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专稿
当前位置:首页>互动>本站专稿

彭胜玉:中国如何应对美国联合盟友的打压

作者:彭胜玉   来源:中美印象  已有 1806人浏览 放大  缩小

英国首相计划2月19日召开会议G7会议,制定对中国的战略。拜登在年前就说过,在统一盟友的立场和意见后,方会开展对中国的进一步行动。相信这次G7会议后,就会陆续出台美国带领盟友一起遏制中国的计划。

笔者2020年5月12日在金融时报中文网发表的题为《全球疫情下世界政治经济的十个走向》的文章中提到的一个走向是:疫情过后,美国可能深刻反思,凝聚全球联盟。很多西方国家,不喜欢的只是特朗普,不是美国,相比信任中国,是更信任同文化的美国。

面对美国重新凝聚盟友对华遏制,中国应如何应运。笔者认为:可以“因地制宜,因国施策,因事对待,因时应运”。 其一:因地制宜,区别美国的澳洲、欧洲、亚洲盟友。 其二:因国施策,区别五眼联盟国家和其他盟友国家。 其三:因事对待,区别军事盟友和经济外交盟友。 其四:因时应运,区别美国盟友国家的短期行为和长远行为。

美国盟国包括北约成员国及“主要非北约盟友”,截止2019年9月,共计48个。其中,“非北约主要盟国”17个,北约成员国31个。 美国的盟友主要在欧洲,中国要极其重视欧洲。建立更紧密的友好关系,中国可能能赢得整个欧洲的友谊。 美国相对有较大影响力、国力相对较强的盟国中可以分为三类:一、传统及种族因素造成的盟国:加拿大、英国、以色列、澳大利亚。二、战争因素造成的盟国:包括德国、日本。三、其他因素造成的盟国:法国、韩国、葡萄牙、土耳其、西班牙、意大利、埃及等。 世界很清楚,美国相对有较大影响力国力相对较强的盟国中,第一类传统及种族因素造成的盟国:加拿大、英国、以色列、澳大利亚,应该是对美国最有向心力的盟国。第二类因战争因素造成的盟国:战败的德国、日本、是存在忍耐阶段的。第三类其他因素造成的盟国,没有太强的对美国的向心力,基本上是以自身国家利益做决策权衡的,这里面韩国、埃及可能相对听话,其他国家独立性较强。 

也可以将美国的盟友按性质也可以如下分类:传统政治盟友、军事盟友、经济盟友和自以为是盟友。“五眼联盟”成员皆属美国的政治盟友。这些国家的建国的一代大都是盎格鲁-撒克逊人的后裔,他们随着大不列颠殖民的步伐散布到各个地方。美国的军事盟友:除了上面几个政治盟友外,北约国家大多是美国的军事盟友。美国的经济盟友有很多,需要做进一步的划分。还有一些属于“自以为是盟友”的“盟友”。比如日本、德国、伊拉克、韩国等等。这些国家或是因为战败被美国占领,或是因为请美国帮忙打架被美国驻军,或是被要求、害怕被侵略而邀请美国驻军。它们是“自以为是”的美国的盟友,实际上不过是被拴着锁链的盟友。

从盟友构成上,可以看到,美国的盟友,欧洲国家占绝大多数。北约成员中,绝大部分是欧盟成员。但是随着英国脱欧,欧盟基本已经被德法掌控。德国和法国并不属于最有向心力的传统及种族因素造成的盟国,作为美国盟友最大基本盘的欧洲,德法已经足够能左右欧盟甚至可以说欧洲的对外走向。2019年,法国总统马克龙称,北约已经“脑死亡”。马克龙提出欧洲“战略自主”,主张减少在欧洲防务问题上对美国的依赖。法国是和中国建交的第一个西方大国,外交政策一直在走独立自主之路。 可以说,德国现在是欧盟的“方向盘”,与德国建立更紧密的友好关系,中国可能能赢得整个欧洲的友谊。 德国是正在反抗美国束缚管控的世界大国。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2020年6月26日在柏林总理府接受六家欧洲新闻媒体的采访时说:虽然有“重要的理由”继续维护跨大西洋防务联盟,但如果美国自愿放弃其作为世界大国的角色,那么德国就必须“从根本上好好考虑未来的跨大西洋关系”。她还呼吁,欧洲必须发挥出比冷战时期更强大的作用。

中国应以德国为重心分裂欧美瓦解西方联盟。美国一场战争不能永远控制德国。已经控制了70多年了。70年前的美国不是今天的美国,今天的德国不是70年前的德国。 美国的衰落,美中竞争对抗,正是德国摆脱美国战后束缚的绝佳历史机遇期 德国摆脱束缚崛起,将和中国实现国家崛起复兴,将和美国走向持续衰败,三者共同一起发生。

