更是致力于使用南中国海问题来遏制中国崛起,让南中国海问题成为中美战略对抗的重要一环。随着中美之间在南中国海问题上的冲突升级,南中国海问题的主要矛盾,正暂时地从中国与其他声索国之间转移为中美之间。

两个问题的历史起源和变化,至少带给我们两点启发。一是有助于我们理解这两个问题,对于中国民族主义的重要性和敏感性。1949年中共建国以来,民族主义的根源是中国受外来干涉和侵略的百年屈辱史,民族主义成长的养分是国家实力的快速发展,民族主义的目标则是中华民族的复兴。

在中国眼中,台湾问题和南中国海问题与中国民族主义的这三个方面都高度相关:两个问题都很容易让中国人想起自己国家的屈辱历史、感觉分裂势力和外部势力正在挑战快速崛起的中国人前所未有的自豪感,而且越来越成为中华民族复兴之路上的障碍。

有些学者认为,当前中国政府合法性的意识形态根源,并不是共产主义,而是民族主义。所以,台湾和南中国海问题通过影响中国的民族主义,对中国的政治稳定会产生影响。这也是北京对这两个问题都高度重视的一个原因。

第二个启发是过去几年中,在两个问题上美国都逐渐从后台走向前台,从被动走向主动来对抗中国。所以,在北京眼里,解决这两个问题的最大障碍,或者说在这两个问题上给北京造成最大压力,并非台独势力和其他声索国,而是美国。

这大大影响了北京对华盛顿的战略判断,认为台湾和南中国海问题已经成为美国遏制中国崛起的重要“抓手”,所以与美国在这两个问题上的冲突是战略性的、结构性的、长期的、无法避免的,最终也是无法妥协的。

北京的这种判断,很大程度上也因为台湾和南中国海问题都涉及中国的核心利益,但并不涉及美国的核心利益。这本来给了美国在战略上更大的回旋余地。换句话说,因为并不涉及自己的核心利益,美国本来可以不在这两个对中国来讲极其重要的问题上挑战中国。但现在美国恰恰在这两个问题上越来越挑战中国,最好的解释就是它们已经成为美国遏制中国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

另一方面,北京对这两个问题的定位还是有区别的。一直以来,北京都公开表示台湾问题属于中国的核心利益。中共十八大以来,解决台湾问题已经成为民族复兴的应有之义,并因此有了2049年的最后期限。但北京一直未公开明确表示,南中国海问题属于中国的核心利益,更多地用“涉及中国的核心利益”来强调南中国海问题的重要性。

奥巴马政府时期,为了引起东南亚国家的重视和协助实施美国的“重返亚洲”战略,一些美国高官曾向媒体表示,中国官员私下曾向他们说:南中国海问题属于中国的核心利益。但北京的公开立场一直是:领土主权问题是中国的核心利益,南中国海诸岛及其附近海域是中国领土,所以属于中国的核心利益,但并没有把核心利益的范围扩大到全部南中国海。

所以,涉及整个南中国海的南中国海问题,严格来说是“涉及中国核心利益”。另外,即使是解决南中国海诸岛的领土争端问题,北京也没有将其和民族复兴挂钩,更没有时间表和最后期限。所以,相对来说,台湾问题比南中国海问题对北京更重要、更急迫。

台湾和南中国海问题同在一盘棋中

但自从2016年蔡英文上台并赢得连任,再加上特朗普上台后美国政界逐渐形成一致强烈反华的氛围,并因此快速发展与台湾的关系,北京在台湾问题上遭遇挫折,面对美台联手造成的压力,一时找不到有效的反制手段。所以,虽然长期看时间仍然在大陆这边,战略上看大陆对台湾仍然占据强大优势,但从短期和战术层面来看,近几年北京在台湾问题上其实是处于防御态势,工作重点是遏制台独势力的扩张和影响,在促进统一方面进展很有限。

不过,近几年北京虽然在台湾问题上有些失分,但在南中国海问题上却得分不少,这种对比预示着两个问题正越来越处于同一盘棋中。这既是中国被迫与美国进行战略对抗的一盘棋,也是大陆主动利用南中国海问题,推动解决台湾问题的一盘棋。

中国如果在南中国海处于主导地位,会非常有利于解决台湾问题。北京解决台湾问题的思路包括:努力发展自身经济实力,以增加对台湾的吸引力和影响力;发展军事实力,尤其是海空军实力,以增加对台湾的压力,必要时以压倒性优势武力统一台湾;等到经济和军事实力可以和美国抗衡时,有效阻止美国插手台湾问题,对台湾形成更大的压力。

南中国海丰富的油气等自然资源,以及极其重要的货物运输通道,有助于中国持续增强经济实力;为解决南中国海问题而快速发展的海空军,同样可以对台湾形成压力;更不用说南中国海是中国实施远海防卫战略的主要地点。一旦台海发生战事,在南中国海部署的军事设施,有助于保卫海上的战略通道,拦阻外部势力的武力介入。

另外,如果美国对中国在南中国海问题上的遏制无效,会大大提升中国与美国战略对抗中的地位,相应打击台湾的士气,提高中国解决台湾问题的信心。以未来10到20年的眼光来看,即使中国仍然无法有效反制美台联手,只要在南中国海问题上取得主导性地位,并在这个过程中以南中国海为抓手,促进中国经济和军事实力快速发展,向国际社会证明,美国无法在南中国海遏制中国,就会扩大相对于美台的战略优势,为最终解决台湾问题创造非常有利的条件。

(作者是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研究员,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发布时间:2020年08月10日 来源时间:2020年08月10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