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人物新闻

杨大巍 薛倩:谁来拯救拜登 ?

作者:杨大巍 薛倩   来源:印象与逻辑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8月27日共和党代表大会

紧随着民主党,4天的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在8月27日结束。尽管民主党和媒体事前大肆嘲弄川普的全家出动,显而易见的事实却是,大会的发言,一天比一天更加地打动民众。较之于民主党的批判川普大会和空洞空泛的纲领,共和党的这一次大会,在人员及内容安排上,无疑都是占尽了上风。4个晚上的主题--应许之地,机遇之地,英雄之地及伟大的国度,不仅令人振奋,而且颇有一点胜利者的姿态。

大会之后的星期五,道琼斯收复了疫情前的失地,纳斯达克和500标普则创造了历史新高。

股市的上涨意味着金融业对川普的信心;对川普来说,这更是他期待已久的好消息。周五晚上,川普在新罕布什尔重开他的竞选集会。为股市喜讯和选民热情所鼓舞,川普在集会上谈笑风声,热情激昂,让人仿佛回到了2016年的场景。

对于川普来说,更为鼓舞的是民调开始出现了回升。Guardian的专栏作家内森·罗宾逊近日评论道:

这次选举,与4年之前有着惊人的相似。对民主党来说,好消息是拜登在民调中领先。坏消息是,希拉里在民调中也领先。拜登在关键州的领先优势可能正在下滑,一些估计显示,他在关键州的表现不如希拉里。拜登对特朗普的总体优势,大于希拉里在巅峰时期的优势。但令人不安的是,还有9个州,拜登对特朗普的支持率低于希拉里在竞选同期的表现,包括许多铁锈带战场州。

众议院院长佩罗西建议不要进行辩论

这种状况令民主党感到恐慌。8月27日是共和党大会的最后一日,佩洛西这一日在国会山对记者说到,拜登和川普之间不应该进行辩论,她也不认为他们之间进行对话的做法合理合法。而希拉里则告诫拜登,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应在大选中承认失败( under any circumstances) 。

这实在有点儿骇世惊俗。佩洛西和希拉里固然有一大堆冠冕堂皇的理由支持其说法,不过此番言论一出,举国瞬间哗然。民众津津乐道,媒体努力解读,其余音回旋,诚不知绕梁几日能绝。

拜登久藏深闺。佩洛西想尽办法保护着他,个中无奈,即使不说,世人也知。47年的从政历史,经历过无数的辩论和陈述,拜登曾经意气风发,话锋咄咄逼人。不过今日的拜登确实已是老矣。这半年多的时间里,拜登不断地语塞,语误,失语,失言,次数之多,久而久之已经不再让人感到诧异;而各种片断集锦,则在网络世界疯传。嘲弄之间,多有刻薄,亦失厚道。不过依然堪称世上最为强盛的国家,交给这样一个心力似有不足的老派政治家,真是有点难为了拜登。佩洛西何尝不明白这种捉襟见肘的难堪,而在共和党声浪日涨的时刻,她的担虑,一不小心就变成了口不择言。

希拉里进忠言

希拉里大概永远也不能释然于她在2016年的失败。她对拜登的告诫,实则流露出对往日境遇的不平和愤懑。但希拉里的说辞更有些不祥之兆,多少显示了她及整个民主党在今日的悲观。

左派电影人迈克尔·摩尔,2016年曾经预测川普的当选。他是少数清醒的民主党人,  深刻了解并且深深同情着被遗忘了的铁锈州的工人。迈克尔在2016年就警告过民主党要关注铁锈区的工人。而今日,他再一次不安地向民主党指出,川普选民的参选热度,要远远地超过拜登的选民。

HBO“直播时间”(Real Time)的主持人比尔·玛(Bill Maher),也是著名的民主党人,甚至有人称他作最聪明的男子。在观看了共和党大会以后,比尔·玛表示深为拜登的当选感到紧张,他已不再象几个月以前那样,对民主党的获胜具有信心。

民主党的问题显而易见。在川普执政的这几年,他们太过忙于弹劾,而忘记作为同为执政的另一方,他们还担着建设的职责。他们不仅在过去毫无政绩可言,于未来也缺乏政见可陈。更为不幸的是,在临近大选的这几个月,民主党有意无意地纵容、怂恿着上街抗议的人群,直至抗议演化成骚乱,骚乱演化成暴乱。

毫无底线的CNN

直到共和党大会的第2天,CNN的记者,依然对着镜头报道说:人们愤怒而和平地进行着抗议,而他的身后,则是冲天的火光和呼啸的警车,甚至还有枪击之声。这一幕显得十分可耻,大概日后也会进入教科书,大名鼎鼎的CNN,何以堕落得如此不堪。又过了一天,CNN的 主持人Don Lemon 开始警告民主党:无视暴乱,只能有助于川普的获选。Don Lemon 忠言逆耳,民主党是否倾听,能否改弦更张,却有点身不由己。不过 Don Lemon的担虑还有两层含义:

首先,民主党的确是在纵容暴乱;其次,是否应该制止暴乱,并不是以民生利益为首要考虑,而是以战胜川普为其要旨。党派利益高于民众安全,不免有些太过地赤裸露骨。

Don Lemon的预感有相当的道理,当他周四采访受害黑人雅各布·布雷克的母亲时,这位母亲的一席话,出人意料,并且让人深思:请不要以受害人的名义进行暴乱,这是不可接受的,也令人厌恶。这位母亲甚至表示了对川普的敬意。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大卫·布鲁克斯评论说:民主党人已经开始明白,他们似乎走错了方向。

民主党对此有所警觉,有所悔悟吗?至少到现在还很难看出。民主党党内的分裂,人尽皆知,内部争斗暗流涌动。事实上,尽管民主党声称前一周结束的大会意志统一,鼓舞人心,却有四分之一的代表投票反对民主党的纲领。而这些人,不用说,都是AOC和桑德斯的追随者。

黑人在今年11月的大选中,作用大概会是举足轻重。在共和党的大会上,几位黑人代表的发言,振聋发聩,超越了黑人向来的角色。如果说2016年铁锈州的产业工人将川普推上总统之座,那么2020年则很有可能会是黑人助川普卫冕。

无论如何,黑人的翻转是一种令人欣慰的表现。不久前拜登对着黑人曾说:如果不投民主党,你就不是黑人。所以这一次举动的后果如何,都表明了黑人开始摆脱对民主党的依赖,开始思考并对自己的选择负责。这个开端,也许意味着美国的黑人,终于朝向一条积极有益的道路,走出了第一步。

亚裔非裔共和党明星黑利和斯科特

民主党建制派在初选时,几乎是用一次政变,迫使桑德斯出局,挽救了原本已成败势的拜登。拜登诚然是一个口碑不错的溫和派,但他从来都没有成为一名成功的总统候选人,今日则更为糟糕。民主党曾经让拜登复活,今日他们还能复制以前所为,而成就拜登的奇迹吗?

究竟谁能来拯救拜登...

发布时间:2020年08月31日 来源时间:2020年08月30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人物新闻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