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专稿
当前位置:首页>互动>本站专稿

彭胜玉:未来8年中美形势研判

作者:彭胜玉   来源:中美印象  已有 2278人浏览 放大  缩小

当地时间11月1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华盛顿白宫玫瑰园出席新冠疫情相关活动时表示,不确定下一届政府会不会采取封城(lockdown)举措。这一表态被美媒解读为特朗普逐渐接受败选事实。据美国有限电视新闻网(CNN)13日报道,特朗普当天在发表讲话时说:“我不会,本届政府不会封城。希望将来无论发生什么——谁知道下一届政府将是怎样?我猜时间会证明一切。但我可以告诉你本届政府不会封城。”CNN称,尽管特朗普没有明确提及自己即将离任,但他13日的讲话暗示自己认为明年可能将由新一届政府接任。

    已经有很多消息判断特朗普将宣布参加2024年竞选。四年后的今天,拜登将高达82年,特朗普则将和现在的拜登同岁,78岁。以此次特朗普以历史最高票很多州微弱优势败选的结果看,以78岁的年龄继续竞选总统,打败拜登重新执政美国可能性非常大。但是特朗普必须要反思本次大选为什么输。可以说,特朗普只做错了两件事,一是疫情控制,二就是在百姓遭受巨大疫情创伤时还出台一系列措施遏制打压中国,完全没有考虑百姓和企业迫切想要宁静祥和及高度确定性的未来,百姓不想折腾,不想对未来产生恐忧和高度不确定性。
    特朗普可能还没有意识到,导致特朗普下台的一个重点因素就是蓬佩奥。在蓬佩奥尼克松图书馆发表演讲后,摩根斯坦利集团前首席亚洲经济学家斯蒂芬·罗奇于2020年8月5日在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撰文,直斥美国以蓬佩奥为首的反华“四人帮”对中美关系一窍不通,并直言我们拿下美国“四人帮”的办法就是大选。要拿下蓬佩奥,只能先拿下特朗普。有多少厌倦反感蓬佩奥的人把票投给了拜登我们不好统计,但肯定是有一部分的。罗奇的文章并指出蓬佩奥们缺乏中美经贸关系基本常识,论点从整体上看站不住脚,都是由阴谋论和缺乏基于事实的分析构成。这涉及三个关键领域:经济、新冠疫情甩锅以及对美中关系的定位。文章提到这四位官员是律师出身,既缺乏在这方面发表意见的背景,也缺乏实践经历。当然,这就是政治,怎么来都行。即使是这样,他们表现出的脱节仍然令人震惊。“四人帮”或许了解法律,但他们经济学基础知识的成绩完全不及格。文章最后提到:最终中国的“四人帮”被逮捕、公审。在美国,我们有不同的方式——大选。
    近日蓬佩奥又在叫嚣台湾不属于中国。蓬佩奥星期二在华盛顿的里根研究所发表演讲,扬言特朗普政府在对华强硬的问题上“还没完”。据美媒报道,他使用了迄今为止最为恶毒的语言,骂中共是“马列主义怪兽”,描述中国的体制“专制、野蛮”。这个即将丢掉国务卿工作的意识形态狂看来要为诋毁中国用尽自己最后的资源,并且把反华当成自己这段任职最突出的标记。蓬佩奥的这些对华言论,和大选前由蓬佩奥主导的一系列对华行径,其达到的效果是一样的,那就是加剧美国人民对未来中美关系的高度恐忧,极大的增强了美国人民对未来的高度不确定感。而这种恐忧和不确定无法预期的心里,就是特朗普被赶下台的重大因素。
    诚如我10月14日的文章观点,遏华过激致恐慌将推动特朗普下台。今天的结果很明显验证了文章的判断。一个深受疫情肆虐创伤的美国,一个深受国家分裂的美国,一个深受未来生活高度不确定恐忧的美国,这一切也都因为特朗普的各种极端行为给美国人民制造了巨大的对将来生活的不确定,而这种不确定的创造者,居功至伟者是蓬佩奥,而不是特朗普。大选前大半年,一系列极端行为是蓬佩奥领导下的国务院做出的,而不是特朗普领导的白宫率先和主动做出的。导致特朗普下台的根本因素除了疫情后最重要的因素就是,遏华偏激过于极端,叫嚣脱钩和冷战,致全美上下、美国广大人民广大企业出现对未来世界局势的高度不安、恐慌与忐忑,在疫情肆虐深重的今天,美国人民迫切期待安稳的世界及宁静祥和的环境,美国人民不想再看到各种乱,各种极端,各种不安和恐忧。换掉特朗普,就能实现这一切。换掉特朗普,就能拿下极端过度蓬佩奥。
    四年后的特朗普,相信能看懂自己为什么输给了“瞌睡乔”。不是因为拜登多优秀,而是因为自己没做好。特朗普为什么输,拜登和拜登领导的民主党也将引以为戒。特朗普及特朗普自己所在的共和党,四年后也将引以为戒。这种引以为戒,就能把中美关系框住大体,就能让中美竞争不至于走向极端和疯狂。这是有利于世界和平的人类理智,这也是有利于中美两国和平共处的相对克制。要知道,美国扼杀中国,本质上也是为了利益和那点超级大国地位带来的尊严。美国也不可能拿更大的利益失去来换取小的多的打压利益。打压获取的利益一定不能带来美国更大的利益失去,这是美国的必然选择,也是人类智慧的必然选择。
