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现阶段预判美国衰落是一个巨大错误

作者:邓聿文   来源:三策智库  已有 1747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东升西降”是中国官方对世界大势的一个判断。中国目前的对外关系和外交政策是建立在该判断的基础上。如果这里的“东”不是特指中国而是指以中国为代表的东方,“西”也不是特指美国而是指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且从一个长时段看,或许是对的。

然而,还是要防止两种误解:“东升西降”指的是一种趋势,而非当下状态;“升”和“降”是相对的,它是一个比例的变化而非本质的改变,也就是“东升西降”并不代表东方取代西方成为主导全球秩序的力量。

但是,在中国国内甚至一定程度上在海外,一种得到广泛认可的看法是仅仅把“东升西降”理解成中国崛起同时美国衰落,以为中国崛起是以美国的衰落为代价的。虽然不清楚中国官方是否也抱有这种看法,可显然,中美对抗有这一因素的影响在内。华盛顿就多次警告,如果误判美国,认为美国在衰落,这将非常危险。华盛顿对中国的遏制,显然有意图想向世人证实,美国依然比中国强大,可以遏制中国发展。

如何客观地认识和评判美国,正如如何客观地认识和评判中国一样,关乎中国的政策选择,以及北京如何与美西方相处。对于最大竞争对手,若在国家实力这个根本问题上认识不清,将会铸成大错。而中国目前特别是民间广泛存在的对美轻视态度,认为美国家实力已下降,不过是一个正在衰落的霸权,客观上已经鼓动国内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的膨胀,严重制约了中国对美政策的转圜空间。

美国立国200多年,这个国家与世界上几乎所有国家比,是非常独特的存在。任何国家都有相对其他国家的特殊性,但美国的特殊性实在是太明显太特别,很难用对一般国家的认知去规范它。它是个移民国家,但又有着主流文化;它对宗教和传教有着异乎寻常的热情,美国人抱持的宗教信条之一,是美国乃上帝选中的“山巅之城”,也即美国生来就是伟大的,就要把美国认为好的一套东西强加于人。这与中国的传统很不同。孔夫子宣导的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美国则是“己所欲,施于人”,也就是美国人的道德使命感非常强烈。然而,这并未影响美国人的求真求实,对科学的探索,对一切新奇事务的追求,包括思想、艺术、技术、管理、生产方式等,美国人在几乎一切方面都充满着好奇心和创造力等。可以说,美国是宗教的,也是世俗的;是包容和开放的,也是保守和封闭的;是严谨和讲规矩的,也是自由和随意的。这种看似二律背反的奇妙结合,也许是美国至今强大的秘密。你很难用一个含义明确的词说清美国。

从古至今,人类世界出现过多个霸权国家。远的不讲,近代开始,从西班牙、荷兰、法国到英国、德国、日本,再到苏联和美国,“各领风骚三五天”,都是用炮舰打下霸权的。美国亦不例外,美国的霸权也是一战尤其是二战真刀真枪打下的,至今,美国强大的军力依然是维持霸权不可缺少的条件。不过,上述霸权国家只有英美才真正是全球霸权,两国除了“炮舰”,也通过思想的传播给世界提供秩序,所以它们的霸权相对其他霸权存续的时间也长。同英帝国比,美国霸权更强调改造人类精神的重要,有意识地推广美国价值观,这使得美国霸权比英国显得“仁慈”,这既是人类文明进化的结果,也是美国的独特性所在。

美国建立全球霸权,是在二战后,战后以联合国体系为基础的全球秩序,是由美国塑造和主导的。今天的美国,从自身实力来说,无疑要超过二战结束后的50年代和冷战结束后的90年代这两个高峰时期,因为从经济、金融、科技和军事等这些衡量一国国力的硬指标来看,美国都要超过它自己的过去,且依然领先各国。故断言美国已经或正在衰落,既没有根据,也不符合美国的实际。一个仍然在成长,绝对国力仍然高过全球各个大国的美国,说它衰落为时尚早。即使从媒体、舆论、以好莱坞为代表的美国文化影响力等软实力看,美国也仍然风采依旧。因此,如果中国在这个问题上被一些人的偏见刻意误导而在判断上产生偏差,确有可能如华盛顿的警告导致严重后果。

不过,美国没有衰落,不等于美国的霸权没有在收缩,此处用收缩而非衰落,是因为后者有些言重。这似乎有点自相矛盾,如何来理解?说美国没有衰落,是在纵向意义上就美国的绝对实力而言的,但美国的相对实力确实也在下降。中国官方所谓“东升西降”可能指的就是这点。美中对抗本身意味着美国意识到中国要分割或者取代美国在全球的主导地位,因而要遏制和围堵中国,这实际就表明,美国的影响力在下降,至少对中国的影响力快速下降,接近于零。

