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美国打败美国:新冠敲响了美国的丧钟,也拉响了自由主义的警报

作者:木木五哥   来源:我们与生活有关的字符  已有 1108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新冠病毒肺炎已经快一年,就在美国大选期间,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达到1000万例,这个数字还将朝着难以估量的方向飙升。在美国政治、经济、军事均出现不同程度的收缩时,历史给美国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以毫无征兆的方式挥舞起了瘟疫的大棒,给美国沉重一击。像极了当年罗马帝国第一次遭受到瘟疫时的场景。

 

图片来源于网络

公元165年,一场名为安东尼的瘟疫以极强传染性如夜行军一般,偷袭了罗马帝国。用天才演说家阿里斯蒂德斯的话来描述那场瘟疫,便是“如果有人想试着走动,那他在走到门口之前就会马上死去。”而这位演说家也没能逃脱厄运——全家感染。

据历史资料统计,安东尼瘟疫导致罗马帝国的死亡人数最少为150万人,最多可能高达2500万人。就连著名的《沉思录》的作者,罗马皇帝马可·奥勒留也不能幸免,在这次大瘟疫中撒手人寰。

这场瘟疫一直持续到172年才逐渐消退。罗马帝国幸运的熬了过来,但是,这次瘟疫给罗马帝国带去的冲击让其帝国的运行系统开始从过去的舒适期转变到承压期,罗马帝国来之不易的成果在瘟疫的肆虐下被死亡一扫而空。

安东尼瘟疫也激化了隐藏在罗马帝国辉煌之下的政治和社会矛盾。当辉煌远去,各种矛盾如沉渣般泛起,罗马帝国的“黄金时代”从此不在。

 

图片来源于网络

事实上,安东尼瘟疫所引起的副作用还不主要是帝国人口的锐减,也不是经济的暂时性衰退,而是人们在面对危机的时候做出的宗教上的回应。安东尼瘟疫激起了人民最无助和原始的恐惧,从而让罗马帝国的人民转向对古老的阿波罗神的崇拜。

重大灾难必将导致重大的思想变化。

同样的,美国此次抗击新冠疫情的失败,在无形中都将引发美国本土左派和世界自由意识不强的国家的人民产生心理变化,即他们需要大政府,他们需要被控制,他们需要牺牲很大程度上的自由以换取生命。

于是弗朗西斯·福山所说的以庇护人提供好处给依附者,换取依附者的忠诚和政治支持的“依附主义”便将成为未来世界的主题,自由的声音将逐渐弱化,管制的呼声将在世界的上空盘旋。

事实上,包括欧洲核心地区内部的很多国家的政府已经利用这场疫情,赋予自身以更大的权力,以限制人员的流动。短期看这有利于抗疫,但在未来,这将在无形中推动这些政府在其它权力上的滥用。以强力取胜必将更加强力,一旦权力上手,再想它下去就难了。

 

图片来源于网络

不采取任何强制隔离措施的美国在抗疫方面的确是一败涂地,离它再次伟大的目标看起来也越来越远。这在世界人民看来,是无序的象征,而秩序,是美国枪、圣经和法治的三大根基之一,也是繁荣的必要条件。

美国之所出现这种情况不是因为美国这方面弱,而是因为它是美国,结局只能如此。

美国的大悖论在于它太热爱自由。而在新冠疫情大流行的情况下,这变成了美国最大的悖论和弱点。美国政府和美国人从两个方向来避免政府使用其权力以“全国动员”的模式来抗疫。因为他们要捍卫美国的自由价值,他们的自由与“封锁”“限制”这些词永远不可调和。

其实,以美国的医疗体系和水平能力而言,一旦形成“全国动员”,其力量肯定不差,但偏偏美国的价值底色是自由,所以轻易不肯以政府的名义来搞“全国动员”,更不会以政府的名义来封锁。即便美国政府有意向这么做,美国人民也不会轻易答应。然而也正因为如此,才导致了美国在此次抗疫中的表现让人失望透顶,也让世界对美国、对自由价值产生了深远的怀疑。

这是无论特朗普还是拜登甚至是美国国父们都无法解决的悖论,因为自由主义的确是无法解决由瘟疫所带来的困境。从这个角度看,自由的国家的确是新冠病毒的小伙伴,因为自由给了新冠病毒人传人最为肥沃的土壤。

 

图片来源于网络

另外,也有说这次抗议虽然美国确诊病例如此之高,但美国的医疗体系却没有因此而崩溃。这只说对了一半,毕竟国家威望的体现不是单单靠医疗体系抗压力强这一个方面,还有领导力的权威性和世界人民对该国的信任等方面。即便医疗体系具有相当的韧性,但美国领导力的权威性和人心的承受力却在逐渐走向崩溃。一旦这些达到一个临界值,美国就会发生一连串的变革和系统重组。

到那时候,美国也不再是辉煌时期的美国。

就像当年罗马帝国一样,虽然躲过了安东尼瘟疫,也从中恢复过来,但系统性的变化已经悄然开始。等到第二次的西普里安瘟疫一来,罗马便从此失去了其世界帝国老大的宝座,而世界,也因为没有能接盘的国家出现而陷入了混乱。

在安东尼瘟疫后不到一百年的时间,公元249年,一种名为西普里安的瘟疫再次垂直打击罗马帝国。西普里安瘟疫持续了整整15年,其范围之广,几乎不给罗马帝国留任何死角以喘息。

“我们不是每天都看到死亡的仪式吗?”是史料对那场瘟疫的描述。以当时罗马一座名为亚历山大里亚的城市为例,该城市人口直接从50万人悬崖式跌落到19万人。

罗马帝国在安东尼瘟疫后已经遭受到了系统性改变,在经过西普里安瘟疫后,只能直接走向崩盘。人口骤减、经济滑落、人心不稳、信仰崩塌等导致罗马帝国的核心力量已无法继续支持其领导世界的野心,罗马帝国也因此次抗疫不力而遭遇合法性危机,引发了一个个想当老大的国家的攻击,波斯国王沙普尔一世便发动了对罗马帝国的强大攻势。

随之而来的是罗马帝国的边境防线——多瑙河防线、幼发拉底河防线、莱茵河防线的逐一瓦解。

 

图片来源于网络

美国或许能够熬过这次新冠疫情,但是美国的本质决定了当下一次大瘟疫再来时,它还是会与今天如出一辙。在这次新冠肺炎后地位本就动摇了的美国,一定无法再次经受住第二次疫情所带来的震荡。

长久以来,我们对于帝国的兴衰周期过多看重政治、经济、军事这三大因素。这三大因素的确是非常重要的点,但不可否认,人类社会的发展充满了偶然,很多事件的发生往往始料未及,而放到罗马帝国的兴衰历史中看,在三大因素外还有第四因素——天灾,也就是瘟疫。该因素也在安东尼瘟疫和西普里安瘟疫中得到了有力的证明。

罗马帝国的衰落并不完全是政策因素而导致其大厦的轰然崩塌,事实上,罗马帝国在其政策的不断改进中像钟摆一样波浪式的向前发展。爱德华·吉本也感叹罗马帝国“维持了这么长时间”。但人算不如天算,在经过了艰难的逆境、迈过了枪林弹雨后,罗马帝国却无法招架来自自然的打击,一个文明也就此衰落。

美国学者凯尔·哈珀说过,“罗马人与自然的相遇,代表的不是一个永远消失的古代世界的最后一幕,而是一场新戏剧的序章,这样的情节仍在我们周围继续上演。”

美国,或许就是该剧的现代注脚。

发布时间:2020年11月12日 来源时间:2020年11月12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