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特与中国Our Memories
当前位置:首页>卡特与中国

何立强:中美关系的当务之急是避免战争

作者:何立强   来源:中美印象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编者按:8月6日,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与美国卡特中心共同举办中美民间外交视频对话会。林松添会长、卡特中心首席执行官亚历山大、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会长欧伦斯以及来自中美两国学界、企业界、媒体界和非政府组织代表出席了会议。美国前总统卡特向对话会发了贺信。以下是麦克拉迪公司(McLarty Associates)中国事务高级主任,美中关系委员会前主席何立强先生(John Holden)的发言,由本站陈怡根据录音整理和编译。】


首先,中美两国之间避免发生战争应该是我们在中美关系中所要思考的首要原则。在思考怎样维护和平、寻找消弭中美双方分歧并扩大相关合作领域时,我们应该牢记,中美两国是核大国,它们之间的关系会影响到整个世界的安全与和平。说到美国政府和特朗普总统,我认为他们在对待中国的方式上是比较混乱的,政策被鹰派左右了。十一月将进行总统大选,之后情况可能会有所改变。因此,正如王毅国务委员和刚才佩吉·亚历山大女士所建议的那样,我们应该制定一份中美展开合作的清单。

美中的政治和社会制度不同,我们不需要也不可能支持对方所做的一切。正如薛澜教授所说,美中之间互相理解是比较较困难的。在某种意义上,我们对问题有截然相反的看法。就中国而言,其中一个问题是:由于缺乏有效的信息获取渠道,局外人很难了解到中国内部的决策和讨论过程。就美国而言,因为存在着大量的信息,要做到真正了解也非常困难。我举个例子:昨天我的一个中国朋友在微信上给我发了一条消息,他问我美国大使馆现在正在拍卖家具这件事情是不是真的。他说他在微信上看到有文章声称美国正在准备与中国“断交”,关闭大使馆,准备打仗。这根本就不是事实,绝对是假新闻。我的这位朋友是一个聪明的、受过良好教育的、知识渊博的人,这使我不得不为此感到担心。总之,要真正理解美国的政治是很难的。

我想谈谈我对傅成玉先生刚刚提到的中国留学生和美中经济脱钩的评论的看法。虽然困难重重,美国仍然是希望与中国开展经济合作的。事实上,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在自己关于中国政策的演讲快结束的时候说:我讲这些问题并不意味着我们不想和中国继续合作,也并不意味着我们不希望中国学生来美国来读书。相反,我们只是希望这些活动能够被限制在不违反美国国家利益的界限内。因此,去定义什么是军事的,什么不是军事的,什么是军民共用的,什么不在这个范围之内是非常棘手的。在这方面美国还有很多工作要去做。杰弗里·雷蒙先生说得很好,他指出了为什么我们需要一种新的方式来思考在这个瞬息万变的双边关系中什么是可以接受的。

我还认为我们需要更清楚地思考商业中的公平和互惠问题。我觉得有时候我们的对话有失偏颇,过于片面。我举个例子。任何国家/地区的某些经济领域都不会对外部开放。对美国来说是这样,对中国来说同样如此。有些领域确实与国家安全和数据安全息息相关,因此外国不能够参与其中。我从事与中国的贸易往来工作已有数十年,在一些重要的领域,我们是不允许参与的,这完全可以理解。你谈到华为,这是一个非常独特的案例,也许需要5个小时来讨论整个问题,因此我这里不想做进一步阐述。但毫无疑问,美国将其视为一种关键的竞争。我不是为美国对华为的做法进行辩护,我只是想说,美国这些做法的目的不言自明:电信是一个极其敏感的领域,中国在这方面的挑战是成功的。

最后,我认为我们正处于一个很艰难的时刻。双方要达成共识需要时间,但我们至少应该先找到在哪些方面双方有共鸣,在哪些方面双方无法妥协。我们们需要努力避免危机。我认为从现在到本届政府任期结束(20201年1月20日),双边关系出现好转的可能性很低,但也许明年会更好。但愿如此。谢谢!

【来源:《中美印象》原创,文章不代表本站观点,转发请注明出处。2020年8月14日。】



发布时间:2020年08月15日 来源时间:2020年08月15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