有一个极其重要的事实必须重视,美国的衰败失去的将不仅是世界最强大国家地位,也将失去二战胜利果实。

德国近年试图摆脱美国束缚的努力世人皆知。德国摆脱美国束缚的努力可能会缓解美国聚焦中国的压力。如果德国能摆脱美国实现崛起成为世界一极,在摆脱的过程中,美国将把最重要的心思放在努力控制德国,而无暇顾及中国。这个战略思路中国的智库可以仔细探讨。

中国应不断审视和完善中国的全球交往理念和思路方式,减少全球对中国崛起的警惕猜疑防范心理,合理减少国际竞争,更多凝聚全球友谊。

首先要采取更多的沟通,减少欧洲国家警惕猜疑防范心理,凝聚欧洲尤其是德法牵头的欧盟友谊。

欧美世界是近几百年世界崛起的最主要力量。但是,中国在200年前,和欧美几乎没有什么接触。近200年内,中国和欧美世界有了很多接触,但更多的是不愉快的被侵略欺负历史和记忆。我想,绝大部分中国人,面对今天国家的崛起,更多的是想不要再被欧美世界欺负,而不是要领导欧美世界。当然,当今世界的西方人,也没有人想过要被中国领导,接受中国指挥。 中国的崛起,只是在中国的版图上,国家昌盛,百姓富裕。基于中国无力也无欲领导欧美世界,所以中国并不是追求当世界的领导者。 可以说,美国现在的全球超强地位和世界领导角色,领导的也主要是欧美世界。其领导角色也基本局限在白人世界领域,并不是世界范围所有种族的领导地位。亚非拉世界,美国也是无力领导。

综上,美国对欧美世界的领导地位,中国无欲谋求。故中国的崛起对美国的统治地位不会构成任何威胁。中国的思路需要让欧洲国家了解。 美国优先近年在美国深入人心,拜登也势必继承完善,核心的判断是美国在海外的卷入已经过度,让美国承担了过多的维持国际秩序的负担,也公开喊出不想当世界警察。 美国人认为中国势必趁虚而入,提升自己的国际影响力和世界领导李。美国也是认为中国具有操纵全球机构的愿望和能力的。笔者认为,世界局势纷繁复杂变化极快,中国应不断审视和完善中国的全球交往理念和思路方式,可以合理减少国际竞争,更多凝聚全球友谊。

中国也要向世界尤其是向西方世界讲清楚中国没有在和美国进行战略竞争的事实。

第一,中国绝没有与美国争霸的战略,只有自身发展的战略。党和国家各种重大会议均明确指出,中国要办好自己的事,这才是中国追求明天更好应对一切外部压力的核心之要。第二,中国清楚美国继续称霸有点勉为其难,也清楚这个世界不需要任何国家独霸一方。中国永远不争霸,永远不称霸,既通过维护世界和平发展自己,又通过自身发展维护世界和平。第三,面对霸权主义,中国必须有斗争精神。目前中国对美国的斗争,只是因为被美国无理打压而见招拆招,这是反霸权的正当防卫,而不是为了争夺霸权。第四,中国的经济体量变大,军力增强,综合国力壮大,全球影响力自然而然就大,这是国家健康发展的自然趋势,并不是为了与美国争霸而追求的。中国的这种自身发展,不会阻碍别的国家正常发展,相反,更有利于与世界各国平等合作、共同进步,促进全球经济公平合理协调发展。第五,美国把一切打压中国、阻挠中国正常发展的行为都包装成中美大国竞争,把中国的一切正常发展以及与全世界的一切正常交往都归为中国要和美国争霸(即争当世界老大),这是一个极大的舆论陷阱。美国对外宣扬所谓中美大国竞争,把一切中国的事都说成“不怀好意”,认为中国抓住一切机会跟美国搞竞争,是要争夺美国对世界的影响力和领导力。这是对中国国策的污蔑和扭曲。

美中矛盾的根源不是大国竞争。现在的美中,就是一个使劲让你不好,一个见招拆招。望你不好,阻你进步,是美国在各方面打压中国的根本目的,是美中矛盾的根源。竞争,是比谁更好。美国的思维,现在不是想比中国跑的快,而是使坏要让中国跑不好、跑不成,甚至摔跟头。他们所谓的“制度之争、地位之争、地缘政治之争、意识形态之争、人权民主之争”等,都是他们打压拖累给中国伸黑脚的托词。

如果中国能跟美国的朋友讲好美中大国竞争的根本性质这个故事,美国的盟国和友邦可能就不会对美国那么言听计从了。


发布时间:2021年02月16日 来源时间:2021年02月16日
分享到:

留 言

本站专稿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