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王英良:特朗普确诊新冠的政治后果

作者:王英良   来源:FT中文网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10月2日下午,在结束首场竞选辩论后不久,特朗普宣布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当天傍晚在医疗团队的建议下,总统离开白宫进入华盛顿郊外的沃尔特•里德国家军事医疗中心开始隔离治疗,直到10月5日返回白宫。特朗普是继摩纳哥亲王艾伯特二世、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后第三位确诊感染新冠的政要。同作为国家核心政治人物,特朗普患病不同于约翰逊。约翰逊不面对激烈的政治选举压力,而且约翰逊年轻加上英国的影响力相对有限,人们对其健康的担心随着他的痊愈而消失。但特朗普不同,他正处于政治生命的“十字路口”,在关键岗位,敏感时刻,关键月份上“罹患”新冠。这一事件的后果不仅表现在全球股价应声下跌,给跨国公司和投资者带来账面损失,更表现在对美国内政与外交的影响上,形成相应的内外部政治后果。

内政上

表明特朗普执政能力不足。特朗普此前一直主打“经济牌”,力图用诸如减税、贸易战和大规模国际招商所形成的国内经济建设成就来号召选民继续支持,但新冠疫情在美的蔓延,重创了美国经济,这严重削弱了特朗普四年来的“政绩”。疫情在全美的蔓延以及政府低效的控制和高达21万的死亡人数,使得美国多数民众产生对特朗普的失望和怨恨,加大了选民对特朗普的政治不信任。由于宪法规定了联邦与州特殊的政治和财政关系,联邦政府在协助各州防疫上明显不力,疫苗研发推广滞后,特朗普的感染戳破了美国本土“安全”的神话,美国遭受了战争都难以导致的平民死亡,这场“人道主义灾难”实质性地暴露了以特朗普为代表的共和党政治精英执政能力的不足,以及“让美国再次伟大”的不可信。

从“侥幸”到“实锤”,特朗普及其团队不得不更改其原有的竞选计划,并表现出明显的“预防失败”倾向和焦躁情绪。相应地,拜登亦不得不调整竞选策略,回归到国内的疫情治理上。这一突发事件总体上对特朗普的竞选是消极的,除非有重大的利好事件扭转这一颓势,否则任何的“美化”和“语言艺术”都难以解释和掩饰这种“失败”以及特朗普自身执政能力的不足。

10月5日特朗普搭乘“海军陆战队一号”直升机返回白宫,继续“自我鼓励”,并极具蕴味地将口罩脱掉。总统医生肖恩•P•康利博士当天早些时候曾表示,总统还没有“脱离危险”。在依然没有痊愈的现实下,特朗普继续发推称“感觉真的很好!不要害怕新冠病毒,不要让它支配你的生活”。这显然是不顾事实,特朗普依然竭力为之前的“误判”和“大话”圆场。这又招来了民众的回怼,并质疑民众与政治精英用药的“公平性”和白宫防疫的重大失败。这都表明特朗普在治理上的失策所导致的民众不信任。

消极的信号可能暗示消极的政治命运。任何事情都会有一定的预兆。特朗普在制定攻讦对手的计划之际,却严重忽视了自身竞选的核心利益,即保障自身的生命健康安全。在这一点上,拜登比其做地更好,防护更加到位。即使在被确诊前一刻,作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的特朗普仍在质疑戴口罩的功效,并嘲笑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戴口罩。这一点并非是笑话,而是特朗普一直以来的“自负”和“反智主义”(anti-intellectualism)使然。即使特朗普在剩下的时间里能够痊愈,其“难以自保”的形象也很难摆脱民主党及支持其的媒体的攻击和指责。人们要求的并不是完美的总统,但在全球顶级的安全保卫级别和健康后勤保障下依然“罹患”新冠,那就代表总统的大意和失败。这种信号反映的是特朗普性格中致命的“自负”和“缺乏常识”,这一符号可能预示着特朗普随后的“政治滑铁卢”。

