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特朗普留下的贸易协议让美中贸易发生了一些转变

作者:米尔顿·埃兹拉蒂;昀舒/译   来源:钝角网  已有 1505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这段时间以来,与中国的贸易问题已被更紧迫的地缘政治方面的考量所取代。这或许是应该的,但美中贸易仍然出现了值得关注的转变。很明显,美国商业界和工业界已经果断地放弃了从中国采购,部分原因是中国在大流行期间的民族主义立场,但也是出于更持久和根本的成本考虑。数据还显示,中国从美国生产商那里进口的产品比以前更多,这无疑符合2019年北京与特朗普政府达成的贸易协议,这一协议是在疫情爆发前公布的。尽管当下,将任何这方面的成功还归功于特朗普政府的,是极为不合时宜,但数据所表明的恰是这方面的成功。

当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首次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关税时,他似乎是在玩火。评论人士对“贸易战”的风险和对全球贸易体系的威胁提出了警告,的确,美国和其他大多数国家的繁荣在很大程度上依赖全球贸易体系。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有证据表明,中国更需要与美国进行贸易,而非美国更需要与中国进行贸易,因此可能会屈从于华盛顿的要求。

特朗普政府的做法甚至可以在自由贸易之父亚当·斯密的经典著作《国富论》里找到支持,《国富论》里讲到,如果关税被用来迫使其他国家放弃限制性贸易做法,他就有理由支持关税。限制性贸易做法无论是关税还是其他不太明显的方式,比如中国所采取的方式。但即使考虑到这些因素,特朗普政府的行为似乎也是鲁莽的。

当美中双方在2020年1月宣布他们已经达成协议时,在某种程度上,这是令人惊讶的。在此基础上,北京做出了四个承诺:第一个是停止通过操纵人民币汇率来支持出口的做法;第二是停止侵犯美国专利和知识产权版权的做法;第三个是北京不再坚持长期以来的做法,即在中国做生意的美国公司必须向中国合作伙伴转让其所有的技术和商业秘密;第四是中国承诺在未来两年内再购买约20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即使在特朗普宣布这一谈判成果后,许多人仍然持怀疑态度,因为北京过去违背了对几位美国总统的许多承诺,或许也因为许多人天然的不会把任何这方面的成功归功于特朗普团队。

尽管有些怀疑在一定程度上可能是合理的,但到目前为止,北京似乎已经采取了一些措施来履行协议。与其他外汇一样,人民币汇率也在波动,但没有显示出被直接操纵的迹象。另外,北京已经放松了所有在华美国企业都有中国合作伙伴的要求,并对侵犯专利和知识产权的行为提起了民事和刑事诉讼。关于额外的购买,统计数字说明了一切。根据美国商务部(Commerce Department)的数据,美国出口到中国的商品总额自2019年以来增加了近14.5%,远高于同期美国所有出口额 0.6% 的年增长率,也高于于美国对中国出口在该协议签署前三年1.25%的年增长率。由于美国货源的变化,美国向中国出口用于组装的零部件减少了,因此最近对中国出口仍加速增长,这是令人印象深刻的。

然而,贸易协议只是中美贸易整体变化中的一部分。美国买家显然减少了他们在中国的采购。美国商务部最近的数据很好的显示了这种模式,表明中国正在失去美国进口的增长。美国经济对解除与疫情相关的限制做出了强有力的反应,从世界各地吸收了进口,这在美国经济快速增长时通常是如此。

根据商务部的数据,从去年6月到今年3月(有完整数据的最近一个月),在短短 9 个月内,美国所有来源的商品进口增长了33.7%,但同期从中国进口的商品仅增长6.9%。其他国家不愿购买中国产品的部分原因是出于安全考虑——与其说是国家安全,不如说是供应线路安全。在疫情期间,中国限制了一些重要产品的供应。虽然北京在紧急情况下的行动是可以理解的,但同样可以理解的是这如何促使买家们多样化他们的采购来源。

对中国进口的转向还有一个长期因素。一段时间以来,中国的劳动力成本比其他地方上升得更快。根据中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的数据,2012年至2019年,中国平均工资以每年10%的速度增长。对于一个像中国这样快速发展的经济体来说,这是很自然的,但这仍然是一个惊人的数字。工资增长抹去了中国相对于越南、印尼和拉美一些国家等欠发达经济体可能享有的任何成本优势。在大流行期间,这种快速的工资增长停滞了,但现在在复苏中,有充分的理由预计它将恢复。这种情况已经令美国买家到其他地方寻找中国曾经提供的廉价产品,特别是技术含量较低的产品,比如玩具、纺织品和鞋子,而这些产品曾经几乎是中国的独家产品。这种影响在大流行甚至2019年“贸易战”之前的数据中很明显。2015年至2018年,美国所有商品进口以每年15.7%的年增长率大幅增长,但来自中国的商品进口每年仅增长3.1%。

随着美国人在中国的采购放缓,中国人对美国商品的采购加速,两国之间的贸易失衡已变得不那么严重。美国商务部认为,2018年是双边贸易赤字最严重的一年,当时中国向美国出售的商品比美国生产商在中国销售的多4190亿美元。截至2021年前三个月,这一差额折合成年率为2840亿美元,这仍然是一个巨大的赤字,但已经“修正”了约三分之一(如果这个词合适的话)。这种趋势是否会继续,取决于北京和华盛顿的政策,以及不可避免的经济周期的起伏——在美国和中国,以及世界上几乎所有与这个国家或中国竞争的国家。但就目前而言,美中之间紧张局势的一个主要源头已经缓和。

作者米尔顿·埃兹拉蒂(Milton Ezrati)系美国高级经济学家和市场战略师,安博特公司首席经济学家。本文译自《国家利益》网站,原文链接:https://nationalinterest.org/feature/shifting-sino-american-trade-story-186850

发布时间:2021年06月08日 来源时间:2021年06月07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