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乔治亚州参议员候选人Jon Ossoff 主要政策

作者:   来源:美华之音  已有 2231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CAFB 翻译部

翻译:Wen Xu, 章斌

校对:三北酥糖、Maggie M, Jessie

2020年11月25日

乔恩.奥瑟夫生平

乔恩.奥瑟夫(Jon Ossoff)是一个土生土长的佐治亚人,又是媒体高管、新闻调查记者、和小企业主。和他一样,他的妻子艾丽莎(Alisha)也在亚特兰大长大,是一位妇产科医生。乔恩(Jon)从2013年起开始担任Insight TWI的首席执行官(CEO)。Insight TWI是一家有着30年历史的媒体制作公司,为一些国际新闻组织调查腐败、有组织的犯罪、以及战争罪行。

新闻调查记者和媒体高管

近几年,乔恩的公司成功调查并揭露的案例包括ISIS对妇女和女童的性奴役、道德败坏的法官、盗取美国资助的食品和医疗援助的国外官员、职业杀手、人口贩子、战争罪行和贿赂。

在乔恩的领导下,Insight TWI对腐败、有组织犯罪和战争罪行的调查获得了重大的奖项,并且通过数十个电视频道被播报到各大洲的亿万人民。

Insight TWI揭露ISIS战争罪行的报道得到了特别的肯定。他们在2016年为英国广播公司(BBC)制作的 “女孩,枪和ISIS”被太阳报赞为 “迎头痛击、毫不留情”。他们2018年的后续报道“和ISIS面对面”获得了“同一个世界媒体大奖” (One World Media Award)。该奖的评审称此制作为“大众新闻领域里最勇敢,最有洞察力,和最具同情心的标杆性制作”。

政府服务

乔恩拥有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外交学院的本科学位和伦敦经济学院(the 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的硕士学位。

在从事新闻和传媒制作之前,乔恩是来自佐治亚州的国会议员汉克·约翰逊(Hank Johnson)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负责国防、外交事务、情报和经济政策。他以此身份协助为佐治亚州提供选民服务和联邦资源,起草了之后通过众议院和参议院的立法提案,调查了针对美国公民的大规模监视,致力于防止核武器的扩散,并帮助铲除了联邦承包商腐败和舞弊问题。

乔恩在2012年辞去了国会的工作开始从事新闻调查事业,接任了Insight TWI的首席执行官。Insight TWI当时成立21年,是一个屡获艾美奖(Emmy award)的调查性电视制作公司。

创造历史

乔恩是2017年佐治亚州第六选区特别选举的民主党候选人。当时才29岁的乔恩在共和党议员汤姆普莱斯(Tom Price)以24%的优势连任后六周加入了竞选。

这场角逐成为了美国历史上最大的国会竞选。乔恩虽然以3%的微弱差距落败,但他成功的动员了十多年来民主党特别选举的最高投票率,年轻人的投票率跟2014年中期选举时相比翻倍,达到了有史以来单独举行的众议院特别选举的最高投票率。

在2020年,在其导师国会议员约翰·刘易斯(John Lewis)、国会议员汉克·约翰逊,佐治亚州议会非裔党团主席众议员卡伦·贝内特(Karen Bennett)以及其他来自佐治亚州的数十位领导人的支持下,乔恩即将挑战参议员大卫·珀杜(David Perdue)。

政策概要

Ossoff 正在为每一个美国人争取良好的医疗保健服务,为他们提供一个强大的医保公共选择,加强《平价医疗法案》(ACA)的保护,捍卫联邦医疗保险(Medicare)和社会保障(Social Security),为清洁能源和基础设施提供历史性投资,为工薪家庭和小企业减税,捍卫罗诉韦德案(Roe v. Wade)的判决和女性的医保隐私,制定重大的刑事司法改革,让黑钱退出政治,推翻联合公民诉联邦选举委员会案(Citizens United)的判决。

(编者按:以下摘录翻译了乔恩的新冠疫情、医疗保健、经济、移民、环境和枪支安全改革政策。他的其他政策主张请看这里。)