推动政治力量的重组和政策调适。特朗普“罹患”新冠大概率会是美国选举政治的一个“分水岭”。因为疫情,特朗普不得不“转攻为守”,回归到像普通人一样的“治病”,不得不优先关注自身身体健康,而拜登可以“转守为攻”。由于新冠病毒在人体内繁衍、演化本身带有不确定性,科学界对其依然难以完全掌控,加上特朗普偏胖且年岁已高,能否痊愈以及是否会复发都是问题。即使痊愈后,白宫以及竞选工作怎么安排又是一个棘手的问题。由于特朗普在一定程度上行动能力受限,美国政界和社会掀起了对总统“意外”后情况的讨论,这包括了政权怎么交接,政策如何延续等。对“意外”的准备已经在微妙地改变美国政治精英的政治态度。为可能的“意外”做准备,作为“影子政府”的拜登及其民主党团队应该在拟定相应的“应急计划”。此外,既定计划的改变还包括蓬佩奥亚洲之行的匆匆结束、提前回国,佩洛西对“接班人”安排的不置可否等。特朗普的病情或许还将改变接下来的总统辩论的安排。对于11月3日的投票日是否会延期的问题,美国政治学教授大卫•瑞德罗斯科(David Redlawsk)教授表示“可能性几乎为零”。这将增加特朗普对选情的焦虑,也意味着特朗普必须在医院中或者痊愈后动用资源“猛补”相应的缺漏。核心政治人物行动的受限将导致竞选过程的改变,以及各政治派别的力量重组和政策调适。

改变美国竞选的主题和方式。要赢得选举必须要有长期的筹划和对优势要素的累积和运用。特朗普长期以来弱化新冠疫情风险,多次公开质疑最简单的诸如“戴口罩”等防疫措施的有效性。特朗普及其竞选团队深刻地明白防疫是其执政的“败笔”,最好的办法是回避。此前,由于金斯伯格大法官突然去世,选举焦点一度从新冠疫情转向了最高法院大法官人选。而特朗普快速提名了女性保守派法官巴雷特,并获得参议院的配合,这使他进一步集结起右翼的支持,带动了竞选的势头。特朗普的团队希望能借此势头,说服民众从新冠疫情中“翻篇”,把焦点转向经济等对特朗普更有利的议题上。犹如大卫•瑞德罗斯科所言:“特朗普的竞选团队最近一直在努力做的一件事,就是翻过新冠疫情这一页,努力把竞选的重点放在其他问题上,就像他在辩论时试图做的那样”。但“人算不如天算”,特朗普的麻痹大意终究铸就了自身的被动,并抵消了其一贯宣扬的“经济”和“外交”成就。在特朗普确诊后,拜登迅速公布了“阴性”的检测结论,大谈“请热爱你的国家”, “现在不是你耍酷的时候,你应该尽自己的义务”,为自己正名。拜登较为敏感且迅速地转向“防疫”正题,呼吁人们坚持佩戴口罩、勤洗手和保持社交距离。拜登接受媒体采访时其妻子敏捷地将拜登拉至“安全距离”,这显然是有意安排,以表明拜登核心团队极强的疫情防范意识。

首场总统辩论分为六个环节,分别对应“人生经历”“新冠疫情”“最高法院”“种族歧视”“经济”“诚信选举”等六大主题。结合历史经验来看,首场总统辩论往往会吸引大量选民关注,尤其是还未做决定的摇摆选民。但事实上,首场辩论秀并未帮助特朗普和拜登形成有力的政治形象设计和竞选策略宣示。起初有优势的特朗普拘泥于愤怒回怼拜登,在剩下的30多天以及随后的两场辩论赛(如果顺利举行的话)中,特朗普和拜登预计会将政策重点转向“防疫”和“国民安全”。民主党前总统奥巴马的“医保法案”或将出现新的转机。

美国是选举社会,选举异常密集。传统的选举离不开演讲、游行、慰问选民、亲民秀、共餐和舞会等。这些都是“群聚性”活动,在疫情时代显然是不合理的。由于疫情,特朗普将不得不减少现场演讲、拉票的安排,尽管特朗普一直试图用传统方式来竞选,比如举行集会和公共活动。主要原因,一是特朗普喜欢以这种形式激励选民,二是向国民发出信号,即美国疫情正在好转,美国已经渡过了疫情困难时期。但这种模式随着他确诊都将改变。这将严重地抵消特朗普善于演讲和公开鼓噪的优势,这种熟练的感官行为模式改变所带来的差异,或将给特朗普带来不少适应性挑战。

