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缅关系
当前位置:首页>中缅关系

缅甸侵犯中国的边境,还是缅甸内政问题么?

作者:闻真   来源:共识网  已有 1645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中缅在五十年代的“胞波之情”,也是在双方政府,互相作出让步而形成的。而中方是最大的让步方:中国在与缅甸政府进行了边界领土的谈判时,对以前英缅政府强迫清朝签定的不平等的中缅边界条约,抢占了中国云南大片领土一事,中方为了“胞波之情”,间接默认了这一不公平的事情。为此,中国一大块土地,被划入了缅甸北方的国土,中国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在1957年,当时的缅甸政府总理吴努应邀访问昆明,他在云南大学向1000多名师生发表演讲之后,也为轻易地得到了大片的土地,而 动情高呼“毛主席万岁!中缅友好万岁!”可见当时的缅甸领导人,非常了解和利用中国政府的心理,由于其内政外交需要从中国那得到回报,急于向中国示好。

  60年代以前,是中缅两国“密月”时期。中共对吴努总理政府采取的《先礼后兵》策略,这是毛泽东与周恩来具有战略意义的选择。事实证明,这种选择是正确的。对于中国的国家安全利益而言,对于新中国突破当时以美国为首的“反华战略包围圈”,起到了不可估量的积极作用。正因为有东南亚地区缅甸、南亚次大陆的巴基斯坦的友好关系,美国当时“战略包围圈”的琏条扣,在这里脱节。事实上,美国也无法对华实施全面无缺口的“战略包围”与”封锁”。

  1960年1月24日,缅甸总理吴奈温将军访华。于1月28日同周恩来总理共同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与缅甸联邦政府关于友好和互不侵犯条约》;

  1960年10月1日,双方正式签订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与缅甸联邦政府关于两国边界问题的协定》。

  而且,在1960、1961年,中国中央政府还受到 缅甸耐温军政府的再三的恳切请求:派中国人民解放军两次出国到缅甸对国军残部作战,清扫了国民党军队在缅的残余力量。

  取得了击毙敌师长2名、活捉副师长1名、共歼敌740人的战绩,捣毁了缅北国民党残军经营10多年的巢穴,协助缅方收回了拥有30多万人口、3万多平方公里的土地。

  从当时来看,这对中国边防是有利的。但是,在今天来看,缅甸奈温军政府巧妙地利用了中国军事力量,肃清了他靠自己的军队,消灭不了的国军在缅的残部。从此,他没有了国军的掣肘与后顾之忧,为他们日后安心地反华创造了条件,我们为他们做了嫁衣裳。正是人无远虑,必有后忧。做什么,都不能一时冲动。

  自从对华友好的吴努总理下台,以及中国政府出兵缅甸,帮助把国军在缅的残部清除以后,中缅“胞波之情” 就好景不长了。狡诈的缅甸奈温军政府,觉得自己大智大略,羽毛已经丰满,已经不再需要中国政府了,就原形毕露,总是跟中国政府叫着劲对着干。一九六八年,对中国亲密友好的缅共主席德钦丹东下了毒手,随着,缅甸军政府又跟着印尼反华,几乎全缅甸的华人均被卷入了这一灾难性的事件之中。这一下子使中缅关系迅速恶化。

  在这场反华事件中,许多的华人财产被查收,被抄家。他们宣扬大缅甸民族主义,歧视和打击在缅的汉人。仅在6月,数千名缅甸人对仰光华人居住区实施打、砸、抢,杀害华侨40余人。旅缅约80万华人均不同程度地受到了冲击,华人与缅族的相互仇视也同时进一步加深。