以GDP来说,这仍然是当今衡量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最主要指标,是一国实力的基础。套用一句话,GDP不是万能的,但GDP不高是万万不能的。美国在鼎盛时期,GDP曾占世界的半壁江山,那也是美国国力最强大的时期,这个时间段是在二战结束到50年代末,大概十几年时间,由于战争对当时欧洲主要大国的经济摧残,美国在全球经济中一枝独秀,也才在战后能够通过马歇尔计划重建欧洲,并通过联合国体系支配和主导世界。美国另一个辉煌时期是冷战结束,历史终结于美式民主,这是当时福山乐观的预言。当时德国和日本的经济已经恢复并快速发展,分割了美国的GDP在世界的比重,但美国的经济总量依然佔全球的30%。然而在今天中国经济崛起后,尽管美国的GDP依然位居世界第一,可其佔比已下降到22%,相反中国上升到17%,这种情况是过去从来没有的。不管中国在几年后GDP能不能超过美国,接近美国本身就说明世界的经济版图正在改变,今天的中国是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包括美国盟友的最大贸易伙伴,而这个角色长期以来是由美国担任的。

经济是基础,GDP占比下降影响美国的国内基础设施建设、社会福利、企业研发支出以及军事和国防。作为一个全球霸权,世界的事情就是美国的事情,但这也意味着美国需要投入大量资源和拥有相应工具,而钱不够势必使得美国的干预显得有些力不从心,不能实现美国的国家意图。这就是人们看到的美国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战场的情形。它不得不从这些地方撤出,把资源部署在印太,应对中国的挑战。

包括中国在内的各个次权力中心的形成特别是俄罗斯、东亚以及巴西、印度等国和国家集团的升起,也在分割美国的影响力。中国就不讲了,俄罗斯是美国另一个要应付的对手,尽管俄国在苏联垮台后国力削弱,但它的军事力量还很强大,对美国构成威胁。以中俄为主组建的上合组织在中亚原苏联势力范围以及中东穆斯林政权阻挡着美国势力的渗透。东盟十国利用美中矛盾正在东亚形成一支举足轻重的力量,强化自己的声音,没有倒向美国参与对中国的围堵。美国甚至对东盟中的缅甸发生军事政变推翻民选政府都没有有效的干预手段,这很大程度象徵美国的霸权在收缩。印度、巴西、南非、土耳其等新兴国家和地区强权这几年的力量也在加强,它们进入G20集团使得新兴经济体在世界经济版图的分量增加。尤其是印度,美国把它拉进四方对话平台,看中的正是它可以抗衡中国,但这也间接证实美国的相对实力在下降,以致不得不拉拢盟友和其他伙伴来对抗中国。

美国的传统盟友在听从华盛顿指挥,维系同美战略同盟关係的同时,亦在增强战略自主性和外交独立性。在美国实力超强的冷战时期,除了法国等个别国家,美国的盟友基本是华盛顿的附庸,在它们的对外关系和外交政策上,唯华盛顿马首是瞻。冷战结束后,多数盟友尤其是欧洲盟友虽然和美国保持密切关係,在重大问题上和美国一致,但分歧和裂痕也逐渐增多,特别是最近几年,法德甚至日本,有意识地加强外交自主性,并非事事听从华盛顿的支配。特朗普时期,美国和它的大多数欧洲伙伴,关系都弄得很糟,拜登虽然修复了和它们的关系,说服它们和美国建立起抗中平台,可是它们也在拉开和华盛顿的距离,认为欧洲要有自己独立的对华政策。

美国国力的相对下降和霸权的收缩,固然是上述多种因素综合的结果,但还有一个因素不能不提,这就是随着人类文明的发展和进步,世界到今天,已经越来越不能容忍一个单一霸权来支配和主宰全球。世界的事情世界商量,尽管在其中大国特别是像美国这样的大国,分量和发言权比其他国家大得多,但独霸世界的时代已经一去不返。这是人类文明自身进步的必然结果。美国也意识到这点,所以虽然它有强大的军力,但不能随意动用军事力量去干预别国。华盛顿在推销自己的主张时,也要照顾其他国家的情绪,打着民主和人权旗号,增强干预的合法性。具体到和中国竞争,强调的是“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就此而言,美国的确是在有意识地收缩霸权。

必须区分美国没有衰落和美国霸权在收缩,历史会证明,现阶段预判美国衰落将会是一个巨大的错误。

(作者是中国战略分析智库研究员)

发布时间:2021年08月13日 来源时间:2021年08月06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