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专稿
当前位置:首页>互动>本站专稿

王黎:中国与欧盟的合作势在必行

作者:王黎   来源:中美印象   放大  缩小

2020年10月伊始,全球颇为热闹,同时也出现了惊悚新闻。中国举国欢庆双节(国庆节与中秋节)的氛围可谓是“莺歌燕舞”。同样在1-2日,欧盟在两天的峰会上讨论了相关议程,其中包括就如何加强欧盟单一市场运作及数字化转型、协同抗击疫情,尤其是加快经济复苏及加强欧盟具有战略意义产业的自主性和全球竞争能力,实现可持续绿色发展等达成共识。然而,最引人瞩目的当属来自美国的爆料新闻:一直对新冠病毒的威力嗤之以鼻的战神总统特朗普及夫人被确认感染。尽管各种相关猜测纷纷出台,但有一点是不言而喻的,即美国在全球的实力与影响依旧如故。无论是美国公开的医疗水准还是未公开的医治手段,都会稳定并治愈美国第一夫妇的病情。

面对不久即将开始的美国总统大选,其结果无论是谁入主白宫,美国政府都不会很快改善中美关系。对此,中国需要在外交战略上进行必要的调整并着实提出具体的举措。首先,中国仍将面临前所未有的外部压力或曰“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带来的不确定性。随着中国实力与影响力的急速提升,中国在对外出口方面将继续面临相关的贸易规则和权利纠纷。由此引发的是西方国家对中国某些高科技产业的全方位围堵,甚至对其实施极限封杀。其实,这已不是新问题。早在70-80年代,日本对中国的技术出口就有严格的限制。美国在国防技术与知识产权方面,更是从未表现过一些人渲染的“夫妻关系”之程度。倒是欧洲国家(例如德国、意大利等)在技术开放和研制上较为慷慨,而俄罗斯在军工企业和技术转让方面更是中国真正意义上的战略合作伙伴。

其次,由于中国不再被视为发展中国家,其言行和规则遵守的程度会被进一步关注。鉴于各国的政治取向和利益诉求不在一个发展阶段,许多国家、尤其是大国会从传统的“均势”原则而非儒家文化的基因来解读中国的崛起方式。因此,美国及其志同道合的国家会明显支持在亚洲出现“几个而非一个”军事强国。早在奥巴马政府时期,美国军工联合体的主要代言人阿施·卡特(Ash Carter)就直言美国将竭尽全力地支持一个军事上强大的日本。现在美国显然还看好印度甚至越南。同样,在国际组织方面,美国及其友邦也会积极推动构建新的国际机构,从而在现存国际秩序的边缘“另起炉灶”或者淡化中国的参与和影响。特朗普上任之后,他摒弃传统的外交方式,采取粗暴甚至失去底线地做法对中国实施围堵战略,包括更直接的手段—开打贸易战甚至推行中美脱钩。最近,美国政府中的部分官员竟然在和平时期使用历史上罕见的言行公然攻击一个主要大国及其执政党。

基于上述原因,中国在进一步巩固与俄罗斯的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同时,并且深化与巴基斯坦的全天候战略关系的基础上,需要进一步以谨慎、务实和互让的方式加强与欧盟的实质性关系。原因如下:一,欧盟是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人口数量也高于美国。中国已经是欧盟最大贸易伙伴之一,这一地位务必保住。二,今后中国民用高科技和海外投资来源更多的可能是来自欧盟而非北美地区或日本。因此,中国有必要与欧盟尽快达成双边投资协议,彰显中国是负责任和遵守规则的大国。三,鉴于中国和欧盟均提倡多边主义并且强调联合国在国际事务中的作用,中国需要本着更加谦虚和互让的精神与欧盟整体及其各成员国加深多层次了解与合作。由于历史、文化、安全和意识形态等诸多原因,跨大西洋的伙伴关系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组合。中国更需要在国际问题上耐心地赢得欧盟的支持并达成共识。当下,欧洲仍然把中国看作重要的合作伙伴,虽然中欧关系还主要以贸易与经济为主,但是在复杂多变的国际环境下,中欧双方都具备对方需要的能力和特点。值得庆幸的是中欧领导人均有提升双边合作的意愿和需要。