  早在1964年,奈温政权实行“国有化运动”,在仰光一地就有700家华人企业被收归国有,致使许多华人仅、华侨在倾刻间家破人亡。华人的勤奋,在东南亚地区大多富甲一方,在缅甸仍是如此,华人的财富受到许多当地人的嫉妒。这大概是六十年代中期缅甸反华重要背景之一。反华排华的烈火,从首都仰光迅速蔓延到了第二大城市,华人稠密的聚居区瓦城。又从下缅甸迅速扩展至整个缅甸。许多华人财产被查收,被抄家,人也被打死打伤。部分华侨中的“红派”侨领与学生中的积极分子,被迫通过秘密渠道回到祖国。1967年6月,数千名缅甸人对仰光华人居住区实施打、砸、抢,杀害华侨40余人。同时,这批受到“指使”的民众,又冲击了中国驻缅甸大使馆和新华社、中国民航办事处,凶残地杀害了中国专家刘逸。缅政府出动大批军警逮捕了80多名华侨。6月29日,中国政府发表声明,提出强烈的抗议,并宣布不再派驻缅大使。这是缅甸近代较为严重的一次反华排华事件,旅缅约80万华人均不同程度地受到了冲击,华人与缅族的矛盾也同时进一步加深。

  仅缅甸东北部,就现存有三个由汉族人建立的国中之国,其领导集体都是汉人。这三个汉人政权均位于缅甸东北部的禅邦,面积五万多平方公里,鼎盛时期达至十一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即缅甸第一、第二、第四特区,“一国两制”。

  那里生活着果敢(即汉族)、佤族等民族,那里在一千多年前原属于元明清政府云南省管辖。例如,果敢县,邦桑县等。后来英国殖民者占领缅甸,对缅甸实行殖民统治,并强迫清政府签定不平等条约,将这些地方(缅甸第一、第二、第四特区)划归英属印度的缅甸殖民地,致使原先血脉相连的中国人被划分到两个国家,而现在他们又遭到迫害和屠杀。

  在缅北果敢楂子树乡大旧寨,中华民族的同袍还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仍在企盼大救星,挂出了毛泽东图像。他们也唱出我们熟悉的歌:“抬头望见北斗星,心中想念毛泽东”…… 缅甸汉族人之所以改为“果敢族’,是因为上世纪七十年代缅甸发生排华运动,缅甸政府采取大缅族主义,而歧视迫害哪里的汉族人民,那里的汉民族为了避免缅族的迫害,争取民族平等,改称“果敢族”。 祖国人民哪能看着自己的海外同袍受难而不管?

  看来,只靠哄、礼仪与送土地是不行了,毛主席、周恩来总理果断决定:先采取支持缅共武装革命的措施,用缅甸的国内反对派,来打击制衡对中国不友好的缅甸军人政府,以达到保卫在缅甸的中华民族同袍的正当权益。

  其一,公开支持缅共,谴责奈温,派遣“成建制的大型顾问组”和输送武器;

  其二,由“有作战能力的人员”,组成“不明国籍的志愿武装团体”,前往缅甸自愿助战;、其三:把十年前已在贵州,四川落户的原缅共人员集中进行军事训练,让他们返回缅甸,他们在中国联姻的亲朋,民兵老乡,友人都可前往缅甸“建立根据地”。

  在云南的兵团,农场和插队的上山下乡知青,如果“自愿到缅甸支援世界革命”,有关文件规定:可以享受“参加革命工作”待遇;接着,建立“缅共中央广播电台”,“暂居”中国境内。 于是,云南省的德宏、西双版纳、思茅、临沧、保山等地,市,自治州迅速建立为支援缅共的专职机构与后勤基地。

  彭家声这支缅共武装只剩下165人,恰恰在这个时候退到了祖国云南境内的临沧地区。这支武装首先被中国进行了整编,集训。在云南省镇康县的铁石坡进行政治教育和各种军事训练。

  时早已在贵州和四川生儿育女的原部分缅共成员,此时,也被紧急地集合了起来,充实到这支军队中。彭家声的兄弟彭家富也出现在训练的队伍里。彭家声赴北京,受到当时中国党政军有关领导人的亲自接见。彭家声祖籍中国四川。生于缅甸果敢红石头河。彭家声是长子,兄弟六人全部在果敢身居要职。四十四岁的彭家声带着几十名青年成立了“果敢人民革命军”,任总司令,与缅甸政府军打起了游击,为在缅华族同袍争取正当权益。缅甸北部地区在以彭家声主席、鲍友祥主席、林民贤主席为核心的特区政府领导下,为争取民族平等同缅甸政府军对抗十几年。

