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热点新闻

社区收到恐吓信:“华人立即离开美国,否则无情枪杀” 议员:“从未见过华人如此恐惧”

作者:詹涓   来源:纽约时间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编者按

自新冠病毒疫情开始在全世界蔓延以来,全美范围内针对亚裔人群的仇恨犯罪激增。老人、妇孺在街头被攻击甚至火烧,孩子在学校被排斥被欺凌,亚裔社区陷入恐慌和愤怒之中,但很多人认为这一问题并没有得到重视。亚裔能否发出自己的声音,保护自己的人身安全,捍卫自己应有的被尊重、被平等对待的权利?

在加州奥兰治县的一个二年级课堂上,一个男孩说,“我不喜欢中国或中国人,因为就是他们害我们要隔离的。”

班上的一个华裔美国女孩听到了这些话,她写下了一张手写的便条,由母亲贴在了Facebook上。“这让我很难过,因为他是我的朋友,而我是中国人。当你说你不喜欢中国人,你是在说你不喜欢我。我没有引发这个病毒。谢谢你做我的朋友。”

自新冠病毒疫情开始在美国蔓延以来,亚裔美国人一直面临着种族歧视,全国范围内针对亚裔人口的歧视和暴力行为有所增加,有亚裔被辱骂、被殴打、被刀刺、被禁止进入某些场所,甚至被人放火烧。有研究显示,自3月以来,美国各地发生了超过2500起歧视亚裔的事件。美国民权委员会表示,它对疫情如何助长反亚裔种族主义感到担忧,认为这种歧视不仅会导致仇恨犯罪,还会导致教育、住房和就业等领域的歧视。

就在昨天,在一次随机犯罪中,纽约市现年56岁的华人女法官赵艳玲(Phyllis Chu)遭到路人的肢体攻击,因此受轻伤。

延伸阅读:纽约华人女法官被殴

而在同一天,得克萨斯州欧文市的居民收到了一封威胁信,信中称要“无情地枪杀”从事IT工作的中国和印度裔移民,并要求他们“立即离开这个国家”。

儿童也未能幸免。在学校停课之前,亚裔学生曾遭到同学们的嘲笑、欺辱和殴打。现在,随着学校重新开学,学生和倡导团体希望打击针对亚裔的偏见。在反偏见的过程中,最重要的一点或许是,亚裔不应再甘做“哑裔”。

案件激增

据记录反亚裔事件的组织Stop AAPI Hate报告显示,从3月19日到8月5日以来,该网站共收到了2583起自我报告的反亚裔仇恨事件。与此同时,美国联邦调查局(FBI)警告说,针对亚裔美国人的仇恨犯罪正在激增。

最近的两起都发生在本周一(8月31日)。先是纽约刑事法庭法官赵艳玲在上班途中,被人无故攻击面部。紧接着在得州,一个公寓楼的居民报告称收到了威胁信件,信中写到,由于中国和印度人,在IT业工作的美国人失去了工作,信中还威胁说将在工作场所、社区、游泳池和游乐场采取枪击行动。当地警方称已经与美国邮政联合进行调查,也呼吁收到该邮件的居民及时报案,以获得指纹等线索。

在全国范围内,大部分歧视事件停留在言语骚扰和隐性歧视层面,因此许多亚裔活动人士认为,真实的歧视事件远不止Stop AAPI Hate所收集到的2000多起。

休斯顿民主党众议员吴之元(Gene Wu)说,在亚裔社区中,对歧视和暴力的漏报是一个“普遍存在的问题”。“人们不想公开这件事,因为他们害怕,他们害怕再次成为攻击目标,”他说。他是通过小道消息听说这些仇恨事件的,但当他试图跟进时,要么联系不上事主,要么事主不愿意和他说话。吴之元曾与一位休斯顿的家长交谈,这位家长说,今年3月,一所著名的私立学校告诉他们的孩子,他们必须提供一封信,说明他们没有到过中国,否则将不允许他们重返校园。但这家人不愿意公开此事。

他说,“模范少数族裔神话”是有害的。这个神话不仅让亚裔美国人与为自己的权利而抗争的黑人和拉丁裔人对立起来,还错误地暗示亚裔没有经历过任何种族主义或歧视。

他说:“你看到人们总是这样说,‘哦,你们亚洲人,你们太棒了……你们从来没有去抗议过,你们从来没有抱怨过你们的公民权利……’从这个意义上说,对亚裔美国人的危险在于,亚裔现在可以容忍这种行为,有些人甚至还在庆祝这种行为。”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篮球明星仇莉莉(Natalie Chou)进一步指出,政治领导人动辄将新冠病毒与中国挂钩,显然煽动了这个国家对亚裔的种族主义火焰。她说:“我们之所以还在讨论这个问题,是因为人们仍然在用同样的措辞和词汇来描述冠状病毒。言语很重要,当我们的政客说出来的时候,它们往往更有分量。”

