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美中在南中国海实力与意志的较量

作者:方冰   来源:美国之音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华盛顿 — 美中两国最近在有争议的南中国海频频过招,中国发射导弹、进行军演,美国则以军舰航行、实体制裁进行回应。专家认为,特朗普政府在南中国海问题上采取比过往更强硬立场,是要告诉中国,美国决不会因为中国的强势作为而有所退缩。

“这实际上是把争夺南中国海和西太平洋地区军事主导力量的(美中)两军,放在同一地区进行对比的一种方式,” 美国海军学院助理教授孔适海博士(Isaac Kardon)对美国之音评论上周解放军在南中国海进行军演以及发射导弹。

“通过使用先进高端武器进行的多次军演,我们可以看到一个非常清晰的对比。”他补充道。

孔适海说,解放军上周发射了两类导弹,“东风21.所谓’航母杀手’; 还有东风26.反舰远程弹道导弹。”

美国说,中国发射了四枚导弹;但有中国军方消息来源的媒体说,只发射了两枚。

中国发射导弹 给了美军了解其能力的机会

孔适海说,发射了几枚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是否命中目标。“导弹重新进入大气层具有追踪移动目标的重要能力,”孔适海博士说,“越能证明这种能力,在军事冲突时它的使用便越现实。”

美国军方显然不认为解放军的火箭部队已经证明了其导弹拥有这种能力。“这种杰出的、众所周知的能力并非一步可以达成。美国军方多年来一直在关注他们对这些导弹的开发和部署”, 孔适海说。

解放军向南中国海发射导弹一天后,美国海军导弹驱逐舰“马斯廷号”进入该水域巡航。

孔适海认为,一种可能是该舰对这次导弹试射进行了某种诊断。“驱逐舰有时执行防空任务,并拥有追踪导弹飞行的宙斯盾雷达系统,因此该舰可能在那里观察导弹发射的轨迹,观察其影响并对其进行评估以提高美国了解和打击那些导弹的能力。”

三天后,美国海军导弹驱逐舰“哈尔西号”再次进行了航经台湾海峡的例行任务。

美国乔治城大学教授梅惠琳(Oriana Skylar Mastro)说, “通过发射导弹,他们(中国)要传递的讯息是无论他们是输是赢,美国都会付出资产和人员的巨大损失的代价。这些导弹标志着中国要美国为其行动付出的代价,试图阻吓美国继续其(航行自由)进程。”

美国愿意为捍卫航行自由付出代价

但是梅慧琳说,美国愿意接受这些代价以捍卫重要的国际原则,如航行自由。“我认为,表明你愿意介入这种会增加风险的边缘性行动,是让对方看到你愿意战斗的有效方式。”

她表示,现在特朗普政府已经决定在南中国海问题上采取强硬立场,告诉中国,美国决不会因为中国采取强硬立场而有所退缩,“因此问题是,要么其中一方会妥协以避免冲突,要么我们准备升级直到我们发生冲突或被冲突吓倒,就像古巴导弹危机时的情况,警告双方我们的行动会导致可能的后果。”

北京在南中国海导弹试射两天后,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奥布赖恩(Robert O'Brien)强硬表态,“美国必须准备从军事、外交和经济上反击中国的挑衅。”

美国副国务卿史蒂芬·比根(Stephen Biegun)周一在印度表示,美国的战略基本上是“在每一个领域反击中国。我们正在做的是在安全领域。”

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Kevin Rudd)上周四提出警告,美中两国外交接触的失败已经升高了由事件升级为危机的风险。

陆克文试图将美国在亚洲的强硬立场跟特朗普总统的竞选连任挂钩。他说,在11月3日美国大选投票前夕,中国和美国在南中国海和台湾海峡的部队集结增加了“因错误计算和(紧张)升级而发生冲突”的可能性。

南中国海基本情况没有改变

但是,霍夫斯特拉大学(Hofstra University)法学教授古举伦认为,南中国海的基本情况没有变,只是紧张局势现在稍有升高。“中国的立场变得更加挑衅,但基本面还是一样。我认为,中国在法律立场上非常挑衅,当其它国家进行反击时,中国开始以更挑衅的姿态作出反应。”