    此次大选特朗普获得了比2016年更多的总票数。因此尽管输了选举,但特朗普仍拥有数千万共和党选民的支持,并在共和党内部仍有很大的影响力。南卡共和党国会参议员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周一在福克斯新闻广播上表示,如果特朗普的法律斗争不能让他在2020年赢得大选,那么他应该在2024年再次参选。“我会鼓励他考虑这么做。”特朗普的许多其他盟友也暗示,他将在2024年再次参选。前白宫幕僚长马瓦尼(Mick Mulvaney)说,他“绝对”预计特朗普四年后会再次参选。马瓦尼说:“我绝对预计总统会继续参与政治,也绝对会把他列入2024年可能参选的候选人名单。”
    78岁的拜登的四年,再加上78岁的特朗普的四年,这就是中国将要面对的未来八年的老人领导的美国。
    从目前透露的消息看,奥巴马,希拉里,赖斯等一众奥巴马时期的人物都将在拜登的新政府中发挥重要作用。拜登的政府,只会像奥巴马的政府,而绝对不会更像特朗普的政府。但是,特朗普的政府,也只会更像自己,而不会像拜登看齐。那么这就决定了美国的大政方针在今年的前八年,由奥巴马转向了特朗普,在今年的后八年,将由特朗普转向类奥巴马,再由类奥巴马,转向特朗普。
    这种左右来回摇摆的美国大政方针,于中国将是利大于弊的。笔者曾在美国的衰败表象与根源一文中提出:今天的美国强大军事,基本是在做无用功。美国的衰败本质是强大的军事发挥不出应有的价值难以变现经济利益。核武器让世界更安全。美国接不接受中国崛起和军事不会有更多关系。经济体量的中美倒过来造成的全球经济影响力是将来美国接受中国崛起的主因。未来两位78岁总统领导美国的八年,将极大可能见证中国经济体量超过美国。美国的衰败会是个不短的过程,可能会持续二三十年甚至更久,但判定已经开始衰败,不会有问题。我们回顾下唐朝清朝英国等衰败历史,都是有个阶段。但衰败早期阶段的事实是可以判断衰败已经在发生。如果还是在简单兵器时代,衰败大国会利用军事力量做出军事行动打压崛起大国,但现在,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就像我曾经在一篇文字中所说,核武器时代,修昔底德陷阱不适用。
    将来这八年,中国也必将继续遭受来自美国的各种科技、贸易等方方面面的打压,但笔者认为,这都不是大事。一切的非战争外的利益之战,都无关根本痛痒,各种打压本质上有利于中美两国更高质量地发展双边关系。贸易战科技战甚至可能的金融战等,对中国不会是坏事。尤其是当前单党制的国家体制,需要有外力带来的威胁才能促使这个政党时刻有危机意识,时刻清醒查找差距,时刻保有斗志。所以美国人这种各方面打压才是真能推动中国进步之举。我们很多科研之虚,发展之虚,需要美国帮我们好好挤压下水份。我们国内的提拔制体制,造就了官员极其追求被上级认可的注重宣传政绩业绩的风气,而这种风气,在美国的釜底抽薪的打压和挤水份中,将被扼杀,而让薄弱之处更容易原型毕露。
    美国左右摇摆的大政方针,对中国可能还是会有较大共识,但这是正常的。民主党和共和党对遏制中国有共识,这不是坏事。中国的发展也不应该寄希望于别国对我们多好。14亿人口的体量,只要扎实发展,任何一个国家制裁我们,本质上是我们制裁他们。我们要看重自己的地位和巨量市场,也要用好这种优势作为一种制衡别人的力量。不能看轻自己,更不能讨好求全。当今世界,只有实力让人尊重。不是讨好能谋来友好的时代。中国的南海,台湾,新疆,香港等问题,不能想着讨好西方的方式来处理,自己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以这些方面讨好西方换来好听的,是本末倒置。凡是涉及主权的事,容不得拿来讨好西方。
    中美未来八年的局势,将是两个强者明里不撕破、暗里掰手腕的八年。中美竞争,不会谁把谁搞垮,输的只会是谁自身出问题的一方。那么这八年,将是决定天平走势的八年。本质上来说,天平走势已经偏向中国,只是美国还不想承认和接受罢了。这未来八年,就是让美国从心里承认和接受的过程而已。这就犹如特朗普刚刚经历的这一个星期一样,从不想不敢接受下台的事实,到适应和接受自己已经被下岗的事实。这是一个极其正常的接受事实的过程。(作者为察哈尔学会研究员,国际金融论坛(IFF)研究院特约研究员。)

发布时间:2020年11月19日 来源时间:2020年11月19日
分享到:

留 言

本站专稿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