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如果中美之间爆发严重冲突,在美国的华人真能岁月静好吗?

作者:罗马主义   来源:灼识新维度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如果中美之间爆发严重冲突,在美国的华人会有什么样的命运呢?

有人可能会奇怪,我为什么会提到这个问题呢?

因为最近有一个移居美国的熟人,不停的在微信圈里发言,预言中美之间摆脱不了修昔底德陷阱,最终难免一战,然后他觉得自己已经站在胜利的一方,可以笑看春花秋月,享受蓝天白云,过得悠哉悠哉,至于留在国内的朋友们,那就只有自求多福了,那么他这个说法正确吗?

客观的讲,他实在是太天真了一点,如果他多读过一点历史,他应该知道,他事实上已经站在了悬崖边上,为什么我会这么说呢?

因为从美国以往的表现来看,一旦美国和某个国家发生严重的冲突,它对来自这个国家的侨民,绝对是全方位的打压,毫不手软,从第一次世界大战德裔美国人的痛苦回忆,到第二次世界大战日裔美国人的悲惨的遭遇,我们就可以知道这一点。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里,德国移民和德侨,在几十万美国的“朝阳大妈”和美国的“”红卫兵”的监管之下,享受了一次彻彻底底的美式“人民民主专政”,被当做美国的走资派和黑五类,在美国式的“文化大革命”中,对他们进行了脱胎换骨的改造。

这些负责监督德国移民的美国“爱国群众”,都是隶属于美国1909年成立的美国调查局下辖的一个组织,名叫“美国保护联盟”的官方机构,大约有25万成员,他们主要的任务就是监视周围的德裔美国人家庭,是否在依然在使用德语,有没有偷看德语书籍,甚至和德国人通信?

他们可以随意的翻拆这些人的信件,闯入这些人的家庭进行搜查,对那些他们认为可疑的德裔美国人,他们会把他们全家扭送到“公安”机关,进行审查,其中“罪行”严重的,甚至会被关进集中营,那么他们为什么能这么做呢?

1917年在北卡罗莱纳温泉城德国拘留营内的营房

根据大卫.M.肯尼迪《在这里:第一次世界大战与美国社会》这本书里的说法,美国政府为了能毫无约束的彻底修理德裔美国人,先后通过了《间谍法》和《煽动叛乱法》,规定任何人,一旦对美国政府、国旗以及宪法,发表不忠,亵渎或者侮辱性言论,都是非法行为,那么为什么有了这两个法案,美国政府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呢?

因为这两个法案充满了模糊的边界,对于什么叫做“不忠”?什么叫做“亵渎”?并没有明确的界定,完全可以任意发挥,因此说德语就变成了对美国的不忠,看德文书自然就是对美国的亵渎,甚至在家里炖个德国猪肘子,都有可能是意图颠覆美国,招来一群美国的“爱国群众”或者“红卫兵”们,对德语移民的拳打脚踢,进行一场触及心灵的再教育。

1918年,一群人聚在威斯康辛州的Baraboo高中集中起德语书籍准备焚烧

当时美国调查局成立了上百个辅助机构,对德裔美国人进行监控,根据拉塞尔.卡扎尔所写的伤痕纪实,《成为旧人:德裔美国人认同的悖论》一书里的介绍,甚至比较大一点的美国私人公司里,都有专门监控德裔美国人的机构,然后通过这些机构,他们就可以肆无忌惮的迫害德裔美国人,这种迫害究竟达到了多大的规模呢?

同样是根据这本书的记载,仅仅只是费城一地,在美国参战的短短一年里,就发现了18.725个“坏分子”;根据弗雷德里克.C.吕贝克的《忠诚盟约:德裔美国人和第一次世界大战》里的记载,单单在新泽西州,就有6481个“危险分子”,被送进了格罗塞斯特城的集中营,至于全美国有多少德裔美国人被关押,今天已经无据可靠,我们现在唯一知道的一点,就是这些人中间,99.99%都是无辜者。

不仅仅官方对德裔美国人毫不手软,美国的民间社会也处于狂躁之中,当时如果有人敢在公共场合说德语的话,就会招致“爱国群众”的毒打,1918年4月,一名叫做罗伯特.普拉格的德裔矿工,因为不会说英语,被一群暴徒当街吊死,事后没有一人受到追责。

