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它必不可少”:微信禁令下,中美对峙影响个人生活

作者:DAISUKE WAKABAYASHI, CECILIA KANG, KELLEN BROWNING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近五年来,朱丽叶·沈(Juliet Shen,音)94岁的祖母每天以同样的方式开始上海的一天:向分散在世界各地的40个子女和孙辈发微信消息。

“大家早上好!”她写道。

分别居住在中国、美国和中美洲的家人每次都报以一连串的热情响应。27岁的朱丽叶·沈住在布鲁克林,她和在中国的父母以及在尼加拉瓜的兄弟还有其他的微信聊天群,分享日常饮食和其他日常琐事。

上周五,朱丽叶·沈自己召集父母和兄弟开家庭会议,讨论了美国政府限制在美国使用微信的计划。微信是一个非常受欢迎的即时通信服务,是许多美国人与中国的家人朋友保持联系的生命线。朱丽叶·沈说,听到关于微信的消息时,“我觉得特别泄气。这是我和家人保持联系的唯一而且最简单的方法。”

对许多人来说,美中近年来不断升级的紧张关系基本上一直是个深奥的问题,似乎主要是官员们在关税等政策和半导体等产品方面的争吵。但美国政府在周日午夜将中国的微信和另一款应用TikTok从美国应用软件商店下架的命令,已让这场斗争对数百万人来说变为直接涉及到个人。

由于新冠病毒大流行导致的旅行限制,美国人已不能去中国,有关微信的争吵正在危及一种重要的沟通方法。虽然商务部上周五的行动主要针对微信手机客户端应用的新下载,以及微信的转账与支付能力,但是那些手机上已经有这款应用的人可能会看到服务质量随着时间的推移下降,因为他们将无法下载改进功能和安全性的软件更新。

特朗普政府的做法进一步让美中数码系统脱钩,让互联网越来越碎片化。美国正在采取中国长期以来对希望在中国运营的外国技术公司施加的那种排他性限制。在世界大部分地区占主导地位的Facebook和谷歌不能在中国提供服务。Twitter也被中国屏蔽。

微信是中国的腾讯旗下无所不能的社交网络平台,也是连接中美两个数字世界的最后几座主要桥梁之一。

“美国的做法是直接照搬中国那一套,”旧金山风险投资公司基组风投(Basis Set Ventures)的创始合伙人兰雪棹说。

兰雪棹出生在中国,每年去一次中国。她说,中美两国的互联网体验截然不同已经好几年了,但最近的升级达到了“一个新水平”。她说,她本人在中国有不少家人,包括一些上了年纪的亲戚,他们都会用微信,而且不准备转为使用别的新服务。

“像我这样的人不可能不用微信,”她说。“它必不可少。”

她还说,她打算用虚拟专用网络(简称VPN)继续在美国使用微信,VPN可以掩盖用户的真实位置,也是中国用户使用谷歌、YouTube和Facebook的常见做法。

虽然特朗普政府针对中国企业字节跳动旗下、制作网上疯传视频的应用TikTok的禁令已被广泛报道,但商务部称,针对TikTok的全面禁令不会在11月12日之前生效。TikTok正在与美国软件制造商甲骨文等公司进行交易谈判,这可能会让其免遭封锁。

这意味着禁令对微信用户来说后果更严重。17岁的林赛·卢珀(Lindsey Luper)家住新泽西州中部,她有TikTok和微信。她说,她的家人用微信给在中国需要经济支持和食物的亲戚寄钱和罐装食品。她说,无法使用微信“非常可怕”。

虽然她喜欢用TikTok,但她说,不能用微信的事情更让人苦恼。

“这就像是比较你手机上的游戏和短信应用,”她说。“如果这两款应用都被禁了,显然其中一款是你和生活中几乎所有人交流所必需的。另外那款被禁虽然很不幸,但它完全不是必需品。”

为了阻止微信禁令的实施,一个自称为美国微信用户联合会的组织向旧金山联邦法院提交了一份动议,要求法院临时停止该禁令的实施。

也有些人说,他们正忙着寻找微信的替代品。新泽西州泽西城 29岁的居民华思睿(音)告诉在中国的家人和朋友注册腾讯旗下的另一款即时通讯应用QQ。他也打算使用苹果的FaceTime与在中国的父母视频聊天。但他说,使用微信的体验很难复制,他有2000多名微信联系人。

每个周六的晚上,华思睿住在江苏省的父母都会给他发微信,与他们唯一的孩子用微信进行一个小时的视频聊天。在最近的聊天中,他们警告他不要出门,外出一定要戴口罩,因为美国的新冠病毒感染率在上升。这和今年年初正好反过来,他说,那时候是他警告在中国的父母不要出门,因为当时中国的感染率比美国高得多。

他说,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微信是一条特别重要的连线。华思睿白天总是打开台式机上的微信应用,不断接收几十个中国朋友发来的信息。他用手机上的微信应用来看滚动的朋友圈动态,类似于Facebook的时间轴,让他随时了解朋友们在干什么。

美国的其他微信用户也靠这个服务与客户保持联系或维持重要的文化传统。

53岁的虹·艾伦(Hong Allen)在美国盐湖城的营养和膳食补充剂公司优莎娜健康科学公司(Usana Health Sciences)工作,该公司在中国有业务。她的大多数客户都在中国,她用微信与他们联系。现在,她担心她会失去微信上的所有联系人。

“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家住华盛顿州温哥华的艾伦说。“我怎么谋生呢?”

家住匹兹堡的43岁的王华锦(音)用微信给朋友和家人发虚拟红包,红包是中国人在特殊场合或节假日赠送礼金的传统方式。她说,美国对微信的禁令将阻止这种微小但很有意义的表示。

“这只是一笔很小的钱,大概平均每人50美分,但这是一个传统,发红包让我觉得自己和传统是相连的,”王华锦说。

朱丽叶·沈说,她和家人决定用电子邮件和Skype作为通讯工具,这是他们在微信成为日常工具之前使用过的。她还说,中美之间的争吵也在慢慢地给她的家庭制造麻烦。

她说,她的父亲是美国永久居民,六个月前在前往中国途中被美国运输安全管理局(Transportation Security Administration)官员扣押,他的笔记本电脑被没收。她的父母自1980年代以来一直在美国生活,他们那次旅行是为了去北京和上海照顾年迈的父母。现在他们担心回美国会遇到困难。

“这是一个艰难的选择,”沈女士说。“他们感到有宣布效忠的压力。感觉无论我们做什么都会受到惩罚。”

 


Daisuke Wakabayashi驻旧金山报道科技类新闻,主要负责谷歌和其他公司。此前,他在《华尔街日报》工作了八年,起初在日本担任驻外记者,后来驻旧金山报道科技。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他 @daiwaka。

Cecilia Kang现驻华盛顿,负责报道技术和监管政策。在为《华盛顿邮报》报道科技和商业10年后,她于2015年加入时报。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她 @ceciliakang。

Kellen Browning是湾区的一名科技记者,报道视频游戏产业和一般科技新闻。他毕业于波莫纳学院,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他@kellen_browning。

翻译:Cindy Hao

发布时间:2020年09月22日 来源时间:2020年09月21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