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外交事务杂志:中美一旦开战美国将是输家

作者:   来源:IPP评论  已有 1141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本文英文版发表于2021年6月10日的美国《外交事务》杂志。点击这里下载文章英文原文。

作者简介:迈克尔·贝克利(Michael Beckley),塔夫茨大学(Tufts University)政治学副教授,《无与伦比:为什么美国将继续保持世界唯一超级大国的地位?》(Unrivaled : Why America Will Remain the World's Sole Superpower)一书的作者。

自冷战结束以来,美国已经在军事上花费了19万亿美元。这比中国在这方面的花费多出16万亿美元,几乎与同期世界其他国家军费总和一样多。然而,许多专家认为,美国即将输掉一场决定性的战争。在3月份,时任美国驻印太地区部队司令菲利普·戴维森上将(Admiral Philip Davidson)警告说,在未来六年内,中国的军队将“超过”美国,并将改变东亚的现状。

早在2019年,一位前五角大楼官员透露,在模拟与中国作战的沙盘推演中,美军经常“被打得满地找牙”。同时,许多分析家和研究人员认为,如果中国大陆选择武力统一台湾,中国人民解放军可以削弱任何试图阻挡的美国军队。

这场正在聚集的风暴代表了中国崛起和美国衰落的必然结果,而这种观点已经成为主流。美国拥有庞大的资源和战略来对抗中国。然而,美国国防机构在采用可行战略上进展缓慢,反而将资源浪费在过时的部队和并不重要的任务上。华盛顿目前的防御态势在军事上没有意义,但在政治上确实有意义,而且它很可能会持续下去。从历史上看,美国只有在战场上被敌人暴露出其军队的弱点后才会对军队进行改造。而美国很可能再次走向这样的灾难。

为了改变方向,拜登政府必须明确、多次命令军队把重点放在中国挑战上,并缩减其他任务。这些命令需要在政府的国防预算请求和国防战略中得到体现和落实。此外,政府应支持“太平洋威慑倡议”(the Pacific Deterrence Initiative),该计划将填补美国在亚洲防御圈的漏洞。如果美国不抓住这个机会,可能就不会再有机会了。

细心思考

中国的国防开支几十年来一直在增长,但美国仅用在其海军和海军陆战队上的开支就几乎与中国整个军队的开支一样多。除了为美中战争做准备,美国作战部队还承担着许多负担,但中国的作战部队也是如此。

中国与十几个国家接壤(包括陆地与海洋边界),其中一些国家与中国有持续的领土领海争端。边界问题拖住了数十万中国军队,耗费了中国至少四分之一的军事预算。尽管中国在东亚战争中拥有主场优势,但它也将面临一系列更艰巨的任务。以潜在的台海战争为例,中国大陆需要夺取和控制领土以取得胜利,而美国只需要使中国大陆无法获得控制权就可以了,这是很容易的任务。

然而,美国军队仍然绝大部分依赖于少量的大型军舰和短程战斗机,这些军舰和战斗机从暴露的基地出发——这正中中国的下怀,中国可以先发制人地通过空中手段和导弹攻击摧毁这些部队。

在许多军事专家看来,美国领导人面临的应该是一个简单的选择。他们可以通过在该地区部署低成本的射手和传感器来迅速支撑起东亚的军事平衡。但是他们却继续把资源浪费在不相干的任务和昂贵的武器系统上。

任务的缓慢演变

现在,美国军队除了为大国战争做准备外,还执行几十项任务,包括发展援助、救灾、缉毒行动、外交外联、环境保护和选举安全。美国军事人员几乎在地球上的每一个国家开展活动。

这种广泛的授权使美国作战指挥官变成了《华盛顿邮报》记者达纳·普里斯特(Dana Priest)所描述的那样:“相当于现代罗马帝国的执政官——资金充足、半自主、非常规的美国外交政策中心。”

他们监督着肆意扩展的迷你五角大楼,像国家元首一样周游世界,并处理一系列广泛的问题。他们不主张部署巡航导弹——这在与中国的战争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且是相对便宜和容易的,却推动大型军事单位和大规模军事平台(如航空母舰和驱逐舰)的部署,去处理各种和平时期的任务。

正如国防专家麦肯齐·艾格伦(Mackenzie Eaglen)所表明的那样,作战指挥官不断要求使用这些平台,而各军种为了满足这些要求而使其部队疲于奔命。因此,在过去20年中,美国军队一直保持着战时的行动节奏,即使从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战争中缩减下来,目前一些部队的部署速度也几乎是五角大楼建议的三倍。

毫不奇怪,事故和机械故障已经激增。从2006年到2021年初,因事故死亡的美国军人人数为5913人,是在战斗中死亡人数的两倍多。1986年,运营和维护成本消耗了五角大楼预算的28%;现在它们消耗了高达41%的预算,是用于购买新武器系统的预算份额的两倍多。这些趋势引发了一个恶性循环,即五角大楼花越来越多的钱来维持更少、更老,以及越来越过时的部队。

一个更好的方法

问题从高层开始,因此,解决方案也必须从高层开始。拜登总统和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Lloyd Austin)必须命令五角大楼专注于与中国的高强度战斗,特别是专注于战争威胁最大的台湾海峡,并缩减或取消其他任务。这些指令应在拜登政府的国防预算提案和修订的国防战略中加以规定。2018年国防战略有效地优先考虑了大国竞争,但并没有显著改变美国在亚洲的部队结构,因为它在没有放弃不太重要的任务的情况下堆积了新的任务。拜登政府现在需要做一些“肮脏的”工作:确定并砍掉非必要的任务,以释放军事资源,并将注意力集中在中国问题上。

在中东,美国经常使用先进的战斗机来攻击轻装的恐怖分子,并部署航空母舰和重型轰炸机向伊朗发出胁迫性信号。这种矫枉过正的做法削弱了军事准备,使美国印太司令部失去了与中国竞争所需的力量。

一个更可持续的方法是用较小的部队处理较小的威胁,用无人机和特种作战部队猎杀恐怖分子,用轻型攻击机提供近距离空中支援,并通过在该地区保持一个骨架结构来防范伊朗,使在爆发重大冲突时能迅速提供大量支援部队。

美国需要改革军队官僚系统

美国军队是一个等级森严的组织,有明确且正式的权力界限。改革这个美国最大的官僚机构将是困难的,但并非不可能。总统和国防部长可以向作战指挥官发布命令,并通过他们对预算和人事的控制来执行这些命令。

反过来,作战指挥官和军种首长对采购有很大的影响力。他们处于前线,所以当他们提出装备要求时,国会议员也无法做出多大程度的抵制——国防承包商通常也必须服从命令。总统和国防部长也可以霸道地要求改变最重要的参与者所面临的政治激励。

改革在理论上是可能的,但将其付诸实践需要明确和持续的高层领导。拜登和奥斯汀都表示,威慑中国是他们的首要军事任务,但拜登也希望五角大楼能处理一系列非常规安全威胁,而奥斯汀似乎不太可能成为“亚洲第一”的倡导者,因为他曾是负责监督中东地区美军的美国中央司令部的指挥官。

本文系IPP独家译著

译者:蚁奔

发布时间:2021年06月30日 来源时间:2021年06月30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