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热点新闻

中美专家线上对话 审视两国关系未来走向

作者:刘欢   来源:中评社  已有 205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视频会议截图

2021年美国新任总统拜登上台,许多人曾期待新任政府会改变特朗普时期的对华政策,缓和中美关系。但自拜登政府执政以来,美国政府的对华政策依旧不明朗。中美两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经济体如何规避“修昔底德陷阱”、避免军事冲突已成为审视中美关系的关键问题。在这一背景下,4月6日,全球化智库(CCG)主任王辉耀围绕“新时期的中美新竞合”与哈佛大学教授及肯尼迪学院首任院长格雷厄姆·艾利森(Graham Allison)展开线上对话,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安全与战略研究中心主任李晨也参与研讨。

在中美之间是否可以摆脱修昔底德陷阱这一问题上,艾利森教授表示,中国的崛起是一个客观事实,凝结了几代人的努力。而这不可避免地影响到守成国美国,类似于一个翘翘板的两端,当一端越来越富有和强大,就会影响到另一端,因此存在引起一场巨大的变动的可能性。但中美两国又必须共存。一方面是因为核力量的威慑,二者之间如果发生核热战,结局将会互相摧毁,两国都会从地图上消失。另一方面是气候威胁,这是人类共同面临的问题。中美是排名第一第二的排放国,如果只顾自身任意排放,不仅二者之间相互影响,也会对世界造成危害。在全球化的进程中,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完全与世界脱钩,独善其身。因此中美之间既是非常激烈的竞争对手,但二者又互相交织,必须共存。所以中美之间需要寻找一种新的出路。中国历史上有澶渊之盟的典故,辽宋两国通过签订协定,形成一种竞合关系,使两国在非常激烈的竞争中保持了一百多年的和平关系,当代人可以从中获得启发。

针对安克雷奇会谈后的中美关系,艾利森教授较为乐观,他表示,虽然安卡雷奇会议上中美双方都表现地非常强硬,摆出了“我们不会改变立场“的态度,让我们看到了一种竞争,一种交火,但一个更大的背景是,在会议之前,中美之间就已经同意共同主持G20气候峰会。中美之间是设计了一些非常具体的行动方案的,双方都心知肚明不合作的结果会是怎样,所以会首先选择合作。同时他还表示,拜登总统是非常务实的一个人。他广泛参与过国际事务,同李光耀、普京有着非常密切的个人关系。拜登总统近期邀请习主席参加地球日峰会,习主席也同意了。这体现了一种确定性,这一确定性包含非常具体的提议,可以获得有实际意义的成果。这就是在冲突当中找到的一种深化沟通的方法,双方可以通过更多的会议或其他平台来推动这种沟通。艾利森教授表示,他相信习主席和拜登总统是可以能把控住、制衡住这样一种冲突和对抗,因此即使存在矛盾和恐惧也无妨,中美两国在追寻各自目标的同时可以共存。

在对中美之间是否会发生军事冲突的态度上,艾利森教授表示,美国的国防军方没有任何人认为与中国进行战争是一件明智的事,他们都不同意与中国开战,这是很积极的信号。双方要互相克制,找到合作的方式,彼此的理解要搭建起来。既然北宋时期、冷战时期都可以在竞合中保持和平,美国和英国在20世纪早期也进行了和平的权力交接,所以他相信中美在当下也可以找到避战之路。但艾利森教授也警示,战争不是不可能。虽然战争是具有自杀性的,但也不能够确保两国最终不会走向战争。各方都要有一种危机意识,意识到所有的事情可能会失控。台湾上的分歧、北朝鲜或者中国南海地方的一些分歧,都有可能成为导火索。他建议双方“如果先设想一下战争的后果,就会更有动力去搭建一个更好的对话平台。”

中美之间规避修昔底德陷阱可以有哪些新的路径?针对这一问题艾利森教授强调了合作、对话和以史为鉴。他表示,首先,中美双方都意识到需要构建一个比较好的机制来进行合作。美国在基础设施建设领域可以从中国方面学到很多经验,一周前拜登总统提出的基础设施议案类似美国版本的中国制造2025.新冠疫情、气候变化等全球性问题也需要两国展开合作。中国的学者和政策决策者们在这方面可以提出更多的意见,做出更多的贡献。第二,两国要保持有效的、有深度的持续沟通,通过对话增信释疑。他希望中美在新的世纪,可以留下新的双方之间对话的足迹,构建新的国际关系格局或秩序,而不应继续遵循旧有的、过时的一套秩序,需要寻找新的机会。第三,以史为鉴,尤其是战争的历史。两场战争给欧洲带来深重的灾难,所有的欧洲的国家都被战争席卷,五百年的积累付之一炬。战争是残酷的,战争没有赢家。但今天大多数人生长于和平年代,根本不知道战争意味着什么,尤其是年轻人,他们只是一腔热血,却不知道战争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所以国家要加强对年轻一代的历史教育。

李晨教授补充表示,无论是19世纪美国的崛起,还是当下中国的崛起,都启示我们要注意国内的经济发展以及解决国内所面临的社会问题。除核武器外,我们当下还面临新的科技挑战,比如网络安全。网络上的竞争日益激烈,网络治理面临着严峻挑战,需谨慎对待。谈及澶渊之盟,李教授认为我们需要用一个更长远视角来看待这一协议。北宋和辽在获得长期的和平之前,进行了长期的战争。以战争换和平的代价太大,在21世纪我们无法想象进行这样一场战争。北宋和辽维持这种长期的和平,也是因为他们也意识到了有很多问题无法通过武力来解决,同时他们还有外部族群的威胁等其他顾虑。在谈及领导人对双边竞合关系产生的作用时,李教授提出,我们也需要思考公众是否能够同意这种竞合关系,是否能遵循上层的意愿。在大国的竞争的过程当中,可能会出现一种民意的动员,双方在国内进行动员,来让对方感到压力。但国家需要非常谨慎地对其进行限制和管控,防止失控。双方之间开诚布公是非常重要的,不应仅维持一种表面上的和平,而要通过敞开心扉的沟通对话,加强两国高层和民间之间的交流,推动问题的真正解决。最后他表示,双方也需要建立一些意义重大的安全机制,将双方的核心利益关切进行融合。

王辉耀主任表示,他非常同意两位学者的观点,中美之间可以进行和平的竞争,像奥林匹克体育竞技一样,每个人的都想拿金牌,但是同时我们也可以获得一个双赢的局面,大家变得更好。中国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经验非常丰富,而且还组建了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我们特别欢迎同美国进行相关领域的合作,谋求共同利益。我们可以把蛋糕做大,这样大家分得的每一份都更多。他还表示,理查德·哈斯在文章中提出的“世界需要一种新的协调机制,他提议了包括美国,中国,欧盟,日本,印度和俄罗斯在内的六方形成一种新的合作的机制”也是值得思考的一个方向。中美之间可以通过奥运会、世界峰会等一些契机来实现破冰,并通过加强双方的商业合作来培育更多的共同利益。

发布时间:2021年04月08日 来源时间:2021年04月08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热点新闻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