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邓聿文:中美应藉由可合作领域积累信任

作者:邓聿文   来源:三策智库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尽管中美进入新冷战得到多数人的认可,双方官方和民间的交流管道基本中断,但并不意味中美在所有的领域不能接触和合作,或者将来没有合作的空间。当年美苏在冷战期,为阻止战争在双方之间发生,也在某些领域开展起了有限合作。中美此轮对抗的广度和幅度超过苏美冷战,但现在也处于全球化时期,不管人们对全球化的走向有怎样的看法,全球化不会也不可能在一夕间骤然消失,当下及可见未来全球需要大国尤其像中美这样的主要大国合作的事很多,这就客观上限定了中美新冷战的边界。

自7月以来,中国外交部门几位高级官员,包括中央外事主任杨洁篪、外长王毅和副外长乐玉成先后发表文章或接受专访,向美方发出缓和信号,列出了合作、对话和管控清单,表达了合作意愿。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国安顾问奥布莱恩等高官虽然在不同场合攻击中国,但美国国务院也不是在一切领域拒绝跟中方对话。7月22日,美国常务副国务卿比根代表国务院在国会众院外交委员会作证,详细介绍了美国当前的对华政策,包括可能的合作领域。

根据有关专家梳理的比根国会作证内容,国务院认为美中在以下七个领域还有磋商余地:(1)核武器的能力和使用的战略稳定,(2)对新冠病毒起源和传播的调查,(3)朝鲜半岛无核化及之后的和平与发展,(4)和平重建阿富汗,(5)打击毒品的国际生产和贩运,(6)寻找和归还美国在二战、朝鲜战争和越战中阵亡或失踪的官兵的遗体,(7)平衡和对等的经济政策。其中,美国愿与中国在三个方面展开合作:一是军控谈判,美国欢迎北京加入美俄军控谈判,世界上三个主要核武国家应该就此展开外交往来和对话;二是朝核问题,美中可以在朝鲜问题上继续深化合作,中国在贯彻制裁和防止朝鲜逃避制裁方面还可以更有作为,美国也会继续就此事与北京协调;三是限制芬太尼的出口,美国继续与北京在控制美国吸食鸦片危机方面展开合作。

在上述三个美国愿意合作的领域,中国已经明确拒绝了第一项军控谈判,因为北京认为中国的核弹头和美俄相比远不成比例,美国要中国加入谈判别有用心,目的是削弱中国的核武装力量及其威慑。但北京也表示,若世界上其他和中国处于同一层次的国家如英法等加入谈判,它也愿意参加。后两项尤其是禁止芬太尼出口,中美至少去年以来一直在合作,连特朗普都把中国芬太尼限制出口作为自己的一项贡献夸奖。

将美国可能的合作清单,和中国提出的合作清单对比,前述专家得出了双方重迭的四个领域,即朝鲜半岛无核化及之后的和平与发展,和平重建阿富汗,打击毒品的国际生产和贩运,平衡和对等的经济政策,这也是双方目前可以合作的领域。

除了这几个涉及中美双方共同利益的国内和国际事项,其实还有一些既与双方利益有关但更是全人类面对的共同问题也需要中美两国携手合作,例如气候变化,恐怖活动等。尤其前者,虽不是一个迫在眉睫(看从哪个角度),可绝对不应忽视的事关人类长远福祉的严重问题,美国加州最近几年都会发生山火,尽管起火不一定是自燃引发,但天气异常干燥也让灭火变得困难,特朗普否认加州山火有气候变暖的因素,这有待科学验证,但气候变暖对人类生态和环境产生威胁并且已经导致生态灾难,这得到越来越多科学家的赞同,也成为不争之事实。

