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ACADEMIC
当前位置:首页>学术

“金权政治范式的民粹主义”:美国共和党的当代统治策略

作者:李海默   来源:澎湃新闻   放大  缩小

  福山(Francis Fukuyama)曾在2018年对当代美国政治做出过一项精准分析:从学理逻辑上观察,似乎2008金融危机之后本来会产生的是一种左翼的民粹主义路线,因为毕竟金融危机和华尔街金融财阀之间大有关联,然而实际上后来真正崛兴的是茶党与右翼势力,因为人们似乎更在意的是那些相对较小型的涉及“身份政治”议题的不平等,而非更宏大的阶级之间彼此斗争的叙事。福山还指出,大约有三分之一的美国选民持续支持特朗普,另有10-15%的选民因减税等经济议题而愿意忍受特朗普执政,这两股加在一起45%左右的力量足以使特朗普看起来很强大,不那么容易被击败。特朗普的斗争手法之一就是通过一系列在族群等议题上具有高度争议性的话语,使得大批左派抓狂,进而将左派的回应也推向极端,使立场较居中的左派失去力量,最终导致整个民主党变得不如之前那样团结一致,其整体竞争力也就相应下降。

  福山这些论断,即使在今天美国新冠疫情大流行,特朗普嘴炮治国,防疫无能,选情持续失血的背景下看来,仍不失准确和深刻。而最近美国政治学界又有一部新著问世,与福山此论遥相呼应,这就是耶鲁大学政治学系教授Jacob Hacker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政治学系教授Paul Pierson 教授合著的《让他们吃推文:右翼如何在一个极度不平等的时代里实施政治统治》(Let them Eat Tweets: How the Right Rules in an Age of Extreme Inequality)一书(Liveright Publishing, 2020)。

  在此书中,作者们一上来就给金权政治(plutocracy)下了定义:即是由富人组织的政府,政府里充斥着富人,政府为富人利益而行政(government of, by, and for the rich)。作者们认为,现今的美国政治有一种金权政治范式的经济主张与右翼民粹主义诉求二者相汇流的趋势,而这种趋势在共和党中表现得尤为显著。作者们分析了共和党的基本态势,共和党里既有主张减税的老派,又有主张白人至上民族主义的新血,随着特朗普入主白宫,表面上看起来是新血占了上风,但实际同时发生的却是金权政治的提倡者们得到了几乎一切他们渴望的东西,包括:对公司财团和富人的巨大减税方案,通过行政命令大规模去规管化,以及起用一大批和商业阶层互动关系极佳的人担任联邦层级法官等。

  作者们认为,在共和党中,金权政治和民粹主义是两条彼此并不相违背或冲突的主轴,金权政治派控制了共和党的经济政策议题,民粹主义者们则通过操弄种族、宗教、民族主义等题目,制造分化并逐渐深化分歧,进而试图赢得各种选举。自1980年代早期开始,随着经济上的不平等性在美国越发显著,激进的减税措施、对工会组织的破坏、去规管化等一系列主张日渐与打种族牌、激化愤怒和仇恨、制造传播假信息等手段相合流,今日之共和党端出的是一套经济上对精英阶层异常有利,而论说上则对其基本皆为白人的支持者基本盘用煽动性的种族对立与文化战争的叙事相招徕的策略。这样一套策略并不致力于真正解决问题,而只是制造分化,将人们的视线从真正的问题上转移开来,分散其注意力,而特朗普乐此不疲的推文战争则正是最为显著的体现。从这样一个视角出发,作者们认为特朗普非但不是共和党政治上的异数或反常,反而正好代表了金权政治模式与右翼极端主义的更为紧密的汇流,其鼓动民粹、放言无忌、制造分化,和国会及各州共和党人所积极推动的大砍社会福利项目,将更多金钱资源交付到0.1%的顶尖上流美国社会手中的做法,其实恰为当代共和党政治一体之两面。而这一切,也正是作者们所称的“金权政治范式的民粹主义(plutocratic populism)”路线。


