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刘裘蒂:拜登计划如何跟中国“叫板”?

作者:刘裘蒂   来源:FT中文网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在2020年美国大选中,中国无疑已变成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共同假想敌。今年总统选举有三大议题:经济、疫情和中国。中国不仅仅是外交或贸易政策问题,更在美国选民心目中关系到导致美国经济接近崩溃的新冠病毒问题。

特朗普和拜登正在竞逐吊嗓子,比谁的音量高。从最近拜登竞选总部发布的一系列政策文件中可以管窥拜登可能针对中国的政策,当然竞选言论并不代表实际上最后的策略,但可以让人看看哪一個嗓门大。

拜登必须显示他对中国不会手软。“乌克兰门”就是出于特朗普要求乌克兰调查拜登儿子亨特与中国的商业关系。

但谁当选对中美关系有利?面对特朗普政府最近对中国的一系列大动作,包括高级官员此起彼落的反华言论、正式挑战中国的南海主张、中国休斯顿领事馆封馆事件、国务卿蓬佩奥在尼克松图书馆发表的演讲宣布对华政策“翻篇”,企图鼓捣全球“反华联盟”,中国是否应该在拜登身上押宝?

我认为这要看观察的立足点和时间点,近期内单方面对中国有利或对美国有利,不见得长期对中美关系有利。中美关系的失衡已经到了临界点,除非双方在结构性问题上共同找到平衡点,将很难有建设性突破。而拜登如果执政,将意味着怎么样的对华政策,这是一个即使美国专家也要搔头揣测的问题。

最近《大西洋月刊》发文吐槽民主党人被牵着鼻子走,让特朗普界定中国议题的框架。的确,从拜登阵营最近发布的一系列政策纲领来看,他其实没有推翻特朗普所掀出来的种种“中国问题”,而是提议不同的应对方法。

但可以预期的是,除了竞选过招、力求夸张之外,拜登若主政应该会在对华政策上比特朗普“有一出是一出”的乱无章法更具有系统性。他也会在美国重建部分供应链,减少对中国的依赖,并在反制中国和与中国共存合作之间力求平衡,试图共同解决迫在眉睫的全球挑战,如全球急剧变暖、新冠病毒、朝鲜核武等议题。

但在拜登领导下,美国和盟友的关系将进入修复期。因为拜登阵营认为,特朗普削弱了与盟国的关系,并将美国撤出了国际组织,为中国提供了更多发挥影响力的空间。如果拜登当选,我认为美国会重返世界卫生组织(WHO),坚守世界贸易组织(WTO),并且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

强硬姿态比赛

长期以来,拜登一直主张美国对中国保持交往政策和对台湾保持暧昧关系,但当他去年5月评论特朗普对中国掀起的贸易战,质疑中国是否真的“吃了美国人的午餐”,并断言中国不会成为美国的竞争对手之后,他遭到多方声讨。在过去一年中,拜登对中国的立场发生了观察家所谓的“结构性转变“,他对人权议题和中美战略竞争采取了更强硬的立场。

特朗普在贸易战火花四溅时不时抖出“中国渴望让瞌睡虫乔•拜登在总统大选中获胜”的台词,而最近拜登的竞选广告说,特朗普“玩耍”而“输给了中国”。

特朗普的竞选广告显示拜登在中国的一场宴席上向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敬酒,尽管特朗普在他的佛罗里达海湖庄园接待了习近平。拜登竞选广告指责特朗普淡化新冠病毒,并在早期赞扬中国对疫情披露透明。

特朗普的竞选策略是将拜登与造成美国中西部制造业工作大量外流的多边贸易协议联系起来。最近白宫列出了自4月以来特朗普政府为保护美国就业岗位、企业和美国供应链免受中国政策造成的损害所采取的12项行动,包括针对涉及新疆和香港问题的中国官员采取的制裁措施。

拜登的竞选策略是把特朗普描绘成一个嘴上强硬、但未能要求中国为新冠病毒负责的人,并且仅签署了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拜登的团队时常引用特朗普之前的说辞,认为新冠病毒将“奇迹般地”在4月消失。

拜登的竞选广告说:特朗普说他会对中国强硬,事实证明不然。拜登阵营强调了中国抓住了特朗普的“硬伤”,正如前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的新书描述的,特朗普曾敦促习近平增加中国对大豆和小麦的购买量,以帮助票仓州对他连任的支持。

