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解味
当前位置:首页>知音解味

加入中国共产党的美国人,两次因“间谍罪”入狱,他在中国的人生跌宕起伏,实在太传奇!

作者:   来源:德国优才计划  已有 1877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他是一名普通的美国大兵,

却和中国共产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在中国,他原是可以“通天”的风云人物,

却连续两次因为同一件事,

陷入凄惨的处境,几乎赔上一辈子。

更让人震惊的是,他事后的回应,

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他的故事值得每一位中国人细细品读。

他就是,李腾伯格,

Sidney Rittenberg,

中文名:李敦白。

1921年8月14日,

他出生于美国南卡州一个犹太家庭,

19岁那年,他加入美国共产党,

想要为美国人去争取,

“黑白平权,男女平等,劳工权益,学术自由”,

并在著名的普林斯顿大学学习。

一年后,日本偷袭珍珠港,

美国卷入了二战,

21岁的他加入了美国陆军,

前往斯坦福陆军语言学校学习中文,

之后他和战友乘坐美军运输机,

从印度飞越死亡之线“驼峰航线”,

来到了中国西南昆明,

那时的他一定没想到,

自己从此会和这片土地纠缠35年。

在云南,他的工作是,

负责处理美军和中国民间事务。

他需要和各个阶层的中国人打交道。

从这时起,他有了一个中文名字:

李敦白。

也是在这里,

他开始接触中国各个阶层人士,

既有国民党,

也有他心目中廉洁并充满理想的共产党。

而他从小根植于心的民主观念,

使他对国名党压制言论、

抓捕异己的行为深恶痛绝,

那些东躲西藏的地下党员,

引起了他极大的同情,

他结识了几名中共地下党员,

并和他们有着深切的共鸣,

被他们对民主的坚持所感动,

于是便利用自己美国人的特殊身份,

帮助他们脱离险境,

而他和共产党的故事,也因此开始了。

他常利用自己美国大兵的特殊身份,给共产党员送去紧俏物资,并驾驶美军吉普把很多上了国民党黑名单的地下党员,转移到城外安全地区。

很快,美军派给他的任务完成了。

本应马上回国的他,

却在临上飞机前改变了主意。

此时的李腾伯格早已脱胎换骨为李敦白,

心中一种激情始终在澎湃,

想起这几年自己坚持的民主梦……

他瞬间“清醒”了!在这片土地上,

还有比回家团聚更重要的事情在等着他,

他要参与那群勇士的战斗,

来参与中国光明的未来!

放弃回美国的他,

通过之前在昆明的关系,

认识了宋庆龄,在她的安排下,

在“联合国善后总署驻华办事处”,

成为了一名经济观察员,

负责分发救济粮到受灾地区,

这其中就包括了中共控制区。

这份工作让他激情满满,

因为这样他就能名正言顺的留在中国了。

1946年他带着救济粮前往中原解放区,

在那里,他认识了李先念,

随后在南京,他又见到了周恩来,

并在周恩来的引荐下,

结识了晋察冀军区司令员聂荣臻。

大家都十分欣赏他,

感动他曾为保护共产党员做出的付出,

一致恳请他留下来协助工作,

因为中方那时急需要一个,

精通英语的人作为沟通中美的桥梁,

共产党希望借由他的协助,

与美国重建友好关系,

以方便进行战后重建。

而他是再适合不过的人选了。

而能为中美两国之间加强沟通做贡献,

这是多么有意义的事情,

他对心中共产党的信念坚定不移,

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第二天便开始投入工作,

开通英语广播,

担任翻译、修改和播音的工作。

然而没过几个月,

傅作义的部队打上门来了,

因为形势过于严峻,

他被迫转移到了延安。

而在那里他终于遇见了,

他心中伟大的偶像毛泽东。

两人深谈后,

他以李先念和王震作为党的介绍人,

经过当时中共五大书记亲自批准后,

成为了中国共产党第一位外籍党员,

此时的他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

可惜好景不长 残酷的政治现实,

给他浇上了一盆冰冷透心的水!

1948年,在莫斯科的美国左翼女作家,

斯特朗发表了一篇文章,

声称“中国革命并没有照搬苏联模式”,

这一番言论惹恼了斯大林,

克格勃第五局以间谍罪将其逮捕,

并且将她驱逐出境。

而这个作家曾经访问过延安,

当时李敦白就作为翻译陪同在侧,

于是苏联政府致电中共,

将李敦白也列入了“斯特朗国际间谍案”,

并责令立即抓捕他。

如此牵连,实属滑稽,

然而很快,他就被定下了:

“国际间谍、美国特务”的罪名。

1949年1月21日,

在收到“执行特殊任务”的通知后,

在他赶到指定地点时,被抓捕,

所有曾经为中国作出的贡献瞬间化为零!

