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专稿
当前位置:首页>互动>本站专稿

冯胜平:美国真的没有改变中国吗?

作者:冯胜平   来源:中美印象   放大  缩小

1)冷战宣言

2020年7月23日,美国国务卿蓬皮奥在加州尼克松图书馆发表新冷战宣言:“如果自由世界不改变共产中国,共产中国就会改变我们。”

蓬皮奥先生在这里使用了“改变”这个外交辞令,它真正的含义是“消灭”。在蓬皮奥眼里,中国是一个邪恶共产帝国,它与美国誓不两立—你今天不灭掉它,它明天就会来灭掉你。

回顾过去五十年来的中美关系,蓬皮奥得出结论:“我们一直在追寻的那种接触政策并没有在中国境内带来尼克松总统所希望引导的那种改变。”

中共还有世界革命的理想吗?美国真的没有改变中国吗?人心自有公论。原来以为蓬皮奥大智若愚,现在看来他是大愚弱智。不知己,更不知彼,这样的人出任国务卿,处理国际事务,是美国的悲剧,也是世界的不幸。

2)今日中国

回到国内,往左一看,全是义和团;往右一看,全是带路党;往上一看,全是和珅/马基雅弗利;往下一看,全是追求幸福生活的老百姓。各色人等都有,唯独没有坚持暴力革命,立志消灭私有制,以解放全人类为己任的共产主义者。

与崇尚自由的西方不同,中国更强调富强。在24个字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富强”二字高居榜首,其次才是“民主、文明、和谐、自由......“习近平在十九大政治报告中说:“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就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把富强定义为立党初心,体现了中共从乌托邦向现实的回归。报告只字不提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更没有消灭私有制、世界革命一类的说教......不经意间,中共已经完成了从原教旨共产主义向特色社会主义的转变。

中国自由派人士和美国政客沆瀣一气,把中国比作Nazi Germany,XJP比作Hitler,一带一路比作巴巴罗萨计划。在中国崛起的背后,他们看到一个第三帝国的身影;在民族主义的喧嚣声中,他们看到一个共产主义的幽灵。这是对现实的严重误读。今天的中共早已不是当年的中共,文革耗尽了它的理想,改革侵蚀了它的灵魂,市场成就了一大批党员亿万富翁。苏东剧变之后,中共最大的罪恶,就是它还不想死。

文革结束了迷信,改革创造了机会,开放提供了舞台。有限的自由,无限的贪婪,信念的崩溃,成功的渴望,像原子聚变,释放出巨大的能量,把中国轰出了原有的历史轨道。文革之后的中国再也不是传统的中国,改革之后的共产党再也不信共产主义,无论是黄炎培“历史周期律”,还是金观涛的“超稳定结构”,统统不再灵验。毛泽东与邓小平联手,把中国的根给挖了。

罗素说:三十岁之前不相信社会主义是没有良心,三十岁以后还相信社会主义是没有头脑。乌托邦是无法实践的—Communism不是不符合国情,它是不符合人性。趋利避害是人之本性,也是人类生存繁衍的前提,从这个意义上说,消灭私有制就是消灭人性。

真正的CCP人不会犯贪污罪,他们犯反人类罪。

CCP贪污,它终于回归了人性。

改革开放是人性的复苏,党性的覆灭。一生一死之间,孕育着一个新中国。这个新中国不仅对美国陌生,就是中国人自己也未必认识。

3)中国崛起

正当美国忙于输出价值观,做世界警察之际,中国不把自己当人,也不把别人当人,含辛茹苦,不择手段,创造了一个世界经济奇迹。

1994年5月26日,政治松绑,克林顿总统宣布将人权与最惠国待遇永远脱钩;2001年12月11日,经济松绑,中国正式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在政治、经济双重宽松的环境下,中国经济开始腾飞。2005年,中国GDP超过意大利,2006年超英、法,2007年超德国,2010年超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2014年,中国GDP已是日本的两倍,按购买力平价(PPP)计算,超过美国,位居世界第一。

美国人喜欢立规矩,也守规矩;中国人擅长破规矩,把守规矩的人视为宋襄公一类的蠢人。用李光耀老先生的话说:中国人聪明,再好的规矩也经不住中国人琢磨。

自从加入WTO以来,中国屡屡违规操作,美国并非不知情,却并不认真。原因很简单:它有更大的目标,不屑于在小事上与中国斤斤计较。

美国如此厚待中国,背后的逻辑是:经济发展必将导致政治民主:既然你迟早会上我的船,到时候再收拾你也不迟。人腰围28寸时,生存是第一需要,顾不上民主;等腰围过了32,不给民主都会去抢。然而现在眼看中国腰围过了38,许多方面甚至超过美国,它不仅不要民主,反而“一带一路”,“中国制造2025”,“中国模式”,“要在全世界开办起孔子学院来了。

川普当选,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美国不可能一直绥靖中国,在中国经济总量超过美国(按照PPP计算),却仍旧不按西方套路出牌的今天,美国修正对华政策只是个时间问题。

4. 美国改变中国

事实上,美国已经改变了中国,并且还在继续改变。问题在于改变的方向。换句话说,美国到底想要一个什么样的中国?一个主张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中国,还是一个民族主义义和团的中国?