未被认真对待

亚裔遭遇歧视事件后不仅存在未能悉数上报的问题,有时就算进入司法程序,也不能得到认真对待。

近几个月,美国多地发生了针对亚裔的身体攻击行为。

3月14日,得州米德兰(Midland)市一名男子刺伤了一个缅甸家庭,其中包括两名分别为2岁和6岁的儿童,犯罪嫌疑人认为这家人是中国人,并且感染了新冠病毒。米德兰县的地方检察官劳拉·诺多夫(Laura Nodolf)是该案的首席检察官。她说希望以仇恨犯罪起诉,一旦定罪,可能会导致攻击者多入狱几年。

但是非营利媒体ProPublica的报告显示,从2010年到2015年,得州尽管有981起案件被报为潜在的仇恨犯罪,但最终只有8起被定罪为仇恨犯罪。律师们说,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很难证明被告的意图。

总部位于纽约的亚裔美国人法律辩护和教育基金(Asian AmericanLegal Defense and Education Fund)的律师斯坦利·马克(Stanley Mark)说,警方必须确定,攻击行为的动机是否主要是出于对某人种族或其他身份的敌意,包括性别、宗教和国籍。他说,有些案件有“种族敌意的背景,但没法明确犯罪者的动机是什么”。

7月14日,在纽约布鲁克林,一名90岁的华裔妇女遭到两名男子掌掴,后背淋汽油点火。在这名老祖母所在的社区中心工作的志愿者李宗保(DonLee)说,警方最初甚至没有发布有关这起犯罪的公告。

延伸阅读:布鲁克林九旬华妪被点火烧 纽约警局拒绝定性仇恨攻击

李宗保和社区的其他人为查明这两名男子的身份筹集了1万美元的奖金,著名演员吴彦祖额外提供了1.5万美元悬赏。老人的被袭案至今仍未被认定为仇恨犯罪。

李宗保说:“这是一个系统性问题……我们经常听说亚裔不愿意报告犯罪,但在这起案件中,她们确实拨打了911.但针对亚裔的仇恨犯罪没有被认真对待。没有人谈论过对受害者及其家庭的心理伤害和影响。这位受害者显然是个坚强的女人。她说,‘我的身体还好。’但她告诉我,‘我睡得没有以前好了’。”

永远的创伤

李先生提到了纽约这位九旬老人受到的心理创伤。仇恨犯罪对受害者的影响程度与其他暴力犯罪大不相同,原因很简单:一种无处不在的无助感。如果你在某天晚上被抢劫,今后你可能会寻找一些手段自保,比如选择乘地铁而不是走路回家,随身带一罐胡椒喷雾或者与朋友结伴同行。然而,仇恨犯罪的受害者是没有办法通过改变自己的行为来保护自己的。

“与其他犯罪不同,仇恨犯罪的动机是受害者的特定特征,比如长着一张亚裔的面孔,而不是个人冲突或挑衅,”爱荷华州立大学(Iowa State University)社会学助理教授香农·哈珀(Shannon Harper)说。因此,仇恨犯罪的受害者可能会比其他犯罪目标感到更受伤害、更脆弱、更无望。国家科学基金会社会、行为和经济科学理事会副助理主任克里娜·克雷格-亨德森(Kellina Craig-Henderson)说,它还可能引发类似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的症状,如失眠、孤立和情绪波动。

这些感觉可以在整个社区传播。克雷格·亨德森说:“在一个事件发生后,它会向与受害者身份相同的其他人发送信息,说,‘嘿,下一个就是你了’。”

吴之元对此已经有了直观的感受:“亚裔美国人社区的心态变得这样焦虑,这是我以前从未见过的,我从未见过这个社区对自己的未来如此恐惧和愤怒。”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美国心理健康协会(Mental Health America)发现,使用其焦虑筛查工具的人数增加了22%。而在亚裔美国人群体中,增幅达到了39%。

学生担心开学前景

“我们非常担心学生受到的欺凌,以及这种情况可能会如何急剧增加,”位于华盛顿特区的美华协会(OCA-AsianPacific American Advocates)全国行政总监丽塔·平·阿伦斯(Rita Pin Ahrens)说。

