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专稿
当前位置:首页>互动>本站专稿

彭胜玉:中国应对美国要警惕五大陷阱

作者:彭胜玉   来源:中美印象  已有 2164人浏览 放大  缩小

综合看近年美国对中国的打压,及将来的美中交往走势,笔者认为:中国必须要高度警惕美国针对中国的如下五大陷阱,如应对失当,中国将出现应对的重大方向性错误。

一、中美大国竞争舆论陷阱

现在世界各种声音指中美在进行战略竞争,包括中国的很多高层专家学者也在跟着西方人喊中美在进行大国竞争,这是完全掉入了美国包装出的中美大国战略竞争舆论陷阱。

必须要重点指出:

第一、中国没有中美竞争的战略,只有自身发展的战略。

第二、中国没有与美国竞争的主观意愿,只有在被打压时的见招拆招。

第三、中国和美国竞争什么?地位,全球领导权,霸权?制度和体制优越性?什么时候国家强调了要开展这种竞争?党和国家各种重大会议均明确指出,中国要做好自己的事,这才是中国追求明天更好、应对一切外部压力的核心之要。

第四、中国在和美国进行战略竞争,是美国包装出的大国竞争战略竞争陷阱。美国把一切打压中国、阻挠中国正常发展的行为都包装成中美大国竞争,把中国的一切正常发展及与全世界的一切正常交往都归为中国要和美国一比高低,这是极大的中美大国竞争舆论陷阱。

第五、中国有和美国进行战略竞争的系统战略和系统行为?没有!中国的经济体量变大,军队能力变强,全球影响力自然而然就大,是自然的发展趋势,不是为了和美国开展竞争而追求的,而是自身正常发展带来的自然结果。

第六、如果任这种中国在和美国开展大国竞争的言论泛滥,完全违背党和国家的自身真实发展诉求,完全误导全国党和人民,也让全世界误判中国的发展意图,将遗害无穷。

当前,我们很多中国学者(包括社科院、现代院、高校的很多极有影响力的专家学者)被西方的这种舆论带沟里去了,认可了美国包装出的中美大国竞争。这是必须要警醒起来的。

美国对外宣扬的中美大国竞争,现在就是个陷阱。一切中国的事都扣上中国要和美国竞争,中国就成了不怀好意,认为中国抓住一切机会跟美国搞竞争,争夺美国在全球的影响力和领导力。

中国的综合国力的不断壮大,自然带来国家影响力的提升。但是,必须要明白的是,这个地球就这么大,国力大幅提升,经贸往来成为全球最大体量的国家,国家影响力是顺带而来的产物。这并不是为了争夺全球影响力和领导力而去做的,而是国家壮大、体量庞大而自然而然的。

现在美国,感觉中国成了其全球第一大国的最大竞争对手,因此出台各种办法维护美国在全球的地位和影响,打压中国。笔者认为:美国给中国挖的最大的陷阱就是,把一切美国打压中国的行为,把一切中国和世界正常交往的行为,都包装成中美在进行大国竞争。这是一个极大的陷阱,这是一个巨大的坑。

这个陷阱这个坑,就能让世界人民,扭曲的看中国的一切行为,这个坑,就能让美国极其容易得到其盟友的支持理解。

办好自己的事,这是党中央不断提及的中国的应对一切未来挑战的根本办法,是习近平总书记及党和国家的重要会议多次重点强调的。诸如:

在2020年7月份召开的企业家座谈会上,习近平提出在当前保护主义上升、世界经济低迷、全球市场萎缩的外部环境下,我们必须集中力量办好自己的事,充分发挥国内超大规模市场优势,逐步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在2020年10月26日至29日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上,党中央再次强调办好自己的事。

在2020年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提出面对复杂严峻的外部环境,关键是要办好自己的事。

现今,一堆研究美国的中国专家领导也在天天喊中美战略竞争,中美大国竞争,我们看到美国制定的各种打压中国的战略,但我们看到过中国制定的要和美国竞争的战略吗?落人陷阱还四处误国误民,人家喊啥我们跟着喊啥,极少看到具有独立思想、不人云亦云的专家指出这里面的极度荒谬和极度错误。这是中国国际战略研究界的不幸。