今年9月14日,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与欧盟轮值主席国德国总理默克尔、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共同举行视频会晤。双方就贸易、气候变化和人权等问题进行了具有挑战性和坦率的交谈。习近平明确表示,中欧应该坚持和平共处、开放与合作,多边主义以及对话和磋商,以促进两国关系的健康稳定发展。他同意在年底前加快谈判以达成此前双方设定的投资协议的目标。峰会之后,冯德莱恩表示,“我们非常认真地对待进入中国市场和拆除壁垒的问题。我们想要更多的公平。我们想要一种互惠和公平的竞争环境。”面对今后10年左右时间,中国经济总量可望超过美国,而华盛顿的大佬们将竭力延缓甚至阻止这一趋势发展成为现实。相比之下,欧盟领导人表示不希望自己成为这两个大国之间的战场,欧盟倾向于走中间道路,将中国视为潜在合作伙伴但不排除仍是“制度上的竞争对手”。

鉴于此,中国在与欧盟及其成员国打交道时,更应该持谨慎、务实和互让的态度。首先,欧盟志在成为新世纪的“文明行为体”。无论如何解释这一概念,一个联合的欧盟不会接受来自任何东西方的霸权。对此,中国可以抓住欧盟倡导的多边主义和坚持以联合国为主体的新型国际关系的诉求,寻找更多的合作路径。虽然美国对欧洲国家极为重要且又有根深蒂固的血缘联系,但是欧盟不会像有些亚洲国家那样,对美国的无理要求也显出唯唯诺诺。信奉多极世界格局的欧盟不会接受威权体制,但也同样不会接受美国的霸凌行径。这是中国与欧盟达成共识的基础。与此同时,中国需要在尊重欧盟整体的同时,逐步接受并尊重欧盟每个成员国。那就是对其任何成员国不要使用威胁性语言,例如,不久前出现的捷克风波;或者在欧盟国家媒体上与美国进行唇枪舌战,例如,在波兰媒体的相互对骂。此类不当行为务必杜绝。外交上,中国需要也应该尽量以欧盟倡导的对话来解决问题和纠纷。

其次,中欧处于不同的发展阶段,经济互补与投资合作还有极大的发展空间。这为中国继续接近最新的民用科技留有一定的空间。其实,中欧在技术上的合作已经覆盖了诸多的领域,在“第三方”(如非洲)的合作模式也进入实际操作阶段。此外,双方在非传统安全领域的合作具有更大的潜力,包括在抗击疫情方面的合作。欧盟驻华商会主席伍德克坚持认为,中国与欧盟、尤其是德法意三大国在高新技术、新能源、精密制造和数字化方面已有多年的合作。同样,中国在加深技术合作的同时,进一步相互加强法律和人文的了解。只要中国加深了解欧洲法律与文化,双方的合作前景将巨大无比。言下之意,中国首先对欧盟展现的应该是其“软实力”。

再则,中国在与欧盟打交道的同时,对美国与欧盟的关系更需要耐心应对而非冲动反应。不可否认,欧美关系在近年来已经恶化到了历史上的最低点。此前,欧盟向世界贸易组织(WTO)递交的“40亿美元美国商品加征关税”申请已经得到了通过,欧盟接下来将对美国的飞机、食品、各种服装等产品征收“惩罚性关税”。此时,随着第二季度生产指数的暴跌31.4%,美国的经济发展已经到了艰难时刻。如果中国在这时“严惩”美国,那是绝对的短视行为。毕竟,跨大西洋的伙伴关系存在已久,任何在美国陷入为难之际的落井下石,最终只会导致灾难性的后果。历史上,欧洲人绝不相信“永恒的友谊”或世代友好的神话。基辛格对此也有言在先:“欧洲人习惯于把外交与利益得失联系起来,因此,他们心理上排斥抽象而泛泛的善意承诺。”同样,中国也需要从昔日“一边倒、一衣带水或者中美共生体”的迷信中变得更加成熟起来。

毋庸置疑,中国是全球抗疫期间世界大国中唯一一个恢复经济、进入正常发展的国家。截止9月份,中国制造业PMI指数已经上升到了51.5%。(PMI指数是衡量制造业发展的核心数据,高于50%是良性,低于50%是恶性。)这样,一个经济强大、科技先进、制度开放、法制健全的欧盟无疑是中国走向全面发展所需要的合作伙伴。在国际事务中,稳定的中欧战略伙伴关系与成熟的中俄全面战略伙伴协作关系不仅是世界和平的中坚力量,而且更是中国对抗任何霸权国的制衡力量。
延伸阅读

发布时间:2020年10月05日 来源时间:2020年10月05日
分享到:

留 言

本站专稿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