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专稿
当前位置:首页>互动>本站专稿

余智:如何认识“利益集团”、“深层政府”与“华盛顿沼泽”?

作者:余智   来源:FT中文网  已有 9969人浏览 放大  缩小

【编者按:本文原载:《FT中文网》2021年1月20日。作者授权转载。这是作者《美国大选、民主政治与中美关系十二谈 - 全面反思华人社会的认识误区》12篇系列评论的第5篇。作者为中国大陆学者与时事评论家。】

余智:2020美国大选中是否存在大规模舞弊?(联合早报,2021年1月11日)

余智:美国主流媒体是否背离了客观独立与言论自由原则?(FT中文网,2021年1月12日)

余智:美国是否发生了严重体制危机或宪政危机?(中美印象,2021年1月14日)

余智:如何看待美国制度与基督教、保守主义与自由主义?(联合早报,2021年1月18日)

 

此次美国大选中,很多挺川(川普,特朗普)人士认为,特朗普之所以选举失利,是因为他得罪了各种“利益集团”,包括华尔街资本家、“深层政府”(deep state)与“华盛顿沼泽”(Washington swamp)中的政治精英,导致这些“利益集团”联合起来、甚至采取“阴谋”手段反对特朗普,包括进行大选“舞弊”。他们因此为特朗普感到忿忿不平。

笔者认为,上述说法似是而非,缺乏对民主政治的基本正确认知:民主政治本身就是不同“利益集团”的合法博弈过程;要公平看待不同“利益集团”,不能将某些集团“正义化”或“妖魔化”、以“阶级斗争”的思维方式去看待他们的关系;在一人一票、人人平等的政治选举体制下,任何个人或“利益集团”都不应认为自己的利益高于其它个人或“利益集团”;政治人物因得罪太多“利益集团”而下台是正常且正当的,不必为此忿忿不平;“深层政府”的说法夸大了政府事务官的作用,相关“阴谋论”更是子虚乌有;“华盛顿沼泽”的说法则是对美国民主政治的合法博弈场所及其参与者的无理攻击与污蔑,对美国民主体制的声誉造成了巨大破坏。

(一)正确认识“利益集团”

中国自媒体上曾流传一篇网文《川普的困境:“以一人战一国”》,声称川普上台得罪了美国“除了自力更生的中产阶级之外的几乎所有的势力”,并一口气列举了被特朗普得罪的几十个“利益集团”。类似的自媒体文章还有很多。

“以一人战一国”的说法当然夸张了,但如果它近似反映现实,那特朗普岂不就是有些人所说的“国家公敌”、“人民公敌”,下台不就是应该的吗?很显然,特朗普也不可能将中产阶级以外的所有人(高收入与低收入群体)都得罪了:很多高收入阶层由于受益于他的减税政策而支持他,很多低收入群体因为受益于他的制造业回流政策而支持他。

同时,特朗普也没有获得所有中产阶级的支持:上文中列举的被特朗普得罪的几十个“利益集团”,几乎无所不包,很多其实都属于中产阶级,包括所谓“深层政府”中的政府事务官。如果特朗普真把这么多人都得罪了,他得罪的就可能超过全体选民的一半(也符合此次选举中他的得票率低于拜登的事实),那么他的下台就是必然的,也是理所应当的。

这里的核心问题,是正确理解“利益集团”与民主政治的关系。在一个正常的民主社会中,“利益集团”其实是一个中性词。每个公民都有多重身份,同时身处多个“利益集团”(以地域、行业、职业、性别、年龄等多种标准来划分)。美国两党及其候选人分别代表不同“利益集团”的利益;不同群体的利益既有区别,也有交叉。民主政治本身就是不同“利益集团”的博弈过程。

这里面还涉及一个问题:“利益集团”的利益都是正当的、应该维护的吗?这个问题涉及“正当”的标准与价值判断,见仁见智,也非常复杂,很难有公认的统一标准。但民主政治的基本前提是:无论某个人的社会地位是高是低、是穷是富,人品与道德水平是高是低,只要没有因违法而被剥夺选举权利,在政治选举的投票权上,都是一人一票、人人平等。

很多挺川人士经常将民主党所代表的利益群体称为“不劳而获”阶层,包括“食利”的精英阶层(或称“既得利益阶层”,如华尔街资本家、华盛顿政治人物)与“吃福利”的低收入阶层(黑人、移民等),将共和党所代表的利益群体称为“自给自足、自力更生”的中间阶层(中产阶级)。这种称谓及其所代表的认知,至少存在以下三个问题。

第一,阵线划分过于简单,没有意识到共和党支持者中也有大量精英(资本家、政治与文化精英)与低收入阶层(中西部的部分蓝领“红脖子”),民主党支持者中也有很多中间阶层(普通白领)。

第二,用“不劳而获”描述高收入与低收入群体,用“自力更生”描述中等收入群体,实际上是暗示高、低收入群体的利益来源是“不正当”的,否定其收入的合理性,“妖魔化”这两个群体,而“正义化”中等收入群体。但实际上,这种定性完全是主观的,缺乏公认的客观标准。

一方面,部分极端挺川派攻击的资本家,收入都是不合理的吗?那如何理解他们的投资决策对经济发展的推动作用?政治与文化精英的高收入都不合理吗?那社会还要精英干什么?又为何不搞平均主义?低收入群体中即使是“吃福利”的人,难道都是好吃懒做导致的吗?难道没有由于自身先天缺陷或能力不足、经济结构变革或企业经营不善而不幸落入社会底层、因而获得部分政府福利也是正当的吗?难道我们要回到丛林社会、对他们不管不问?