二、美国各方面“绊脚使坏”中国的陷阱

美中矛盾的根源,压根不是大国竞争。现在的美中,就是一个使劲让你不好,一个见招拆招。

望你不好,阻你进步,是美国在各方面打压中国的根本目的,是美中矛盾的根源。

竞争,是比谁更好。犹如赛跑,谁快谁好。而现在的一切,是美国这个领先的人在用各种办法要绊倒追赶着的中国。美国的思维,现在不是想比中国跑得快,而是使坏要让中国跑不好,跑不成,跑不动,想让中国摔跟头。

所谓的制度之争,地位之争,地缘政治之争,意识形态之争,人权民主之争,都是大国竞争的陷阱,都是打压拖累、给中国伸黑脚的托词。这些方面,都只是他们“能伸出脚能使上坏”的地方,中国切不可随其起舞掉入陷阱。

一个国家,需要一个组织把全国广大人民凝聚起来,组织起来,让全国人民朝一个向好发展的正确方向前进。中国共产党在很好地起着这个积极作用。美国觉得这个党把中国带领的、发展的太好了,于是开始恶毒攻击这个组织。美国反华极端势力很清楚,美国在攻击中共时,能多少起到离间执政党和人民的效果,同时,美国也寄希望于毁坏中国执政党在中国百姓中的良好形象。这绝不是中美大国竞争。封杀华为、中芯,制裁中国科技企业,制裁中国很多大学,是大国科技竞争吗?不是,这是在打压中国科技发展,不让中国科技正常进步。

三、美国军事围堵、军事威慑中国的陷阱

美国走向衰败的根源之一是:核武器时代,美国军事的强大已不再容易能兑现巨大经济利益。以军事力量强大为表征的超级美帝国,释放不出他的军事优势。军事力量更多是在做无用功。自二战后,全球民族自主自立韧性极大,美国军事帝国欺负小国已不再轻轻松松。经济力量本身就难有全球统治力,更何况美国经济的感召力已经严重下降。美国的体制与价值追求高地已不再,对世界已无凝聚力。力量多极化的当今世界,某个国家要维持全球霸权的成本总额,已完全超出总的收益。如果付诸武力谋求,完全得不偿失。

美国深刻清楚,不发动战争,美国唯一可以称霸全球的军事力量的强大,确实更多是在做无用功。故,美国,在用各种努力要发挥出其强大的军事力量的优势。美国的思维里:军事强大必须要发挥出来,才能让强大的军事力量不在那做无用功。而因为中美两国都是核大国,两国开战的代价太大,故美国现在只能选择用军事围堵,军事威慑去释放美国的军事优势攫取利益。

所以,如果中国上心了美国的军事围堵和军事威慑,那么就掉入了美国的军事围堵军事威慑陷阱,就让美国发挥出了强大的军事力量的优势。

中国切不可掉入军事围堵、军事威慑的陷阱,跟着其起舞大搞军事竞争和陷入各种区域争端纠纷的泥潭(如南海、钓鱼岛、中印边境等)。所谓美印日澳的亚太围堵,中国切不可太过重视,应晾着他们。战略围堵,可以肯定,既是徒劳的,也更多是在做无用功。战争不发起,一切的军事围堵本质上都是在做无用功。

如果有一天因为美国的军事围堵和威慑导致中美冲突发生,一场中小规模的中美战争不可避免,美国率先在某个区域对华动武,中国被迫和美国干一仗,中国应战不能只为了维护国家尊严。如果仅仅是为了被打而迎战,维护国家尊严,中美最后这场战争打下来也无非就是伤多伤少。打赢就有面子就有尊严,那么这些尊严和面子本质上就是用军人和人民的牺牲,国土的轰炸,及军舰飞机等装备的损失换来的。这种中美战争的收获不应该是中国应该满足的。

笔者认为:如果美国在任何区域主动挑衅对中国开战,中国应趁机直接攻台,这是中国武力收复台湾的绝佳历史时机。既然中美战争已经开打,何不一举解决祖国统一大业。一举拿下台湾,完成祖国统一大业,中美大国走势将加速偏向中国。

故,美若任何区域开战中国,中国都应直接攻台。中国防范美国任何区域动武挑衅中国的战争准备,核心是时刻准好好武力收复台湾的战争。

要清楚的是,我们趁美国可能对华动武之机直接武力收复台湾的决心越大,武力攻台准备越充分,越可能断了美国各区域挑衅中国的念头。因为结果可能会呈现这个结局:周密精心准备武力攻台,反倒能解中国其他争议区域之隐患,这本质上是可以起到围魏救赵之功效。