  此时还坚持在缅甸南部勃固一带战斗的缅共中央总书记德钦丹东,很快获悉了这一信息。通过极其秘密的方式与渠道,缅北的武装力量与缅共中央取得了联系。

  原缅共武装中的克钦族部队,以及部分缅族部队,由于不抵缅甸政府军的军事打击,在50年代后期、60年代初期退入到了中国境内。就被中国政府人道地友好地做了安置。其中,克钦族大多安置在了贵州,而缅族,大多安排在了四川省。这一批缅共武装力量,由于中国的接受,得以保存下来。他们中的许多人在中国住了近十余年的时间,与中国女人结婚生子。后来成为70年代缅共人民军的中坚,他们许多人成为缅共的高级领导人。

  就连在中国内战时期,退到缅甸境内的原国军李弥、柳元麟兵团残部的国民党军人,对缅甸军政府残酷地迫害自己的同袍也愤怒起来了!行动起来了!

  他们虽然对于共军的战斗是失败的,但是,对于保护自己同袍打败缅甸军队是正义之师,无论是军事理论,还是战斗力,都有很高的造诣。那是,三流的缅军远远不能比的。彭家声与所有进入缅甸的缅共军队,在与政府军作战上,受到在缅国军残部强有力的配合。缅共军队,在缅甸的战地军事训练和进修班里,正是由这样一帮子国军军官和老兵组成的老师与教官团。

  1968年1月1日,经过训练的彭家声兄弟率领的队伍,正式打出了“缅甸人民解放军”的旗帜,向缅甸政府军发动了迅雷不及掩耳的雷霆攻势,首战告捷,而且所向披靡,一路打下去,如秋风扫落叶,势不可挡。

  6战6捷,接连攻克了红岩、慕太、邦永等地,大败缅甸政府军与罗兴汉集团与杨振业集团。到1969年3月,缅甸政府军放弃除滚弄和南湖以外的果敢所有地区。与南部不同的,缅甸共产党在缅甸北部,由于在中国政府的支持下,装备了各种新式武器的缅甸人民解放军,却一路胜利。

  1970年4月,人民军克北卡佤山的勐卯。

  1970年11月,攻占与云南省畹町一桥之隔的棒赛。同时,占瑞丽县对面的姐兰等地。在 云南潞西县芒海境外的勐固,建立了根据地。

  1971年11月,进攻重镇滚弄。

  1969年4月,缅甸共产党领导的果敢县与果敢县委会成立,彭家声被任命为“果敢县长”。

  1972年,攻占南卡佤山,占邦桑、邦扬。邦桑成为缅共中央所在地。

  当时缅甸人民解放军的领导人并不是彭家声,而他只是作为一个前线指挥员作战。当时缅甸共产党的常驻北京的副书记德钦巴登顶是这只军队的最高指挥官,而德钦巴登顶在1970年,缅甸共产党总书记冬德钦丹东被杀之后,接替其职务,成为缅甸共产党为总书记,而副书记就由德钦辛接替。

  当时中国云南滇西边境的一线部队,被中央赋于了在后翼与侧翼接济与支援缅共人民军的任务。

  由中国共产党支持的缅甸共产党及其武装——除了供应器武器弹药和军费外,还帮助缅甸共产党人民解放军成立了总政治部和综合新闻社、编辑部、印刷出版部。

  紧接着,为了进一步扩大战果,巩固新建起来的革命根据地,1969年3月,中国政府,把原分散在中国云南、贵州、四川/、广西的原缅共人员,迅速的召集,并重新武装集训后,作为干部与骨干,派到了果敢地区。担任根据地各级干部,或解放军各级指挥员,组织民众,训练新兵,用人民战争的方法,不断地切断了缅政府军的后勤补给运输线,用小股的游击队骚扰缅甸的正规军,这样,缅军不得不撤出了果敢地区。

  在果敢地区站稳后,中共又指导缅共人民军迅速向萨尔温江西岸进发。1970年4月,缅甸人民解放军克北卡佤山的勐卯;1970年11月,攻占与云南省畹町一桥之隔的棒赛。同时,占瑞丽县对面的姐兰等地。在云南潞西县芒海境外的勐固,建立了根据地,1971年11月,进攻重镇滚弄。1972年,攻占南卡佤山,占邦桑、邦扬。邦桑成为缅共中央所在地。

