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智库新闻

兰德公司分析美国际影响力下降原因

作者:   来源:上海美国研究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报告摘要如下:

美国的国际影响力是指,在追求国家政策目标的过程中影响其他国家和社会的行为的能力。本报告用两种方法来衡量美国的国际影响力:第一种是分析外国公众对美国的尊重和信心的相关民调数据;第二种是分析美国外交政策取得的重大成就。

正如摩根斯坦利的鲁奇尔·夏尔马(Ruchir Scharma)所言,一个国家的硬实力主要可以从经济和军事层面分析。按照这两个方面的指标,近几十年来,美国在全球的影响力并没有显著下降。美国在军事上的支出比所有可能的对手加起来还要多。在过去四十年的大部分时间里,美国一直引领着世界发达经济体的经济增长。美国私营部门展现出巨大的、在某些情况下日益增长的国际影响力。

虽然美国的硬实力(体现在其经济和军事实力上)在很大程度上没有减弱,但它的软实力,即维持他人信任、激发喜爱之情和鼓励他人效仿的能力,明显下降。过去几十年的民调数据显示,外国公众对美国的尊重和信心显著下降,尤其是在那些华盛顿长期指望能效仿美国的国家。

外国民众对美国的好感和信心下降

首先,在大多数国家,人们对美国的好感和信心在小布什执政期间急剧下降,在奥巴马时期有所改善,但之后再次下降。

比如,自2017年以来,全球有更多的人认为美国对自身安全构成的威胁比中国或俄罗斯更大。2013年,23个国家中只有四分之一将美国视为对本国的威胁,2017年,这一数字大幅跃升至38%,2018年升至45%。

 

皮尤调查显示,2017年和2018年,相较于中国和俄罗斯,更多的人认为美国是本国面临的威胁。来源:兰德公司网站

此外,在德国、法国、意大利和英国开展的民调显示,人们对美国信心的下降一直持续到2020年。对于华盛顿和北京哪个是更重要的合作伙伴,德国有37%的人选择美国,36%选择中国;另一项调查询问法国人哪些国家最适合应对未来几十年的挑战,只有3%的人选择了美国;在一项调查中,36%的意大利人认为意大利应该重点与中国发展密切关系,而只有30%选择美国。

美国的外交政策成就减少

在追求政策目标时,实力会转化为影响力。为了衡量美国影响力水平随时间的变化,报告考察了美国自二战后崛起为全球大国以来,其外交政策每年取得了哪些成就。被纳入“成就”范畴的是符合下列条件的美国行动:通过塑造全球规范、建立国际机制、阻止侵略、减少核冲突风险、推动全球舆论和促进广泛的经济增长,为一个更和平、更繁荣的世界做出了持久的贡献。报告还纳入了重大失败(即在当时看来很重要但几乎没有产生持久影响的举措)以及本可以产生巨大影响但后来被放弃的举措。

报告认为,杜鲁门和艾森豪威尔各取得11项重大的外交政策成就,肯尼迪和约翰逊总共有8项,尼克松和福特总共有6项,卡特有6项,里根和老布什各有7项,克林顿有8项。相比之下,截至目前,本世纪的几位总统,小布什、奥巴马和特朗普总共只取得5项重大成就。因此,1945年至2000年,重大成就的年均增长率大约是每年一项,而自2001年以来,这一数字已降至每四年一项。

尽管对“重大”的定义不同可能使这个列表扩展或缩小,但最终结果很可能遵循相同的模式。小布什陷入了无休止的阿富汗和伊拉克冲突,以及更广泛的“全球反恐战争”。奥巴马本可以产生重大影响的外交政策举措几乎都被他的继任者推翻。特朗普的主要外交举措尚未取得成效。朝鲜可能会放弃核武器,伊朗可能会停止其邪恶的行为,阿富汗的敌人可能与美国达成持久的和平协议,与中国的贸易逆差可能会缩小,但截至目前,这些结果都不太可能出现。