人类的命运和共同利益也许和中美双方隔得有点远,还不足以使它们坐下来谈,然而,如果双方无休止地对抗下去,首先受到伤害的是两国人民和各自的国家利益,这是毫无疑义的。美国也许从美苏冷战中得出经验,即使和中国打一场类似美苏长达几十年的冷战,美国的利益也不会受太大损害,最后中国可能会步苏联后尘。的确,美苏冷战以苏联崩溃和社会主义阵营瓦解而告终,美国在这过程中似乎没受太多损害,相反,通过冷战战胜苏联,成为世界唯一霸主,国力空前强大。但好运是否会再次眷顾美国,历史是否会简单重复,现在谁也预判不了。此乃因为,美苏冷战是两个集团的对抗,双方除了外交政治和军事外,其他方面尤其经济基本不发生交集,且冷战的代价可以在双方各自的阵营转嫁和消化。可美中新冷战与此有很大不同,至少目前它不表现为两大集团的对抗,鉴于美中各方面都互相交集和缠绕,利益高度重迭,强行脱钩的代价只能且首先由双方来承担,如果这个过程很长,那么脱钩的代价也就越大。从这个角度看,美中新冷战实质是一种双输,最后比的是谁能够承受代价。鉴于中弱美强,对中国的损害表面看要大于美国,但这不是说美国的损害可忽略不计。疫情就是镜鉴。如果双方不在疫情期间对抗,而是携手合作,或许美国的疫情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至少特朗普政府和中国的新冷战对抗疫是有影响的。

中国有句古话,冤家宜解不宜结,中美已经结成冤家了,双方缺乏基本善意和信任,互相看对方不顺眼,都用放大镜紧盯对方的一举一动,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到了这种风声鹤唳的地步,是没办法建立起基本的互信的。这个过程当然是一步步走过来的,现在来分清谁的责任大谁的责任小虽然不是没意义,但在善意稀薄甚至毫无善意的情况下,不妨将双方过去的恩怨清零,谁也不欠谁的,为着两国人民和人类共同的福祉,双方从一些可以合作也必须合作的领域开始,慢慢地积累善意,培育互信,寻求一个双方都可接受的解,建立起一种新的打交道的规则。

前述专家梳理出的中美可以合作的四个领域,就是现在双方最大的交集,但要有意愿去推进。朝核和阿富汗的和平问题,都发生在中国周边,涉及中国的战略安全;美国也不是局外人,它们对美国的国家安全也关系重大。双方在这两者上,目的也有一致性,即确保半岛和阿富汗的和平,防止核扩散和恐怖主义。打击国际毒品的生产和贩运,对于中国期待美国增加对华善意,眼下尤其必要。美国是芬太尼的受害者,一些中国的不法商人把制造毒品的化学和医药原料运入美国,之前中国政府应美国的请求限制芬太尼出口,在这方面,中国可以做得更好,配合美国铲除鸦片危机,让美国政府和人民看到中国的善意,并不是对美国事事一味抵制,而是努力帮助美国摆脱毒品控制。经贸问题事关两国大局和利益,虽然新冷战是从经贸开始,但经贸也是维系双边关系没有走向完全破裂以及双方官方可以对话的唯一领域,尽管它也在缓慢脱钩。前不久双方的经贸团队确认了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有效性,双方表示共同推进该协议得到落实。在两国关系自由落体的状况下,能做到这步,已相当不容易,说明双方还有着基本的理性。既如此,下一步在经贸问题上就不要轻言脱钩,照顾好彼此关切,特别在美方在意的贸易平衡和对等上,找出双方共同接受的办法。

虽然是可以合作的领域,但肯定也不会一帆风顺,仍会有很多矛盾、纠纷和争吵,这都不是大问题,只要双方大方向一致,意在维护两国关系,矛盾是能够克服的,可以找出双方的共同点,慢慢地一点一点积累善意,培植信用,把这个共同点做大,形成一个新的可交往的规则。然而,现在的状况是,走出第一步非常难,双方的关系已经被毒化,台面上的领导人和背后的利益集团,更多是想着如何把对方打倒,而非重建信任。

(作者邓聿文是中国战略分析智库研究员)

发布时间:2020年09月28日 来源时间:2020年09月17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