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智库新闻

盘点拜登经济顾问委员会人选的贸易政策观

作者:   来源:上海美国研究  已有 2006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美国经济顾问委员会(CEA)是美总统行政办公室下设机构,职责是就经济政策向总统提出建议。美候任总统拜登的过渡团队近期公布了其政府经济顾问委员会的主要成员人选:经济学家塞西莉亚·劳斯(Cecilia Rouse)被提名为委员会主席,经济学家希瑟·布希(Heather Boushey)和贾里德·伯恩斯坦(Jared Bernstein)将担任委员会成员。近日,卡托研究所网站载文梳理了三位候选人的贸易政策观点。从这些观点看,他们反对特朗普大规模征收关税,鼓励全球贸易,但同时对美国工人就业、贸易对象国的劳工和环境规则、“汇率操纵”等方面表达更多的关切。 


三位候选人的贸易政策言论或观点分别如下:

1、塞西莉亚·劳斯

 

劳斯2019年发表言论称:“我们的专业人士非常支持全球化和开放市场,而本届政府对此几乎不承认。我认为我们需要停下来说:‘是的,开放贸易有赢家也有输家。’我认为它让这个行业认识到,输家真的在遭受损失,而我们需要他们给予关照,并在国际贸易中采取更微妙的模式。”

2012年,劳斯接受芝加哥大学“全球市场倡议”(Initiative on Global Markets)的访谈。她被问及是否认同以下与贸易有关的表述,以及对此的“信心指数”是多少(满分10分)。

相关表述称:“自由贸易提高了生产效率,为消费者提供了更好的选择,从长远来看,这些好处要远远大于对就业的任何影响。”劳斯表示赞同这一说法,“信心指数”是6。她评论道:“我同意以上措辞。当然,可能还存在其他不太令人满意的影响。”

2、希瑟·布希

 

布希在2018年与人合著的一篇文章中写道:“总体而言,认为贸易总体上有积极影响的经济研究认为,‘赢家’必须补偿‘输家’。否则,贸易扩张可能会导致更大的不平等,因为海外竞争加剧将导致一些社区面临就业机会减少、收入下降。这些补偿包括帮助工人迁至有工作的地方,发展新技能,或者提供资金支持,直到他们找到另一份工作。然而,像联邦贸易调整援助(federal Trade Adjustment Assistance)这样的项目远不足以完成这项任务。1990年至2007年,每年来自中国的进口竞争增加1000美元,而该项目提供的人均补贴仅增加23美分。”

她2017年在一篇文章中写道:“超级全球化为全球财富带来了巨大收益,并降低了消费价格。过去一代人见证了全球贫困的大幅减少,特别是在中国。然而,数百万美国中产阶级被世界经济增长抛在了后面。而美国并非唯一出现这种趋势的国家,在许多发达经济体中,只有最富裕的人才能从经济增长中获益。”

3、贾里德·伯恩斯坦

 

到目前为止,伯恩斯坦是三人中发表贸易政策相关言论最多的人。

贸易政策总体思路

“(贸易)是一种净收益,可以增加供应链、就业和商业,同时降低价格。但由于面临来自低工资国家日益激烈的竞争,像我们这样富裕国家的工人和社区付出了巨大代价。”

“全球化不能也不应该停止。如果运作得当,通过增加商品供应,它会给发达国家带来巨大利益,同时,帮助提高发展中国家工人的生活水平。”“我们认为全球贸易量的增长可能是积极的。因为通过扩大贸易,我们为美国产品找到了新的市场,扩大了商品和服务供应,并通过与富裕国家的贸易为新兴国家提供了增长机会。”

“在贸易上与中国竞争,要做的既不是全面征收关税,也不是徒劳地坚持要求中国改变其根本经济模式,而是要提高我们自己的国际竞争力,并为那些被全球化甩在后面的人和地方提供真正的帮助。”

“以下是一项进步贸易政策的粗略指南:有针对性而非全面征收关税;理解贸易赤字代表什么以及不代表什么;制定出口导向型产业政策;谈判代表不同利益相关群体的贸易协议;把注意力集中在那些落后群体上。”

贸易逆差

伯恩斯坦对贸易逆差感到担忧,但与那些贸易赤字鹰派人士相比,他的担忧更为微妙。

“特朗普将美国贸易逆差视为其政府贸易政策的目标,这是正确的。贸易逆差已经严重拖累了增长和制造业就业,特别是在本世纪头十年,我们与中国的贸易逆差急剧增长。”

“对一个国家来说,贸易逆差本身并不是问题。”“因此,贸易政策的目标应该是在不扭曲当前贸易流动的情况下,扭转美国的贸易逆差。特朗普提议的大规模关税不会起作用,也阻止不了公司将业务转移到海外。”“就经济影响而言,重要的是总贸易逆差,而不是与个别国家的贸易平衡。”

关税

针对特朗普的关税政策,伯恩斯坦表示:“尽管总统一再谎称中国支付了关税,但事实是,这些关税是由我们承担的。有证据表明,关税抬高了目标商品的价格,同时也伤害了那些使用进口零部件在美国制造产品的人和面临中国报复性关税的出口商(即美国农民)。不过,目前的情况表明,这些破坏的程度还不足以让我们的经济偏离轨道。”

贸易协定

伯恩斯坦看到了贸易协议的价值,但同时担心“监管俘获”(regulatory capture):“(贸易协议)为各国处理贸易物流、壁垒、跨境投资和冲突提供了必要规则,从这个意义上说,它们可以以有益的方式为全球化铺平道路。但它们也可能被党派或公司的利益所俘虏,从而将贸易好处转移到特惠群体。”

知识产权/投资者与国家间争端解决机制(ISDS)

他对贸易协议的两个方面持怀疑态度:“洛丽·沃勒克(Lori Wallach)和我对贸易协定中的许多非关税成分提出了尖锐批评——比如知识产权、投资者和解机制和延长的药品专利。”“只要知识产权所有者寻求更多保护,他们就应该通过单独的协议来实现,这些协议不应以延长潜在垄断条件为贸易权利设置条件。”“实现这一目标的方法是将ISDS机制从未来的贸易协议中剔除,并坚持让投资者私下为自己投保,以避免投资损失。”

劳工/环境

伯恩斯坦希望在贸易协定中逐步增加劳工/环境规则。“必须颠倒顺序——在市场准入方面给合作伙伴带来任何好处之前,必须确认劳工和环境权利得到保障。这意味着,与我们签订贸易协议的国家必须拿出持续的证据,证明当地的情况已经有所改善,而一旦有证据显示倒退,我们就会取消贸易优惠。”

货币

对伯恩斯坦而言,“汇率操纵”是严重问题。“我们需要给我们的交易和金融机构(国会、财政部和美联储)赋能,以抵制汇率操纵,无论它发生在哪里。”“有更好的方法来改善美国的贸易平衡。最重要的是,政府可以采取措施防止美国的贸易伙伴操纵本国货币。”

文章称,总之,在贸易问题上,劳斯、布希和伯恩斯坦不会像特朗普那样咄咄逼人,也不会像特朗普那样实行贸易保护主义。或许,三位经济学家的重点将是利用国内政策来帮助那些他们认为受到贸易伤害的人,而不是把关税作为一种通用工具。同时,伯恩斯坦在一些贸易领域似乎相当激进,目前难以判断这将在拜登政府产生何种影响。

本文编译自卡托研究所网站文章The Trade Policy Views of Biden’s CEA Picks

译者:沈佳琦

发布时间:2020年12月09日 来源时间:2020年12月07日
分享到:

留 言

智库新闻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