故防美国各个区域挑衅威慑,不要随美起舞,应该横下一条心什么美国围堵和威慑都少管别管,晾着他,全心全意去做台湾收复之战争准备。这种准备,将能较大遏制美国对中国的各种军事威慑和围堵,也能让自己不陷入无畏的美国军事威慑和围堵陷阱中,更能让中国在任何时候的中美冲突中可能收获民族和国家统一。

四、中美冲突危机管控机制陷阱

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说,中美必须为两国日趋激烈的竞争建立规则,否则有可能重演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全球政治的不确定性局面。美国不止基辛格一个人这么呼吁了,很多美国的官员和专家都这么喊过。

美国政府及国会对中国的各种挤压,美国的专家学者(诸如基辛格)是了然于胸的。

美国作为当今的世界唯一超级大国,还是不想那么快接受中国崛起,美国各界还在以各种努力去遏制中国的崛起,打击中国的发展,甚至想打破中国的和平大好发展环境。

但是,遏制归遏制,美国也并不想引起世界大战,并不想和中国开战。因为,谁都打不起,也没人输得起。不管人类自己承认与否,人类仍处于你争我斗、你坏我就好的初级文明。建国才两百多年,享受世界唯一超级大国呼风唤雨才几十年的美国,还没有那么快甘心放下这种骄傲与尊严,还不想与中国平起平坐、共享平等地位。

美国深知:中美相争全球坐山观虎斗,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可能是希望美国和中国越来越弱的,越来越不强大的。因为:

美国和中国任何一个国家的霸权,都不是他们愿意看到的。

美国和中国任何一个国家的强大,都不是他们愿意看到的。

他们更多的真实态度将是:美国和中国你们尽管斗,你们斗得越惨,我们越是欢迎越是高兴!

美国和中国的决策层,都会重视这种人类真实的看法。如果友好合作,美国和中国将友好强大,如果美国和中国相争相残甚至相焚,世界将来的老大老二将可能不是美国和中国中的任何一个,这是极大可能的竞争结局。美国不会想看到美中相争的这种双输局面,所以这也是美国管控战争冲突的根本考虑。

而上述的种种一切,就是美国这种心理的真实反映。又想最大极限遏制你、打压你、排挤你,又不想引起大战导致双输,这种心态,决定了美国还是存在一种较强的管控中美危机升级和避免误判的欲望。

那么中国是否应该成全美国这种又想最大极限打压遏制排挤又能避免战争的中美危机管控机制呢?可以说,各有利弊。

如果成全美国这种心理,达成健全的中美双边冲突危机管控机制,那么,美国打压遏制排挤中国将势必以最大极限、肆无忌惮,中国也必将承受着美国更多更大、没完没了的遏制和打压。当然,达成了健全的中美双边危机管控机制,也确实有助于中美管控危机升级为战争。

如果中国不和美国达成中美双边危机管控机制,又能收获到什么呢?可以肯定的是,你让美国担心冲突升级,担心误判,担心引发不想发生的战争等不可控行为,美国在做出各种极限打压遏制行为时,势必将有所顾忌和收敛,如此,缺少了更多的极限遏制打压行为时,中美之间冲突升级和误判的可能性也反倒能降低很多。同时,中国也能少遭受一些美国的敌意行为。故,中美双边危机管控机制,是一把双刃剑,于中国,有利也有弊,如何权衡,可留待决策者慎重思考。

五、金融资本陷阱

可以说,美国区别于世界其他国家的最有力量的两杆枪就是“军事”和“金融”。金融也是一杆枪。美元美国印,全球用,让美国有了非常大的优势,它可以通过印刷美元攫取全球物质财富,并可以打击对手。

挥舞“军事”这杆枪发动战争,因为巨大的战争不确定性,和可能带来的巨大牺牲,导致决策者在挥这杆枪时顾虑和阻力都会很大。而挥动“金融”这杆枪时,遇到的阻力和会有的顾虑,将明显低很多。

拜登领导的新一届政府将拥有四年较为安静的时间,这四年将可以给新政府一个相对安静和专心的四年窗口期,进行国家治理和大国竞争。那么这四年,将是美国各种国家战略、各种打压中国举措可能都将应运的四年,这其中,就包括金融的使用。

