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经济学人》揭秘:美国“围剿”华为背后的大国博弈

作者:译者晶晶   来源:思想潮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原文出处 | The Economist《经济学人》



  译文如下:

  今年以来,美国政府宣布了一次令人震惊的针对中国华为的升级制裁,华为是世界上最大的通信设备供应商,美国政府长期以来一直表示担心,使用华为产品存在不知预知的风险。

  2019年5月,美国控诉华为违反伊朗制裁,对此华为表示否认,接着美国使用权力阻止军用技术的转让,禁止华为接收对华为销售系统有关键作用的美国零部件。

  但这些禁止措施存在漏洞:供应商依然能够将零部件卖给华为,只要这些零部件是美国之外的机构生产的就行。因此,今年美国将目标锁定在整条供应链上,将于九月开始禁止全球公司使用原产自美国的软硬件,来生产华为设计的零部件。

  这一行动对华为是一记重大的打击,但也许让英国松了一口气。

  今年一月,英国首相鲍里斯就国内5G通信基础设施项目,批准了一个重大且可能划分清楚的角色给华为。其承诺的更快更便捷的移动宽带、全新的互联网应用技术、对无人驾驶车的潜在应用、令那些预测未来大事件的先知们将5G定调为试金石,也令各国政客们持续关注。

  基础设施的花费被打上未来的标志,正合鲍里斯的心意。

  英国政府当时争论,如果英国现有的监控华为的程序被启用,可以允许华为的设备用在网络的“非核心”部位,这样英国就可以开展5G系统,让网络运转更快资费更便宜,这是其他方式无法做到的。

  但这一决定并不受美国白宫欢迎,也不受鲍里斯首相保守党内部重要派别的欢迎,对手党更乐于支持保守党内的反抗。

 

  而香港发生的事情,更加深了抵抗感。美国对华为一系列新的疯狂制裁,为英国提供了一个看似合理的变道理由。英国政府表示,脱离华为供应链无可避免,但它将比依赖华为供应链所带来的风险更大。

  7月14日,英国政府宣布,将禁止国内移动网络运营商购买华为设备运用在自家的5G网络建设上,且要求他们在2027年之前移除已经安装好的华为设备。

  英国文化部长Oliver Dowden表示,在2024年下一届选举前,英国将走上一条将中国华为排除在其网络之外的“不可逆之路”。

  现在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将于秋天宣布最终决定的德国身上。如果德国听从了美国的劝告,效仿英国,那欧洲剩下的国家很可能都会选择同样的路,届时将形成一个重大的转折点。

  西方通信系统会少一些不安全,美国也会利用主权力量打压中国的领军企业,而中国则会毫无疑问地做出反应。5G作为未来全网络覆盖的图腾这一迫切技术愿景,将由那些既不想得罪美国、也不想得罪中国的国家来尝试。


图1 全球通信设备销售市场份额%

  最后一张多米诺骨牌其影响也许是最深刻的,这样的改变带给世界的,将可能是各国政府越来越不愿意依靠与自身有利益分歧的国外公司。

  英国政府通信总部(GCHQ)的前主管Robert Hannigan评论,“这一困境的核心是西方国家之前从未面对过的:如何应对一个与自己价值观对立的技术超级大国。”

  目前德国的决定尚未做出。德国电信(DT),一家32%股份属国有的企业,是其国内最大的移动供应商,已经对华为设备非常依赖。

  德国电信(DT)强烈反对任何有可能妨碍公司推出5G的行动。一向积极捍卫德国工业利益的德国经济事务部已经表态支持德国电信(DT),总理默克尔也表示不想和中国产生任何麻烦。

  然而,和英国保守党党内的纷争一样,默克尔总理领导的基督教民主党在这一议题上也有分歧。作为议会保守成员的Norbert Röttgen表示:“在5G网络问题上,我们不能相信对方。”

  而作为大联合政府一部分的社会民主党以及反对党绿党也都反对华为的加入。“如果今天议会举行投票,华为一定会输的,” 位于柏林的智囊团全球公共政策机构的Thorsten Benner如是说道。

