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车良驹:失常、失序与不确定性

作者:车良驹   来源:欧亚系统科学研究会  已有 327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时序已近初春,上周莫斯科下了一场大雪,气温骤降,但到周五,气温突然升高到自1990年以来的最高水平。有气象专家说,大气环流发生了明显变化,反常的气候变化说明,一个新的气候时代已经来临,这个过程已经持续了5-7年,是一个逐渐变化的过程,不排除未来几年还会发生更多的异常天气。

气候的失常是一个科学问题,其变化的原因我们不得而知。但是气候对人类社会的影响却是有迹可查的。在历史上,影响最大的气候现象可能莫过于小冰河期。据说明朝的败亡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小冰河期影响的结果。明朝末年,气候灾害频发,导致粮食歉收,饥民为了生存,只能揭竿而起。

同时代的俄国,留里克王朝也走向了穷途末路。1598年沙皇费奥多尔去世,留里克王朝绝嗣,戈都诺夫执政,天下大乱,俄国历史进入了大约长达十五年的“大混乱”时期。当时正值小冰河期,气候异常,民众陷入饥荒,甚至在当时的莫斯科红场出现过卖人肉馅馅饼的情况……

我们无法判断眼下的气候异常是否会对人类社会造成如此之大的影响,但近年来国际政治和一些国家内部的失序现象却是非常明显的。

国际政治的失序总是起源于大国。本月27号,新上任的美国总统拜登首开战端,下令空袭叙利亚。同日拜登宣布美国永远不会承认克里米亚是俄罗斯的一部分。看来克里米亚将成为俄罗斯与西方关系中难以逾越的一道坎,俄美之间的所谓“结构性矛盾”又增加了新的死结。

俄罗斯与欧盟之间继续就纳瓦利内问题相互攻讦,欧盟宣布对俄罗斯强力部门领导人实施制裁。应该看到,这轮俄欧之间的纷争,德国是走在欧盟其他成员国前头的。俄罗斯可以忽视英国、法国和其他欧洲国家,但德国对俄罗斯的政治和经济意义不容小觑。难怪拉夫罗夫外长等俄罗斯高层官员放话已做好俄欧断绝往来的准备,俄德关系恶化可能也将对“北溪-2”造成新的干扰,这个已经接近完工的大工程真是命运多舛。

本月25号,高加索国家亚美尼亚局势骤然升温,总理帕希尼扬对俄式导弹“伊斯坎德尔”的一番近乎调侃式的评价,引起了轩然大波,导致本国军方高层站在了反对派阵营,危机到底如何解决还不明朗。详细情况“欧亚新观察”已经做了深度报道,并将继续跟进。

本周俄罗斯风平浪静,接连几个周末发生的抗议活动的规模和效应似乎在递减,法院继续审理纳瓦利内案件,反对派阵营后续将如何行动尚不得而知。

今年是国家杜马大选之年,俄罗斯国内形势虽然不至于失序,但却有很大的不确定性。2月17号,普京与国家杜马议会党团举行了视频会议,讨论了议会大选、国内经济社会形势和国际形势。各方就维护国家主权、传统价值观和历史遗产问题达成了共识。俄共领导人久加诺夫认为,西方正在对俄罗斯掀起“混合战争”,俄罗斯必须为应对“信息破坏”做好准备。

在俄罗斯国内形势方面,“公正俄罗斯”党的动向值得关注。这个党是联邦会议(议会上院)前主席米罗诺夫建立的政党,多年来在俄罗斯政坛上不温不火。从今年年初以来,“公正俄罗斯”党就与“俄罗斯爱国者”党和“为了真理”党协商三党合并,组成新的政党。到2月22日召开新政党代表大会前已做出决定,新政党全称为“社会主义政党’公正俄罗斯—爱国者—为了真理‘”,简称为“公正俄罗斯—为了真理”。新政党实行联合主席制,在2月22日召开的代表大会上,米罗诺夫和另外两个党的领导人当选为联合主席。此前,三党签署了合并宣言,并提出了“真理、爱国主义和公正性12点原则”。新政党希望在9月份国家杜马选举中能成为议会第二大党,并将“建设社会主义”。看来左翼运动在俄罗斯有复兴之势。但是如果左翼运动不能实现大联合,其复兴程度仍然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一个名叫萨赫宁的长期从事左翼运动的小伙子在接受采访时说,俄罗斯大多数人同情左翼思想,有75-80%的民众支持社会民主思想,新的左翼运动就是要在克里姆林宫和纳瓦利内之外开辟出“第三条道路”。

另外一个名叫卡茨的小伙子最近预测,俄罗斯有十个人可以接替普京,体制内的有总理米舒斯京、前总统梅德韦杰夫、莫斯科市长索比亚宁、审计署主席库德林、加里宁格勒州州长利哈诺夫、下诺夫格罗德州州长尼基京,这些人如果上台,可能叫停与西方的对抗,但不会大幅调整普京体制。另外能够胜任总统职务的几个人是前总理卡西亚诺夫、商人霍多尔科夫斯基、商人加利茨基。这些人上台后,俄罗斯发展方向可能会明显转向。不知道为什么卡茨并未提到被普遍看好的图拉州州长久明。

林林总总的政党,走马灯一样的政治人物,能够重塑俄罗斯政治吗?这些小伙子的话还不大引人注意,人们还是关注着特列宁等大腕学者的评价。

在诸多不确定性之中,有一点倒是确定的,那就是中俄关系将持续健康发展。最近引人关注的一件事情是,俄罗斯宣布调整国家福利基金的构成比例,将美元和欧元所占比重从分别占45%调降到35%,将人民币所占的比重从5%提高到15%。另外英镑占10%,日元占5%。俄罗斯财政部发布消息称,增加人民币比重是从福利基金收益和外汇多样性考虑的。有专家认为,做出这一决策是迫不得已的,也是及时的。但也有俄国媒体认为,俄罗斯战略储备将越来越依赖中国。

看来让媒体一边倒式地对某一件事说好话是不大可能的,也不要作这样的幻想,西方媒体同样如此。西方媒体连本国政府的帐都不买,何况对外国。与西方媒体斗,有点像堂吉诃德,并且无异于帮他们做广告,他们从来不嫌事儿大。

另外,中国宣布脱贫攻坚取得历史性胜利也引起了俄方的关注。俄罗斯媒体就此采访了俄罗斯科学院远东所所长马斯洛夫,这位深谙中国文化的中国问题专家对中国取得成绩给予了高度肯定,但同时也语带保留,认为中国只是解决了绝对贫穷问题,且贫穷标准低于联合国标准。在回答俄罗斯是否要借鉴中国减贫经验这一问题时,他给出的答案是俄罗斯不可盲目照抄中国的减贫道路,俄罗斯存在的问题已久,两国情况不同。他的话不无道理,抄作业之前得先看看两人要完成的作业是不是一样的。

(作者:车良驹,欧亚系统科学研究会特聘研究员)

发布时间:2021年03月01日 来源时间:2021年02月28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