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智库新闻

美学者称拜登的“民主议程”不利于应对全球挑战

作者:   来源:上海美国研究  已有 942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前美国国务次卿全球事务高级顾问、大西洋理事会斯考罗夫特国际战略与安全中心高级研究员罗伯特·曼宁(Robert A.Manning)和该理事会远见、战略和风险项目主任马修·布罗斯(Mathew J.Burrows)在War on the Rocks 网站上撰文称,拜登经常把美国的外交政策描绘成“民主/专制”国家之间的竞争,但是这种对世界“民主/专制”的二元划分对于解决当前世界面临的重大挑战并没有帮助。文章主要观点如下:

  根据意识形态划分世界是不明智的

  美国总统拜登的外交政策的核心存在一种具有讽刺意味的紧张关系。拜登在6月参加“七国集团”(G7)峰会时表示,美国及其盟友“正在与世界各地的专制者和专制政府进行一场竞争”。他的这种“民主/专制”竞争的提法也被一些学者称为“拜登主义”。然而,皮尤研究中心今年早些时候的一项调查显示,美国人认为在国外推进民主是美国外交政策中最不重要的优先事项之一。

  拜登近期在参加七国集团、北约和美欧峰会时,把民主放在了首要位置。他认为,“市场民主国家,而不是中国或任何其他国家,将制定21世纪的贸易和技术规则”。

  动员盟国和志同道合的伙伴组成联盟,在具体问题上制定新的规则和规范,的确是任何可行的美国战略的必要起点。但在一个权力分散的多极化世界中,这不足以成为全球秩序的组织原则,因为要应对从气候变化、核不扩散到疫情大流行等任何全球性挑战,都需要与中国、俄罗斯和海湾地区等国建立合作基础。根据意识形态划分世界是不明智的,因为民主国家并不相同,联合这些国家也不像许多人认为的那么容易或可预测。过去几十年中,在天然气管道、伊拉克战争、西方与俄罗斯和中国的关系等问题上的争吵、制裁和紧张局势表明,美国与其最亲密盟友之间的共同价值观并不能保证友好关系。

  自从伍德罗·威尔逊宣称美国通过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使“世界安全以确保民主”以来,促进民主一直是美国外交政策言论的一个关键部分。然而,美国不再像以前一样是主导力量,争议越来越大的“基于规则的秩序” 正在瓦解。一个民主国家的联盟可以自己定义全球秩序,将非民主大国排除在外,这种观念威胁着国际稳定和应对人类面临的重大挑战的全球合作。

  一体化的全球经济和金融体系已经存在

  对华盛顿的许多人来说,如果这个世界只有与美国志同道合的民主国家,国际关系就会简单得多。例如,大西洋理事会最近的一份报告将这种理想的民主秩序推向极端。该报告在承认华盛顿与其传统伙伴的合作存在困难的同时,主张将“七国集团”扩大为一个由10个主要民主国家组成的“十国集团”(D-10),以塑造新的全球秩序。报告建议,“十国集团可以专注于创造一个新的体系——一种经修正的布雷顿森林体系,通过更公平和可持续的贸易协定管理全球经济,团结自由世界”。

  但是,事实上,一个一体化的全球经济和金融体系已经存在,而且它不一定偏好世界上的民主国家。中国是全球经济增长最重要的驱动力,也是世界上最大的贸易国和主要的资本出口国。尽管美元仍然是全球储备货币,但中国是“十国集团”中大多数国家以及美国多数亚洲伙伴的主要贸易伙伴。俄罗斯是许多欧盟国家的主要贸易伙伴,并已经建立了超过6000亿美元的货币储备。全球相互依存关系可能被重新配置和受到限制,但它是一个独立的、基于问题的现象。

  华盛顿需要找到与一系列国家在具体问题上合作的方法,而不是过度夸大“专制”国家带来的威胁。那些在某一特定问题上有足够分量的国家都应该在谈判桌上占有一席之地。关于伊朗核协议的谈判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以前围绕朝鲜的六方会谈也是如此。

  拜登政府在气候变化方面的努力实际上可能会导致与中国更多的相互依赖,因为中国在全球关键清洁能源矿物的采购、生产和加工方面占据主导地位,并且是清洁技术制造业的领导者。

  最重要的是,新兴技术——包括人工智能、5G和生物科学——需要全球标准。美国和欧盟需要克服不同的技术和监管标准。在人工智能或生物技术领域,将美国及其盟友的标准和中国或俄罗斯的标准割裂开来,将引发一场两败俱伤的竞争。

  重建美国的信誉

  美国国内的混乱已经削弱了其合法性和国际影响力。美国现在看起来是一个“功能失调的超级大国”,一个无法通过预算、管理债务、批准协议或执行连贯一致的外交政策的国家。在这些问题得到解决之前,明智的做法或许是淡化那些夸夸其谈的言辞。在软实力和合法性方面,改善美国的治理将提高美国外交政策的效力。

  美国的外交政策应该平衡价值观和利益。美国在这样做的时候是最成功的——1972年对中国开放和冷战时期与苏联缓和关系就是很好的例子。美国既需要了解自己的抱负,也需要了解自己的局限。动员民主国家有助于美国外交政策提高全球影响力,但如果认为这是建设世界秩序的组织原则,就会适得其反。一种稳定的世界秩序在一种美国和其他大国都能接受的利益平衡的情况下最有可能实现。

  鉴于美国民主面临的挑战,拜登将展示民主国家的成功作为中心主题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如果他的主要目的是恢复美国民主的活力,那么他在转向现实主义时将面临“虚伪”和“无效”的指责。如果拜登希望实现民主的复兴——正如他经常说的那样,通过“我们的榜样”来领导,他应该集中精力恢复国内秩序。在那之前,少一点说教,多一点谦卑。

  本文摘译自War on the Rocks 网站文章The Problem with Biden’s Democracy Agenda

发布时间:2021年08月08日 来源时间:2021年08月06日
分享到:

留 言

智库新闻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