美国影响力减弱的原因

美国影响力减弱的原因一直是热门话题。观察人士给出了各种各样的解释。一种分析认为,美国国际影响力下降的原因是,国内分歧加剧,公众对美国积极参与国际事务的支持减弱;一些人批评21世纪的美国外交政策过度依赖武力,追求不切实际的目标,缺乏战略一致性;还有一些人指出,美国的影响力受到越来越多的外部限制。

所有这些解释都有一定道理,但全球力量平衡的转变似乎是最难令人信服的解释。二战期间和之后,苏联实力增长在整个冷战期间都是美国取得成就的动力,而不是美国缺席的借口。自那以后,中国是唯一一个变得更加强大的挑战者,但这更多是一个关乎未来的问题,而无法解释过去20年美国政策遭遇的挫折。

“9·11”事件、全球反恐战争、未能稳定阿富汗和伊拉克局势、伊朗核计划、经济大衰退、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崛起、叙利亚和利比亚内战以及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中国在这些事情上都没有责任,中国也没有阻碍美国为应对这些挑战作出努力。

对美国影响力下降的最佳解释似乎是傲慢招致报应。冷战获胜让美国觉得自己无所不能。在接下来的十年里,第一次海湾战争的胜利、巴尔干半岛局势的稳定以及经济的繁荣加强了这种无所不能感。“9·11”恐怖袭击的刺激、塔利班的迅速垮台和“基地”组织的分散促使美国领导人发动了一场全球反恐战争,采取了先发制人的政策来对付核扩散者,入侵伊拉克,并宣布要把伊拉克变成中东其他国家的民主榜样。这些多重任务使美国不堪重负。没有一项任务令人满意地完成。

这种成功、自负、过度扩张、失败和撤退说明了国内政治、外交政策和外部事件如何相互作用削弱美国的影响力。但这些因素并不能充分解释美国影响力为何大幅下降。

过去二十年,基于规则的国际体系发展速度放缓,甚至开始出现倒退。小布什撤回了克林顿对建立国际刑事法庭的《罗马规约》的签署、废除了《反弹道导弹条约》、退出了《京都议定书》。特朗普一直在稳步削弱战后秩序,他认为,在美国忙于支撑国际体系、保卫全球公众的同时,美国的伙伴和对手却在“搭便车”、渗入美国市场。

相当数量的美国人已经开始感到自由主义国际秩序对他们没有意义,他们未能分享国内和全球进步的果实。而且,自1980年以来,美国人的收入增长分配极不均等。在过去几十年里,大多数美国人生活水平的提高已经放缓甚至完全停止,这粉碎了人们在二战后经济繁荣的三十年间形成的经济将持续繁荣的期望。

文化焦虑也助长了反全球化态度,但几十年的工资停滞、收入差距扩大和社会流动性下降更能解释“美国优先”立场的吸引力,这种立场否认国际社会的存在,并将所有的对外往来视为交易。对全球化的抵制绝不限于美国,但鉴于美国一直是当前全球秩序中最重要的单一支柱,美国的背叛将产生特别重大的影响。

补救措施

由于导致美国国际影响力下降的因素是多方面的,因此美国需要采取多种补救措施。

为了重新获得国际伙伴的合作意愿,美国领导人需要再次将美国的利益与世界其他国家的利益结合起来;需要实行有力的治国之道,采取谨慎的政策,追求可实现的目标;需要展示历届政府的政策连续性,因为持久的成就很少能在一届总统任期内得到巩固。

具体而言,首先,需要做更多的工作来说服怀疑者,让他们相信为一个更和平、更繁荣的世界而努力,不仅符合美国的利益,也符合他们的个人利益;其次,争取公众对建设性国际参与的持续支持需要跨党派合作,否则,下任政府总是会扭转前任的政策,抹去前任的成就。

本文摘译自兰德公司网站报告The Lost Generation in American Foreign Policy: How American Influence Has Declined, and What Can Be Done About It。译者:沈凯麒

发布时间:2020年09月17日 来源时间:2020年09月16日
分享到:

留 言

智库新闻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