罗伯特.普拉格

如果你觉得在第一次世界大战里,德裔美国人的处境够糟糕了,那么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日裔美国人更是受到了非人的待遇,他们直接就被关进了集中营,惨到了极点,珍妮.W.休斯顿的著名小说《别了, 曼扎那》里,就记载了美国当局给日裔美国人所带来的深深伤害,让他们的身体和心灵都受到了重大的创伤,在战后很多年都不能得到平复。

当然,对于这些黑历史,现在美国的主流媒体,都故意选择性的遗忘,所以普通的中国人,又或者在美国的华人移民,自然也更是闻所未闻了,因此他们以为美国一向都是岁月静好,只有中国才有苦难岁月,自然也就不足为怪了。

有人可能会说,好吧,就算你说的是事实,美国历史上确实迫害过敌国侨民,但是华人却不一样,首先他们的成分很复杂,既有从清朝就去了美国的大清子民,也有内战后逃亡的国民党残兵败将,既有改革开放后的大陆移民,也有港台的商人,即便是将来历史重演,美国政府肯定会分别对待吧?

更何况这里头还有所谓的“民运人士”,某某功的邪教成员,他们本身就是美国政府的走狗,难道他们还有什么值得担心的吗?

将来他们需不需要担心,说实话我也不是神仙,但是回看美国的历史,事实上当年的德国移民和日本移民,同样也是成分复杂,但是当美国和他们的母国开战的时候,他们全部被一视同仁,受到了无差别的对待。

我们就以德国移民为例,来谈谈这个问题。

首先我们必须知道一点,德国是1870年才成立的,但是最早的“德裔”美国人,早在1620年,就已经来到了当时北美的新阿姆斯特丹,也就是后来的纽约城,比美国建国还早,在北美爆发独立战争之前,就已经有了30万“德国”移民,这些人和100多年以后才成立的德国,其实没有一毛钱的关系,谈不上任何认同感,毕竟他们当时还是神圣罗马帝国的属民。

其次来美国的“德国”人中间,还有很大一部分都是政治难民,宗教难民,特别是在一八四八年,包括奥地利普鲁士在内的大德意志地区,都爆发了反对专制的革命,后来被残酷镇压,失败后有大量的“德国”人逃到了美国,这些人都是彻彻底底的自由主义者,从内到外都对后来的德国没有一点好感,反而对美国充满了认同感。

所以要比成分复杂,华人怎么可能和德裔美国人相比呢?

但是当1917年美国参加第1次世界大战以后,所有说德语的或者出生于德国地区的美国人,全都受到了无差别的对待!要知道德国人和英国人的区别是很小的,他们都是新教徒,又都是白种人,他们之间的了解程度,远远超过了他们对华人的了解,既然他们都能对“德国”人一刀切,又怎么可能对华人区别对待呢?

有人可能又会有疑问了,为什么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美国的主要军届将领,包括艾森豪威尔、尼米兹等等,都是德裔美国人,他们不仅仅没有受到迫害,反而变成了美国的栋梁,这又该如何解释呢?

要搞清楚这个现象,我们一切都要从美国总统西奥多.罗斯福谈起,也就是二战时,另外一个名叫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的叔叔,在美国的政坛主力里,有不少都是政治世家,就像后来的肯尼迪家族和布什家族一样。

根据威廉.H.哈波所著的《西奥多.罗斯福》里的说法,美国在20世纪初的时候,曾经遇到了一次空前的挑战,就是德语文化对英语文化的挑战,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前面我们提到了,“德国”人很早就开始移民美国,虽然他们来的时候几乎都是两手空空,但是“德国”人非常能吃苦耐劳,而且又做事认真,所以他们总能最快的聚集起财富,而且他们特别喜欢从事农业生产,所以很快美国大部分中西部的农场,都变成了德国人的产业。

因此在美国的绝大多数“德国”移民都是中产阶级以上,而且这些相对刻板的人,也更愿意遵守秩序,所以他们是美国社会中犯罪率最低的人一群人,因此是美国的模范公民,受到了美国社会的敬重,有点像今天的华裔在美国。

不仅仅如此,在19世纪后期到20世纪初期,德语地区开始在文化和科技上领先,出现了诸如黑格尔,康德等等著名的哲学家,海涅、巴赫、贝多芬这样的文学家和音乐家,爱因斯坦,普朗克、伦琴等等著名的科学家,特别是在德国统一以后,德国的经济发展迅速,一跃变成世界第二,因此德国文化开始在美国流行。

到了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美国有四百五十种德文报纸,每年有50万人学习德语,形成了对美国的主流价值观,盎克鲁撒克逊英语文化的挑战,这让当时的美国总统西奥多.罗斯福非常紧张,他觉得再这样发展下去,美国就会变成修正主义,就会分裂,就会变天,那他该怎么办呢?