过去四十年,中美玩的是双赢游戏,区别只在于赢多赢少;贸易战以来,中美开始玩双输游戏,看谁更能输得起。双输游戏继续下去,义和团中国的出现是一个大概率事件。

平心而论,美国对中国的和平演变政策是成功的。经济发展虽然没有导致美国所期待的政治民主,但它的确消除了革命动乱的根源;它没有改变中国的制度,却改变了中国的人心。从邓小平开始,中共最高领导人的子女几乎都曾在美国留过学。你的子女在哪,你的心就在哪。鉴于CCP Politburo子女云集美国藤校的盛况,十八大前中国民间曾流传过一个段子:哈佛大学一开家长会,CCP Politburo就空了。

川普上台以来最大的成就,就是亲手摧毁了中国人对美国的好感。从打压中兴、华为到病毒甩锅中国,从通过台湾保证法到关闭休斯顿领馆,从南海军事演习到威胁经济全面脱钩……灯塔国形象碎了一地,美国终于活成了自己讨厌的样子。

中美关系走到今天,双方都有责任。中国在经济上贪得无厌,引起了美国的反弹;美国在政治上得寸进尺,触碰了中国的底线。中国的问题是暴发户心态:落后就要挨打,崛起就要打人;美国的问题是传教士情节:它已经改变了中国的信仰,却还想改变中国的灵魂。

5. 中国改变美国

在美国改变中国的同时,中国也在改变美国。许多方面,川普很像邓小平,美国在向中国看齐。

邓小平说:“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川普说:“让美国再次伟大;邓小平韬光养晦,川普退群撤军;邓小平承诺中国不再输出革命,川普表示美国不愿再做世界警察;邓小平把经济建设作为中心,川普把重建美国视为要务;邓小平拒绝普世价值,川普反对政治正确;中国造防火墙,川普封杀抖音;中国坚持党媒姓党,川普整肃美国之音……

第一次,美国开始学习中国,学得那么认真,那么一丝不苟。在我的记忆里,好为人师的美国还从来没有这样谦虚过。

1799年,乾隆皇帝和华盛顿总统先后去世,分别留下了文字狱和言论自由的政治遗产。经过杰斐逊们两百年的努力,美国终于在言论自由上赶上了中国,也搞起了文字狱;上世纪六十年代,中国在搞文革,美国在闹人权,经过白左半个世纪的努力,美国终于又赶上了中国,也开始搞起了文革。

人们常常担心共产回归、文革复辟,这是典型的杞人忧天。中共最怕的就是共产主义,即使有一天美国搞文革,中国也不会再搞。浩劫之后,中国已经有了群体免疫。

6. 美国文革

邓小平在总结文革教训时说:这样的事情在英、法、美这样的西方国家就不可能发生。当时觉得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现在看来并非如此。文革发生的真正根源不是制度,而是文化,它是把政治正确推到极端的产物。

当前蔓延美国的黑命也是命运动与文革不尽相同,却不乏神似之处。不同之处很明显:运动是偶发的,它没有一个毛泽东那样的一言九鼎的领袖。神似之处是:中央都有两个司令部,地方都分裂为誓不两立的两大派组织,都有红卫兵,都在破四旧,最后也是最相似的,都把各自的政治正确—共产主义和种族平权—推到极端。

A.两个司令部:一边职业政客忽悠,黑人冲锋,左翼民粹成为运动的主力;另一边政治素人发飙,红脖子喝彩,右翼民粹成为川普的党卫军。拜登的竞选纲领是种族平权,川普的口号是美国优先。拜登主张人人平等,但黑人比别人更平等;川普相信自由竞争,但美国必须是第一。

B.底层分裂:众所周知,民主只适用于价值观基本趋同的社会,政治一旦变得你死我活,党争一旦变得不共戴天,民主就是一个笑话。目前美国政治极化,左右两派誓不两立,反对派成为反动派。黑命贵运动是一场主义而非利益之争,双方都坚信自己正确,视对手为魔鬼,没有妥协的余地……