另一方面,部分极端挺川派口口声声为之“鸣不平”的中西部的“红脖子”白人,有中收入的、低收入的,他们在全球化大潮中,由于本国产业外迁或产业结构调整,或进口产品冲击,自身利益受到影响,这也是经济结构变革导致的,当然也应该受到政府重视与帮助。但我们也显然不能认为他们是被高收入阶层、低收入阶层联合“盘剥”的,不能由于他们是白种人就认为其必然具有道义上的正义性,不能由于他们原先的社会优势地位现在相对下降了,就认为他们被“欺负”了、他们的所有诉求都是正当的。更何况,他们中也有少部分人是不思进取的,如同极端挺川派批评的部分人一样。

总之,“利益集团”与社会分层本身是很复杂的,要公平看待,不能随意给某个群体贴“正义”或“非正义”(“妖魔化”)的标签。更重要的是,在缺乏客观标准的情况下,先入为主地给不同社会群体贴上这种标签,实际上是人为制造不同群体之间的根本对立。这种思维方式与中国以前的“阶级斗争”思维方式没有本质不同,只不过是将“受剥削”的穷苦阶层换成了中等收入阶层、将“剥削者”从富裕阶层换成了高收入、低收入两个群体而已。这种反富人、反精英的思维,也是典型的民粹思维;而鄙视穷人的思维,则是赤裸裸的极右思维。

这样的思维方式既是不正确的,也是危险的。它很容易将民主社会不同“利益集团”之间的正常的、平和的利益博弈,上升为“正邪之争”与“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播撒社会仇恨的种子,不利于社会的和谐稳定,甚至制造严重对立与冲突。此次大选中,部分极端挺川派就是以这种思维方式看待两党之争的,最后导致围绕选举的极度社会撕裂与激烈冲突。这种趋势如果持续发展,蕴含着将民主社会推向极权社会的风险,应该引起高度警觉。

第三,没有认识到无论哪个阶层,在政治选举的投票过程中,都是一人一票、人人平等的。在这个前提下,任何个人或“利益集团”都不应认为自己的利益高于其它个人或“利益集团”。以一人一票为基础的民主选举,归根结底就是不同“利益集团”之间的人数对决。如果政治人物得罪的“利益集团”所代表的民众占全体选民的多数,那他就会在选举中失败。这就是民主选举的实质与精髓所在,是正常与正当的,无需为此感到忿忿不平。

当然,民主政治下以一人一票、人人平等为基础的“利益集团”的合法博弈,还应遵循两个基本原则。一是通过新闻与言论自由,确保候选人的主张与操守能够为民众清楚知晓,从而使其真正理解不同候选人与自身利益的实际关联。二是选举中获胜的“利益集团”也要受到另一方的强力牵制,并遵守一些基本规则,适度照顾其它“利益集团”的利益,避免“赢者通吃”甚至“多数暴政”。这主个原则主要通过民主体制下的自由与法治来分别实现。

(二)所谓“深层政府”问题

所谓“深层政府”,也称“影子政府”,是指西方国家行政部门中非民选的事务官(与民选政治家及其任命的政务官相对应)影响政府政策制定与执行的状态。不少挺川派认为,美国政府中的事务官这个庞大的精英群体处处与特朗普“做对”,甚至“阴谋”反对特朗普。

中国自媒体写手“罗马主义”发表的网文《美国到底有没有一个“影子”政府?》,详细分析了美国行政部门的运作、政务官与事务官的关系,特别是美国历史上的历届总统对待事务官的态度与相关规章制度的演变。但文章没有对美国到底是否存在“影子政府”即“深层政府”给出确定答案,因为这个问题本身见仁见智,事务官对政府的政策制定与执行肯定有影响,但程度很难量化。

然而,在西方民主体制下,决定政府政策方向的,绝对是民选政治家及其任命的政务官,而非事务官。这是一个基本常识。政治家与政务官决定政策方向,交由事务官执行,并可以罢免“不听话”或执行不力的事务官,从而推行自己的政策理念。美国总统作为民选政治家,尽管不能直接任免绝大多数事务官,但可以通过让自己任免的政务官去罢免“不听话”或执行不力的事务官(否则就罢免该政务官自身),从而推行自己的政策主张。

也就是说,美国不是一个被事务官控制的国家,不是一个“政令不出白宫”的国家。或者说,即使“深层政府”的确存在,也不应该夸大它的地位与作用。否则,从逻辑上说,就很难相信民主体制仍然有效:如果政策都被事务官控制了,那民选的政治家及其任命的政务官还有什么作用呢?还需要选举干嘛呢?

