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热点新闻

中国产业规划升级,引发美国担忧

作者:James T. Areddy   来源: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已有 365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几十年来,中国一直奉行中央计划经济,美国则乐观其变。

但近15年前中国政府开始进行的微妙而关键的调整近期引起华盛顿方面对中国发展目标和策略的警觉——尤其是因为中国在许多领域正通过采用美国过去的做法迎头赶上。

中国的中央计划经济曾经和前苏联一样重视农业和工业生产目标。如今中国政府仍在进行五年规划,但将资源倾斜到了具有工业应用前景的基础科学研究上。

中国正向人工智能和机器人等曾经由美国主导的领域进军,这有助于解释拜登政府为何会向产业发展政策倾斜,比如动用政府资金来巩固在半导体生产方面的竞争力。

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在6月感叹,“几十年的忽视和不投资,让我们处于竞争劣势,全球许多国家,例如中国,已将资金和注意力投入到新技术和新产业中,让我们面临被甩在后面的切实风险。”

中国政府还效仿美国,将政府的投资注入类似美国政府研究机构的本国实体内。此类美国机构包括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国防高等研究计划署(Defense Advanced Research Projects Agency)和美国国家航空及太空总署(National Aeronautics and Space Administration)。

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教授Barry Naughton在他出版的新书《中国产业政策的崛起:1978-2020》(“The Rise of China’s Industrial Policy, 1978 to 2020.”)中写道,中国的目标是成为第一个由政府引导的市场经济体。

已故中国领导人毛泽东1953年提出的第一个五年经济计划内容包括,生产中国第一辆汽车、第一架喷气式飞机以及建造第一座现代化长江大桥;中国1958年启动的第二个五年计划(被称为“大跃进”运动)则是一次灾难性的错误尝试,其初衷是想迅速发展农业和钢铁制造。

中国政府在毛泽东去世后仍坚持对经济发展制定规划这种传统做法。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国给西方政治家留下了深刻印象,因为中共中央领导层规划发展前景,相当于提前数年向官员、金融界人士和企业高管发出了明确的目标信号,帮助吸引了数以千亿美元计的外国投资资金,中国由此成为制造强国。

中国产业政策的重点是在国内创造就业和推动增长,但这样的政策也令国际商业活动受益。中国自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后,政府制定的计划中还包括取消对商业活动的官方控制。

Naughton认为,大约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前后,中国首次出现了采取新策略的迹象,当时中国政府加大了对特大型项目的资金扶持力度,比如研发国产大飞机和建立中国自己的全球定位系统,前者是要与波音公司(Boeing Co., BA)和空中客车(Airbus SE, AIR.FR)生产的喷气式飞机展开竞争,后者是要摆脱对美国国防部全球定位系统(Global Positioning System)的依赖。

习近平在2012年上台后,提出了要在产业和技术方面占主导地位的观点,将其作为至关重要的政治和安全事项。中国的规划使用了暗示自主目标的词语,在电气化等新概念的名头下,通过投入政府资金和监管来支持汽车制造等全球化部门。

最近,中国已在量子计算等更多面向未来的领域展现了其专业能力,对西方国家的领先地位形成挑战。Naughton的研究发现,政府重点支持项目的一个资金来源——各类政府产业引导基金,截至2020年中可能已筹集到多达1.6万亿美元的资金,主要是在过去六年里筹到的。

在林毅夫(Justin Yifu Lin)这样的中国学者看来,中国并没有改变理念或策略,而是一直专注于本国有竞争优势的行业。林毅夫表示,也就是说,在本世纪初之前,中国实际上并没有和美国竞争。

他补充说,看法转变是因为美国感觉到了威胁。他表示,以前美国欢迎(发展),因为产业升级促进了中国的繁荣发展,并让中国经济的规模大幅扩张,这对美国的产业有利,所以美国开心。

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经济学家Jeffrey Sachs表示,中国政府像美国政府一样正对本国进行投资,以取得技术进步,美国政界人士担心这是不公平的,这种担心“夸大其词、不准确、幼稚,而且毫无原则。”

如今,根据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hina Business Council) 8月份公布的一项会员调查,38%的跨国公司称在华业务受到中国政府产业政策的负面影响,这一比例是两年前的三倍多。

北京研究政治思想的人士正在重温意大利经济学家马祖卡托(Mariana Mazzucato) 2013年出版的《创业型国家》(Entrepreneurial State)一书,准备为中国的政策举措辩护。该书称,美国政府带动的创新成为了促成美国私有行业变革的关键;例如,正是GPS让苹果公司(Apple)的iPhone成为了一款真正的智能手机。

她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这无关共产主义。这正是美国政府过去所做的事情。”

中国政府出资的这些计划要证明其价值将需要数年时间。Naughton在他的书中说:“过去10年来所接续的产业政策是否能够增强中国的科技和经济实力仍是个问号。”

不过,如何打败中国这个问题让美国政府头疼不已。美国前情报分析师、华盛顿风险咨询机构中国战略组(China Strategies Group)总裁Christopher Johnson表示,将政府资金投入可能失败的创新计划是否值得,美国面临着抉择。他说:“而中国已经认定,‘这是值得的’。”

发布时间:2021年09月07日 来源时间:2021年09月07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热点新闻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