2016年,中国拒绝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下设的国际仲裁法庭就中国将与菲律宾争议海域据为己有的争议做出的不利于北京的裁决。

“情况并没有任何新的改变。我的意思是中国的做法和它的利益是一致的。我只是不认为,现在比过去有更大风险。我认为,双方的言辞更挑衅了。我认为确实有所改变的不是美国而是其它国家正在反击中国,尤其是越南和马来西亚。也许会有更多冲突,但我不认为美中间的冲突真的成了南中国海的危险。”古举伦教授说。

美国海军学院助理教授孔适海博士也认为,虽然美中双边关系持续恶化,“但我认为它并没有升级。我认为紧张局势会有所加剧,但两军间的风险并没有升得特别高。”

梅慧琳教授认为,面对北京对岛礁军事化、经常骚扰其他申索国和美国的船舰,任何美国总统都会对此采取行动,任何总统都会决定是时候作出回应了。“尽管不同的总统可能选择不同的方式,但是我认为军事运作,增加美国在南中国海的军事存在是非常合乎逻辑的回应,是任何一届政府都可能寻求的做法。”

美国国务院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高级官员告诉美国之音,陆克文提醒的这个风险确实存在,“但是风险的根源在中国,所以陆克文需要说服的对象是中国政府” 。

美国制衡中国路还很长

8月26日,美国商务部宣布对24家涉及协助中国军方在南中国海兴建人造岛礁及军事化活动中国企业和一些个人进行制裁。

8月28日,菲律宾外长洛钦(Teodoro Locsin)表示,他将建议菲律宾政府终止与所有因涉及在南中国海人造岛礁的建设和军事化被美国列入黑名单的中国公司的合约。

但9月1日,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 )通过其发言人说,菲律宾将不会终止与被美国列在黑名单上的中国公司合作进行的基建项目,菲律宾将做出自己的决定。

这就是为什么霍夫斯特拉大学法学教授古举伦说美国要在南中国海制衡中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认为制裁很重要,但这只是第一步。下一步实际上是要使其它国家也同意对这些公司进行制裁,”“我的意思是,有点晚了,我想应该在五年前就这样做。但是迟做总比没有好。”

他表示,美国要能真正制衡中国,有赖于美国与该地区其它国家建立团结,“这样美国和世界其它国家就能采取统一立场。我认为,一旦在经济、外交层面有了这种统一,我认为就会建立起平衡。但是美国要在这个问题上建立这种国际统一还有一段路要走。”

周一,美国副国务卿比根在印度强调了美国、印度、澳大利亚和日本四国联盟,作为民主国家共同的价值基础。“我认为这一点至关重要,因为尽管利益将驱使我们四国在印太及其它地区的政策领域做出选择,但我们共享的民主价值观和共同利益会奠定坚实的基础。”

美国在南中国海的最终目的是什么?

霍夫斯特拉大学法学教授古举伦认为是在南中国海建立对中国的制衡,“中国在推进自己的利益时拥有很多优势。过去十年的重大变化是中国在南中国海创建了人工岛,并将军事资产建立在这些岛屿上。因此,从那时起,该地区的其它国家和美国很难对此制衡。我认为美国的目的应该是跟其他国家建立统一利益,从而在该地区建立对中国的制衡,这样中国就不会觉得自己有能力为所欲为,对想做的事情有所约束。”

美国海军学院助理教授孔适海博士认为是保持美国在该地区的航行自由,“美国的最终目的是希望保持在该地区的存在,向中国发出信号,尽管,例如航母杀手弹道导弹给美国舰队带来了风险,但是中国的这种军力不能阻止美国在国际法允许范围内的飞行、航行和运作。”

美国乔治城大学教授梅惠琳认为是改变中国本身的行为,“试图说服中国重新评估其领土野心”,“美国的最终目标是超越南中国海而着眼于中国本身,如果他们少一些野心就会少一些威胁,才可能成为一个伟大强国。”

发布时间:2020年09月02日 来源时间:2020年09月02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