新冠疫情

为了遏制新冠疫情、防止经济衰退,我们必须结束川普政府无能透顶的执政。

我们本不该沦入今天这种境地。白宫无视警告,对疫情威胁置之不理。但问责却要等到11月大选以后。

眼前的解决方案很明确,但必须以应付此类巨大挑战所要求的速度、能力和专注力来实施。

国会和政府应该把重点放在加强卫生对策上,给国民以经济支持,并加快遏制和适应疫情的速度,使美国人民能尽快恢复工作和正常生活。

同时,我们必须加强短期努力来减缓疫情的蔓延。

首先,必须尽一切努力加强医院和卫生机构的应对。眼前的主要薄弱环节在于重症监护室(ICU)容量有限、检测能力不足、呼吸危重症医疗设备短缺、以及医护人员缺乏防护装备。缺乏防护设备我个人深有体会, 因为我的妻子Alisha是亚特兰大本地一家医院的医生。一旦医疗团队病倒,我们都将处于风险之中。

联邦政府应该花费一切必要开支,并剪除所有的繁文缛节来填补这些漏洞(这项工作本该在1月份就开始了)。

必要时要利用陆军工程兵团、军事后勤和医疗单位、以及《国防生产法》来增加医院容量和充分装备医疗团队。满足州长们提出的所有需求。公开说明何时何地增建多少床位、呼吸危重症监护室和隔离病房。这些措施刻不容缓!

其次,给美国人民以经济支持。数百万人正在失去工作,无数家庭正面临着财政深渊。现在不是党派争吵和制造僵局的时候。国会必须立即提供慷慨的纾困现金,以帮助民众和企业渡过难关。

最迅速、最慷慨的帮助应该拨给那些最需要的人。不能有秘密行贿基金,或给大企业以特惠。我们需要完全的透明和严格的问责。令人愤慨的是总统在2万亿美元的救助计划颁布后几天就将监察长撤职。银行解困灾难的重演将摧毁公众对政府仅存的一点信任。

第三,加快对新冠疫情的遏制和适应,这样我们才能迅速找到 “新常态”并重返工作。研究那些有成功经验的国家,为医学专家配备追踪病毒的设备,同时捍卫隐私和公民自由。我们必须知道病毒在哪里,这就意味着我们需要进行广泛的测试和提供免费的治疗(这样就没人害怕接受测试了)。

将病毒隔离起来,制定明确的政策让受感染的人自我隔离,直至其康复为止。严格执行法规以保护老年人不受感染。

强化卫生习惯,实施广泛的体温检查,规定对公共场所和设施表面进行常规消毒。

最后,加强短期内防止病毒扩散的努力。我们最希望的是这些努力能迅速见效,病毒没有疑似的那么致命。但重症病例仍在成指数性扩散,许多医院警告说他们很快就会不堪重负。州长和市长们应该听取他们的意见,不能等到以后,而是现在就必须实施强有力的疏离政策,包括必要时颁布居家令,以减缓病毒的传播速度。

以上这些措施将为扩容医疗能力、开发治疗方案和疫苗赢得时间。

如此大规模的社会隔离不能无限期地持续下去。正因为如此,我们必须加强卫生对策,加快遏制和适应疫情的速度,这样我们才能在不使医院负担过重和造成不必要死亡的情况下恢复正常生活。

我们可以齐心协力做这些事情,战胜病毒。这种情况不会永远持续下去。但至少未来几个月会很艰难。

联邦政府应该采取更加有效和一致的应对措施,这至关重要。2014年,我的公司调查了利比里亚爆发的埃博拉疫情,当地政府的错误使人民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我们不能再在这里犯任何错误了。

我真不知道我们在华盛顿的民选官员是否意识到他们看起来是多么自私和无能。总统总是那么玩忽职守和行事叵测。参议员们在得到疫情通报后立即做的事情不是为公众做抗疫准备,而是去调整自己的股票投资。他们现在都必须面对现实,我为我们所有人祈祷他们成功。

我们仍然是美国,我们有巨大的资源和优秀的人民。

想想那些当我们承担了必须承担的一切之后一起取得的成就吧:二战中奇迹般的工业动员,罗斯福新政,还有阿波罗计划。

我们仍然是美国人。我们就是这样的。让我们开始工作吧!