  至1975年,缅共已经控制了萨尔温江以东的大块土地,在萨尔温江以西,也建立了根据地。它的势力范围,北边是几乎所有的缅中边界地带,除了云南瑞丽对面的木姐县形式上还在政府军手中外,其它的国境线上,全被缅共人民解放军占据。往南走,它的势力范围已达缅老边境,在缅泰边境的莱朗等地,也有缅共的正规武装与游击队。其鼎盛时期,缅共控制了近1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150-200万人口,武装力量达到近3万人。

  在缅共人民军的编制上,分别成立了4个军区:东北军区、中部军区、“八一五”军区,后组建的以克钦族为主的101军区,同时成立了中央直属警卫旅。近十个县委、县政府,建立了缅甸的井冈山“果敢革命根据地”。这四大块缅共武装,实际上,也就是今天缅北各支割据势力的雏形。

  缅甸共产党及其武装得以在缅北地区东山再起,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中国以前,毛泽东政府的“国际主义援助”与支持,这已是不争的历史事实。

  当时指挥缅北共产党人民军的,是中共领导下的缅甸共产党常驻北京的副书记德钦巴登顶。

  1969年4月,缅甸共产党领导的果敢县与果敢县委会成立,彭家声被任命为“果敢县长”。

  就在缅共南部武装气息奄奄之时,北部被中国全力支持的,由各种先进武器装备的缅甸人民解放军,却不断地取得一个又一个的胜利,根据地与势力越来越大。外电报道说,在一些来自中国职业军人娴熟的指挥下,缅甸人民解放军过关斩将,势如破竹,使缅甸军政府和军队产生了极大的恐惧心理,许多缅军产生厌战情绪。

  对于缅甸军政府来说,虽然对缅甸共产党从中国政府那获得有力的支援,而心怀不满!,他们多次向我国政府提出交涉,但大都没有下文。但由于战争的连连失利,他们已经没有与中国对抗的实力,缅军也无作战的信心。至此,缅甸军政府只能采取求和,保持当前态势,等待时机,再反扑的策略。为了保持自己的统治地位,吴奈温将军只好打下牙往自己的肚子里咽,只好派特使到北京求见中共领导,认错求和!以求双方停战和平相处,承认中国华人在缅的正当权益,承认缅共所占领的地区为缅甸联邦的一部分,并独立自治。

  靠近云南中缅边境外成立的第一个独立自治的特区——果敢,全名缅甸《掸邦第一特区》,果敢位于缅甸东北部毗邻中国云南省,以果敢族为主体的自治区。其首府老街市,拥有高度的自治权,面积约2700平方公里,通行果敢语(汉语西南官话),同时流通缅元以及人民币。当地“果敢人”亦是缅甸的汉族,我国的缅甸海外华人。自从缅共人民及放军解体后,现在,他们拥有一支独立自治的华人武装——果敢民主同盟军。

  缅甸北部 第一、第二、第四特区相继成立至今,名义上是缅甸政府的特区,但实际上是三个独立于缅甸政府的政权,都有自己独立的军队。汉语是那里的通用语言,大部分人都能说较为流利的普通话,政治制度也与中国极为相似,如县级官员有县长、县委书记等。

  学校教的是云南汉话,手机是中国移动号码,座机也是云南临沧区号,电力由南方电网通过云南电网向老街变电站输送,人民币是那里最主要的流通货币,三地的经济文化同中国云南联系较为密切,对中国的经济文化非常依赖。当地的手机信号也是中国移动和网通的,电话区号是云南的。最重要和最可贵的是那里的人依然保持着中国的传统文化。

  当时,在1967年6月,中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正如火如荼地进行,在邻国缅甸的仰光,长期不满军政府压迫剥削的缅甸革命群众,也借中国文革运动的机会,学习和发动了一场“中国式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