于是“百分之百美国主义”运动就登场了,按照西奥多.罗斯福的说法:"我们有权让外来移民和他们的后裔成为纯粹的美国人。"那么什么样的人才是纯粹的美国人呢?在他看来,那就是必须说美国人的语言,吃美国人吃的饭,看美国人写的书,想美国人想的问题,完全的和母国脱离一切联系,只有这样的人才算是真正的美国人。

不过虽然以西奥多.罗斯福为首的美国主流社会发起了这场运动,但是却收效寥寥,因为他们要改造的主要对象,德裔美国人并不买他们的帐,因为毕竟当时最酷的革命书是马克思写的,最牛逼的哲学思想是黑格尔创造的,最神奇的科学理论是爱因斯坦发明的,最好听的音乐是贝多芬谱写的,这些都是德国人,所以你要让德裔美国人放弃德语和德国文化,根本就从逻辑上站不住脚,更何况德国人是最喜欢讲逻辑的。

所以虽然美国的主流社会磨破了嘴,可是德裔美国人却依然我行我素,而且影响力变得越来越大,西奥多罗斯福终于想明白了,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能总是温情默默,必须要发动一场彻彻底底的文化大革命,来横扫一切牛鬼蛇神。

可是想虽然这样想,但是做起来又谈何容易,因为美国毕竟是民主社会,强调的是人人自由,别人说什么语言,喜欢什么样的文化,喝不喝黑啤酒,吃不吃炖猪肘子,那不是美国总统能管得着的事,所以虽然以西奥多罗斯福为首的美国主流社会很着急,可是他们一点办法也没有。

但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让他们看到了机会,如果美国能加入协约国一边,对德国开战的话,那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发动一场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让美国走上正轨。

时任美国总统威尔逊在这一点上的看法,和西奥多罗斯福完全相同,他们要借着这场战争的机会,塑造一个纯粹的美国民族,创造一个共同认可的价值观,所有的美国人,不管他来自任何地区,都必须百分之百的信仰美国主义。

为了达到这个目标,他们就必须成立一个“中央文革小组”,这就是由著名的扒粪记者,乔治.科瑞尔领衔的美国公共信息委员会,这个委员会的唯一任务,就是要确保美国只有一个声音,那就是要让所有的人认识到,德国和德国文化是整个世界的公害,美国必须要去扮演超级英雄,维护世界正义。

于是在乔治.科瑞尔的领导下,美国所有的主流媒体开始耙德国人的粪,把他们放在放大镜下检视,不惜夸大甚至捏造德国人的罪行,为美国参战创造舆论基础,就连当时刚刚兴起的好莱坞,也主动加入了这场舆论大会战,他们很自觉的确保每一部电影里最坏的坏蛋,一定是一个德国人。

与此同时,对那些不配合或者持中立态度的媒体 美国政府开始了各种打压,按照美国总统威尔逊的指示,如果给你讲道理你不听,那我们就只有给你上手段。于是大量的媒体被关停,根据《波士顿环球日报》的报道,仅仅在1915年2月26日当天,全国50家最有影响的德文报纸,就被政府以各种理由强制关闭。

如果安心要找机会,那机会总会是有的,当德国宣布进入无限制潜艇战以后,美国立刻就迫不及待的参战了,既然参战了,那改造美国社会的文化大革命也就可以开始了。

于是就有了我们前面说到的那两部法律,说德语、看德国书、学习德国文化,都被歪曲成对美国的不忠,根据蒂娜.斯图亚特.布莱克贝尔《从“德国日”到“百分之百美国主义”》一书里的记载,在美国宣布参战的当天,全美各地的德裔美国人都在他们的工作岗位上,收到了来自老板或者当地爱国组织的警告:“说英语,不准讲德语,否则我们就把你扔出去!”