在民主党总统初选竞选活动中,拜登称新疆维吾尔族人的再教育营为“集中营”,还威胁要用B-1轰炸机飞行挑战中国划定的禁飞区。在香港国家安全法通过后,拜登在声明中誓言“禁止美国公司支持中国共产党的监视与镇压”,并在美国公民和美国实体的言论自由受到伤害的情况下“迅速实施经济制裁”。

因此,当美国选民决定特朗普和拜登谁更能保护美国利益之时,拜登的改调反映了疫情后的民意趋向。随着新冠病毒在全美蔓延,皮尤研究中心在3月的一项民意调查中发现,美国人对中国的看法越来越消极,66%的美国人表示对中国持负面看法,这是自2005年设立此类民调以来最负面的结果。同一民意调查也发现,有62%的美国人称中国的权力和影响力是对美国的主要威胁,比两年前贸易战开打之际(48%)上升了14个百分点。

特朗普阵营在5月推出的广告企图把拜登描绘成亲中的政客,这是为了迎合选民倾向于支持强硬对华政策,但并未明显改变特朗普的民意测验数字。《NBC新闻》和《华尔街日报》在5月下旬和6月初进行的联合民意测验发现,登记选民在评比候选人与中国打交道的表现时,拜登(40%)略逊于特朗普(43%),仍在误差范围内。同时有5%的选民认为特朗普和拜登平分秋色,而有10%的人认为两者都不好。但这个民调足以让拜登和特朗普团队都加码反华言论。

“在全美国制造”

针对特朗普的“美国优先”竞选口号,拜登提出“在全美国制造”的概念,提议动员美国人民的才智、勇气和创新精神,以及联邦政府的全部权力,来增强美国的工业和技术实力,推动“在全美国制造”。拜登认为,美国工人可以击败任何人,但他们的政府需要为他们而战。

目前看来,拜登不会把自动化和全球化视为剥夺美国就业岗位的两个负面趋向。也就是说,全球化本身不是“在全美国制造”的反义词。

拜登认为,特朗普的主要制造业和创新战略是由上往下的经济模式,它对企业高管和华尔街投资者利好,但不适用于工薪家庭。特朗普对最大的跨国公司进行了大幅减税,并没有要求它们在美国投资或创造就业机会。特朗普的贸易战略优先考虑大型跨国银行进入中国市场的情况,但几乎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来遏制可能伤害美国工人的中国政府贸易行为。

拜登竞选团队端出数据显示:特朗普的减税政策鼓励在海外(而不是在美国)进行离岸投资,使得美国企业在外国的投资超过了在国内投资;在特朗普担任总统的头18个月中,联邦承包商的离岸比例翻了一番以上;2018年,股票回购达到了创纪录的高点,而企业纳税额达到了创纪录的低点;2019年,美国制造业陷入衰退,而特朗普备受吹捧的中国贸易战略却导致美国制造业出口下降。

拜登主张将重要的供应链重新带回美国,避免美国在危机中依靠中国或任何其他国家来生产关键产品,并打击将来自中国或其他地区的产品标记为“美国制造”,例如,一家向现役军人出售布袋的公司错误地声称来自中国的产品是美国制造,而当美国竞争对手向联邦贸易委员会投诉时,特朗普政府未施加任何处罚。

从市场经济的角度来说,拜登政府更主动地参与资源配置,将“购买美国航空”扩展到其他形式的政府援助,并主张政府在研发方面投资时,应该支持美国的制造和采购,而不是“在这里发明,在那里制造”。

“拜登计划”指出,美国纳税人资助的研究投资在上世纪为磁共振成像(MRI)技术奠定了基础,但一些直接受益于这些研发结果的公司将MRI生产转移到了中国。如果企业从纳税人资助的研究中受益,生产新产品并获得利润,拜登认为这些产品应在美国生产,不然企业应向政府退还支持的资金。

拜登警告,中国有望在研发上超过美国。1991-2016年,中国的研发总支出增长了近30倍。之前的估计显示,到2020年中国的研发支出将超过美国。作为“中国制造2025”计划的一部分,中国政府已投资增加关键技术的制造和技术创新,包括电池技术、人工智能和5G。中国政府正在积极投资于这些重要技术领域的研究和商业化,以超越美国的技术主导地位,并主导未来的产业。