  作为最终决策人的默克尔目前十分谨慎。她说她不想因为一家公司的国籍就将其排除在外,任何公司只要它符合一定的安全标准,都应该被允许在德国销售其产品。

  2019下半年,中国驻柏林大使威胁说,如果德国政府将华为排除在其5G计划之外,将对德国公司做出报复。内部人士说默克尔总理对此非常重视。

  与此同时,德国电信(DT)正忙于营造一种已谈妥的氛围,其计划使用华为和爱立信的设备于7月底为四千万德国人提供基础5G服务,虽然用户在这一阶段还看不到什么利益。除此之外,德国电信(DT)还决定在云计算和其他领域加强与中国华为公司的合作。

  欧洲站队美国,也有很多时候会感到不安。错过消费技术兴起的航船(欧洲到现在都还在哀怨没有本地成长起来的谷歌或亚马逊)欧洲政客们也担忧如果延迟5G以及5G所赋能的其他诸如“物联网”奇迹,欧洲会更加落后。移动互联网运营商们也都忧心忡忡,紧盯着事情的走向,未来要么是继续与华为保持联系,要么华为被禁止而获得某种补偿。据综合评估,欧洲抛弃华为带来的直接GDP损失将达几百亿欧元。

  但监管人和独立观察者不这么认为。作为公认的利益方,英国文化部长Dowden先生认为英国的变脸带来的影响大概是两三年的延迟和20亿左右英镑的损失。

  斯特兰德咨询公司(Strand Consult)的研究团队则认为,鉴于英国日益老旧的4G套餐很快也会被替换,避开华为给欧洲带来的损失将会很小,其损失估计在35亿英镑左右,平均到每个移动用户头上不到7英镑。

  换句话说,不是所有欧洲移动手机用户都会得到同样的协议。欧盟未能建立一个单一数字市场;波兰的网络运营商无法把服务卖给瑞典客户,同样,纽约的威瑞森通讯服务也无法卖给加州人。

  所以,中美虽各自拥有三个网络运营商,但欧洲的运营商则多达100多个。在一些市场,比如比利时、德国和波兰,当地的公司高度依赖华为;而在芬兰、爱尔兰和西班牙的通讯公司一旦被迫转换,面临的损失则要小得多。


图2 小鱼小虾 2019移动服务收益, 市场份额%

  缩水的巨头

  运营商的多样性其实是欧盟政策的功能决定的。统一欧洲框架并不能让他们在以前的市场保持足够竞争力,国内通讯公司也被禁止合并。欧盟委员会希望每个市场有四个供应商。这样竞争的结果是给客户提供了更多选择。

  在欧洲,每一位移动手机用户的月均收益不到15英镑(17美元),而美国人均消费是其两倍多。一家名叫Rewheel的数据公司表示,美国最便宜的无限流量包套餐一个月的费用是74英镑,在德国,这一数字是40英镑,英国是22英镑。

  对网络运营商们而言,竞争激烈、成本高昂、市场相对小而松散,这些因素共同形成了严重的拖累。一些包括德国电信DT和沃达丰Vodafone在内的承运商,其收益比成本还要低:这不是股东们愿意长期投资的商业模式。摩根斯坦利银行的Emmet Kelly指出,欧洲主要运营商的市场资本已经从2000年6月的1万亿英镑缩水至今年6月的2580亿英镑——实际损失达81%。曾经的行业巨头西班牙电信和法国电信,如今也只算得上小鱼小虾。

  一直以来,移动网络运营商都在向欧盟委员会抱怨,利润微薄吓退了投资者,他们无法大把地花钱用于诸如5G之类的网络升级,其结果必然是落后于同行。
  中国一直在5G领域进行大量投资,美国也正迎头赶上;特朗普将5G称为“美国必须胜出的竞赛”。全球通信协会GSMA表示,到2025年,美国将有半数移动用户使用5G网络,亚洲一些较富裕地区(包括中国)也会使用5G,而届时欧洲只有三分之一的人使用。

  过去,布鲁塞尔对这些抱怨充耳不闻。毕竟欧洲的下载速度一直可以与美国的下载速度媲美;数据服务费的下降速度甚至比使用量的增长速度还要快:有什么问题呢?