C. 破四旧:“革命无罪,造反有理”,“砸碎旧制度,创造新世界”,是红卫兵运动的口号,也是黑命贵运动的灵魂。为实现种族平权,年轻人走上街头,毁文物,砸塑像,以今天的标准衡量过去,向历史宣战。

D. 政治正确:

文革的根源是共产主义,黑命贵运动的根源是种族平权,它们都是精英实践乌托邦理想,把主义和信仰推到极致的表现。

当年在中国鼓吹共产主义的,是中国知识分子中最优秀的一批人—陈独秀、李大钊、瞿秋白、毛泽东,农民只是他们的借用力量;今天在美国主张种族平权、支持黑命贵运动的,是美国精英阶层中最优秀的一批人—比尔盖茨、巴菲特、索罗斯、乔姆斯基,黑人只是他们的同情对象。

把人们引向地狱的,往往是他们对天堂的向往。

7. 民主迷思

我们小时候曾宣誓做共产主义接班人,要解放世界上三分之二的受苦人,长大了才知道,自己就是那三分之二。幻灭之后我们把希望寄托于美国,把它视为人类的灯塔、历史的终结,终于发现灯塔内部早已锈迹斑斑,历史也并没有终结。

文革结束之后,中国精英告别马克思,集体改信了哈耶克。民主代替革命,成为新时代的上帝。如果说革命年代最大的罪恶是反革命,民主时代最不正确是事就是反民主。至于革命为什么那么神圣、民主为什么那么正确?没人回答。这些问题别说提出来,想想都是犯罪!民主是初衷,也是使命。在民主面前,不需要思考,崇拜就足够了。于是,继革命拜物教之后,我们有了民主拜物教。

与专制相比,民主更符合人性。这也是民主取代专制,成为世界潮流的原因。然而人性有弱点,民主也有缺陷。民主的精髓是一人一票,民主的死穴也是一人一票。当爱因斯坦和白痴,比尔盖茨和乞丐一人一票,共同决定国家未来时,这个国家已经没有了未来。

专制亡于民主,民主亡于民粹。美国因民主而伟大,也因民主而衰落。杜牧总结秦亡教训:灭六国者六国也,非秦也;诛秦者秦也,非天下也。汤恩比研究文明兴衰,发现那些使一个文明兴起的主义和原则,常常就是使它灭亡的主义和原则。来自尘土,覆归尘土;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讲的也是这个道理。

美国病入膏肓,苍穹中传来柏拉图的千古之问:如果生了病,你是到广场上去找公民呢,还是去找医生?

8. 宪政危机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迷思。在中国,政治正确过去是共产主义,今天是民族复兴;在美国,政治正确过去是自由竞争,今天是种族平权。

在美国,两党之争曾经是可口可乐与百事可乐之争,今天变成了正义与邪恶、天使与魔鬼之争。川普的粉丝把民主党叫共产党,拜登的拥趸把共和党叫纳粹党。双方都不无道理。如果说政治正确是美国的癌症,川普的药方就是一剂毒药。拜登当选,癌症继续;川普当选,水晶之夜为期不远……

川普私人律师科恩在法庭作证时说:他最担心的,是败选之后川普拒绝和平交权;拜登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这种情况发生,他将动用军队把川普送出白宫;希拉里警告民众:一旦败选,川普绝不会善罢甘休(quietly go into the night)。她还表示,对美国来说,最大的危险是川普落选到交班的两个月。面对质疑,川普的回答是:我若输掉这次选举,唯一的原因就是选举被操纵了。换句话说,他不会接受失败。

作为一种生活方式,民主的底线是在赌服输。一旦败选的一方掀桌子不认账,游戏就结束了。美国民主游戏是否结束,全在川普一念之间。

9. 结束语

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美国建国初期,政坛上群星璀璨,涌现出一批像华盛顿、麦迪逊、杰斐逊那样的杰出人物;美国国运衰落,民主步入黄昏,只剩下特朗普、拜登、希拉里这些垂暮的三流政客。

无论在西方还是东方,帝国的寿命通常都在两三百年之间。托克维尔有幸,看到了美国的崛起,吾生不幸,见证了美国的衰落。

日出与日落看似相似,结果却大不相同。美国今天面临的问题,至少与中国的问题一样多、一样大。不同的只是,中国是崛起的问题,美国是衰落的问题。

(2020年9月1日于普林斯顿)

发布时间:2020年09月16日 来源时间:2020年09月16日
分享到:

留 言

2020.09.16用户名:游客

评论:“平心而论,美国对中国的和平演变政策是成功的。经济发展虽然没有导致美国所期待的政治民主,但它的确消除了革命动乱的根源;它没有改变中国的制度,却改变了中国的人心。”
完全不同意你以上对中国的判断。

本站专稿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