而因为他的美国国籍,此事不能泄露,

他被秘密关押在一间,

全部被封死,密不透风的小屋子里,

他想为自己辩驳,却无济于事!

第二年,

他又被秘密转移到北平第二监狱。

这一关,就是3年,

直到1953年斯大林去世,

很多他一手炮制的冤假错案浮出水面,

其中就包括了“斯特朗国际间谍案”。

而李敦白终于才有了洗脱冤屈的机会。

1955年4月4日,

已经锈迹斑斑的牢门被推开,

一个陌生人走了进来,告诉他:

“我们花了很长时间调查你的案子,

发现这是一个误会,你没有犯过那些事,

在此我向你道歉。”

(斯大林)

因为一个莫名其妙的罪名,

突然被抓起来,没有经过任何审判,

而且一关就是6年,如此种种,

换作寻常人,就算不震怒发狂,

也会彻底失望伤心,

从此离开中国,越远越好。

六年的牢狱之灾总该悟出些什么吧?!

而且在他释放的前两年,

监狱长就曾告诉他:

“如果你撇清和中国的所有关系,

就能被批准回美国。”

只需一句话就能恢复自由身,

他本来也不是中国人,

离开根本无可厚非。

然而他的回答却是:不!

他说:“我不回美国,

我要在这里好好改造自己的思想,

就算被关起来,

也是在我们自己的地方。”

是啊!

他就是这样一个坚定的共产主义者,

一个坚定的理想主义者,

他的确太“非同寻常”!

为了心心念念的民主思想,

他再一次放弃了回美国的机会。

出狱后,他被分配到了广播事业局,

也许是为弥补过去对他的伤害,

新工作的待遇特别好,

独立的办公室和专门的接送车,

薪资更是普通人的15倍之多,

在当时的中国,他已经位列超高收入人群了。

然而,这样的生活,

并没有让他觉得高兴,反而令他忧心忡忡,

他追求的,一直是民主自由的思想,

可如今自己过的生活,

却处处透露出官僚等级制度的味道,

这已经不是他的初心所在了。

他曾在回忆录里这样写道:

“我们这群人有特别的住房、特别的伙食,还有专车……我痛恨自私自利的官僚,但是自己其实也成了脑满肠肥的一员,我感到深深的后悔和自责。

难道就这样下去吗?我一直自认是马克思主义信徒,一个愿为人民服务的人。难道我愿意晚节不保,让自己蜕变为特权分子?我一向鄙视伪君子和骗子,可如今只怕自己也要落到那步境地。”

他不想再这样下去,

他是马克思主义的信徒,

愿景一直是为人民服务,

他不想当特权分子,

那是他最痛恨的伪君子才会干的事。

于是他自己做主,搬离了独立办公室,

取消了专车,还要求工资减半,

甚至把家里的红木家具也全捐给了博物馆。

然而,他的动作不仅没有得到支持,

反而换来了相关部门的谈话。

此时的他并未意识到,自己这一番动作,

将会在他的人生掀起一阵巨浪。

他并未意识到,不久的将来,

在一场红色运动中,

他会从意气风发的自由之士,

再次变成永失自由的囚鸟!

1966年,文革爆发,

起初,他是兴奋的。

这种久违的言论自由的感觉,

让他觉得自己的理想终于可以实现了。

他非常积极地参加各种大会,

还在《人民日报》发表了文章,

赞颂文化大革命对共产主义的重要作用,

在当时是轰动全国的存在。

在他看来,官僚体制是自由和平等的敌人,

只有一一摧毁,才能真正解放,

实现“自由、平等”的新社会。

然而没过多久,他就发现不对劲了。

说好的自由和解放,

却只是造反派的自由和解放,

其他人不仅没有自由,

就连基本的人权都没有。

这和他当初想的差距也太大了,

这些人根本就不是真心追求自由平等,

更像是披着文革的皮,

去施展一场丑恶的暴力运动。

看着那些被批斗的大人物,

被打得半死不活,围观的人却放肆大笑,

他觉得厌恶且愤怒。

他大声质问当时《光明日报》总编穆欣:

“这样使用暴力真的对吗?”

