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智库新闻

美国防部如何在多极化世界提升威慑战略效力

作者:   来源:上海美国研究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自二战以来,威慑已成为美国避免全面战争的国防战略的基础。威慑涉及阻止对手或“目标”采取被禁止行动的努力。一般通过影响对手对从事被禁止行动相关的成本、收益和风险计算来实现威慑。在冷战期间及冷战后,美国的威慑战略发挥了作用,美国的军事实力似乎保证了任何对手都不会冒险发起一场全面战争。

然而,过去十年来,随着美国军事占据优势的时代褪去,奥巴马和特朗普政府都只用最笼统的措辞来处理威慑。他们假设,在冷战时期和冷战后美国占据军事优势的20年间行之有效的做法,将确保威慑在未来依然强大。但是,军事劝阻发挥作用的条件正在发生变化,而这正在削弱威慑的效力。

导致威慑力下滑的因素

01、地缘政治变化

与冷战时期的两极国际体系或冷战之后由美国主导的单极世界不同,当今世界无论在政治还是军事上都越来越多极化。这起码意味着美国试图威慑的对手的数量增加了,威慑失败的几率也因此增加。

向多极化世界的转变在核武器方面尤为明显。冷战结束后,美国和俄罗斯大幅削减核武库,降低了希望成为“核俱乐部”主要参与者的国家的“准入门槛”。这可能为威慑带来难题。例如,长期以来,美国和俄罗斯都认为均势——核力量的大致对等——是其军控协议的一个基本特征,以确保双方在遭受突袭后仍然能保持造成大规模“确保毁灭”的能力,从而增强威慑力。在实际上是两极核竞争的冷战期间,保持均势是可能的。然而,在多极核竞争中,每个国家都与其对手达成均势是不可能的。日益多变的地缘政治环境使威慑变得更加复杂。地缘政治格局和核平衡也许会迅速发生变化,可能对美国的威慑战略构成重大挑战。

02、军事—技术进步

近零失误常规武器的发展表明,至少在某些情况下,这些精确制导武器或许能够替代核武器对付某些类型的目标。这使评估战略军事平衡的工作更加复杂。此外,一些精确作战能力无法与美国匹敌的国家正在部署低当量核武器,以抵消美国的优势。这些发展使常规武器和核武器之间的界限变得模糊。如果美国领导人不考虑对战略目标广泛使用精确制导武器的常规战争可能升级为核战争的风险,美国的威慑可能会被削弱。此外,网络武器的发展,具有高攻击速度的武器和地理上的邻近也给依赖威慑的战略带来重大挑战。

03、新的作战领域

近几十年来,军事竞争在太空、网络空间和海底等相对较新的领域不断扩大。在这些领域中,竞争都偏向进攻。在所有其他因素相等的情况下,采取被禁止行动所需的成本低于成功防御的成本,这就削弱了通过拒止进行威慑的效力。此外,与陆、空、海等更传统作战领域中的大规模攻击相比,在这些较新的领域中迅速确定攻击来源相对困难。这可能会降低在这些领域采取被禁止行动的风险认知,并激励容忍风险的行为者,从而削弱通过惩罚进行威慑的效力。

04、认知科学的进步

了解对手如何进行风险管理是制定有效的威慑战略的核心。其基本假设是,对手的决策者将根据其风险状况理性行事。但认知科学和行为科学的进展表明,在涉及风险的决策中,不能指望人类会理性行事。例如,前景理论发现,人们相对不愿意冒险去获取他们没有的东西,而当涉及到保护他们认为属于自己的东西时,他们更愿意冒险。这看起来似乎会加强威慑。然而,当双方都认为自己处于“损失地位”,从而愿意为了获胜承担相对较高的风险时,问题就出现了。在危机中,双方可能都认为自己处于损失地位。在这种情况下,双方可能都愿意冒非常高的风险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公平和荣誉等模糊的概念也会扭曲决策者的理性计算。社会科学的研究发现,不同文化背景的参与者对成本、收益和风险的计算方式有很大不同。如果他们觉得自己受到了不公平的对待或未受到尊重,他们容易选择双输的结果。如果威慑战略要避免两败俱伤的结果,了解这些因素对于对手领导人决策的影响十分重要。

无论哪个政党入主白宫,美国都有可能继续将威慑作为美国国防战略的核心。为了使威慑战略适应今天的现实,克雷皮内维奇为美国国防部提出了如下建议:

理解竞争:在冷战期间,美国国防部做出了大量努力来了解苏联领导人如何计算成本、收益和风险,以及他们如何看待战略军事平衡和关键地区的平衡。对这些平衡的净评估可以帮助政策制定者确定薄弱领域和潜在机遇,增强美国防御态势的威慑效果。

重新思考升级动态:当代威慑战略必须在非常不同的环境中发挥作用,这表明有必要更新纵向和横向的升级“阶梯”。梯级标志着冲突强度(纵向升级)或地理分布(横向升级)的飞跃,它们确定了阻止对手升级的重要节点。在更新这些“阶梯”后,可以开始巩固那些需要加强的梯级,以提高威慑力。了解对手如何看待升级对于成功也至关重要。

缩小归因缺口(attribution gap):如果不能及时确定攻击的源头,就有可能破坏基于威胁对侵略者施加及时和不可接受的惩罚的威慑战略。加强情报工作可以改善这一问题。

保留选择余地:在战争特征迅速变化的时代,加之财政管理不善和新冠疫情,国防预算可能会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考虑到威慑手段和方法可能需要作出重大调整,在确定新的防御战略和威慑要求之前,应优先考虑最大限度利用国防部的投资选择。

只要威慑战争仍然是维护国家安全的核心,制定和执行有效的威慑战略就仍然是美国国防部工作的核心。很多趋势表明,建立在威慑基础上的战略越来越难以制定和执行。然而,如果威慑失败,爆发全面战争,美国要付出的高昂代价使下届政府必须致力于确保威慑建立在坚实的基础之上。

本文编译自新美国安全中心网站文章The Decline of Deterrence,作者:安德鲁·克雷皮内维奇(Andrew F. Krepinevich Jr.)。

发布时间:2020年09月17日 来源时间:2020年09月17日
分享到:

留 言

智库新闻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