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布兰斯塔德离任:在废墟上建立的中美关系,正坍塌为一堆更大的废墟

作者:杭子牙   来源:杭子牙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1、大使在中美关系中的角色

  美国驻中国大使布兰斯塔德,于9月14日突然宣布将于十月离任,引发了媒体普遍关注。

  对中美这样体量的国家来说,大使在双边关系中的角色其实非常有限,他更多是作为派驻国的政府象征,负责处理双边具体事务与领事工作,在代表本国执行对驻在国外交政策的同时,为本国外交提供情报资讯与政策参考意见。

  因为中国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大国,对外政策高度独立,美国驻中国大使很难对中国内政外交产生什么影响。不像在国共内战期间,或是在一些对美依存较高的中小国家,美国大使可以深度影响到驻在国的内外政策。 虽然如此,因为大使级外交关系代表了两国关系的性质与级别,大使也是一个相当重要的角色。中美在1979年1月1日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被广泛认为是改变了世界格局的历史大事。 在外交实践中,两国之间有没有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派不派大使到对方国家任职,派谁任职,在两国发生冲突时有没有召见对方大使,有没有召回本国大使,以何种方式召见与召回大使等等,都是判断两国关系变化的重要标准。 从三年前布兰斯塔德受命担任美国驻华大使,到在中美“新冷战”氛围下,美国突然宣布他将于十月离任,就是这几年中美关系转变的集中体现,也是特朗普对华政策已经质变的重要标志。

  2、意愿与符号:“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三年前,特朗普刚刚上任,中美贸易战还没有开打,特朗普对中国的认识还主要集中在经贸问题上,对中美在制度与意识心态上的结构性矛盾冲突,以及在地缘政治,及军事、科技、国际领导力上的争夺,认识还非常有限。 那个时候的特朗普还尚未露出“破坏王”本色,他对中美关系未来还很有信心。 当时的特朗普,只想着他关注的经贸问题,想通过谈判施压中国,增加对中国产品出口,扭转双边经贸不平衡状态。 2017年3月19日,当时的国务卿提勒森奉特朗普之命访问中国。当着中方领导人的面,提勒森一字一句地为由中方提出、但是在奥巴马时期并未得到回应的中美“新型大国关系”背书。 我将其原话摘录如下:“美方愿本着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精神发展对华关系,不断增进美中相互了解,加强美中协调合作,共同应对国际社会面临的挑战。” 对比中美关系近乎崩溃的现状,以及现任国务卿蓬佩奥在两国关系上充满“新冷战”色彩的敌对性论述,特勒森三年前的表述,真是有恍若隔世之感! 后来,中美贸易战爆发,尽管特朗普在此一问题上多有抱怨,而且在谈判期间不时粗暴制裁中国,他还是不时展现出想要和中国搞好关系的意愿,直至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国大爆发之前,他都在经贸上打压中国的同时,从不吝啬赞美与中国在官方及私人层面的关系,总是“朋友”二字不离口。 布兰斯塔德在当时被特朗普任命为驻华大使,就是特朗普当时对华政策意愿和期望的展现。 布兰斯塔德曾被称之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有着和中国打交道的丰富经验与个人友谊,1983年任州长期间,他推动爱荷华州与河北省结成姐妹省,之后还多次设宴款待来自中国的客人,具体情况都有媒体公开报道。 特朗普担任总统后,派遣这位与中国在官方与私人层面都很有渊源、并且被中国视为“老朋友”的州长担任大使,很明显是希望通过他的人脉与符号性色彩,强化与中国的关系。

  3、从朋友到对手

  但事与愿违,恰恰是在布兰斯塔德担任中国大使的三年多时间,中美关系进入了四十年来的至暗时刻。 从特朗普发动贸易战开始,在一轮又一轮的互相制裁下,中美关系急转直下。之后,涉港、涉疆、台湾、华为等问题先后爆发,成为中美之间的炸点。 尤其是在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特朗普政府因为国内疫情防控不力甩锅中国,导致双边关系急遽恶化,在双方不断升级的外交争吵与口诛笔伐下,中美在各领域逐一脱钩,双边关系迅速进入全方位对抗状态。 在最危险的军事领域,双方也已经进入热战前的对抗模式,开始展现各自的意志与决心。 2020年7月23日,蓬佩奥在尼克松图书馆以打脸尼克松的方式,发表了针对中国的“新冷战”演说,宣告由尼克松开创的中美接触时代终结,发誓要以“自由世界与共产中国”划分世界,美国还将矛头直接对准中国执政党,开打“政治认同战”。 在美国的不断打压与双方一来一往的互动下,中美关系迅速崩溃。 具体到“外交战”层面,双方除了在全球合纵连横争取其它国家支持,在双边之间也冲突不断。 今年5月,特朗普宣布他会考虑“完全切断中美关系”。 7月,中美互相关闭了对方位于休斯敦和成都的总领馆。 9月2日,美国宣布对中国驻美外交官工作设限,要求中国驻美高级外交官访问美高校和会见美地方政府官员、中国驻美使领馆在馆外举办50人以上的文化活动均须报美国务院审批。中国旋即对美国采取了对等限制措施。 而布兰斯塔德在9月14日毫无征兆宣布离任,则是双方关系快速崩坏的又一标志。在此之前,围绕美国大使馆试图在《人民日报》上发表一篇由布兰斯塔德署名的文章,双方还刚刚发生了一场外交纠纷。

  4、特朗普对华政策完成质变

  不管布兰斯塔德离任后,美方是派驻其他人担任中美大使,还是暂不委派大使、以“代办”方式实质上降低双边关系,以这位“中国人民的老朋友”离任为标注,特朗普的对华政策,已经完成了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 从上任后只关注经贸问题并愿意公开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背书,从打贸易战的同时又希望能保持与中国在官方与私人层面的“朋友”关系,到把中国列为最具威胁的“战略竞争对手”陷入全面对立,再到宣告尼克松开创的对华接触政策结束进入“新冷战”,这期间不过才三年时间。 三年来,在一轮接一轮的互相制裁下,在一个又一个事件的猛烈冲击下,特朗普从一个只关注经贸问题的商人总统,被地缘政治与美国深层政府(deep state)形塑为一个对中国最具战略与安全威胁的共和党建制总统。 四十一年前在废墟上建立的中美关系,正迅速坍塌为一堆更大的废墟。

发布时间:2020年09月16日 来源时间:2020年09月15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