拜登团队认为,美国联邦研发支出的下降导致了美国中产阶级的空心化。拜登的竞选提纲指出,特朗普白宫和国会中的共和党人忽视了对联邦研发的重大投资,这些投资不仅曾推动美国的工业和技术领导地位,而且创造了数百万个高薪的中产阶级工作。联邦政府在1964年的公共研发投入占GDP的2%,而如今仅为0.7%,每年联邦研发支出减少近2500亿美元。麻省理工学院的教授西蒙•约翰逊和乔纳森•格鲁伯的研究发现,公共投资的下降也导致生产率和工资增长放缓。

拜登若当选,政府将投入3000亿美元的创新资金为美国本土产业提供动力,努力在先进材料、健康和医药、生物技术、清洁能源、汽车、航空航天、人工智能、电信等领域创造就业机会。

拜登还主张采取积极的贸易执法行动,制裁货币操纵、反竞争倾销、国有公司滥用或不公平补贴,并召集盟友共同努力,致力于解决从钢铁、铝到光纤、造船和其他领域的行业产能过剩问题。

“拜登计划”还主张对抗外国窃取美国知识产权的努力,包括网络攻击、强制性技术转让和人才培养。为了反击外国政府支持的网络间谍活动,拜登主张回归奥巴马-拜登政府谈判达成的2015年中美反网络攻击协议,但如果此类网络间谍活动不受到遏制,拜登将提出明确的要求和具体后果,并将对那些窃取美国技术的中国公司建立新的制裁机构,以阻止其进入美国市场和金融体系。

基于工会对民主政治、经济稳定和建立美国产品市场的重要性,拜登提出任何贸易协议都应该反映支持美国和每个贸易伙伴中强大而独立的工会,并积极推动制定强有力的劳工条款,除非有这些条款,否则不签署协议。

重建美国供应链

在《拜登计划重建美国供应链和确保美国不会面临关键设备的未来短缺》的政策中,拜登阵营提出针对新冠病毒大流行实施根本性改革,将一系列关键产品的生产转移回美国本土,创造新的就业机会,并保护美国供应链免受国家安全威胁。

拜登团队认为,虽然医疗用品和设备是最紧迫的需求,但美国需要弥补一系列供应链漏洞,包括能源和电网弹性技术、半导体、关键电子技术和相关技术、电信基础设施以及关键原材料。

拜登将与国会和直接监管机构合作,要求企业制定计划以解决关键产品的潜在供应链中断问题。在美国制造、分销和使用指定关键产品的公司,必须定期确认潜在的供应链漏洞并制定解决方案。为了保护重要的基础设施和供应,他将有针对性地限制从中国和俄罗斯等国家进口的商品。

拜登认为他与特朗普策略的最大不同之处是主张与盟国合作以保护各国的供应链,并为美国出口开拓新市场,使得任何美国盟友都不必依赖中国和俄罗斯等国家的重要供应。

美国制造商依靠钴、铜、石墨、锡等原材料制造一系列产品,但外国政府有时会采取措施,使美国企业不易取得这些材料。例如,中国向美国生产商得到的原材料征税,却允许中国本土企业以成本价获取材料,这使美国企业处于不利地位。拜登声称将使美国制造商有权以与外国公司相同的价格购买关键材料。

拜登指责特朗普的政策导致了更多的离岸生产、美国制造业的衰退以及脆弱的美国供应链。拜登团队称,尽管共和党人已经警告了美国医疗供应链的漏洞,一份共和党的报告称中美医疗技术贸易关系是“美国长期的脆弱性”,一位中国学者在2019年一次中国政治会议上建议中国可以将其对医疗供应链的控制作为杠杆,但在特朗普领导下,药品进口从2016年的920亿美元跃升至2019年的1276亿美元,增长了近40%。

拜登指责特朗普政府忽略了这些风险,甚至拆除了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大流行病部门,并在2018年大幅削减了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资金。在疫情早期的几个月中,特朗普政府拒绝建立个人防护设备和其他必要医疗设备的库存,并延迟使用《国防生产法》之类的工具来增加美国所需设备的制造。