接下来就开始了破四旧,美国各地都开始了大规模烧德语书的活动,然后就是关停德语学校,更改用德语命名的地名,把原来很多叫柏林的城镇,现在都改名叫做林肯,不准德国人聚集的教区,用德语布道,乐队也不在演奏贝多芬和莫扎特的乐章。

焚烧德语书

再接下来就是发动群众,成立“美国保护联盟”,让朝阳大妈们去监视德裔美国人的一举一动,让红卫兵小将们用拳头去触及他们的灵魂,对那些死不改悔的家伙们,直接就关进集中营,让他们知道美国式“民主专政”的厉害。

虽然这场运动持续的时间并不长,但是完全达到了效果,仅仅在美国参战一年之后,基本上德语和德国文化就在美国绝迹了,虽然不久之后,美国主流社会觉得已经达到了目的,就对这些“极左”的行为进行了纠正,但是留在德裔美国人心中的阴影实在是太深了,从此以后,绝大多数人都“自觉自愿”的和德国划清界限。

所以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的时候,时间已经又过了20多年,所有的德国痕迹早就被消灭的一干二净,美国已经没有了“德裔”美国人,只剩下了那些长着“日耳曼面孔”的美国人,就像今天的美国总统特朗普,虽然他也是一个德裔美国人,但他最喜欢的是喝可口可乐,吃汉堡包,打高尔夫,除了一头的金发,在他的身上找不到一点德国文化的影子,美国对德裔美国人的改造是非常成功的。

而这场运动的始作俑者,“百分之百美国主义”的发明人西奥多罗斯福,在美国历史上评价极高,被公认为现代美国民族的缔造者,他的思想被传承到了今天,所以他和华盛顿、杰弗逊、林肯一起被刻在美国的总统山上,不过在他构思的这个美国民族里,是没有华人的一席之地的,1902年,他取消了排华法案的时间期限,想把华人永远排除在美国民族之外。

说到这里,可能大家又会产生个疑问,那就是如果第一次世界大战时,美国政府发动了一场对德裔美国人的空前迫害,是为了捍卫盎克鲁萨克森文化的绝对领导权的话,那么第二次世界大战,为什么又要把日裔美国人全都关进集中营呢?

原因很简单,财富!

日本向美国大规模移民,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在明治维新时期到甲午战争之前,当时日本虽然开始了向西方学习,但是经济发展的一直很缓慢,人口压力也很大,所以从1868年开始,日本开始有计划的向外移民,主要分为官方组织的向夏威夷移民,以及民间自发的向美国本土移民,特别是在加利福尼亚一带。

不过第一阶段的移民很快就遇到了麻烦,因为美国在1882年通过了《排华法案》,在限制华工进入美国的同时,也开始限制日本人的进入。由于这时美国国内的种族歧视气氛越来越浓,已经在美国的日本人,也备受排挤,这个情况直到一九零五年,日本在日俄战争中大获全胜,才有所好转。

日裔美国人家庭在日裔美国人社团大会堂的平民调度站外排成长队,听候处理

但是这场战争日本人虽然赢了面子,却输了里子,为了打赢这场战争,日本倾尽了举国之力,花费了天文数字的战争经费,但却没有能够获得战争赔款,这让日本的经济频临崩溃,为了缓解国内的矛盾,日本再次加大了向海外移民的力度,特别是向南美洲移民,比如秘鲁曾经有一个总统叫做滕森,就是日本移民的后代。

为了避免其他国家模仿美国对待日本人的态度,日本开始和美国谈判,要求对方放弃限制日本人入境,对已经入境的日本人要保障他们的权利。

但是日本提出的这个条件让美国很为难,考虑到日本已经晋升到强国行列,美国不能不给面子,但是碍于国内压力,空前的种族歧视氛围,美国又不可能允许日本人移民。

面对这个两难的局面,双方竟然开了一个脑洞,解决了这个问题,他们决定签一个君子协议,表面上美国废除对日本的移民限制,但是日本政府要暗中控制前往美国的人数,每年不能超过200人。

但是日本人并没有严格遵守这个协议,他们通过一个叫做照片新娘的办法,利用婚介所,把照片寄给早年去美国的那些日本光棍,通过结婚的方式,让大量的日本女性进入了美国,这造成了日本人在美国的数量大增,引起了美国种族主义者的不满,一九二四年又通过了一个移民法案,彻底禁止亚洲人移民美国。

日本人进入美国以后,最初也是做一些重体力活,但是亚洲人毕竟能吃苦耐劳,所以很快他们就挣到了第一桶金,然后就按照亚洲人的习惯,开始在美国买地,当起了农民,凭借着自己的聪明才干,日本人成功的在干燥缺水的犹他州,加利福尼亚州发展起了甜菜种植和水果种植。

日裔美国人农场工人

根据张建伟的《1885年至1929年日本人移居美国的历程及原因》里的说法,在1909年,日本人在美国西部各州,拥有2277家商业场所,在1913年,日本人在爱达荷华州,拥有种植面积的三分之一,在犹他州有种植面积的十分之一。

今天加利福尼亚最有名的柑橘,就是日裔美国人开发的,日裔美国人一度拥有了加利福尼亚1/3的农田,这引起了美国白人农场主的极度眼红,而且由于他们经营的好,所以总能出更高的价钱去买地,这更是把白人农民给气坏了。

所以为了遏制来自日裔美国人的竞争,西部的这些白人农民就到处游行闹事,然后给议员施压,于是在一九一三年,加州议会通过了《外籍人士土地法》,禁止日侨继续买地,接着俄勒冈州和华盛顿州也通过了类似的法案,原因是日侨已经威胁到了国家安全,听着是不是有点耳熟?!