对方冷笑着回答:

“这不算真正的暴力。”

他觉得难以置信,这种想法太冷酷。

敌人的暴力是暴力,难道群众就不是了?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质问穆欣,

就亲眼目睹了那些被批斗的人,

被架上批斗台,跪在地上,

被人肆意羞辱。

此时已是人人自危的时刻。

然而他却敢仗义执言。

江青和陈伯达来到广播事业局,

他第一时间冲上去说到:

造反派的官僚作风太严重了,

只能他们批评别人,却听不得不同声音。

这句话刚一脱口,江青脸色大变。

他下意识知道,看来自己也要遭殃了。

果真噩梦并没有让他等的太久,

1967年9月,“国际间谍、美国特务”,

一样样的罪名再次如初回到了他的身上,

他又被逮捕了!

被投入秦城监狱,和以前一样,

没有审判,只有一间全封闭的小屋子。

唯一不同的是,上一次是6年,

而这一次长达10年之久。

而他文革期间在狱中的生活,

简直可以用生不如死来形容。

他曾在回忆录中写道:“自从我入狱后,

几乎从来没有听到过,

监狱外任何传来的声音,

原以为这种精神酷刑不存在了…

看到过道两边一间间大铁锁背后的牢门,

我感觉那是一个个大冰箱,

里面的人正在,

悄没声息地被冷冻,被活埋。”

在暗无天日的小格子里,

热爱自由的他,

失去了整整10年的自由。

而他第一次听到人发出的声音,

是在1976年的一个晚上,

附近公社的大喇叭,

突然传来锣鼓喧天的音乐。

几个星期后,

他在监狱里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这声音他太熟悉了,是江青!

他很确定:

“有9年多没听到了,

但是我很肯定就是她,千真万确。”

那一刻,他不知道该做出何种反应。

是高兴?还是难过?该哭还是该笑?

10年前,他认为自己有能力,

让这个国家在混乱中重生,

创造和管理民主,可没想到的是,

自己的期盼背后,却是层层乌云,

渺小如他,在时代的混乱面前,

甚至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

反而被蚕食掉数十年的光阴。

可悲!可叹!

1977年11月,他终于踏出了牢门,

与世隔绝了三千多个日日夜夜后,

他已经不大会说话了。

一个在中国生活了35年的美国人,

一个深深热爱这片土地,

并倾力奉献的美国人,

竟然在中国近一半的时光,

都是在单人牢房里度过的!

岁月漫漫,此时已近60的他,

已无能为力,是时候回美国了,

然而他无怨无悔,

虽然遭受了人生最大的不公,

1980年回到美国后的他,

仍旧没有背离中国,

还在为他心中那个,

应该美好光明的中国奉献与服务。

他成立了一家中美企业咨询公司,

希望更多美国人去中国投资,

建设一个经济繁荣的新中国。

用他的话说就是:“以一种新的方式,

做些实际的,对中国有意义的事情。”

后来到了中国改革开放年代,

希望拓展中国业务的很多美国企业,

都争相聘请他担任顾问。

英特尔、Nextel、微软等美国大公司,

都相继成为了他的客户。

他说,“在中国我几乎可以见到,

任何需要见的人,

因为他们都很好奇,都想见我。”

华盛顿风险投资人,

约翰·查古拉(John Zagula),

就曾向他求教,查古拉说:

“如果说他的狱中岁月留下了伤痕,

他也通过某种方式把这些伤痕,

变成了对自己有益的东西。

他很智慧,有人脉,而且会用黑莓手机,

他完全跟得上时代,了解世界的动向。”

直到2019年8月24日,

一生命运多舛的他,

在美国离世,享年98岁。



他是美国人,却有着中国魂,

他是中国的美国人,

他曾说过一句话:

“世界未来的前途看中国。

如果中美不合作,

如果中国搞不好,其它地方都不行。”

他怀着一颗炙热的心,

全心全意奉献在自己的理想上,

在中国,

他遭受了人生最大的不公与伤害,

但他从未对这片热土抱有丝毫恨意。

在那个大多数人跪卧噤声,

明哲保身的年代,

他明知会把自己置于险境,

却也要大声喊出那声“不”!

他用无畏的行动告诉我们,

何为坚守信念!何为坚持理想!


Image


壮志凌云,生死不渝!

他是真正的“中国勇士”,

即使他身上没流着中国人的血,

仍旧配得上,

今天我们所有中国人,最崇高的敬意。

斯人已逝,精神不灭,

历史长河必将为他,

留下的浓墨重彩的一笔!

2020年李敦白逝世一周年,

致敬!缅怀!

发布时间:2020年12月23日 来源时间:2020年12月22日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知音解味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