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热点新闻

金斯伯格身后各方势力纷纷登场:叛变、弹劾、暴动……大戏将开演!

作者:圣地呀GO议事厅   来源:圣地呀GO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在9月18日,自由派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突然去世,无疑于在美国政治中引爆了一颗核弹。金斯伯格也自知自己去世可能会带来的惊涛骇浪,在病床上向孙女读出一项声明,她“热切希望,我(的职位)不会在新总统上任前被取代”。

但很遗憾,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她的身后,俨然已经“山雨欲来风满楼”。

 

特朗普:女性保守派是首要人选

在金斯伯格去世之前,特朗普已经任命了两名最高法院法官,将最高法院的保守派和自由派的比例倾斜为5比4。他在周六表示,将寻求“毫不拖延地”提名一名保守派替代者,并表示女性将是他名单中的首要人选。

特朗普说, “我们被安排在这个重要的位置上,有这样的权力,为如此自豪地选举出我们的人民做出决定,其中最重要的决定一直是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的选择。”

据透露,两名美国上诉法院女法官古巴裔芭芭拉‧拉戈亚(Barbara Lagoa)和保守派天主教徒艾米‧科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成为特朗普的大法官提名人热门人选。

 

现年52岁的拉戈亚是前佛罗里达最高法院法官,于2019年9月由特朗普提名进入第11巡回上诉法院。在此之前,她在佛罗里达最高法院度过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在那里她是第一位拉丁裔法官。此前,她在佛罗里达州中级上诉法院担任法官十多年。

现年48岁的巴雷特是七个孩子的母亲(其中两个孩子是收养的海地孤儿,最小的孩子有唐氏综合症),她曾是印第安纳州圣母大学法学院的法律学者,特朗普于2017年将她任命为位于芝加哥的美国联邦第七巡回上诉法院法官。巴雷特的争议较多,因为她拥有强烈的保守教派观点。

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共和党人米奇‧麦康奈尔表示,特朗普的提名将在参议院获得投票机会,以完成任命。在金斯伯格大法官去世后数小时,他承诺,无论特朗普先生挑选谁来取代她,都将获得确认投票。他在一份声明中说:“特朗普总统的提名人将在美国参议院的会议上获得投票。”

 

如果特朗普如预期的那样选择一名保守派法官继任,则最高法院的保守派将拥有“6:3”的压倒性多数,这一点有可能导致在诸如堕胎、LGBTQ权益及移民等议题的表决上,出现有利于保守派的结果,从而使美国的司法根基在意识形态上右移。

如果说今年选前有“10月惊奇”,金斯伯格之逝就是最大的惊奇,让特朗普和共和党获得反攻机会,并可能在今年的总统大选前激发保守派选民的空前狂欢和投票热情。

拜登:煽动共和党人“叛变”

在听到此消息后的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首先“坐不住了”。当地时间18日晚,拜登表示接替金斯伯格的大法官人选应该由11月3日总统大选的获胜者提名。

他说,“如果唐纳德-特朗普赢得大选,那么参议院就应该在他的选择上继续前进,并公平地权衡他选择的提名人。但如果我在这次选举中获胜,特朗普总统的提名人应该被撤回。而作为新总统,我应该是提名金斯伯格大法官继任者的人,这个提名人应该在参议院得到公平的听证。”

但同样打脸的是,拜登在2016年极力支持在奥巴马在选举前填补大法官斯卡利亚空缺,此次也一样被指责为“双标”。

 

拜登还呼吁共和党参议员“背叛”特朗普。拜登在费城国家宪法中心发表的演讲中敦促“少数”关键的参议院共和党人“遵循你们的良心”,不要在总统大选前通过参议院“硬塞”一个最高法院的提名人,并表示此举相当于“滥用权力”。

截至周日,已经有2名女性共和党参议员站出来反对在大选前接受大法官提名。

第一个表达不支持立场的是缅因州共和党参议员苏珊-柯林斯,目前她的连任竞选正面临极大的困难。第二个是来自阿拉斯加州的丽莎-穆尔科斯基,她在2016年也曾持同样立场反对奥巴马。

共和党人目前在上议院对民主党人拥有53比47的席位优势。民主党还需要再争取到两名共和党人“叛变“,才有可能克服兼任参议院议长的副总统迈克-彭斯在平局时的关键投票,阻止特朗普提名大法官。

奥巴马:当年他们不是这样说的

2016年,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安东宁·斯卡利亚去世后,共和党领导的参议院拒绝审议由时任总统奥巴马总统提名的梅里克·加兰德来填补职位空缺。当时,斯卡利亚去世时距离大选还有“将近10个月”时间,参议院表示,当年是选举年,因此不应该举行相关听证会。

 

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引用当年阻止他的麦康奈尔的话表示,金斯伯格的职位空缺要到11月美国总统大选后才能填补。

奥巴马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四年半前,当共和党人拒绝就梅里克·加兰德举行听证会或进行投票时,他们提出了一项标准,即参议院在新任总统上任之前不应该就最高法院大法官的空缺职位举行相关听证会。”

奥巴马指出,由于本次大选投票已经拉开序幕,因此,现在共和党参议员应该被要求采用该标准。法院在现在和未来几年所面临的问题都太过重要了,以至于法院职位空缺不能通过不为人知的程序来解决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拜登在去年12月爱荷华州举行的一场竞选活动中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表示,如果2020成功当选,或将提名奥巴马为最高法院大法官。如果这一幕得以实现,奥巴马将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二位担任最高法院大法官的美国总统,上一位还要追溯到在1909年至1913年任美国总统的塔夫脱(William Howard Taft),在卸任总统职位后,塔夫脱又于1921年被任命为第十任最高法院大法官。

但最新消息称,在当前的政治环境下,拜登已经改变主义,打算任命一个黑人女性为最高法院大法官。

民主党人:弹劾、改革大法院、造反

9月20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被问在美国大法官新人选的问题时,不否认会不会通过弹劾特朗普或司法部长巴尔,来拖延时间阻止共和党确认新大法官人选。“我们有其他的选择,不排除任何可能性。”佩洛西说。

 

她称金斯伯格的继任者必须坚持对“人人平等、机会和正义”的承诺。

民主党激进派“四人帮”的女议员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特兹(AOC)甚至表示,民主党应该考虑扩大最高法院大法官人数,不仅仅只有9名法官,要增加自由派法官来重新组合最高法院。

众议院司法机构主席杰里-纳德勒周六也在推特上说,”如果在新的参议院和总统上任之前强行通过提名人,那么新上任的参议院应该立即采取行动扩大最高法院。”民主党代表乔-肯尼迪三世说,“如果共和党在2020年举行投票,我们就在2021年扩大法院。”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民主党人要对最高法院动手了,美国媒体Axios指出,民主党人甚至考虑在美国国旗上加两颗星,通过推动华盛顿特区和波多黎各建州的方式,为最高法院增加两名大法官,把最高法院法官人数一下变成11个甚至更多,这样可以摊薄目前共和党保守派法官的人数优势,是目前最有效的逆转手段,但当然,想要实现的难度非比寻常。

另外,还有怒火中烧的高调左派人士在社交媒体上发帖暗示要进行“暴力起义”。

前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主持人雷扎-阿斯兰对他推特上29.3万名追随者说,“如果他们想取代金斯伯格大法官,我们就烧掉所有的东西。”政治评论员劳拉-巴塞特说,“如果麦康奈尔把新法官硬塞进去,就会暴动。”

发布时间:2020年09月21日 来源时间:2020年09月21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