从现实看,特朗普支持者都声称特朗普与以前的总统相比,兑现了更多竞选诺言,也就是其相关政策主张得到了有效落实。如果没有事务官的配合,这怎么可能实现呢?这就说明,关于“深层政府”处处与特朗普“做对”的指责,本身就是既不合逻辑、也没有依据的,甚至与特朗普支持者的说法自相矛盾。

更重要的是,即使相信事务官对政府政策有影响,这种影响也是公开、透明的。如果他们“阴谋”反对甚至“密谋”推翻民选总统,或者“作弊”伪造选举结果,那就是直接违法、犯罪。在美国的自由民主体制下,这样的“阴谋”很难不暴露,很难不被抓住,很难不被判罪。

然而,迄今为止,美国没有任何一起这样的案子被发现与起诉,所有关于大选“舞弊”的起诉也都全部失败了,而且很多案件都是倾向共和党的法官、甚至是特朗普亲自任命的法官判决的。总不能说“深层政府”也“勾结”了包括美国法院法官在内的整个司法体系吧。

此外,美国政府事务官的政治立场也是各不相同的,支持两党中的任何一个党、支持与反对特朗普的人都广泛存在,他们很难形成一个完全的“统一战线”去反对特朗普。即使由于特朗普推行或主张的某一政策影响到他们的共同利益(例如他曾计划禁止政府公职人员退休后,利用其人脉关系充当利益集团的政策说客),他们也不需要“阴谋”或“合谋”对付特朗普,而只需要在选举时各自合法地投拜登的票即可。

总之,无论从哪个角度看,所谓“深层政府”的成员“阴谋”反对特朗普的说法,都是很难成立的。

(三)所谓“华盛顿沼泽”问题

特朗普第一任期竞选过程中的一个重要竞选口号,是要“抽干华盛顿沼泽”。从此,“华盛顿沼泽”就成为特朗普支持者形容华盛顿“既得利益集团”甚至“腐败分子”的代名词,其中既包括上面所说的华盛顿的行政机构中的事务官即“深层政府”官员,也包括立法机构即国会中的两党议员、司法机构即法院中的法官,以及代表各种“利益集团”的游说机构。

前文曾谈到,民主政治本质就是各种“利益集团”的合法博弈过程。华盛顿作为美国首都与政治中心,是不同“利益集团”的合法博弈场所。国会两党议员是民众合法选举、代表不同利益群体利益的。法院法官是根据法定程序、经行政机构提名、立法机构通过而任命的。代表各种“利益集团”的游说机构,则是合法登记的机构,其游说活动也受到美国有关法律的严格规范。

这么一个合法的政治博弈场所,为何到了特朗普及其极端支持者的眼中,就成了“肮脏的沼泽”了?难道除了特朗普及其任命的政务官以外的所有或者相当多的政治人物与政治参与者,都是肮脏的“腐败分子”了吗?如果这样,那特朗普以前的美国岂不就是一个肮脏甚至腐败不堪的美国?这些支持者为何还要将美国视为“民主的灯塔”而对其寄予厚望?

同时,如果特朗普以前的美国果真如此腐败不堪,那么,特朗普四年任内,掌握司法部、FBI等行政大权与情报机构,却为何未能抓到一个大的腐败分子?特朗普的很多支持者经常散布各种谣言,攻击民主党政治人物为腐败分子,甚至隔三岔五谣传拜登、奥巴马、希拉里等被抓,真是让人啼笑皆非。同时,关于“华盛顿沼泽”中的政治精英采取“阴谋”手段反对特朗普、甚至进行大选“舞弊”的说法,也没有得到任何司法支持。

特朗普及其支持者在没有任何实锤证据的情况下关于“华盛顿沼泽”的指控,是对美国民主政治的合法博弈场所及其参与者的无理攻击与污蔑,与世界上一些非民主国家对美国民主体制的攻击如出一辙,在很大程度上破坏了美国民主体制的声誉。

特朗普声称要“排干华盛顿沼泽”,本质就是将除了他及其少量亲信以外的华盛顿政治人物及政治参与者都视为“腐败分子”,而要加以清除(尽管他未能做到这一点)。这是一种危险的“民粹主义”口号,透露了他内心深处的个人独裁倾向。

所幸的是,他的这一口号未能实现。特朗普未能抽干“华盛顿清水池”(不是“沼泽”),而是将黯然下台。事实证明,美国民主体制依旧强大,而特朗普则只不过是昙花一现的政客而已。


发布时间:2021年01月20日 来源时间:2021年01月20日
分享到:

留 言

本站专稿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