  一般来说,保守主义的政治势力因为代表着经济上的既得利益阶层,相对而言是比较难获得广泛民众支持的,在人数上常常处于少数派,于是他们总要尽力去推销自身的论纲,拓展拥趸的基础。历史学家们早已指出,从十九世纪到二十世纪初,欧洲的保守主义政党往往通过同时向富裕阶层提供财产保护和向社会大众推销国族主义双管齐下,来争取广泛的政治拥护和支持。二十一世纪的美国政治场上,尤其是美国共和党的政治玩法,或多或少借鉴了这一套旧时的理念,同时因为现今的美国经济不平等的现象实在可说是空前严重,导致共和党富裕的大金主们和一般选民之间的利益冲突也是空前显著,在这样的格局下,也就需要一套更为极端的论说和宣传鼓动体系,来作为粘合剂和战斗武器。于是共和党人就转而诉诸于一套极端民粹主义的论调,试图分化美国一般选民,进而在其中塑造出所谓的“我们”和“他者”之间的严重对立,并将同为合法选民与一国同胞的“他者”打成非美国的、反宗教的和试图颠覆美国价值传统的对象,藉此也就模糊了焦点,搅浑了池水,从而将金权政治导向的经济纲领暗渡关山,顺利带进共和党的核心政纲。

  此书作者们还认为,与历史上的保守主义政党相比,现在的美国共和党对于其大金主的经济利益的回馈可说是到了史无前例的地步。因为以往的保守主义政党在面临人民普遍的不满和抵制情绪时,往往还会做一些妥协,向工薪阶层释出一些经济上的利好,但今日之美国共和党似乎完全无意这样做。不过话说回来,美国共和党这样的做法在今日世界却亦是常态,正如此书中作者们引用的一项Margit Tavits等人研究所指出的那样,对1945-2010年间41个国家逾450个政党的政纲分析显示,如果一个国家本已有比较深的种族和宗教等议题上的内部意见分歧存在,当经济不平等现象一旦飙升时,保守派政党往往会更着重强调宗教和种族等议题上的分化对立,及操弄相关的各种不满和怨气。在这一点上,可以说美国共和党无非是重复着后二战时代保守主义政党的普遍模式和策略选择。

8月16日,人们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国家广场游览。

  纽约时报书评作者Franklin Foer在读了此书后也感叹道,在2016年的春天,那些共和党的富有支持者们原本很不情愿看到特朗普成为代表共和党的总统参选人,不过他们很快就克服了自己的不情愿和不满意。从长时段来看,Foer认为这些共和党的富裕支持者们已经完全学会适应党内蔓延的“民粹主义怒潮”,尽管这种怒潮时而会吞噬、毁灭他们所青睐的建制派共和党政客的职业生涯,并且充斥着他们并不喜欢的修辞论调,但他们愿意和怒潮达成妥协,因为作为回报,共和党民粹主义势力给了他们很可观的减税利益。从另一个层面上说,此书也就部分解决了一个困扰美国政治研究者多年的问题:为什么共和党的经济政策实质是如此不受人民普遍欢迎,而该党却能取得一系列的政治胜利?为什么共和党可以吸引到这么多工薪阶层选民的支持,尽管其金权政治的政纲是不为他们所喜的,并且常常是直接伤害到他们的日常经济利益的?

  当然,对这样一部著作,首当其冲、自然而然的批评就是整部作品似乎将当代美国政治的全部问题完全推诸于共和党一方,对民主党方面可能存在的各种问题则近乎视而不见。亦有评论者认为Hacker等人过于侧重共和党精英的政治决策,而对一般保守派选民究竟想要些什么着墨不够。此外,金权政治的主张者在未来是否可能会被民粹主义路线上汹涌的人潮所反噬,似乎也是未知之数。不过即使如此,笔者读此书仍深受启发,尤其是其“金权政治范式的民粹主义”的分析框架,颇为引人入胜,且富有很强的说服力,与福山旧论相得益彰,远远呼应。犹忆数年前笔者初到美国求学时,在Russell Hardin教授的课堂上, Hardin教授曾说当代美国政治研究领域最不可解之一现象即是为何中产阶层以下之美国广大选民,其经济利益明明和共和党倡导的经济方案背道而驰,南辕北辙,却始终有不少人投票支持共和党,今读此2020新著,对于其中具体运作机制,越发有了然之感。

发布时间:2020年09月04日 来源时间:2020年09月04日
分享到:

留 言

学术ACADEMIC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