  首先是仰光大学就读的缅籍华裔与不满政府压迫缅籍的大学生们,在胸前佩带上了红彤彤的毛泽东像章。进尔,又在学生中成立了“红卫兵”的组织,开始了“革命的大辩论”。这种过激的行为方式,当时在中国是属于合法存在的,但是,在异国的土地上,这完全是一种令缅甸军政府无法忍受的行为,冲突首先是在学生中开始。一方是革命的学生们要求军政府给予人民人权和自由,一方是亲政府的权贵家庭出身的缅籍学生们反对革命师生的“红卫兵运动”。

  开始打斗的导火线是关于毛泽东像章的佩带问题。

  “革命的红卫兵”们坚决要佩戴“世界人民革命统帅”的像章,另一派,主要由亲政府的缅甸权贵阶层的子弟,组成反红卫兵运动、反民主自由人权的团体,就是不准他们佩带毛主席像章。于是,双方由争执发展到斗殴,逐渐成为社会群体的撕打、械斗,最后,军政府拍军警正压跟名学生和群众,随之,就发展到缅甸革命民众武装起来,反对缅甸政府军镇压群众的缅甸人民革命解放战争。

  当时,正值中国文化大革命进入高峰时期,毛泽东果断地决定:“知识青年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 年青的红卫兵们没有经过任何思考,抱着充满热情的革命情怀,打着红旗奔赴各地。

  由于云南境外,缅共武装和革命,正在如火如荼的发展,给了这批青年中的活动分子以极大的启示。当时被认为,缅甸人民的革命是“世界被压迫人民革命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中国义不容辞的“国际主义义务”。在那样极“左”的年代,出境加入缅共人民解放军,中国政府的政策也规定:定为是参加“革命工作”,有了与生产建设兵团一般战士截然不同的待遇。于是,从1970年底至1971年,无数抱着真正革命激情的或只是为了找出路的“知青”们跨出国界。在“国内”,他们被有关中央红头文件规定确定为“正式参加革命” ,亲属享受革命家属待遇。

  这一批中国知青进入缅甸北部,很快参加了果敢地区的“滚弄战役”,在与缅军对峙冲突生死战斗的42天里,刚学会打枪的“知青”们真正尝到的战争的苦头,但也受到战争生死的考验和欲火的烧炼。有的凤凰涅盘成为英雄,有的被淘汰默默无闻。许多人在这一战斗中,一排排倒下牺牲,少数失散的女知青,至今还流落缅北,有的走投无路,唯有靠肉体出卖维持生计,至今无颜返回家乡,面对家乡父老。这一仗后,跑出去“革命”的知青,部分又回到了云南知青建设兵团,并且,给那些正要急于出境“支援缅甸人民革命”的知青,浇了一盆冷水,清醒了头脑,知道了革命是要付出血的代价的,不像电影话剧描写的那样美丽浪漫。

  但是,不管如何,沉绽在缅共队伍中的中国知青,许多人还是熬过了军旅革命的“苦难关” “生死关”,浴火重生凤凰涅槃,一些优秀人才走上了“领导岗位”,终于有了展示自己人生价值的用武平台。

  例如,云南知青罗常保升任中央警卫旅政委,云南知青蒋志明升任东北军区副参谋长,李自如升任中部军区司令员,车炬升任中部军区旅长。这些人,至今绝大部分仍然活跃在缅北的各支武装之中。

  据越南新闻报网报道:1980年以后,因为中国现在的政府改变了毛时代的外交政策,像斯大林一开始舍弃中共,而承认蒋介石政府那样,把中缅关系只寄托在与缅甸军政府的关系上, 而抛弃了缅共。应缅甸军政府要求,中国政府不再给与缅共和其人民解放军支持,并封锁中缅边境,断绝武器、物资与人员来往。从此,缅共和人民解放军,由于缅甸政府军与中国政府联合封锁、围剿、而失败(1989、3)。