在学校里,不仅有学生公开表示不喜欢华人,而且还发生了人身攻击。在洛杉矶公立学校于3月中旬关闭校园之前,圣费尔南多谷的校园恶霸们群起攻击一名16岁的亚裔男孩,导致这名男生被送院急救。

17岁的李丽敏(音译)是纽约布鲁克林的一名学生,有同学问她:“你想一起去菜市场买科罗娜吗?”“他们觉得自己很有趣,”她说,但在她看来,“这些都是微妙的侵犯。”

即使在课程转移到网上之后,仇恨事件依然存在。今年4月,一名身份不明的入侵者扰乱了马萨诸塞州牛顿市一个高中的Zoom中文课。他们种族主义图片和侮辱性言语攻击了中文老师程盛兰兰(音译)和她的学生们。

鉴于这种敌对的氛围,多家非营利机构开始倡导在校园内加大培训力度。反诽谤联盟(Anti-Defamation League)制作了一个针对初高中学生的反偏见课程计划,名为“新冠病毒与传染性的种族主义”。这个课程的目标教学生了解诸如种族主义、偏见等概念,课程还告诉学生,当他们看到亚裔同学被骚扰时出面干预的重要性。

在该课程的一段视频中,一名亚裔高中女生说:“自从新冠病毒爆发以来,学校似乎一直是种族主义的培养皿。把这种行为常态化将会非常危险。”

在纽约市,教育局和仇恨犯罪预防办公室已经发布了针对教育工作者的网上新冠肺炎反偏见指南。它包含了大量的资源和课程计划,包括“亚裔美国人的刻板印象”、“排华和扣留日裔美国人的影响”、“解决网络仇恨”和“大声说出来回应日常偏见。”

该指南鼓励教师将这些课程纳入课程中。“作为教育工作者,我们的任务是为我们所有的学生创造安全和包容的空间。和以往一样,我们的工作是培养具有同理心的人才,让他们认识到多元化的价值。”

“大声说出来”

康涅狄格州谢尔顿的特殊教育律师杰夫·福特(Jeff Forte)说,因为种族而受到欺凌或骚扰不仅是学校的问题,而且侵犯了学生的公民权利。“亚裔父母应该明白,如果他们的孩子在学校受到欺负,他们是有权利的。”

他建议父母记录任何欺凌的证据。“如果发生了任何书面或言语诽谤,如果存在任何遭受身体攻击的证据,记下具体的事实,寻找目击者,保留一切相关照片,然后家长应该向学校提交一份正式的欺凌报告,能在事件发生24小时内提交最好,”福特说。学区必须对报告的事件进行调查,向家长提供书面结果,如果欺凌事件得以证实,则须采取相应的保护措施。

在纽约市,非营利组织Apex for Youth的教育和辅导项目主任袁娅娅(音译)说,该组织一直在努力帮助亚裔青少年应对新冠相关的种族主义。

今年2月,Apex for Youth对其辅导的100名初高中学生进行了调查,发现一半的学生对反亚裔种族主义感到焦虑或担忧,15%的学生已经经历过这样的事件。许多家长不敢让孩子在公共场所外出,不仅是因为病毒,也因为担心孩子的人身安全。

袁女士说,尽管大多数低收入家庭面临着疫情带来的经济压力,但他们不允许子女出门领取免费午餐。“他们的父母不愿意接触这些项目,因为这意味着要排队,意味着要走在大街上,不仅有可能接触到病毒,还可能面对种族主义言论和暴力。”

Apex for Youth还让学生们分享他们与种族主义有关的经历,袁女士表示,他们希望让青少年和家长们明白,反亚裔种族主义不仅与个人命运和前途息息相关,而且关乎种族主义这个更大的历史和社会问题。她说:“乔治·弗洛伊德和‘黑人命也是命’抗议开始后,我们举办了研讨会,讨论亚裔与黑人社区的团结,以及我们在疫情期间的经历是如何联系在一起的。”

“黑人命也是命”运动提供了希望,李丽敏说,在纽约关闭学校前,有同学问她:“你是武汉人吗?你们吃蝙蝠吗?”

“我当时挺无语的,”她说,“作为亚裔,我们被描绘成温顺而软弱的人。当我们面临欺凌等问题时,我们被教导要保持沉默,与人为善,不要自找麻烦。”

但她说,自弗洛伊德死亡和抗议活动以来,同学们发生了变化,她也在改变。“在这场运动中,我觉得人们受到了更多的教育和启发,开始更深刻地意识到了少数族裔受到的系统性种族歧视与压迫,”她说。

发布时间:2020年09月02日 来源时间:2020年09月02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