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在拜登治下,中美新关系的开局和走势如何?

作者:刘学伟   来源:欧洲时报  已有 553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美国新总统拜登上台至今已有一个月,已经可以就他的对华政策做一些有一定事实依据的分析了。

首先要分析一下之前的背景。在特朗普治下四年,中美关系恶化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随着中国的综合国力逼近了美国的2/3.该国不可能没有重大反应。特朗普政府在一系列的战略报告中,放弃以前的把中东反恐定为第一安全威胁的做法,把大国竞争调整为头号安全问题,并把第一中国第二俄国定位为主要的大国竞争对手。这个战略转变,站在美国的立场,实在难称有错。特朗普的错误是用了太多的不规范做法去过于猛烈地施行这个战略转变。他和蓬佩奥、纳瓦罗等鹰派部下一起,甚至把让中国改变颜色作为真实的战略目标之一,这点就显得太过的不谙世事而一厢情愿了。

在与中国激烈对抗的同时,特朗普还四面出击,同时对美国的传统欧洲盟友在贸易和防务开支等方面大肆攻击,让传统的根深蒂固的大西洋联盟出现明显裂痕。欧盟的轴心国家德国和法国的领袖都一再表达了欧洲在中国有重大利益,不能跳上特朗普反华战车的立场。

拜登上台以后,明显地继承了把中俄视作其最重要战略对手的特朗普新立场。但是把特朗普对中国过于恶意的那部分政策加以修改放松则是符合美国利益,也是可以做到的。

不再单打独斗,和欧洲传统盟友联合起来制定相对一致的对华政策也是可能的。但是这个可能达成的对华统一政策,势必比美国本身的立场有相当大的程度的减压修正,因为欧洲并没有美国那样的世界霸权需要捍卫,而且俄国近在身旁,欧洲必须更严重地关切与俄国的关系。

现在我们来看,就以上三项要点,拜登政府上台以来都有哪些主要动作。首先,拜登和他的国务卿布林肯已经多次表态,要把中国作为他们的首要“战略竞争者”。所有类似于“敌人”的词汇,包括“中国/武汉病毒”之类的提法已经销声匿迹。

拜登上台后超过两周之后,在与多国领袖通电话之后,才趁农历春节贺年的契机,与中国主席习近平通了电话。长达两个小时,气氛无疑尚好,完全没有剑拔弩张的迹象。

但是这些放松的迹象已经在美国政坛受到一些反弹。比如拜登的候任商务部长雷蒙多,因为没有明确表态把华为留在贸易黑名单上,居然在参院听证时受到阻挠。

很多特朗普的对华政策遗产比如贸易协定、对TikTok、微信、华为的封禁,现在都处于候审阶段,存废或修改,都还在未定之天。

整个中美关系的背景和实质的确已经大变,这已经是美国的两党共识,不可以幻想中美关系还能回到奥巴马时代了。现在气氛是已经好些了,但实质上的动作还没有。只是冻结,没有解冻,没有变本加厉而已。

拜登说,对华政策,在确定之前,他要与欧洲盟友磋商协调。在这个方面,近日已有重大发展。就在上周,有慕尼黑安全会议和G7线上峰会两场重要西方外交活动发生。没有争议的是大家都欢迎“美国回来”。然后是聚焦新冠疫情和全球经济复苏,再然后是应对气候危机。关于中国,这两场会议都应当有很多私下的内部的讨论,但从公布出来的会议文件和讲话发言等来看,似乎都比想象中的更温和。比如G7会议开完后的公开声明中,除聚焦上列重点外,有三次提到要和G20合作,为世界提供领导。这已然反应了G7对自己的分量有了相对清醒的认识。该文件仅有一次直接提及中国,说的是要在G20的平台上与之“互动”。

就是拜登在G7峰会上的公开发言中,提到中国的说辞如下:“我们知道,我们必须共同为与中国的长期战略竞争作准备。美国、欧洲和亚洲如何一道努力,确保和平,捍卫我们的共同价值观,并且促进太平洋各地的繁荣,将是我们进行的最有重大影响力的努力之一。同中国的竞争将是激烈的。这在我的期待之中,也是我所欢迎的...”最激烈的措辞就是“希望与欧洲联合,同中国进行激烈竞争”。

看G7最后的共同声明,这个程度的“激烈”措辞显然也没有被接受。那么二一添作五,西方可能达成的一致对华政策的轮廓,应当已经可以看出,那就是:“(相当程度的)激烈竞争势所难免,(特朗普式的)激烈对抗则应当可以避免发生。在卫生、气候、伊朗和朝鲜的核问题、全球经济治理等方面的合作则完全可以期待。”至于是否与中国经济“脱钩”,那已经不在话题范围之内了。

现在拜登还在集中精力抗疫和努力推动经济复苏,而且在抗疫方面似乎已经见到明显成效。经济方面的1.9万亿纾困方案也是势在必行。

关于美国对华政策的前景,笔者在这里做几个粗略的,无法保证一定能成的推测。比如特朗普签订的那个贸易协定,不会废除,但会有修改。特朗普征的进口关税,会陆续地取消相当一部分,但不会完全取消。关于TikTok和微信的禁令,大概率会被(至少在事实上)取消。对华为的各项禁令,也应当会有所放松,但不会完全取消。孟晚舟嘛,总之她是不会去美国的。

如何收场,还要想办法找下台阶。所有人权和地缘方面,比如新疆、香港、台海、南海的争议,都会继续进行,搞不好还会有什么新的制裁发生,但应当都无碍大局。那些都不是美国的真正核心利益,都只是一些可以用来打压中国的大型筹码,大体局面就是长期的“引而不发”,不至导致真正的外交乃至军事摊牌。

个人感觉,拜登的整体外交政策(包括对华政策)的开局部分,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是相当得体的。他是美国的总统,一切从美国利益出发,并没有错,只要不像特朗普那样胡作非为就可以了。至于他的国内政策,那就问题多多,离题于此不论。

中国古话说:“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倚。”这次新冠疫情,那是再典型不过地演绎了这个古老的中国智慧。一年以前,中国似乎大难临头,西方人则在袖手旁观。现在当然局面已经反转。以后的全球疫情发展,如无太大的意外,由于疫苗的大量施打,已经开始进入攻坚然后收尾的阶段。

中国现在的整体态势,已经恢复到疫情发生之前。而美国和西方的整体态势,则明显弱化。中国只要看准拜登上台这个时机,顺势而为,拿捏得当,中美关系得到一定程度甚至明显的改善,当是大概率发展前景。但完全回到从前,那是太不可能了。中国要想真正跨越那个所谓的“修昔底德陷阱”,要成功应付这样的“激烈竞争”局面,都是必须完成的功课。

(本文作者:法国历史学博士刘学伟;本文为一家之言,不代表本报立场)

发布时间:2021年02月23日 来源时间:2021年02月22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