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郑若麟:战狼外交的背后,其实是媒体的默默无声

作者:   来源: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  已有 861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引:观视频的网友们大家好。最近关于战狼外交的讨论多了起来,其中的一个主题就是我们本来应该发声的中国媒体,在应对西方对我们的全方位舆论攻击中,却默默无声,导致我们的外交不得不站出来发声,于是被形容为 “战狼外交”。

问题就来了,为什么我们的媒体在国外“默默无言”?

在这个领域我似乎有着一些特殊的发言权,因为我曾经发过声,而且大声地发过声,而且也被一部分西方舆论听到了。

大约是在2007至2008年北京奥运前后,以及后来到我回国,2013年之前,我在法国媒体上露面发声比较多,甚至最后还出版了一本谈中国的书Les Chinois sont des hommes comes les autres 《与你一样的中国人》。

从某种意义上,我甚至可以说当时已经取代了一部分反华汉学家在法国媒体上谈论中国的位置,但在我任满回国后,没有人继续在我之后在法国媒体上为中国发声,以至于我当时所做的所有这一切都烟消云散了。所以我认为问题在于我的发声并没有被我们自己的国家所重视,甚至没有被关心。

我在国际舆论战中的经历

今天我相信有必要将我的故事来说一说,从中来看一看我们的媒体置身这场尖锐的国际舆论战之外,究竟问题在哪里?

我先简单地回溯一下,当时我是如何在法国媒体上发声的,然后再来探讨我们的媒体应该如何回应西方的问题。

那是2008年3月14日,西藏发生骚乱的当天,我正在返回法国的飞机上,正好休假结束。当时就感觉到这场骚乱显然是有目的而来,与北京奥运密切相关。我当然没有想到的是,会直接卷入这场捍卫北京奥运火炬的神圣斗争之中。

我到巴黎后,很快法国一家国际电视台,TV5 Monde 法国世界五台就来找我,邀请我参加他们每周日播出的一档专栏节目来讨论西藏问题。这家电视台是世界多个法语国家,法国、比利时、瑞士等国家,甚至包括加拿大魁北克地区等等,共同出资组建的向全世界法语地区播发的一个电视台,邀请我的这档节目名字叫Kiosque《报亭》,主持人是著名的记者Philippe Dessaint菲利普·戴森,每期他都邀请四位世界各国的记者来讨论一个主题。

这是我大致最早参加的一个长达一个小时现场直播的电视辩论。当时从主持人到其他三位各国记者都站在坚定的反对中国的立场上,向中国发起舆论攻击。“自由西藏”基本上是他们的原则立场,而我则孤军奋战为中国辩论。当时我国常驻法国大使孔泉在我的节目结束后亲自发了一条短信给我,对我的表现表示赞赏,对我的努力表示全力支持。由此拉开了我在法国为中国发声的序曲。

之后在法国介绍世界电视五台和主持人戴森的网络和宣传手册上,都会把我的名字放上去,作为中国记者的声音来推荐,试图证明这家电视台的思想来源是非常广阔的。

此后其他电视台看到了我在世界电视五台的发声后,也开始来邀请我参加他们的节目。应该提一句的是,当时在法国主流媒体上鲜有人为中国发声,我是非常少数中的少数。没有法国人为中国发声,我们可以理解,毕竟了解中国的法国人是少数,但是为什么在法国的很多中国人也默不作声呢?

为什么在西方舆论中发声的中国人很少

我们中国常驻法国的记者就有五十多名,再加上其他中文媒体,少说也有上百名能够顺利地、流利地用法语表达的中国人,为什么他们也不发声呢?直到今天为止。原因肯定是多方面的,但我认为以下几点最为根本。

为中国发声的记者有风险但无报酬

首先,一是为中国发声的记者学者是没有任何报酬的,相反只有风险。大家可以想象一下,一名中国记者在法国媒体上说中国如何如何好,不仅一分钱没有,还要被其他几乎所有法国媒体记者们追问、拷问、质问,没有强烈的爱国心和坚强的心理承受能力,确实很难坚持下去。

普通学者记者们没有来自国家的支持

二是为中国发声的中国记者和学者是没有来自国家的支持的,当然专业对外宣传机构的人员除外,他们是有国家支持的。比方说我也曾做过一阵中央电视台法语频道的主持人,但是普通学者记者不但没有来自国家的支持,相反,如果你不慎说错了一句话,你还有可能挨批,这样的例子,我就不举了。

在这种背景下,大家可以想象一下,为什么记者学者们往往宁可选择沉默,因为风险太大。当然这不是我的风格,我是必须站出来说的。

为中国发声的记者需要专业培训和一定自由度

三是我们要理解为中国发声的记者学者需要的支持,主要是在两个方面,一方面他们需要专业的培训,另一方面他们需要一定的自由度。专业培训指的是他们在外国媒体上发声,首先要有非常好的外语水平,外语是要培育的、培养的,从听、理解到表达,生动地表达令外国人能够轻松接受的表达,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另一方面则是他们需要专业知识领域的培训,其中特别包括对如何在政治正确的背景下进行发声的认识、理解和掌握。只有国家能够承担这样的培训。

为中国发声的记者学者需要一定的自由度,我这里的自由度首先指的是让他们有自己表达的方式方法,而不是必须用官气、官腔、官方用语来表达我们中国的一切。其次应该给他们犯错误的自由,说错话的自由,以及在一定程度上批评的自由。我们都知道“小骂大帮忙”的原理,在实际应用中更是效能惊人。问题是我们能不能容忍“小骂”。

媒体人缺乏强烈的报国之情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也是最后一点,则是我们媒体人自身必须有强烈的报国之情。在任何背景下,任何情况下都有为国家发声的意愿和勇气。从目前看,这正是最为缺乏的。

结论:

所以要想我们的媒体在这场中西舆论战中发声,承担起与西方舆论对峙的任务和责任,国家要真正承担起多方面的责任,个人要真正做出无私的奉献。

这一天何时会到来?我们拭目以待

发布时间:2021年08月12日 来源时间:2021年04月23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