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人物新闻

沈大伟: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中的中国

作者:沈大伟   来源:中美聚焦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作者:沈大伟(David Shambaugh),乔治•华盛顿大学艾略特国际事务学院席格尔亚洲研究中心教授、中国政策研究项目主任,曾任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研究院荣誉客座教授。

2020年的美国总统选举进入最后60天倒计时,尽管有新冠疫情掣肘,但竞选强度已明显加大。两位候选人都在忙着宣传他们各自钟爱的政策。当你听这些候选人讲话,或者浏览他们的网站时,你马上会发现,与国际问题相比,国内问题才是他们的议程和美国人民关注的重点。外交政策仍然(不幸地)相对缺失,而它出现时,当日话题往往是中国。

唐纳德·特朗普在四年前曾把抨击中国作为竞选活动的一个核心,这确实引起了公众的共鸣(尤其是在中西部各州)。很可能正是这个有分化作用的问题,让人们把选票投给了他。四年前的胜利优势微弱,而特朗普和他的顾问们知道(希望),这种情况会再次出现。

这一次,特朗普可以把他四年来的对华强硬立场当作“积极因素”,以拉拢美国心脏地带、农民和工业基本盘,而不再是利用中国来倒苦水。确实,特朗普在这方面是可信的,他是美国历史上对中国最强硬、最对着干的总统,他的做法与两党对中国的怀疑看来是一致的。

特朗普针对中国出台了各种惩罚政策,几乎涵盖到所有问题领域。贸易方面,他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前所未有的关税,并将一些中国公司列入商务部的“实体清单”,禁止它们在美国国内或者与美国做生意。办公室设在财政部的跨部门实体——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已经大大收紧中国投资的许可类别,财政部也正式把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

美国国务院采取了各式各样的行动:下令关闭中国驻休斯敦领事馆;要求中国官方媒体和在华盛顿的孔子学院总部注册为“外国使团”;限制中国外交官的行动自由,要求他们在访问包括大学在内的各类机构前通知国务院。在北京通过严厉的香港国安法后,国务院还撤回了先前给香港的特殊优惠。国务卿迈克·蓬佩奥一直是内阁部长当中一马当先的最直言不讳的鹰派,而在今年夏天,其他一些主要官员也协调一致地对中国发出严厉批评。

司法部已经启动一项内容广泛的“中国行动计划”,旨在反击中国的情报收集和间谍活动、对技术和知识产权的盗窃,以及其他对美国国家安全的威胁。FBI局长克里斯托弗·雷表示,FBI也加强了针对中国的反情报行动,大约每11个小时就会启动一宗新案。国防部已经全面加强美国对抗中国的军事能力,这与国防部认定中国对美国构成最全面、最长远的威胁是相称的。教育部加强了对与中国有往来的美国大学的监督,并与国务院一道采取措施,禁止中国学生在某些领域学习。其他行政分支也采取各自的措施,打击中国的“影响力活动”。此外,美国国会也制定自己的“对中国强硬起来”立法,并对政府的行动给予广泛的支持。

特朗普针对中国的一长串行动,让他在大选中拥有“对华强硬”的可信度。根据皮尤研究中心8月13日的民意调查,只有26%的美国公众对中国有积极看法,所以特朗普的对华政策也许会成为他竞选的一个真正优势。可以肯定的是,外交政策不太会是优先考虑的问题,但在一定程度上,中国是占据前排和中心位置的。在这方面特朗普有优势。

在中国问题上,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面临与特朗普的艰苦斗争。首先,他的整个职业生涯都与前几届政府奉行的“接触模式”密切相关,特别是他担任奥巴马的副总统期间。这段时期内,拜登与中国的国家领导人有过大量互动,在奥巴马时期(或之前)的记录中,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他曾敦促对中国采取更强硬的政策。为了利用这一点,特朗普的一个政治行动委员会一直在搞“北京拜登”的媒体攻势。

鉴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过去对中国的友好态度,他现在要转而批评中国和其领导人并非易事,虽然他在民主党初选辩论中对其进行了严厉指责。但经过初选阶段的几次早期失误,如他曾说中国并不是美国的竞争对手,拜登已经在努力寻找自己在中国问题上对抗特朗普的“比较优势”。拜登尚未发表任何系统或全面的讲话,就中国问题阐明自己的立场,这对他成为候选人是有很大帮助的。除了批评中国盗窃知识产权和伤害美国的制造业基础,他不曾对中国发表过多言论。目前不清楚他的竞选团队为什么还没有着手这样做。拜登的竞选团队中有许多资深的中国问题专家,他可以在很多方面提出对华政策。即使立场与特朗普没有太大不同,他也可以出来说,中国已经构成了一系列跨党派的挑战,需要两党合作来解决(拜登在整个职业生涯中一直倡导两党合作)。

如果拜登在哪个领域可以与特朗普对抗的话,那就是与盟友、伙伴和其他国家合作反击中国在海外的“恶性行为”。世界上许多国家都对中国的行为日益感到不安,一些国家已经成为北京实施“惩罚性和操纵性行为”的对象。特朗普的“美国优先”单边主义十分不幸地将矛头对准了美国的盟友和伙伴——其中许多国家本可以在一些与中国有关的问题上成为反击联盟的一员。说到外交政策,重建美国的联盟和伙伴关系,促进民主并实行“基于价值观”的外交政策,这些是拜登的标志性优势之一。还有什么地方比中国更好拿来开刀呢?

因此,随着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的展开,让我们仔细观察两位候选人如何处理中国问题。拜登有自己该做的事,特朗普能否利用好其政府的记录,则还要拭目以待。

注:文章部分内容有删改。

发布时间:2020年09月20日 来源时间:2020年09月18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人物新闻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