  缅共剩下的一些零星小股部队,现在隐匿在中缅交界的原始老林里——果敢深山无人区。他们靠种玉米生存,靠植牙片,积累资金,积蓄实力,准备日后反扑。

  越南政府由于它在东南亚战略的需要,也很重视缅甸这股反政府的残余武装力量,曾派特别专员与他们联系,无果而终。

  而彭家声,由于,一九八九年九月缅共垮台,在强敌面前,为了暂时的喘息与保存剩下的一点实力,在缅甸军政府满足他们基本要求的基础上,彭家声接受了政府的招安,当了缅甸政府在果敢一区的主席——即缅甸《掸邦第一特区》军政委员会主席、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司令员。彭家声身逢乱世,半生戎马,被招安后,共产主义观念仍然激发着彭家声灵魂深处的善良,在占领果敢初期,他发展生产,关注民生,实施休养生息的政策,减少税收,藏富于民,上访的百姓他都亲自接见,帮助解决群众的困难,或民间纠纷,对部下和平民百姓都比较团结爱护。所以这段时间果敢社会安宁,人民安居乐业,甚至一些被罗兴汉强迫搬迁至滚弄等地区的鸦片烟农也悄悄搬回果敢。

  据香港文汇报网报道:“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缅甸军政府在中国政府的配合下,自从消灭了反对派以后,就不再需要中国政府了,而逐步与中国政府疏远,和美国、越南越来越近了。最近,还发生了缅甸军人入侵中国边境,枪杀中国边民的事件,以及缅甸国内反华排华事件。

  在中国南海问题上,和其他外交事件上,缅甸军政府的发言与表态也越来越不倾向中国。

  假如我国政府能自始至终地支持缅共和他的人民解放军,恐怕今天缅甸就是中国的“附庸国”了。那么,今天的东南亚的局势就要由中国来主导,还会产生今天这样不利的局面么?

  陈毅元帅曾对棋圣聂卫平说:虽然只是一颗子,但只要把这颗棋子摆到这个关键位置上,你全盘就主动了。而现在的中国政府,越怕事,越被动。缅共这颗棋子没有用好,没能发挥它的更大的效益。

  请注意,现在第三世界各国,都很现实,谁还拿一个懦弱、怕事的大哥当朋友,当依靠?谁都看不起你,谁都想从你身上捞一把。除了朝鲜、巴基斯坦,中国至今还有多少朋友?

  在这一点上,日本菲律宾已经给缅甸政府做了榜样:“把中国当软柿子捏吧,别怕,肯定没有事”。最近,缅甸政府为了向美国表示亲近,开始向日本菲律宾学习,也跳出来与中国故意作对,也企图从中捞一把。又开始在中国边境制造事端,派兵大肆侵略果敢地区,肆无忌惮地屠杀华人,来试探中国政府是不是好惹的,能不能也让缅甸政府捏一把?然后,再决定他下一步对中国的打压和捞好处的计划。现在泰国的军政府,不也是这样么?

  除了毛泽东,邓小平执政时期,中国用军事行动,能狠狠地打击教训了美国、印度、越南反华的敌对行动外,以后的中国政府在30多年来的外交上,软弱 怕事妥协退让,谓之“韬光养晦”。

  导致了缅甸 菲律宾 泰国 印度 日本,那些三流国家,一个个都敢站起来对中国强硬和肆无忌惮,都想把中国这个所谓的大国当成软柿子捏!

  如果,中国还不发威,还一直软弱求和下去,恐怕今后没有国家再畏惧中国,都把老虎当病猫,中国就要遭到这群饿狼的群起而攻之啦!

  在现在这个只讲实力与丛林法则的时代,光靠哄与说理是不行的,还要露出你的锋利牙齿与强力的肌肉,要用“丛林法则”让对手知道,与中国作对的严重后果是什么!这也是美国的交替使用的大棒加胡萝卜,中国所说的 王道与霸道。美军进入伊拉克的理由之一,就是保护美国的侨民。日军发动七七事变的理由之一,也是寻找在中国失踪的日本商人和士兵。他们都能理直气壮地执行自己的责任!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毛主席告诉我们,软弱无外交,怕与软弱,依赖大国评判,都没有出路!中国的尊严是打出来的,不是乞求来的。中国酷爱和平,但是,敌人欺负到我们头上,我们也不害怕战争。和平固然重要,吃饭固然重要,但祖国的主权和人民的尊严更重要。中国已不再是中日甲午战争时期,做殖民地附庸国的中国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字不多,却铿锵有力!给国外敌对势力,画出了一条底线——谁要敢来触犯这条底线,哪怕剩下最后一个人,也要勇敢亮剑,流下最后一滴血。中国将不惜一切代价,给予敌对者以毁灭打击,来维护自己的主权和尊严。

  毛主席时代那种不怕霸权、自力更生、不怕吃苦、不怕流血牺牲、敢于斗争和善于斗争的精神,确实是现在的“大中国”最缺少的东西!