所以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之前,日裔美国人手里拥有的大量农庄和土地,一直让西部各州的白人财团垂涎三尺,他们很想直接抢劫这些财产,但是当时日本毕竟是世界五强之一,美国还不是世界老大,所以他们还有所顾虑,不敢直接下手。

等到日本军国主义袭击了珍珠港以后,西部各州的参议员们,立刻怂恿时任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对这些日裔美国人下狠手,有些州强迫他们在24小时之内,有些州强迫他们在48小时之内,必须把手里的所有财产都要卖完,然后去集中营报到,当然,这就是赤裸裸的明抢。

华盛顿州bainbridge岛,一名日裔农民和他的女儿看着他们不得不丢下的草莓农场

在这里我必须强调一点,事实上移民美国的日本人,都是日本最下层的贫苦农民,因为在日本活不下去了,才移民美国的,这些人对日本没有任何好感,反而非常的热爱美国,而日本的所谓军国主义分子,大都是武士阶层,是既得利益者,基本上都留在国内,和这些人没有一分钱的关系,美国人其实是知道这一点的,但是为了掠夺这些人的资产,他们依然给这些人罗织罪名。

今天去加州旅游的朋友,很多会去各种酒庄参观葡萄种植和酿酒过程,顺便小酌几杯,然后听那些金发碧眼的庄主,拍着胸脯向你保证,这些都是他们祖上的基业,传承了上百年的文化,但这大概率都是谎话,真实的情况是,这是他们的祖上,用千分之一或者万分之一的价格,从那些日裔美国人手里强买走的。

有人可能会说,美国政府后来不是纠错了吗?的确,1948年的时候,总计赔偿了他们财产损失3,400万美元,但是光是在加州的日裔美国人,就有22万英亩土地和5135个农场,这些农场每年的产值就达到了3000~3,500万美元,真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个数据来自于邓蜀生的《美国与移民》,重庆出版社。)

还有人可能会说,里根总统不是在1988年,又给活着的每个人发了2万美元吗?美国还是不错的吗!唉,怎么说呢,抢走了你一头牛,40年以后还给你一只鸡蛋,还要让你感激涕零,这大概就是美国式的公正吧!

有人可能也许会说,你说的都是陈年旧谷子的往事了,现在的美国已经走向多元化了,黑人都当了总统,这些事应该绝对不会再发生了,所以即便是今天中国和美国再发生可怕的冲突,在美国的华人肯定也能岁月静好,难道不是这样吗?

不错,美国确实是在进步,但是它的进步方向,却是让人充满了疑虑的,它正在由一个靠精英统治的民主共和社会,走向乌合之众的民粹社会,特朗普的上台就说明了这一点。

虽然精英统治充满了阴谋和算计,但它至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是可以预测的,但是如果民主遇上了民粹,那就离暴民政治不远了,谁也不知道它会做出什么事。

希特勒当年就是靠煽动民粹,利用民主选举上台的,然后他就把德国变成了暴民的天堂,屠杀了600万犹太人的这种丧尽天良之举,只有在民粹社会里才做得出来,暴民政治是没有底线的。

所以相对于过去的“老”美国,我更担心现在的“新”美国,想想特朗普只是喊出了一句“中国病毒”,美国的街头就有多少黄皮肤的人挨打,如果中美之间真的发生冲突,在美国的华人们,难道真会处处“春暖花开”?别太天真了!

写这篇文章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诅咒谁,嘲笑谁,而是为了让大家多了解点历史,好更全面的思考问题,事实上当我们被打上了中国人这个标记以后,我们的命运就连在了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唯有祖国强大,世界和平,我们才能真正的岁月静好!

假如你同意我这个观点,或者在你的朋友中也有类似的疑惑,可以把我的观点分享给他们,仅供他们参考,谢谢大家。

发布时间:2020年08月21日 来源时间:2020年08月19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