  但是,对华为的禁止有可能会催生运营商们一直渴望的“新政”规定。当各国政府意识到他们的行动在延迟5G且推高通讯成本时,也许会考虑放松对国内通讯企业合并的限制。

  在欧洲,移动服务需要的频谱,一般是通过竞拍出售形式以最大化收益,也许将来会改为由政府分发,就像中国和日本那样。

  要实现行业变革,说客名单还很长。但通讯行业从去年Thierry Breton的任命中获得了一定的勇气,Thierry Breton曾是法国电信的老板,现在是欧盟内部市场专员。

  很多事情的悬而未决直接让5G进程慢了下来。分析师们形成了一个共识,尽管当前的宣传热火朝天,5G的推出会比当年4G推出的速度还要慢。

  今年法国、西班牙和波兰的5G频谱竞拍,会因为新冠疫情的全球大流行延后,有可能会悄悄分发给某些运营商。5G需要的设备只会越来越便宜越来越可靠,就像所有的晶片式装备一样。

  某种程度上说这的确是一场竞赛,不一定最快起步的就会胜出。目前市场上提供的服务大多数是更快版本的4G,有时实际体验也不都是那么快。

  5G技术最具革新意义的地方,在于它允许网络的运作通过软件进行重新配置,进而可以按需求进行个性定制。当然,这需要数年时间实现,盈利商业模式的出现也需要假以时日。

  欧洲自主

  慢一点推出可能还会减轻爱立信和诺基亚的压力。这两家北欧企业将直接受益于那些从华为转身的国家,即使他们很可能会输掉中国市场的销售额。

  这些日子以来,他们一直是欧洲极力推广的工业先锋,但是也有人担忧他们是否能抓住这次机遇。尽管当前他们在美国享受着双头垄断(曾经一度有传闻说一家美国公司参股了这两家企业,但是这一想法似乎被搁置一旁了)。

  一些运营商仍然质疑,即使有了这些承诺,他们是否真能满足欧洲在没有华为的情况下依然能够全速向前的需求。还有一个尴尬的事实就是,作为电子产品的供应链,使用欧洲系统集成仍然意味着有很多设备是来源于中国的。

  供应商少这一困难会随着时间慢慢减小。韩国同样有志于5G发展,其三星集团也越来越有存在感。7月15日,印度信实工业集团宣布使用三星4G网的Jio网络(印度最大的移动运营商)将会建立自己的5G基础设施,并对外出售。

  Jio网络也可能会跟随其他运营商的步伐,最出名的是日本的乐天移动,押宝供应爱立信、华为或诺基亚系统集成设备的需求之上,进行同步开发。诚然,大范围的执行还需要几年时间。

  可以预测,中国很快会对那些将华为赶出来的国家进行各种报复。中国从欧洲大量购买,其中德国是最大贸易伙伴,中国在欧洲也有着大量投资,这些投资一直都是很多欧洲领导人争相争取的对象。

  而现在有些投资可能处于风险之中。英国态度180度反转的那天,中国驻伦敦大使刘晓明发推文表示“失望和错误”。中国将这一决定描述为对美国反中压力的毫无根据的投降,并对中国企业在英各领域的投资安全性表示质疑。

  然而,欧洲看中国并不是单从商业一个角度看。去年,欧洲领导人们将中国定义为“系统性竞争对手”。自此欧洲一直致力于限制背后有国家支撑的中国企业在欧洲的运营。

  但这些都不意味着德国,或者整个欧洲,会必然抛弃华为。欧中关系至关重要,没理由任凭美国摆布。欧洲政策制定者们也早就对美国时不时秀金融肌肉的行为感到不满,美国动不动就制裁那些被其视为异类的欧洲公司,通过打压与那些公司有关联的银行来达到目的。

  但这不代表欧洲希望自己的网络基础设施掌控在第三方手里,因为假以时日,第三方也可能会通过控制来制裁欧洲。一位欧洲安全官员指出其中隐含的讽刺意味:“美国想要阻止中国做成美国利用金融系统对全世界其他国家正在做的事。”

  尽管如此,这个讽刺并不与欧洲当前的争论相矛盾。欧洲保持技术自主的同时,有时也会考虑到美国在国家安全需要和国内基础设施重叠的领域,比如卫星发射器和导航系统。

  去年11月,法国总统马克龙在接受《经济学人》采访时抱怨欧洲对美国技术平台的依赖问题。同一时间,他将5G发展称为“事关主权的事务”,且说“5G网络的一些元器件必须是欧洲特产的”。

  虽然那本身并不没有排除华为的所有角色,但是接下来的发展,却已将欧洲大陆往那个方向推进了。美国施压到最后看到的结果,也许是欧洲更加坚定自己的“数字主权”。

发布时间:2020年09月11日 来源时间:2020年09月09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