  如今缅北华人已经到了退无可退之境。将来中国在缅利益谁来争取?中国通向印度洋的通道谁来打通与保护?缅甸政府的反华势力谁来牵制打击制衡?该出手了!

  我国有八千多万党员。只需出动十分之一的党员,凭全党全军之力,也能为缅北华人同袍打出一片和平天地。

  现在在缅北果敢楂子树乡大旧寨,尽管人们还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但仍在企盼大救星,挂着毛泽东像。他们也唱着我们熟悉的歌:抬头望见北斗星,心中想念毛泽东。缅甸残存的“缅甸人民解放军”家属和支持者,都直呼果敢地区回归中国大陆,曾多次回云南赴北京与中国政府联络。而这一次面对着缅甸政府军再一次对汉族同袍的大屠杀, 历史又再次选择了彭家声!

  直到前几天,原 缅甸人民解放军的老战士老顾问——已经八十多岁身体衰弱的彭家声,又义不容辞勇敢地站出来,代表果敢汉族同袍,向中国政府和祖国人民发出求助:请祖国在他们生死存亡的危难时刻,能出手给以帮助!看到这里,一些人潸然泪下!祖国人民哪能看着自己的海外同袍受难而袖手不管呢?

  中国政府如何应对,世界各国也都在拭目而待!

  缅甸果敢同袍 至今不忘声援祖国的对日斗争

  《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对“日本购买祖国钓鱼岛”一事的严正声明》

  2012年9月10日,日本政府不顾中方强烈反对和一再严正交涉,宣布“购买”钓鱼岛,执意对中国领土钓鱼岛实施所谓“国有化”,这是对中国领土主权的严重侵犯,同时也是严重违反国际公约,对中华民族维护领土完整、主权利益及意志的挑衅。这不仅是对中日关系的损害,也是对二战反法西斯胜利后建立国际新秩序的挑战,不仅不利于世界和平的发展,更引起了全球海外华人华侨社团组织的极度愤慨,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代表在缅华人华侨对此表示强烈愤慨和严厉谴责。

  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中国对此拥有无可辩驳的历史和法律依据。日本政府亡我中华民族之心不死,罔顾事实,越走越远,不惜以与中华民族为敌,悍然宣布“购买”钓鱼岛,实现所谓“国有化”。这种行为完全是非法和无效的,丝毫动摇不了中国对钓鱼岛的神圣主权。

  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的立场,是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成果的公然否定,是对战后国际秩序的严重挑衅,广大海内外华人华侨对此坚决反对、强烈谴责日本政府的这一强盗行径。

  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及缅甸华人华侨在涉及侵害全球中华民族利益的问题上,义无反顾、责无旁贷。

  我们严正声明:在维护祖国国家尊严和中华民族大义面前,我们坚决拥护和支持中国政府在为捍卫国家尊严和领土完整所采取的一切必要措施和正义之举,在缅华人华侨及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坚决支持中国政府及人民紧紧团结在中共中央周围,以民族国家利益为先,以人民利益为重,共同保卫华夏民族的祖产,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作为炎黄子孙坚决支持维护中国保钓的决心,倡导全球海外华人华侨坚定地与中国政府及人民站在一起,热爱祖国、同心同德、一致对外、共同保钓;我们不能自乱,不能被海内外敌对势力所利用,中华民族应团结一致,反对任何形式的挑衅,坚决回击任何侵犯华夏领土的罪恶行径。

  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在缅甸民族正义党的领导下,呼吁全世界海外华人华侨同胞,在精神道义和物质行动方面全力支持中共中央、中国政府、中国军队开展合理合法的维护中国国家主权和保卫领土完整的一切行动。

  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 章

  2012-9-18

  http://www.21ccom.net/articles/world/zlwj/20150227121410_all.html

发布时间:2015年03月01日 来源时间:2015年02月27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中缅关系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