医疗保健

对于那些怀疑是否有必要确保所有美国人都有健康保险的人来说,此次新冠疫情应该敲响了一个巨大的警钟。

必须打破健康与财富之间的联系。每一个美国人都必须拥有良好的医疗服务。而佐治亚州已经面临着令人震惊的健康危机,我们的无保险人数占比和产妇死亡率在全美名列前茅。

在参议院,我将努力实现给所有人提供简单明了、负担得起和令人放心的医疗保险。这在其他国家已经实现了,我们也可以。

健康保险过于昂贵和复杂,对女性、年轻人和已有疾病者的保护正在受到攻击。可供选择的计划很少,保费高昂,意料之外的医疗账单频繁,与保险公司打交道可能是一场噩梦。

即使在今天,在这样一个庞大的健康危机中,以大卫·普度(David Perdue)为首的共和党仍在致力于取消数千万美国人的健康保险。他们长期以来都在计划削减联邦医疗保险(Medicare),将老年人的医疗服务置于被削弱的危险境地。

我将投票维护和加强联邦医疗保险,我支持为所有美国人提供一个公共医保选择,作为可替代私人保险的可负担方案。

公共计划的保费将是所有人都能负担得起的,而且对必要的护理没有自付额。它的覆盖范围将是全面的,包括预防保健、处方药、牙科、视力、听力、精神健康、新生儿和产后护理。联邦医疗辅助计划(Medicaid)的扩大和未参保者的自动注册将确保所有美国人都能得到保障,无论其财富之多少。

你的保险将由你选择。民众将可以自由决定是否继续私人医保计划,或是在公共计划的基础上补充购买私人保险,如果他们这样选择的话。

对于那些选择私人保险的人,我将投票加强《平价医疗法案》(ACA)对已有疾病者、女性和年轻人的保护。这些保护措施正持续受到医保行业及其在共和党内盟友的攻击。

我将投票打击药企的价格欺诈行为,并提供更多的仿制药。

我会不遗余力地提供联邦资金,在佐治亚州各地,特别是农村和服务不足的社区,建立更多的卫生诊所,雇用更多的医护人员,并解决佐治亚州令人震惊和蒙羞的孕产妇健康危机。根据我的计划,公共选择将包括提高农村医院的报销比率,因为它们是我们社区至关重要的资产。

我将提出立法以扩大美国公共卫生服务,使其能够招募、培训和部署更多的医疗团队进入佐治亚州和全国各地的诊所。

经济

新冠疫情正在造成巨大的经济困难。数千万人失去工作,企业被迫关闭,银行和房东威胁要收回欠贷房屋以及将房客扫地出门。一线工作人员工资低下,保护不足,保险缺失。

这场危机暴露了美国经济政策中的结构性不平等和腐败。与2007-2008年金融危机类似,虽然困难集中在工薪阶层、中产阶级家庭和小企业,但最快速、最大笔的紧急救济却直接流向了处在高层的大企业。

政府为华尔街提供的金融安全网庞大而即时,对普通人和小企业的帮助却微薄而缓慢。

我将不会把对华尔街的补贴作为经济刺激,寄希望于涓滴效应惠及底层。我会支持帮助佐治亚州家庭赚取和节省更多资金的政策,比如:在经济危机期间快速而慷慨地直接提供紧急救援,为除最富有的人以外的所有美国人降低税收,提供免费的公立大学、免费的职业培训、以及负担得起的医疗保障。

为了创造数以百万计的就业机会,振兴我们的经济,并减轻贫困,我将支持历史上最雄心勃勃的基础设施计划。升级后的基础设施将为今后数十年的繁荣、可持续发展和民众健康奠定基础。

佐治亚州是一个在农业、物流、航空航天、技术、清洁能源和媒体等领域不断发展的经济强州。佐治亚州的企业和企业家是本州创造就业和财富的重要引擎。

我将努力使我们的企业在税收和监管合规方面更加简单和高效。我将揭露和抨击海外竞争者利用不公平和不道德的贸易、劳工和环境方面的手段将美国工人和企业置于不利地位的行为。我将努力减少对中国供应链的依赖,并加强国内生产商的实力。我将支持强有力的反垄断执法,打击由具有游说能力的主导企业以牺牲较小竞争对手和初创企业为代价而获得的反竞争特殊利益补贴。这些政策将为我们实现长期繁荣、提高竞争力和实力提供支持。

银行系统的健康至关重要,但公共资金和贷款不应该补贴华尔街的投机性短期交易。这就是为什么我会投票恢复《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Glass-Steagall Act),使联邦经济政策为家庭和生产性企业带来长期繁荣、稳定和财政安全,而不是为投资银行、对冲基金和私募股权公司的短期收益服务。