外交上

美国政府宣布与国际各方合作抗疫是大概率事件。在全球化时代,任何一国都难以单独完成抗疫。通过这一事件,包括特朗普和拜登在内的两党政治精英可能都会意识到加强国际抗疫合作的重要性,合作抗疫将会成为特朗普和拜登团队的共识以及辩论焦点之一。

美国政府可能会正视中国的抗疫经验和成绩。尽管特朗普力图通过展示对华强硬来突出自身的领导力和外交成果,但疫情暴露了美国的“脆弱性”。中国在“十一黄金周”展现的经济强劲复苏信号将使全球感受经济复兴的希望,中国领导人对特朗普在“恰当时机”的“祝福”也含蓄地暗示了中国值得美国在“抗疫”上学习经验。可以说,环顾全球,在所有人口大国中,中国是唯一有效控制疫情传播的国家,尽管中国付出巨大的代价,并一直遭受美国的怀疑和指责,但现在美国两党领导人再也不能对中国的抗疫成绩视而不见,再不能无根据地自负。承认中国抗疫成绩,正视美国的现实和不足,反而可以有效地成为政治加分项。

减少了特朗普可能通过“激进手段”转移国内矛盾的风险。进入选举季,中国政界和学界有声音担心特朗普在选情不利之际会采取投机“冒险政策”激化与中国的矛盾,而特朗普的确诊则降低了这一风险。特朗普的确诊将使美国政治精英认识到“抗疫”是美国当前最核心的任务,任何偏离这一核心任务的做法都是不切实际、不可原谅的,是对国家利益的违背。正视美国抗疫的不足,集中力量于国内疫情防控,对拜登或特朗普而言都是明智和不二的政治选择,也是聚拢选票的核心举措。

未来的变量

特朗普的健康走势

显然,10月5日即返回白宫工作的特朗普依然是病毒携带者,只不过是用先进药物暂时抑制了病毒的发作,其健康依然没有脱离“危险”。但特朗普为了自身的政治生命而不顾“自然生命”安全,显然是不愿意在竞选中因为身体因素而处于被动。美国国内有批评指出,特朗普在此时发表“不要害怕新冠”的言论,并不是负责任领袖该有的行为。此前,特朗普的医疗团队就总统病情发表了混乱且矛盾的信息,这也佐证了特朗普的健康并非其“自我标榜”的那么好;此外,有网友通过分析发现,特朗普在军事医疗中心的视频有“人为剪辑”的痕迹,这进一步增加了民众对其病情真实情况的疑虑。纽约大学格罗斯曼医学院的塞琳•冈德博士(Dr. Céline Gounder)更坦率地指出:“如果特朗普在白宫病情加重而不得不紧急转移,那将是灾难性的。”可以说,特朗普出人意料地突然回到白宫这一权力中心,更像是回归“阵地”,要与政敌拜登冲锋陷阵,其对病情的解释没有消除人们的疑惑,反而可能成竞选的减分项,出现负效应。

拜登及其核心团队的健康问题

看到特朗普的遭遇,美国民众更加明白总统健康对国家的重要性。此刻,美国民众同样关心拜登的健康。如果拜登在日后竞选过程中不幸被感染,那这次美国总统选举将成为美民众历史上最艰难的选择。拜登如何以及能否利用好目前有利的“势”,很大程度也取决于其不能被新冠“相中”,只有保全“自然生命”才有可能谈及“政治生命”,否则其境遇一样堪忧。

网络投票的现实性与风险

今年的选举时间正是美国由秋天进入冬天的过渡阶段,气温普降,天气转冷,这极大地有利于病毒的传播和蔓延,疫情的蔓延与死亡人数恐将扩大。鉴于严峻的形势,网络投票并非不可能,只要联邦最高法院认可其合法性即可展开。但网络投票本身的技术漏洞以及可能受到的攻击,又将增加败选一方对胜选一方胜利“合法性”的质疑。由此导致的党争和政治泡沫恐将进一步加速美国政治极化和社会分裂。

可以说,特朗普确诊这只“蝴蝶”产生的“蝴蝶效应”将远超美国国内政治范畴,进而外溢到国外,形成诸多的“不确定”和“不可控”。特朗普这一“小球”转动的是全球事务的“大球”,这既是美国国力强大的“喜剧”,也是美国政党国家治理能力下降的现实“悲剧”。

(注:王英良,复旦大学国际关系学博士候选人。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发布时间:2020年10月06日 来源时间:2020年10月06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