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人物新闻

郑永年:拜登会调整特朗普对华脱钩政策

作者:   来源:IPP评论  已有 569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支持经济增长的有利因素

当下欧美正在经历更严重的新一轮新冠疫情,病毒还出现了变异,但总体来看,2021年全球经济形势会比2020年要好,有多个支持2021年经济增长的有利因素:

第一,欧美的政府、民众对疫情的认识有了一定的共识,并且全球已有疫苗的好消息,这都有利于恢复生产和经济。在2020年疫情刚发生的时候,欧美发达国家的政府、社会、资本对疫情认识不足,毫无准备,疲于应对,甚至被迫让社会处于“群体免疫”状态。经过一年的时间,现在人们对病毒的共识要比去年多很多。与此同时,现在各国已经陆续开始接种疫苗。

第二,疫情催生了网络经济(线上经济)这一新型经济形态的高速发展,成为经济增长的一个动力。无论在中国、欧洲,还是美国,2020年线上经济都得到了迅猛的发展。

当下,很多人都在讨论是否要对大型互联网平台进行反垄断。我认为美国不会对互联网平台的反垄断监管太认真,还是会继续鼓励发展网络经济。一是经济原因:线上经济在疫情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成为国民经济不可替代的一部分。而当前疫情还在蔓延,线上经济会继续对美国经济起正面作用。二是政治原因:拜登代表的是美国高科技公司的利益群体,美国在反垄断方面的作为会有一定的延迟。

第三,欧美发达经济体居民储蓄率在上升。疫情冲击之下,很多家庭因对未来的预期变差,加上无法出门消费,更倾向于储蓄,数据也显示美国的居民储蓄在2020年是上升的。相信随着疫情防控形势好转,欧美国家国民消费就会增加,消费增加就会带动投资的增加。

第四,金融业并未在疫情中受到太大的影响。2008年金融危机发生时,各国束手无策,导致了雷曼兄弟公司的破产。很显然,此次疫情发生后,西方发达国家吸取了2008年金融危机的教训,防止大型金融机构的倒下引发连锁反应。在此次疫情中,西方发达经济体处理危机的手段要远远优于2008年,美国的金融业基本上没怎么受到疫情影响。线上经济和金融业是西方发达国家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这两者都利于2021年经济的恢复。

第五,欧美新注册公司数量在增加。疫情冲击之下,一些中小型企业破产。但另一方面,新公司注册数量不断增长,尤其与网络有关的新公司注册数在增加。数据显示,2020年第三季度美国申请注册的公司数就达到160万家,这一数据大概是2019年同期的一倍。

第六,从国际环境看,2020年RCEP的签订、中欧投资协定谈判完成,这些都为全球经济和贸易的发展注入了确定性和动力。

因此,尽管疫情还在蔓延,但支持2021年经济增长的积极力量正在慢慢释放,加上2020年被抑制的经济增长力量的反弹,相信2021年全球经济形势会比2020年好。

拜登不会让中美脱钩

疫情冲击之下,逆全球化思潮涌起,全球产业链加速重构,这是正常的现象。尤其是一些和公众安全攸关的产业,每个国家都要努力做到一定程度的独立自主。比如,疫情之下,每个国家都在强化医疗物资的本土生产能力。这个现象只能说是产业链的调整,不能认为是脱钩。2021年产业链调整的情况不会像2020年那样,会朝着比较好的方向发展。

中美经贸脱钩主要原因在于特朗普不遵从市场经济规律,强迫美国的企业回流。2021年,随着拜登政府执政,中美经贸脱钩是否会好转?尽管我们不能期望拜登新政府采取对中国有利的贸易政策,但预计拜登政府不会像特朗普那样采取非理性的方式强行和中国脱钩,而会调整特朗普时代对华强行脱钩的政策。 第一,强行和中国脱钩对美国的产业也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所谓“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第二,拜登政府的官员多是奥巴马时代的旧部。在过去的四年,他们也看到特朗普挑起的贸易战非但没有解决美国的问题,反而在恶化美国的问题。

因此,虽然拜登政府不会短期内改变特朗普时代对华的强硬政策,但即使其对华采取强硬政策,也会采取比较理性的强硬政策。我个人判断,拜登会考虑继续在关系到国家安全利益的领域和中国脱钩,但在民用和商用领域不会像特朗普那样一刀切地与中国强硬脱钩。

但要注意的是,当前民主党和共和党在遏制中国方面有很大的共识,现在美国还有非常强硬的反华势力。拜登上台后,不会立刻废除特朗普和中国达成的第一阶段的贸易协定,也不会立刻取消对中国征收的关税,而且很有可能还会做加法,要求中国从美国购买大量的农产品等。

这是因为当前美国内部非常分裂,拜登的支持力量主要集中的东部沿海和西部沿海的高科技公司,他要想弥合美国的分裂,就必须获得相当一部分共和党的支持者,也就是美国中部那些农业州的支持者,否则拜登执政的基础会非常薄弱。

如何应对拜登时代的对华政策?我认为,中国要理性对待中美关系。对中国来说,最好的应对方式是继续扩大对外开放,做好自己的事情。比如,拜登声称要与其他国家结盟来对抗中国。但现在来看,2020年RCEP成功签署、中欧投资协定谈判完成,这些都表明东盟和欧洲都不想放弃中国这个庞大的市场,美国对中国的遏制作用是有限的。

具体看2021年拜登政府对中国的政策,还需要注意一点,即拜登政府第一阶段会把更多的精力放到内政上,因为当下美国自身有很多问题要解决,而不会把太多精力放在中国问题上。

本文整理自新京报记者侯润芳对郑永年教授的专访。

原文发表于新京报2021年1月6日。

发布时间:2021年01月08日 来源时间:2021年01月07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人物新闻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