可持续计划政策

《建立现代、可持续的基础设施和公平的清洁能源未来的拜登计划》指出,中国有望在电动汽车生产方面在全球市场份额上超过美国,达到美国的四倍。

按照《确保美国工人在全美制造未来的计划》中的要求,拜登将利用联邦政府的所有杠杆,从购买力、研发、税收、贸易和投资政策中扭转这一趋势,使美国成为电动汽车及其输入材料和零件制造的全球领导者。

拜登承诺在他的第一个任期内进行2万亿美元的加速投资,建立现代基础设施,利用美国发明的技术来定位美国汽车业,到2035年实现无碳电力部门,对建筑物的能源效率进行重大投资,包括完成400万次改造和建造150万套新的可持续环保房屋。

打压中国是选战的“制胜法宝”?

特朗普把打压中国作为选战的制胜法宝,拜登在过招的过程中势必加大筹码。目前看来,拜登应对《中国制造2025》的策略似乎不是直接打压,而是增强美国的竞争力,包括对于研发的经费投入和政策支持。但这是否会成为一个《美国制造2025》的版本?这些美好的竞选承诺是否能够兑现?这不但是拜登个人或团队执行力的问题,也要看民主党是否能夺下参议院(见《美国股市希望谁赢得总统大选?》),还有美国如何在疫情威胁下克服两党政治的缺陷和社会的分裂,又如何在经济和创新领域里与中国的“举国模式”公平竞争,这些都是悬而未决的问题。

那么,中国倾向于希望哪个候选人入主白宫?是特朗普的缺乏原则更可怕,还是拜登的系统性更可怕?《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不只一次反驳特朗普的“中国希望瞌睡乔当选论”:“正相反,中国的网民们很希望你连任。因为你能让美国变得古怪,让世界讨厌,促使中国团结,还能让国际新闻像喜剧一样好玩儿。中国网友都叫你‘川建国’,就是帮着建设中国的意思。”

我不知道胡锡进的这番喊话是不是故意说反话,但至少在某些国内的评论家眼里,特朗普动辄让美国在世界组织中缺席,给了中国施展其影响力的切口。从这个角度来讲,拜登比特朗普难缠。特朗普虽然不讲原则,表面上不可捉摸,但他大抵是可以做交易的对手(虽然在新冠疫情和博尔顿新书爆料后这个意愿可能降低)。而且如果在他领导下,美国因疫情而国力受重创,这将对中国有利。

许多拜登以前的助理表示,不要过度依赖拜登过去在奥巴马政府下执行的对华政策作为未来导向,因为如果拜登入主白宫,他将在2021年面对的中国,与奥巴马政府十年前所面对的中国截然不同。而我认为,就中国议题而论,拜登所在的美国,也将与十年前奥巴马面对的美国截然不同。

虽然蓬佩奥试图锁定中美之间的冷战基调,寄望无论谁担任2021年总统这都无法回转。但拜登的最高外交政策顾问托尼•伯林根主张特朗普打压中国的政策收效甚微。他认为拜登作为总统首先会强调,在应对中国的挑战时,这既关乎中国,也关乎美国本身。

伯林根认为拜登将会把重点放在美国本身的竞争力,振兴和确立美国的民主和价值观,加强美国的联盟和伙伴关系,从强势地位来与中国相处。

因为尽管目前民调显示虽然两党都有反中倾向,但共和党人的反中意识仍然远超民主党人。我认为,只要拜登不在周围环绕一批对华鹰派,在他的领导下,“脱钩”的概念会逊于“重新定位的交往”。至于拜登曾经数次会见习近平,看起来丰富的外交政策经验,是否能扭转中国人的看法(认为特朗普当选总统是美国衰落的又一迹象),重新定义中美互动的旋律,这要看他上台后的实际表现。

拜登最大的挑战是,他的中国策略并未浓缩为简单易记的口诀,因此在公众心目中难以形成具体的印象。拜登在8月6日表示,他当选后将取消特朗普对进口的中国商品加征的关税,因为这是对美国消费者和企业的征税。特朗普竞选团队立即攻击拜登“将在贸易方面向中国投降”。为了显示这不是对中国示软,拜登的助手连忙澄清说,拜登“将在上任后重新评估关税”。

因此,拜登的中国策略如何在慌乱的选举年占据选民的心智,将是他能否入主白宫的关键。

发布时间:2020年08月13日 来源时间:2020年08月13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