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专稿
当前位置:首页>互动>本站专稿

彭胜玉:中国给特朗普的隐忍不会给拜登

作者:彭胜玉   来源:中美印象  已有 2175人浏览 放大  缩小

这两年,中国面对美国的各方面的打压,基本上都处于守势。美国各种打压,我们基本以隐忍为主,反击不多。有的一些反击也都是最低限度的就被打压的具体事反击一下。中国这两年从没有对美国发起主动进攻。我们这两年,犹如中国国足和巴西国足踢球,深知差距,所以选择的完全是守。你不打压我,我肯定不会打压你。你打压我,我为了不让你变本加厉地打压我,我也是尽量不去做太剧烈的反击。有的反击,也都是注意了分寸,拿捏了力度,为的就是熬到特朗普下台,待美国换人再看美国对华政策是否还是如此。

现在,终于把特朗普熬下台了。换来了可能不那么极端的拜登,期待的肯定也是希望和拜登合作共赢,良性竞争,不走极端。但是,如果拜登选择了继续遵循较大强度的对华打压国策,那么中国的这种之前给予特朗普的隐忍退让,就不可能得以为继了。中国也不应该继续坚持隐忍退让,完全守势。

特朗普虽然已经下台,但是美国共和及民主两党打压中国的共识,可能将让拜登依旧秉持总体上打压中国发展的对华总政策,但是根据拜登近期的内阁名单,及各种涉华声音,拜登选择对华交往合作、良性可控竞争的可能是较大的。这届拜登的政府,对华不会比特朗普极端。

我们现在还可以看看拜登上台后的对华政策,如果拜登愿意和中国和睦相处,不走对抗和极端,中国可与美国合作共赢,良性竞争。但是,如果拜登选择继承特朗普极端对华打压政策,以较为恶劣的对华政策开展中美大国竞争,中国不妨可以考虑以攻为守。

你进攻我,我不是去守,而是去进攻你,得到的很可能就是让你放弃对我的进攻。而我要收获的就是你的停止进攻。如能以我的进攻,让你停止对我的进攻,这就是以攻为守的妙用。面对拜登及今后可能很长一段时间的美国对华打压,这种以攻为守的妙用,可能真是化解美国对华打压的最好策略。

但是拜登上台的新政府,会否继续较大力度和强度的打压中国,现在还不好判断。拜登如果继续较大力度打压中国,我想中国绝对不会像隐忍这一两年的特朗普一样继续隐忍,而肯定是将采取完全不同的策略应对拜登这可能长达四年的打压。进攻将可能更多作为考虑作为选择,以攻为守将是极大可能的。特朗普太过极端,做出的极端打压都是在大选前,很可能下台的特朗普,中国较为克制的忍也就忍了,但确定可以执政四年的拜登,中国就绝不会是这种应对态度。

现在,我们还可以认真观察拜登的选择。近期美国国内也是各种声音建言拜登的国家大政方针。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网站11月13日发表“国防优先”组织成员邦妮·克里斯琴的文章《在对华问题上,拜登会比特朗普更强硬吗?》。文章称美国将中国视为敌人是不明智的,若进一步制造经济或军事冲突,将可能导致灾难性结果。首先,拜登应该抛弃选战时期虚张声势的鹰派作风,转为对华接触,并将美国的利益考虑在内。这意味着华盛顿对华政策的重点应该是互惠贸易,而不是自残性质的贸易战或其他挑衅行为。其次,在台湾和南海附近抵制中国的计划非常危险,尤其是通过扩大美国在亚洲的军事存在来对抗中国并不可取,若对中国采取咄咄逼人的军事立场,将会助推威胁增长。此外,外交必须处于美中互动的核心,美国决策者必须学习与强大的中国共存。

笔者认为,拜登近期可能不会有太多对华的言论和行动。拜登没有太多的对华言论和行动,其实就是最好的趋势。拜登不做出什么对华的举动,就是中国应该欢迎的拜登对华政策。不对中国做什么,就是最好的结果。

但是美国和中国可以合作的空间是广泛的,合作的议题是众多的。拜登政府将重新加入各种国际协议,并可能尝试制定新的伊朗核协议,这将迫使美国与中国合作。所以,伊朗核协议的继续履行,确实是美国需要中国合作的重大议题。克里现在已经确定将在拜登新政府任职,签订伊朗核协议的人现在又回来了,这不是坏事。这就是美国传统政客的理智。约翰·桑顿中国中心和东亚政策中心研究员何瑞恩认为,在拜登任期第一年,美中关系仍将保持高度竞争态势。拜登政府对华政策的核心仍是在技术、经济、军事、治理、地缘政治等领域的竞争,但竞争方式将具有其特点:第一,专注于巩固美国自身实力以及在经济、安全和气候问题上的国际领导地位,以相对实力优势与中国竞争;第二,重视汇聚盟友的声音,而非美国单方面发起某项行动;第三,可能会在新疆、西藏、香港等地区问题上向中国施压;第四,在高度竞争的关系中会留出一些合作空间,比如气候问题、伊朗问题、朝鲜问题等。

澳大利亚东亚论坛网站11月8日发表斯坦福大学沃尔特·肖伦斯坦亚太研究中心东南亚项目主任唐纳德·K·埃默森的文章《拜登的亚洲政策:美国联合?》,文章说拜登政府对外政策将从“美国优先”转变为“美国联合”,对华政策将更加重视联手他国进行施压。在特朗普政府退出众多国际协定及国际组织的背景下,拜登政府将通过重返世界开启其外交政策,抛弃“美国优先”,奉行“美国联合”,联手世界各地价值取向相似的伙伴进行制度化合作。其对外政策的表述和步骤可概括为“国际化”,即优先调动外部力量来达成美国在世界更广范围的目标。

这一方向将回应美国国内对于美国在海外承诺过多的担忧,也将通过承认美国捉襟见肘的现实,获取伙伴国的帮助,应对疫情、环境、贫困、安全等的问题。在东亚,这种政策还将对中国不满的域内国家形成鼓励。在对华政策上,拜登政府的亚洲团队不会回到奥巴马时代较为温和的立场。已有消息传出,拜登政府的南海政策不仅将延续“航行自由”,而且会强化与东盟及地区论坛的接触和参与。其亚洲政策能否成功,将取决于能否在遏制中国的同时,有选择地支持中国参与多边行动,在全球治理诸多议题上取得成绩。

笔者认为,美国拉拢盟友,当然首要的拉拢盟友团结力量对华。但是也有另外一层对盟友的防范。就是防盟友坐山观虎斗,看美国单挑中国两败俱伤。世界上没有一个大国希望美国和中国成为霸主和老大,他们巴不得中美之间斗得两败俱伤。美国的英法德日韩澳加等众多盟友,都是不欢迎美国和中国的霸权和强大的。如果美国自己去单挑中国,这些盟友极大可能坐收渔翁之利。美国深知,美国单独和中国对抗,很大得可能是双输。美国绝不允许这种美国和中国双输,让其他国家坐享其成。所以美国拉拢盟友,让盟友参与和中国的对抗,也是利用其盟友,防范其盟友的用意。这一点,可能全球很多人都还没有看到。

我们现在还需要继续观察拜登的最终选择,其实他清楚,合作共赢是双方都能接受的结果。对抗只能导致两败俱伤。

中美是走合作的康庄大道还是敌对的独木桥目前不得而知,但是可以确定的一点是,中国对特朗普的隐忍克制不会给拜登。

(作者为察哈尔学会研究员,国际金融论坛(IFF)研究院特约研究员)

发布时间:2020年12月02日 来源时间:2020年12月02日
分享到:

留 言

本站专稿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