美债规模已经突破26万亿美元,美元信用正在被大量消耗。统计显示,截至8月4日,美国联邦债务总额已达到26.5万亿美。随着美债规模的持续攀升,人们开始担心美元的储备货币地位还能维持多久。7月26日,全球最大避险基金创始人、桥水基金达里奥表示,最担心的是美元的稳定性。他说,政府预算不能一直处于赤字状态、不断发行政府债券或印钱。

“今年的全球公共债务将超过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创下新高”,7月上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首席经济学家吉塔·戈皮纳特在IMF与东京大学联合举办的网络会议上发出了这样的警告。据IMF预测,2020年发达国家的公共债务额将达到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28%,超过1946年的历史最高值。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时期,各国被迫增加巨额财政支出。包括民间借贷在内,全球借款额(国际金融协会调查数据)1~3月创历史新高,达到258万亿美元,是全球GDP的3倍以上。

新冠疫情也会动摇以往的经济政策常识。“大借债”和“大支出”将会持续到何时呢?处于有利位置的是轴心货币国美国。因为美国可以发行全世界通行的美元,最终能通过货币贬值来减轻实际债务负担。

如果有一个办法,既收获巨大利益,又能打压最大对手,同时,阻力不大风险可控,他们会认真考虑的……

但是美国将会如何用金融资本手段给中国布置陷阱呢?从哪发力呢?

中国要高度警惕以下几方面的中国现状:

中国近年兴起的众多大型科技巨头(如腾讯、阿里、百度等),股东中外资占比很高。这些大型科技巨头,现在已经发展为国家体量的巨无霸级别,要谨防美国通过控制这些大型中国巨头企业的背后股东背后资本来左右这些中国巨头企业在中国的行为。

一些互联网巨头创造了新业态,让很多人就了业,也让原有的传统的行业很多人失了业。互联网巨头作为平台企业确实更多的是再分配,是财富洗牌,而不是自身在创造财富。同时资本的力量在里面浸淫太深,在以新方式攫取社会的巨大财富,造成财富的急剧聚集时,也极大的被境外资本利用和套现。谁说孙正义当年投了三千万就应该有权享有几千亿的回报?这是极其不合理的,这个几千亿绝不是他那三千万创造的,是整个社会的财富聚集到了阿里巴巴,孙正义完全没有资格拥有几千亿。而孙正义就是背后可以被美国控制的资本力量,从其英国的安谋公司被美国收购一事就可以看出,在中美两国做选择时,他是听美国话的。

可以说,中国现今的门店经济的萎靡,东北经济的衰落,与互联网经济崛起息息相关。互联网经济是和全中国的每个角落抢生意,是和全中国的每个店面抢生意。而互联网兴起在南方,北方尤其是东北的的经济往来很大一部分都被南方兴起的互联网平台抢走。

基于互联网经济的全国性,全球性,美国如果通过背后的资本力量,借助各种国家级别的平台型企业,打着科技创新生态创新的幌子,有意让中国的众多产业凋敝,有意让中国的财富分配过渡失衡过渡聚集,有意让中国的百姓就业萎靡,有意让中国的区域经济发展更不平衡,美国是可能能使上力的,是可以大有可为利用平台经济达到让中国国内发展朝不好的方向前进的。

目前,中国美债持仓总金额仍维持在1万亿美元上方,仍是美债第二大海外持有国。这种万亿美元级别的美债持有,可能成为美国盯上的一个谋利方向。

金融制裁甚至金融战的使用,是美国在和平方式下对中国可能最有“杀伤力”的手段。他在俄罗斯身上已经用过,在中国身上用,既能吸取经验教训,也能更好创新改进办法举措。美国在发动金融战时,可能将是悄无声息的,这个必须要高度警惕。

中国要加大防范,既要确保金融稳定,也要确保亿万人民辛苦创造的巨大财富不会被人廉价的大肆掠夺!

(作者为察哈尔学会研究员、昆仑策研究院研究员、国际金融论坛(IFF)研究院特约研究员、石油央企战略研究员。文章观点是作者自己的,不代表本站立场。

发布时间:2020年12月29日 来源时间:2020年12月29日
分享到:

留 言

本站专稿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