游说和政治捐款不应该买到救市资金和不公平的补贴,也不应该买到对劳工侵权和环境污染行为的有罪不罚。但只要金钱能买到政治影响力,我们政府的政策就会向最强大的特殊利益集团倾斜,导致市场扭曲,使拥有最好关系网的人和企业受益。这就是竞选财务改革对我们的繁荣和竞争力至关重要的诸多原因之一。

我的职业生涯一直致力于反腐。我经营着一家调查全球贿赂和滥用权力的公司。我不接受企业政治行动委员会(PACs)或国会说客的捐款。作为佐治亚州的参议员,我将只对本州人民负责。

移民

我的母亲是一个移民。她23岁时来到这个国家,因为她相信美国梦,而且实现了美国梦。她成为一名成功的企业家,归化为美国公民,并积极参与民主生活。

和其他任何国家一样,我们必须了解和控制谁越过了我们的边界,但强大的边境安全不需要牺牲我们的道德原则和我们对人权的承诺,美国应该继续成为那些逃离迫害和争取机会的人的庇护所。

把孩子从父母身边夺走,让他们消失在联邦监护之下是一种暴行。

我支持的移民政策将加强我们的边界,把美国工人放在第一位,尊重人权,并为已经在这里的虽然无证但除此之外遵纪守法的移民(特别是那些作为儿童被带到这里的移民)创造获取合法身份的途径。

我们必须改革功能严重失调的国土安全部和美国移民和海关执法局,使这些机构能够有能力和以人性的方式履行职责。

与其让移民的生活变成地狱,移民执法部门应该打击无证移民的雇主,比如川普集团。

环境

环境的健康对我们自身的健康、繁荣和安全至关重要。在参议院,我将在科学证据的基础上制定能源和环境政策,而不是基于污染制造者的游说。

我们面临着紧迫的环境危机,因为失控的污染正在迅速改变气候、破坏生态系统、杀死物种和损害人类健康。

科学界的共识是明确的:如果不控制化石燃料燃烧造成的污染,后果将是可怕的。

我们可以在不破坏环境的情况下满足对能源的需求,但只能通过迅速过渡到清洁能源、大幅减少碳排放和提高能源效率来实现。

这就是为什么我会支持一项历史性的基础设施计划,其中包括对清洁能源、能源效率和环境保护的巨大投资。

我将推动美国立即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协议》,然后领导一个更为雄心勃勃的气候条约谈判。

我将努力扭转川普政府对清洁空气、清洁水和燃油经济性标准设定的倒退,继而对其进行加强。

我将推动可持续发展方面的快速进步,包括迅速分阶段禁止使用一次性塑料,大力执行保护海洋和渔业的条约,积极保护濒危物种和栖息地,增加对原油泄漏和污染的罚款,以及更严格地控制有毒化学品。

枪支安全改革

多数佐治亚州居民支持枪支安全改革,以减少枪支暴力造成的伤亡,同时保护第二修正案的持枪权。

我支持第二修正案,我尊重绝大多数持枪者,他们认识到枪支不是玩具,而是致命和危险的工具。

拥有枪支的同时,也要承担安全拥有、储存和使用枪支的重大责任。

当今美国令人震惊的枪支暴力表明了枪支安全改革的必要性,这不会排除任何负责任和合格的美国人拥有枪支用于家庭防卫、狩猎、枪法练习、收藏或娱乐。

我支持对购买枪支进行普遍犯罪历史调查,支持利用预警法来保护那些关心他们亲人心理健康的家庭成员和伴侣,支持封堵枪展漏洞。

我支持禁止向公众出售半自动步枪(”攻击性武器”)和高容量弹夹。

美国人如果要购买基于现代军事技术的大功率武器,应该要求他们证明自己有很高的资质和令人信服的特殊需求。

大多数枪支拥有者都是负责任和合格的,他们善意地拥有武器。然而,枪支行业游说者的唯一目标是推动枪支销售增长并使股东致富,甚至不惜牺牲公共安全和常识。

我没有从枪支游说者那里拿一分钱,我会为结束他们在华盛顿的腐败影响而奋斗到底。

竞选总部设置了为两位参议员候选人同时募款的联合账户CAFB募款专用链接:

Joint Ossoff & Warnock contribution link: https://secure.actblue.com/donate/gsvf_cafb

发布时间:2021年01月02日 来源时间:2020年11月26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