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中美网络-核稳定报告|背景:对战略稳定缺乏共同界定的中美

作者:《关于中美建立网络-核指挥、控制与通信系统稳定性的报告》项目组   来源:澎湃新闻  已有 1582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编者按】

在信息时代,网络攻击已成为核武器面临的重大风险来源,网络稳定因而也成为当前国际安全领域最具前瞻性和战略性的议题之一。作为有核战略能力的网络大国,中美目前在网络空间的分歧有扩大的趋势,但双方仍有对话与合作的利益基础。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与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于2017年启动了中美网络与核稳定联合研究项目,重点探讨核国家之间达成某种共识和协定的可能性。

中美两国专家在数年时间里广泛探讨了他们认为可能将两国引向极不可取方向的互动态势,也清楚认识到,在两国内部和两国之间的网络与NC3互动确实带来了难以解决且极度严峻的挑战,但这项研究充分表明,中美在避免武装冲突及冲突升级为核冲突方面有足够大的共同利益,因此有可能彼此合作,以达成降低网络对NC3系统(Nuclear C3.即核指挥、控制与通信系统)的威胁这一共同目标。

该联合研究项目的成果——《关于中美建立网络-核指挥、控制与通信系统(Cyber-Nuclear C3)稳定性的报告》将由中美双方同步以中英文版本发布。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与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合作,陆续刊发报告全文。

在讨论具体的网络-核关系之前,有必要首先考察针对NC3的网络行动受到的关注持续上升的战略(以及国内)背景。通常它会塑造行为体应对具体问题的方法,也会定义可供选择的问题解决方案。基于本报告的目的,这里所探讨的更广泛背景,是指中美双方战略关系的总体性质,以及他们对安全、特别是核态势的总体理解。

定义中美战略稳定面临的一个主要挑战是,与美国和俄罗斯不同,中美两国缺乏对战略稳定的共同界定,且双方关切不同。美国对中国的政策不像对俄罗斯那样基于相互脆弱性(mutual vulnerability)原则。[1]因此,中国的主要担忧源于这样一种看法:即美国寻求更优越的网络、常规和核能力,以便用来对中国的核威慑进行首次打击,并削弱中国的报复能力。

美国主要担心的不是中国先发制人地使用核武器,而是认为中国不会在与邻国的领土争端中避免使用武力,这些邻国中有几个是美国的盟友或伙伴。在这种情况下,美国担心中国日益增强的网络、常规和核能力是为了阻止美国保护其盟友。

中美两国的担忧都是负面的,这意味着两国都在努力避免因对方的行为造成不利后果。从积极的角度来说,战略稳定意味着双方都不会对对方盟友发起军事冲突,且即使冲突爆发也不会认为首先打击对方的战略力量是可行的。

由于两国核武库的巨大差异,中美在对威胁的看法及实现稳定的方式上的不同意见更具复杂性。长期以来,美国一直从平衡俄罗斯的角度来界定其核需求。美国和俄罗斯总共拥有世界上90%以上的核武器储备。但美国官员强调,近年来中国的核武库迅速增长,未来十年还将处于继续增长的轨道上。他们表示,这样一种趋势可能在作战层面造成不利影响。

但总体而言,美国对中国的担忧更多地集中在其更广泛的战略行为和意图上。美国观察人士警告称,中国大规模的常规军备建设和军力投射能力旨在阻止美国援助其地区盟友,并削弱后者达成这一目标的常规作战能力。这加剧了美国的担忧,即中国希望单方面改变地区争端的现状——如果有必要的话通过武力——同时努力削弱美国在这些情况下的干预能力和意愿。美国专家和政界人士还对于中国在其他领域的行为表达了关切。美国时任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James Mattis)在2018年美国国防战略(U.S. National Defense Strategy)中则称,“(美国战略)最具深远影响的目标是将我们两国的军事关系置于透明和互不侵犯的道路之上。”[2]

在这种日益恶化的安全环境下,对可能有意或无意地影响NC3的网络行动的监管日益受到关注。两国的网络行动操作人员可能都没有充分认识到NC3系统的复杂性和敏感性,而且只有那些处于最高层的人才有权限和权力审查这类操作。在这种背景下,美国官员认为中国可能实施或有意或无意地削弱美国NC3系统的网络攻击,例如对早期预警卫星进行攻击。他们担心,中国对(包括在网络领域内)军事、情报能力和行动的高度孤立和隔离的管理,将使其高层政治领导人无法对上述行动进行严格监督。那些曾参与过美国政府跨机构有效网络政策审查程序、但未看到中国政府类似政策迹象的美国官员,对此表达的关切尤为突出。

在更大范围上,随着中美关系朝着激烈的“大国竞争”方向发展,他们似乎将要陷入典型的“安全困境”。[3]双方都感到受到对方的威胁,并采取行动来保护自己。另一方则认为这些行动显然是适得其反、破坏稳定,甚至是具有升级性质的。双方对对方维护战略稳定、克制行动、建立互信的意愿缺乏信心。近年来,由于贸易竞争、对网络相关行为的担忧、相关地区持续的军事建设和胁迫行动,以及普遍的政治对抗,这一问题已经加剧。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使得两国关系降至1989年以来的最低点。

然而,战略稳定将给两国和世界带来重大利益。中美两国在全球数字经济的持续运行和避免全面军事冲突方面有着客观的共同利益。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可以将某些类型的网络行动定义为相互禁止的范围,找到方法让彼此都更确信这些限制将得到尊重。本报告将在第五部分对此进行深入探讨。

(本文为报告第一章“战略稳定:背景的重要性”,现标题为编者所拟。)

上研院-卡内基中美网络-核稳定报告课题组成员

阿里·莱维特  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核政策项目与网络政策倡议非常驻高级研究员

潘可为  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副总裁,肯·奥利维尔和安吉拉·诺梅里尼讲席研究员,主管技术与国际事务项目、核政策项目

鲁传颖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网络空间国际治理研究中心秘书长,研究员

吕晶华  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网络政策倡议访问学者

李彬  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系教授,曾任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核政策项目和亚洲项目高级研究员

许蔓舒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网络空间国际治理研究中心研究员

杨帆 厦门大学法学院网络空间国际法研究中心副主任

注释

[1] Caitlin Talmadge, “The US-China Nuclear Relationship: Why Competition Is Likely To Intensify,” the Brookings Institution, Global China, September 2019. p. 3.  https://www.brookings.edu/wp-content/uploads/2019/09/FP_20190930_china_nuclear_weapons_talmadge-2.pdf.

[2] Office of the Secretary of Defense, Summary of the 2018 National Defense Strategy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2018. Available at: https://dod.defense.gov/Portals/1/Documents/pubs/2018-National-Defense-Strategy-Summary.pdf.

[3] “Racing toward Tragedy? China’s Rise, Military Competition in the Asia Pacific, and the Security Dilemma,” Adam P. Liff and G. John Ikenberry, International Security, Vol. 39. No. 2 (Fall 2014), pp. 52–91.

发布时间:2021年04月14日 来源时间:2021年04月12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